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我的弟子皆是天骄 > 第二百八十二章:白家
    白家。

    后书房内。

    白晓伊正一人坐于桌前看着诸多密报,那姣好的容颜上有着显而易见的疲惫。

    嗒嗒。

    门被轻轻扣响。

    白晓伊并未抬头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一位老者便开了门走了进来,将木简放在了桌上。

    又是一道密报。

    不过这道不同,是这位老者亲自带过来的。

    老者名为白幕。

    自白晓伊儿时便跟随着她,不仅忠诚,境界也很高,是仆人的同时也是她的老师。

    相处那么多年,自然是相当信任的。

    而且他在白家的权力不低,平日里这种事不会亲自来找白晓伊。

    白晓伊将木简打开,看了之后秀眉微颦,而后发出冷笑。

    “真是锲而不舍啊。”

    尉迟家的人又在暗地里搞小动作了,竟是将她布置在暗处的一支隐队找了出来。

    白晓伊将木简丢到一旁:“看来那些伸进来的手脚还没摘干净。”

    “老朽已找些痕迹。”

    “把人找到,先抓起来。”

    白晓伊站起身来:“放长线,钓大鱼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然而白幕站那没走。

    于是白晓伊便抬头看他,问道:“还有事?”

    白幕点头:“嗯,韩少爷那边来了消息。”

    白晓伊微微一怔,眉宇之间的郁气散了几分,眸子微微亮起。

    “什么消息?”

    “傲天宗要相助我等。”

    白晓伊有些惊讶:“他向那位陈宗主请求的?”

    白幕摇了摇头,道:“据说是那位陈宗主亲自说的要帮忙。”

    闻言,白晓伊便思索了片刻,随后便是一笑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可以考虑一下先收拾哪一家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白幕也是无奈一笑。

    眼下这局势,可没什么人愿意帮白家的忙,毕竟是要与两大世家结梁子的事。

    傲天宗肯帮忙,他们白家也是多了些底气了。

    毕竟傲天宗的影响力放在那。

    只那位宗主一人,便可顶得上千军万马了。

    虽然众所周知,曾经傲天宗内部空缺,只是有那位陈宗主一人顶着才令人不敢进犯。

    但如今傲天宗内部也在逐渐充实起来。

    而且,以傲天宗的脾气,现在任谁都看的出来它的潜力有多么强大。

    毕竟那几位亲传弟子已是逐渐崭露头角,几乎都已成就浩然境。

    待那几位迈入藏玄境,那便是真的大器已成。

    白晓伊将另一边的竹简拿了过来,递给了白幕。

    “按照这上面的办,先灭他们一个分支,祭给我们死去的白家人。”

    白幕接过木简,看了之后一愣。

    “原来大小姐早就已经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白晓伊平静的说道:“我如今乃是白家家主,可不能让那两家看扁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办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白幕有些欣慰,当年还要他教兵法的女娃娃,如今也已经能够独当一面了。

    虽说只是刚坐上家主之位不久,但她的手段了得。

    几日之后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有一位客人请见。”

    白晓伊今日才刚出了书房,她问道:“何人?”

    “那人说是傲天宗的弟子,名为杨飞雪。”

    白晓伊自然知道那是傲天宗宗主的弟子。

    “让她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既然到她白家来了,显然是有事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便在主堂那会见了来客。

    那位女子身材高挑,有一双无比纤长的腿,个子比之白晓伊还要高上许多。

    她披着整洁清爽的短发,眸子明朗,气质端雅莹静,透着高贵,她容颜俏丽,也称得上是绝色美人,若是长发兴许会更好一些。

    “傲天宗弟子,杨飞雪。”

    白晓伊走上前去,笑道:“我们见过的,不必那么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礼数还是要有的。”杨飞雪笑着回应。

    她知这位的身份,曾是一国皇女,自然是很有教养的。

    白晓伊好奇的问道:“不知杨姑娘到我这来是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“师尊让我带一样东西来。”

    杨飞雪将那储物囊取出交给了白晓伊。

    白晓伊还疑惑为何不直接拿出来,结果打开一看,一股充满野性的热气便汹涌而出,她立刻将储物囊合上。

    龙角!

    她只是匆匆地看了一眼便看清楚了。

    难怪不直接拿出来,那东西一拿出来便会压垮这里,体积太大了。

    白晓伊本就擅长经商,眼光自然有独到之处。

    这龙角呈赤色,或许与龙族的赤脉有关。

    而且从痕迹来看,显然不是从什么地方挖出来的,似乎是刚断角不久。

    这东西的价值可不一般。

    “陈宗主可是有事要商议?”

    白晓伊以为这是交易的筹码。

    闻言,杨飞雪却是摇了摇头:“师尊并未告知理由,只是让我将此物带来。”

    这大概是答谢之礼。

    白晓伊心中了然,也不矫情,便将东西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待我与陈宗主道声谢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杨飞雪点头。

    白晓伊说道:“若杨姑娘没有要事要办的话,不如这些天在我白家住下?这四方城的风景也是不错,可以当是散心。”

    “那便劳烦白家主了。”

    杨飞雪应下。

    她下山游历,的确算是散心,去哪里都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“给杨姑娘安排一间上房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于是乎,杨飞雪便在白家住下了。

    这几日里,白晓伊都会带着杨飞雪到处逛逛。

    能够让她这个白家家主陪同的客人,可是相当少的。

    这里并非白家祖宅,而是白晓伊自己的地方,祖宅都是些老顽固,她不喜,便自己搬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醉仙湖,据传曾有天人在此...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。”

    有随从得知消息后便立刻走来。

    白晓伊停步,看向那随从。

    随从说道:“幕老那边来了消息。”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杨飞雪,不知该不该说。

    白晓伊说道:“说便是。”

    于是他便不再犹豫,将实情告知。

    “寿城尉迟家的行商支脉成功断去。”

    这是好消息,但显然话没有完。

    “张文虹率领一支队伍去了汇城,想要趁尉迟家增援之际...”

    “说结果。”

    那声音冰寒,吓得随从浑身一颤。

    “我方有两位浩然境修士被生擒。”

    混账东西!

    白晓伊眼底一寒,她面无表情的道:“张文虹呢?”

    随从立刻回答:“如今被幕老擒下关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白晓伊冷哼一声,然后收了收脸色,她看向了一旁杨飞雪。

    “杨姑娘,我需要去办些事。”

    杨飞雪道:“家主先忙。”

    然后白晓伊便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虽知白家似乎面临着什么麻烦,但杨飞雪知自己孤身一人或许也帮不上什么忙,便也收了念头。

    若是白家需要她帮忙,她不是不可以相助。

    白家对傲天宗的帮助也不少,若是力所能及,她理应相助。

    不过这需要白家先开口,她虽有些好战,但下山游历可不是为了与人战斗,而是修心。

    在这四方城走了走,她路过了一家酒楼。

    说起来,二师姐与三师姐在外时也会给大师姐买些酒回去。

    这都快成她们师姐妹的师门习俗了。

    杨飞雪笑了笑,而后便了过去。

    她还在皇室的时候,也尝过不少美酒,倒也没有饮酒的嗜好。

    不过既然大师姐喜欢,她就带些回去好了。

    当杨飞雪买了些酒出来时,她忽然感受到了一股异样的气息从另一边传来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杨飞雪定睛望去。

    那气息一闪而逝,人也不在大街上。

    杨飞雪入了拐角,进了巷子。

    而在深处溢出了怪异的味道,她敏锐的嗅到后便蹙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那是血腥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