笔趣阁 > 我的弟子皆是天骄 > 第三百九十二章:小手段
    解卦盘。

    这乃是大多数符阵修士从小玩到大的游戏,就如同凡间幼童玩花绳一般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其中的门道远比花绳多的多,即便是一些符阵大师也会拿出它来与人论道。

    佐茜自然不会与姜洛元客气,更何况还受了后者的挑衅。

    她在身前画符,构筑一座玄妙复杂的卦盘,她这一道卦盘在太天密宗内也难倒了不少同辈,乃是她的得意之作。

    佐茜冷笑道:“来吧。”

    姜洛元的目光落在那卦盘之中。

    这卦象显危势,其中险象迭生,一步错步步错。

    只有一次机会。

    这是要给她一个下马威。

    姜洛元神态自若,嘴角流露出笑意,只不过却充满讥讽。

    即便对方这一手并未放水,却还是太小看她了。

    若是不在第一关就把她难倒,那便一点机会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当然了。

    姜洛元量她也没这个本事。

    “太天密宗的三奇断生符,你竟将她放进了卦盘中,的确了不起呢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佐茜便得意一笑,她哼声道;“哼,现在知道差距了,我给你一次投降的机会,省得之后失了颜面。”

    “大可不必。”

    姜洛元笑道:“这东西,三岁时我就玩腻了。”

    下一刻,佐茜得意的笑脸一僵。

    只见得姜洛元一指点在了卦盘上,一道符文印在其中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外部开始向内剖析瓦解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...”

    佐茜眼中满是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姜洛元一点不意外。

    因为对手是自己,所以佐茜便一点不将她放在眼里,以她的本事,必然不会只有这点。

    当然了,姜洛元从来不介意有人轻视自己。

    因为那将会是对方最大的弱点!

    佐茜看着自己的卦盘在一点点破碎,她眼神都在发颤。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这个女人凭什么可以...

    佐茜缓缓抬起头来,咬牙道:“若非那个弃徒传你了我太天密宗的法,你如何能解得了我的卦盘?”

    见状,姜洛元嘴角微勾。

    “你这卦盘终究是上不了台面,是你坐井观天,还是太小瞧人了?”

    她伸出手去,随手在身前一挥便展开了一道卦盘。

    那卦盘之中星象浮现,数座星体以太阳为中心开始环绕,隐约可看出其中蕴含着某些玄妙,却寻不出其规律。

    姜洛元淡淡的说道:“我师尊传我的,乃是他自己的道,的确是以你们太天密宗为源头,但却已独立与你们的道法之外。”

    “可笑,盗便是盗,何必找那么多的借口!”

    佐茜凝视着那卦盘,眼中有符文显露,她在寻找破绽,同时还回击对方的话语。

    姜洛元则毫不在乎。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,我已远胜你的法,这便证明了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胜负未定,你太狂妄了!”

    佐茜将目光深入卦盘之中,抬手便在其中拨动卦象,试图去解局。

    姜洛元神色如常,丝毫不为所动,静静地看着佐茜在卦中解析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对方便解开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倒也不是只会吹牛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佐茜解开了卦盘,她冷笑道:“只有这点能耐?”

    姜洛元看了看那连成一线的星图,她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佐茜开始构筑卦盘,这一回乃是动了真格的,并非随手而为,她神色有些严肃。

    她不会耍小花样,要赢便堂堂正正的赢。

    要让这个女人心服口服!

    当卦盘构成,其中变化森罗万象,那唯一的破绽不断地在其中变动,即便找到其所在,它也会在下一个瞬间转向别处。

    这般变化令姜洛元不由得高看了佐茜一眼。

    看样子,她多少还是有些能耐的。

    佐茜冷声道:“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哼哼。”

    姜洛元饶有兴致的看向卦盘,眼中符文显露,在其视角下,那卦盘之中浮现出了交织着的纹理,错综复杂,难以追溯源头。

    这一回,姜洛元并没有立刻动手,而是静静地琢磨着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佐茜刚要出言嘲讽,便见得姜洛元出手,一指点在了卦盘上,一轮光纹在其中浮现,沿着卦盘中的纹理扩散开来。

    万符破法,追根溯源。

    凭借姜洛元那高超的演算能力,借由万符破法来施展,以惊奇惊人的速度将卦盘解析。

    她找到了这卦盘唯一的破绽,只不过它在不断地移动着。

    可那又如何?

    逃了,便别想再回来。

    那一抹微光疯狂逃窜,姜洛元并未着急追击,而是将那一隅之地夺取。

    她一步步侵蚀着卦盘的举动,令佐茜的脸色骤变。

    这等手段当真是强硬的很,一旦松了口气,那便会功亏一篑!

    好鲁莽的方式!

    只不过佐茜接下来的神色却是阴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卦盘已被剖解近九成。

    已没了逃脱之地。

    如此,便破了。

    姜洛元指尖泛起微光,如涟漪一般激荡,卦盘如泡沫一般被点碎了去。

    又被解了!

    佐茜咬了咬牙,眼神复杂的看向眼前的女子。

    她竟能时刻维持那等高强度的演算。

    对于姜洛元而言,这等卦盘甚至无需她费心神去研究技巧破解,只需一鼓作气夺其领域便足够了。

    这等方法对于别人而言或许有些困难,毕竟若是松懈片刻便会将夺来的领域再送回去,如此便算功亏一篑了。

    可她不同,这便是天赋异禀。

    再则,她的层次已经与佐茜不同了。

    毕竟她可是天天都要面对自家的护山大阵,那便是她的作业。

    姜洛元笑问:“你要认输吗?”

    彼此之间的差距,她应该心里有数了才是。

    然而佐茜却是不甘心,她大喊:“废什么话!到你了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姜洛元看了一眼峡谷的方位,而后眸中神光一闪。

    无序神窍,天圆地方。

    在她的双手之下,一道美轮美奂的世界图浮现,有天与地,有星与月,它们有着规律秩序,乃是完美的框架。

    “请。”

    姜洛元收了手。

    佐茜看着那卦盘,娇躯微颤,美目之中满是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她如何能相信眼前这个自己看不起的女子,竟然能有如此之高的符阵造诣!

    这卦盘之中,拥有着完整的秩序,一如众生所在的天地。

    即便还只是一座框架,核心未布,但其中蕴含的玄妙却是令她难以理解。

    这座卦盘,甚至比门中那些只让弟子们观摩的卦盘还要高深莫测!

    她的造诣难道...已经足够比肩那些长辈了吗?

    佐茜还在震惊,姜洛元则是一脸笑意。

    她自然还未达到符阵宗师的层次。

    只不过是描摹了太乙玄罗盘所构筑的外象罢了。

    只要能达到目的,她可不在乎是否公平。

    毕竟那不符合她的性格。

    姜洛元语气悠闲。

    “认输吗?”

    佐茜双手在大腿上握起拳头,眼中满是不甘心。

    只是看一眼,她便已经知道结果了。

    根本赢不了!

    这个女人恐怕是堪比姚师兄的怪物!

    在林子内,姚星辰目睹了这一幕,他自然也看见了那道卦盘,脸上有着无奈。

    掌控过太乙玄罗盘的他,自然也知道姜洛元使了什么小手段。

    果然还是老样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