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我的弟子皆是天骄 > 第二百五十六章:小心眼
    那又如何。

    佐茜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“师兄!包庇她,即便是你也要受处罚的!”

    她搞不明白,为什么姚星辰要帮一个野丫头。

    姚星辰毫不在意,他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又不是罚你们,赶紧走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佐茜都快要气哭了。

    修午六这时冷淡的开口:“姚师兄,她二人设计围困的无数人中有我们太天密宗的弟子,有些甚至在山间为妖兽所伤。”

    姚星辰不说话,只是看着他。

    修午六接着道:“若是让弟子们知道姚师兄包庇这二人,咱自家弟子恐怕会失望透顶。”

    闻言,姚星辰则道:“终究是他们自己技不如人。”

    修午六皱眉。

    姚星辰接着道:“况且,结界阵法是我所破,否则他们不会那么早便出来。”

    当初姜洛元与印流苏协力布下阵法,足够将那些人困上很长的时间,但他们还是提早出来了。

    原来是姚星辰破了阵法。

    毕竟自家弟子也被困在里面。

    难怪。

    印流苏这才恍然大悟,还以为被困的那些人中有厉害的人物,原来是被此人所解。

    姚星辰笑着看向师妹师弟。

    “还不走?打算和我动手吗?”

    佐茜抿着唇,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虽然姚星辰平日里是很好说话的人,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,这位向来是说一不二,既然决定要帮那两人,便不会就此收手。

    “有些时日未曾与师兄交手,师弟我现在想向师兄讨教一番。”

    修午六抱拳。

    姚星辰眉头一跳。

    “修午六!”

    佐茜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修午六没有回应她,而是目光冷淡的盯着面前的男子。

    “来。”

    姚星辰伸出一只手。

    嗡。

    只见得地面钻出了无数的符文。

    姚星辰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这位修师弟先前虽未出手,但似乎早就做好了准备应对不测,现在正好可以拿来对付他。

    符文交织在一起,将姚星辰封锁其中。

    “天兵荒古阵。”

    无数兵器从中显化,充满了沙场血腥的味道,朝着姚星辰激射而去。

    见状,姚星辰却只是负手而立,不做任何多余的动作。

    一念之间,无数符文如浪潮一般翻涌而出。

    太天玄秘箓。

    此乃太天密宗至高功法,为姚星辰所修。

    那无数的兵器迫近之时,姚星辰的眼中闪烁出无数并列的符文,所有的兵器都在此刻被解析完毕。

    还未触及到姚星辰的身体,兵器便全部如泡沫一般消散了去。

    这自然是和在宗门里的时候不一样,在宗门的时候他尚且会让上一让。

    但现在,他可没心情玩。

    姚星辰右手在身前一旋,整座阵法都在此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,仿佛从内至外的结构都发生了易位。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转眼间,阵法便如捏碎的纸灯一般破碎了去。

    太天玄秘箓,天通解。

    修午六的脸色变得凝重了几分。

    修炼太天玄秘箓的弟子自然不止姚星辰一个,但练就“天通解”这一层次的,年轻一辈的确只有他一个人。

    姚星辰说道:“师弟,用本门符术阵法对付我,可起不了半点作用。”

    他知这位修师弟天资卓绝,将来或许能够走到与他相同的地步,但如今还不够格。

    修午六握了握拳头。

    “修午六,走。”

    佐茜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修午六不走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佐茜又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修午六皱着眉,然后便拱了拱手:“师弟便先离去了。”

    他跟着佐茜一同离开。

    那二人很快便消失在了二人的视线之中。

    姚星辰又看向了那几个追杀而至的浩然境修士。

    “几位道友,可要与我切磋切磋?”

    “不了不了,姚兄神武,我等甘拜下风。”

    说罢,几人便飞快离去。

    他们自知不是对手,硬要打的话,说不定几人都走不了了。

    太天密宗的姚星辰,绝对是年轻一辈最为顶尖的少年强者之一。

    在威胁解除之后,印流苏也是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印流苏走上前去抱拳。

    “傲天宗印流苏,此番多谢道友相救。”

    姚星辰看了看这少年,然后笑着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“以后说不定需要印道友相助。”

    “定倾力相助。”

    印流苏乃是非常念恩的人。

    紧接着,姚星辰便走向了另一边的少女。

    “你可真会闹腾。”

    姜洛元瞥了他一眼:“要你管?”

    姚星辰叹气道:“我要不管你,你已经几番落别人手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呸,我需要你救啊?”姜洛元瞪了他一眼,“我已经不是当初的我了!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自以为是的态度,不要一直小瞧别人好吧?”

    “我哪自以为是了?”

    姚星辰相当无语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一直瞧不起我吗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瞧不起你。”

    “刚刚不是还觉得我摆脱不了困境吗?”

    又开始了又开始了。

    姚星辰头疼的很,每次见面就是吵架。

    “你即便有后手,也架不住那么多人追杀啊。”

    吐槽了依据后,姚星辰见少女又要说话,立刻抬手制止她出声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懒得和你吵。”

    姜洛元瞪他,像极了被人抢了食物的小狐狸。

    姚星辰说道:“先前那两人,你要小心些。”

    闻言,姜洛元则撇了撇嘴:“你应该去让他们小心点,要是给我逮着了,我要他们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    知她是什么性子的姚星辰自然不会怀疑这番话。

    有仇必报,这就是姜洛元。

    这时,姜洛元忽然想起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先前那女子是你小迷妹?”

    “是我师妹。”

    姜洛元“啧啧”咂嘴:“看来之后她要脱粉咯,仰慕的人竟然包庇了宗门要捉拿的人。”

    见她如此阴阳怪气,姚星辰也是气笑了。

    “这你不感谢我?我做出了那么大的牺牲。”

    “给老娘滚蛋!”

    姚星辰的嘴角一抽。

    这天底下能让他如此容忍的,绝对只有这一个。

    一旁的印流苏则看的迷糊。

    这两人看起来就像是一对损友在吵架。

    “行了,脸都花了。”

    姚星辰不想吵了。

    而就在下一刻,他脸色忽然一变,从旁闪过一道黑光,他下意识的甩出一道符箓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伴随着一道沉闷的声响,姚星辰的身形瞬间消失了眼前,姜洛元也是愣了愣。

    啥情况?

    姜洛元感受到了两道气息,偏过头望去,顿时惊喜的睁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大师姐!”

    来者正是叶萧萧与杨飞雪。

    叶萧萧经过姜洛元的身边,面无表情的走向了那远处刚稳住身形的男子。

    杨飞雪则是认出了那人,当初在千里山见过。

    叶萧萧握了握拳,金光四溢。

    “等、等一下大师姐!”

    印流苏连忙呼喊:“那人先前救了我们!”

    闻言,叶萧萧这才停步,然后疑惑着看向了印流苏。

    印流苏解释:“他与五师姐是朋友,先前救了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朋友。”

    姜洛元立刻反驳。

    印流苏一阵汗颜。

    “是敌?”

    叶萧萧看向姜洛元。

    姜洛元一怔,然后摆了摆手:“不是敌。”

    于是叶萧萧收起了敌意,也没打算为自己先前的突袭而道歉。

    姚星辰则古怪的看了看这位黑衣女子。

    此人应该就是那位傲天宗的大弟子叶萧萧了。

    浑身上下都给姚星辰一种非常危险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还真是不得了的人啊。

    杨飞雪向姚星辰点头示意。

    “去天道宫。”

    叶萧萧说了一句,也没再看姚星辰。

    四人离去。

    印流苏回头看了一眼姚星辰,后者注意到后则是冲他笑了笑。

    虽然那笑容在印流苏看来相当苦逼。

    印流苏回过头去。

    “五师姐,那位姚道友与你真不是朋友吗?”

    闻言,姜洛元却是瞥了他一眼,淡淡的说道:“流苏啊,你可知道什么是别人家的孩子?”

    “...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那种,各方面都要压你一头,然后家里还天天和你抱怨,你为什么不能和他一样,就那种非常惹人厌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虽然印流苏不知道自家五师姐经历了什么,但想来那也应该是很久以前的事情才对。

    姚星辰给他的印象还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“五师姐,他好歹也帮了咱们不少忙,要不咱们大度一些?交个朋友总没坏处吧。”

    姜洛元想起了一些事,然后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“你师姐我啊,就是小心眼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