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我的弟子皆是天骄 > 第一百八十六章:叶萧萧vs夏小蛮!(大章求票撒)
    夏小蛮将剑握在手中,她的目光扫过大师姐手上的伤口。

    只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便已经愈合了。

    枯木逢春术?

    不,大师姐并未施展术法,而是伤口自行愈合了。

    这般强悍的恢复力。

    不过也正因如此,夏小蛮才好出手而不用太过顾忌。

    而且,大师姐并没有认真起来。

    一想起大师姐平日里战斗的姿态,夏小蛮的心底也有些害怕,但还有凌驾于害怕之上的战意。

    想与大师姐交手,认认真真的打一场。

    当初还是练气境的时候,夏小蛮曾与叶萧萧交过手,但目标也不过是碰到后者一下罢了。

    从那时候她就渴望着能与大师姐再战上一场,而不是像平日里的切磋。

    叶萧萧握了握手掌,她没有说话,这一次由她攻了上去。

    黑白两道身影交错在一起,剑气与拳风四溢,两人如暴风一般不断转换攻势。

    每一道剑光划过,都会在地面上留下一道极其显眼的剑痕。

    而地面上也时不时地多出凹坑,皆是被拳风打出。

    要知道这战台可非凡物,若不是足够强力的攻击,它绝不会被破坏。

    两人强悍的战力令不少人惊叹。

    “傲天宗那两人都好强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不凡。”

    有人在赞许。

    而就在剑锋划过叶萧萧的肩侧溅出血色时,她忽然探手而去,竟丝毫不顾自己的伤势,手呈龙爪,朝着夏小蛮的脖颈处抓去。

    夏小蛮心头一震,她差点忘了大师姐的战斗方式便是这般全然不顾!

    而就在手爪将至时,叶萧萧忽然眉头一皱,手型忽然化作斧,下劈而去。

    这首斧砸在了夏小蛮的肩上,强大的力道令她膝盖一沉,而她却顺势倒下,单手撑地,一脚抬起踢去。

    叶萧萧反应过来,单臂一横挡下这一击,但还是被踢退了去。

    除却那些赞许惊叹之人,还有一些人皱眉。

    总觉得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秋白鹭此刻也正注视着二人的交手,她呢喃自语:“大师姐是在让二师姐吗?”

    陈良师听到了,但却没有回应她。

    他知道小小并非是在让着小蛮。

    而是小小不知道该如何去打这一架。

    夏小蛮嘟囔着嘴,很是不满的说道:“大师姐,你是不是在让着我?”

    她想要公平一战,如果被放水了,她自然是不能接受的。

    叶萧萧蹙眉,眼中情绪愈加复杂。

    能不能伤二师妹?

    这个问题令她越想越头疼。

    好麻烦。

    她再也不想和同门人交手了。

    在席位上的陈良师却在此刻笑了起来,就像是看到了一件很令他高兴的一幕。

    师尊为何笑了?

    秋白鹭在一旁注意到了,很是疑惑。

    陈良师察觉到她的视线,笑问:“你不觉得你大师姐苦恼的样子,很有趣吗?”

    苦恼?

    秋白鹭再定睛望去,顿时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想起大师姐平日里与人交手的作风,在看看现在这般模样,她顿时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大师姐似乎是在为自己该如何与小蛮战斗而苦恼。

    “的确很有趣。”

    秋白鹭也绽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如此看来,大师姐也有了些人情味了。

    而且与以往那冷冰冰的模样做对比,这个样子倒是显得相当可爱。

    秋白鹭在一旁听了也是心底一松,先前见到大师姐叶萧萧动了杀手,她也是紧张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战台上。

    夏小蛮认真的说道:“大师姐,认真和我打!”

    叶萧萧听了后则偏过头望了那道云袍身影一眼,然后便收回目光,轻轻地呼出一口气,像是在排通杂念。

    “这可是师妹让弟子打的。”

    她口中发出了呢喃声。

    叶萧萧望向对面那白衣少女的眼神也不再先前那般复杂,平静无波,气质都冷淡了下来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只能换一种办法了。

    莫名的凉意袭来,夏小蛮舔了舔干燥的嘴唇,然后握紧了剑。

    她知道,大师姐要认真了。

    叶萧萧单手掐诀,竖于身前。

    而就在下一刻,夏小蛮忽然浑身一僵,她眸光如电,扫向一旁那道不知何时出现在侧的黑影。

    好快!

    不,不止是快!

    刚刚大师姐是用了什么手段?

    “青宇印。”

    迫近之际打出一道术法,令夏小蛮只能临时反应过来应对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夏小蛮退开,立刻拉出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可她又见自家大师姐单手掐诀踏出了一步。

    转瞬之间又至眼前,金纹浮现的右拳挥击而来。

    夏小蛮只好再挡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从战台的中心一直倒飞向边缘,那强大的过分的力量让夏小蛮双臂发颤,如果再挡上一击,说不定连手臂都要麻掉而握不住剑了。

    场外人皆是惊疑不定的望着那黑衣少女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战王向羿饶有兴致的勾起嘴角。

    烈尘剑宗这边,那汪乔杰此刻也是说不出话来,没想到那叶萧萧竟还隐藏了那么一手。

    苏步然不禁问道:“师尊,您可知道那叶姑娘使用的是何术法神通?”

    “神通,缩地成寸。”

    苍剑尊眯了眯眼睛,道出了那神秘手段的真名,并发出惊叹。

    “当真是不可思议。”

    缩地成寸乃是一门早已失传的神通,即便是他们这些天人能够模仿出相近的手段,却也不可能与缩地成寸完全相同。

    而且这缩地成寸与另一道名为“咫尺天涯”的传说中的大神通有着密切的关系。

    这应当是上古年间便已失传的神通,这女娃娃是从何处学来的?

    一瞬间,数位天人的视线皆是落在了那位云袍男子身上。

    怎么想都应该是出自这位之手。

    陈良师自然察觉到了他们的视线,他表面上神色自若,其实心底与他们一样诧异。

    在那丫头施展术法的一瞬间,他便从系统那知道了答案。

    缩地成寸。

    她哪学来的?

    难不成他闭关那段时间,这丫头下山得了什么机遇?

    若非如此的话,陈良师只能怀疑到是这丫头误打误撞自己练出来的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,那可就太离谱了。

    龙傲天、凤傲天竟这般离谱?

    此刻在战台上的夏小蛮已经负伤,她抹去了嘴角的血迹,神色凝重的看着那慢慢走来的身影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大师姐比先前认真了许多,但眼下这还不是大师姐的风格。

    大师姐应当是追着打,不让喘息的那种风格。

    可即便这是放水了,她现在也有些应付不过来。

    明明一直紧盯着对方,却为何就是抓不住?

    就仿佛将空间...

    夏小蛮面庞一僵。

    不是吧。

    这可太犯规了,那起码也要是藏玄境的强者才能够触及的领域吧?

    不行不行,不能多想。

    夏小蛮深吸一口气,她必须要做出应对之策。

    “认输吗?”

    大师姐的声音轻飘飘的传来。

    夏小蛮喊道:“不认输!”

    输可以,但不可能输的太憋屈!

    她目光如炬,将心神沉浸下去,她的眸子深处仿佛一道辉光涌现了出来,如同剑芒一般锋利。

    先天剑魂!

    心相天地中的那柄剑,也在此刻微颤,发出了清脆悦耳的剑鸣声。

    极意神窍!

    叶萧萧察觉到了她身上的变化,眼中闪过苦恼,但又很快便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再也不想和同门的人交手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这位二师妹。

    好麻烦。

    这是她在心底第二次与自己说。

    如果二师妹能认输就好了。

    可二师妹不认输,那便只能把她打到认输了。

    叶萧萧捏了捏拳头,然后紧紧握起,右手在身前掐诀。

    缩地成寸。

    有不少人注意到,在她的双腿上出现了那么一瞬的金色锁链。

    她所使出的神通“缩地成寸”自然并非自己所悟,只是她从自己的体内所拿出的神通罢了。

    那隐藏在双腿双足之中的神通。

    斗战圣体的枷锁还未解开,但她依旧能够使用蕴藏在里面的神通,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她的神窍。

    逆道神窍。

    借助它的力量,叶萧萧能够在一瞬间违背所有常理,虽然不可持续使用,但这一瞬间便足以令她做到无数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其中之一,便是使用那即使还处于封印状态中的神通,缩地成寸!

    没有人会想到,就连师尊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这也是叶萧萧第一次使用。

    但这本就是她该会的神通,是烙印在她体内的东西。

    虽然她知道自己使用的这一道神通并不完美,还有缺陷,但使用起来并不生涩,反而相当熟练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不能连续使用,她能够轻易地结束这场战斗。

    见到大师姐忽然消失在了视线中,夏小蛮也不再感到吃惊,她已经放空了心神。

    既然无法凭借神魂力与眼睛立刻抓到她,那便凭直觉来应对!

    此时此刻,夏小蛮的心中便只剩下了心跳的声音,而逐渐的,仿佛空气都凝固,她的心跳声都变得极其缓慢。

    她目视前方,即便人已经消失了视线中,她也没有任何的反应。

    咚、咚。

    心跳声响起,却在下一刻传来了一道突兀的声音。

    哒。

    那是,脚步声!

    夏小蛮下意识的挥出了剑,斩向了右侧,那剑气犹如泛滥的潮水席卷而去。

    见状,叶萧萧露出异色,而后一拳击出。

    那剑气如洪冲刷而至,那一拳落在其上,将剑气震散,拳上的肌肤即使有着元气护体,却依旧被那异常凌厉的剑气刮出了血痕。

    叶萧萧右拳收回几分,而后又猛然发力。

    “破!”

    伴随着一声沉喝,那剑气洪流被击散了去,而后便见到一道剑芒穿刺而来。

    叶萧萧的视线对上了那如炬如电般的眼眸,她双手在身前一旋,元气在此刻集聚而来,犹如一团漩涡。

    嘶!

    那剑尖刺进了气旋之中,而且正在以一种极其缓慢的速度往里面深入。

    夏小蛮没有收手。

    这一剑如果大师姐要避开,那她便可以把握住进攻权!

    而这一剑,大师姐不得不避!

    然而结果却并未随了夏小蛮的心愿。

    她的脸色于此刻忽然一变,只觉得自己体内的元气失去了控制权,竟开始逆行,要反噬她自身!

    剑势在此刻出现了巨大的破绽,而另一边在这一瞬间猛然发力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抓着剑的手臂被弹起,叶萧萧一手探来,在一寸之距握拳,猛地轰在了夏小蛮的胸口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只听见一声气爆,夏小蛮便倒飞出去,在地上翻滚数圈才停下,她吐出一口鲜血,只觉得自己体内五脏六腑都移位了似的,相当难受!

    枯木逢春术!

    夏小蛮立刻施展术法调整伤势,而后又猛地抬头,见到一拳砸下,她毫不犹豫朝着旁边猛然翻身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地面被砸碎,石块飞溅,冲击在夏小蛮的身上,她不顾伤痛立刻起身后撤,心底的战意没有丝毫褪去,反而愈来愈炙热!

    这才是大师姐的实力!

    好强!

    夏小蛮从不吝啬自己的赞美,更何况对手是自家大师姐。

    “认输?”

    那人又问。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夏小蛮高声拒绝。

    “那就咬牙。”

    冷淡的声音飘来之际,又感受到一股强悍的威压从天而降,那是一只恍若由星光凝聚而成的大手!

    天罗摘星手!

    那只手掌在夏小蛮的瞳孔中愈放愈大,她屏气凝神,剑芒愈加刺眼,她又一剑刺去。

    天方剑经。

    “纵天!”

    叮!

    剑鸣声刺耳无比,全场无人听不见,那剑光穿梭而去,竟是将那星光大手穿透,令其爆散成点点辉光散落。

    哗。

    天空台喧哗声四起,所有的眼球都被那战台上的两位女子所吸引。

    这真的是两位神窍境修士吗?

    傲天宗的另一位弟子拥有着完美神窍,这两位与那一位相比如何呢?

    她们皆是傲天宗弟子,自然会被放在一起比较。

    傲天傲天,有这几尊天骄,的确配得上傲天二字!

    在不知不觉中,傲天宗一名便深深地烙进了众人的心底。

    不是因为那位天人宗主,而是因为其门下弟子的天纵之资!

    烈尘剑宗的席位上。

    苏步然此刻握紧了双手,望向那白衣少女的视线里充满着战意。

    那台上二人皆是不凡,而他更想与夏小蛮一战。

    同是剑修,而且她是如此的不凡!

    对方的剑意与剑气,比之他可能更加锋锐!

    要知道他可是出自烈尘剑宗,本就最擅长杀伐的剑道,可他却依旧有这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那少女的剑道看不出任何的影子,不含杀道,也不含仁道,却又仿佛一切并存其中。

    那是何等纯粹。

    “先天剑魂。”

    苍剑尊看出了些明堂,眼中浮现出异彩。

    先天剑魂!

    苏步然与汪乔杰听到这话后皆是睁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身为剑修,谁不知道先天剑魂是什么?

    先天剑魂,堪称为剑道至宝!

    拥有它的人,几乎可以说是有了一把通往剑道巅峰的钥匙!

    “她有先天剑魂!?”

    汪乔杰都有些失声了,万万没想到那种传说中的东西居然会出现在这!

    苏步然凝视着那位白衣少女,身上涌出了淡淡的剑意。

    好想与之一战。

    他身为烈尘剑宗最为杰出的弟子之一,被宗门寄予厚望,乃是货真价实的剑道天骄,而今见到一位拥有先天剑魂的剑修,他如何压抑的了自己内心涌出的战意。

    苍剑尊忍不住看了傲天宗那边一眼,心情可谓是相当复杂。

    完美神窍,先天剑魂...

    傲天傲天,取此名果然所图甚远!

    目前对方已知的三位亲传弟子里,竟有这么两个存在。

    等等!

    苍剑尊忽然又回头望向那黑衣少女。

    如果说拥有先天剑魂的那个女娃娃是个货真价实的剑道天骄,那么另一个将她死死压制住的人,又该怎么说?

    那个叶萧萧,她的神窍...

    苍剑尊早已猜测出,对方那股奇异的能力便是来源于其神窍,但却不知究竟是何等神窍拥有这等特殊的能力。

    无暇神窍有可能,特别的异种神窍也有可能。

    可万一也是完美神窍...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?

    那人门下三个弟子里,两个完美神窍?一个先天剑魂?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可能性,苍剑尊那高傲的脸皮也不禁拉了下来,他都有些接受不能!

    焚天门这边。

    灵焰真人望向那二人的表现也是沉默了好久。

    一旁的三位焚天门弟子也正注视着那台上的战斗。

    即便那两人并不是以命相搏,这场比试也能够让不少人学些门道来。

    无论是那叶萧萧,还是那夏小蛮,她二人都不是乱打一通。

    只不过前者的战斗姿态比起前两场要显得低调了些,之前完全是凭借强大的实力碾压了对手,看不出多少门道。

    而这一场,却能看的出来这是一场实在的比试。

    无论是哪一位,都令那些受身边人吹捧的天才自惭形秽,他们在这两人面前哪里配得上天才二字?

    此刻夏小蛮气喘吁吁,她抬手抹去嘴角的血迹。

    她的伤势并不轻,否则也不至于吐血,但她有枯木逢春术在身,也不需要太过担心,只要忍耐住疼痛就好。

    “认输?”

    这是那人第三次问。

    夏小蛮呼出一口气,多少知道了自己与大师姐的差距。

    但现在看到的差距,还不至于让她绝望。

    她还想试一试。

    “大师姐,我自入神窍境之后便悟出一式剑技。”

    夏小蛮腰杆挺直,剑意弥漫,她咧嘴一笑:“目前还未让人见过,现在我想让大师姐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这等于是不想认输的回答。

    叶萧萧抿了抿唇,心中苦恼,脸上冷冰冰的。

    讲真,她不想看。

    好希望她能够就这样认输了。

    面对这个二师妹,她竟然无法下杀手,这让她行动起来有些拘谨。

    她本就不适合切磋比试,相比起这些,她更擅长杀人。

    可二师妹,不能杀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这丫头开始前说了那么多废话,她也不至于现在那么苦恼了,现在动起手来颇有种束手束脚的感觉。

    相当麻烦。

    “那我可要来了,大师姐。”

    夏小蛮闭目了一瞬,而后精气神便提至了巅峰的状态。

    既然是自己在这天骄会上的最后一战,那她自然要拿出所有的本事。

    要用这一剑,来向师尊和师姐师妹们展现自己迄今为止的修行成果!

    她轻唤了一声“极意”。

    极意神窍。

    那心相天地中的剑形神窍在此刻剧烈颤动了起来,而那柄剑上的玄纹从底部开始亮起,一直延伸到了顶部!

    夏小蛮舞剑,而后剑指并起划过剑背,在手中又挽起一道剑花。

    “一气成丝!”

    漫天的元气都受其引动,与剑意一并被强行压缩收入了剑鞘之中!

    那罩住天空台的整座结界内的元气,仿佛被抽取了无数,让人能清晰的察觉到元气变得稀薄!

    夏小蛮神色非常严肃,紧紧地抓住剑柄,剑鞘与剑在颤抖,她的手臂也在发颤,像是用了所有的气力压制住了那股力量。

    咔咔咔。

    即便被夏小蛮的极意神窍压制,还是溢出了不少的力量,就连剑鞘都要碎掉了!

    所有人都注视着那战台上,虽然看不出什么,但却皆是到了一股令人心悸的感觉,无数人为之颤栗。

    那是要用压箱底的手段了!

    与同门比试,竟然玩这么大?

    “师尊!”

    秋白鹭也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威胁感,她十分担心的呼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陈良师眯了眯眼,道:“放宽心。”

    小蛮的这一剑,可能会超出想象。

    但另一个丫头似乎...

    夏小蛮喊道:“大师姐,这一剑不是开玩笑的!你认真点!”

    叶萧萧注视着对方那肉眼可见的颤抖的手,她轻轻地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因为她感受到了威胁。

    夏小蛮深吸一口气,而后屏气凝神,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右手上。

    来了!

    叶萧萧的直觉告诉自己。

    “一气意合斩!”

    刹那之间,恍若天地变色,那一道剑光自鞘中绽放,令得覆盖了战台的这一座结界都是剧颤起来!

    叶萧萧双拳挥舞,金纹涌现,双手无双力全开。

    神通,如疯魔拳!

    那一瞬间挥舞出的乱拳,打出了令人眼花缭乱的拳影,不断地轰在那冲击而来的剑光上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两者之间碰撞出的力量不断地波撼着战台上的结界壁垒!

    咔咔。

    结界居然出现了裂痕!

    所有人都为之震撼,要知道那结界可是就连浩然境修士都未必能够撼动的,可如今居然要被打崩!

    叶萧萧的拳不断地轰击在那无尽的剑光上,她连连退去,双拳之上流下了血,她身上也多了多道剑痕,血色飞溅!

    然而却没有任何要落败的趋势!

    那一剑,即便是场外的那些浩然境修士也都露出了惊容,其中修为高者,甚至都有一种在这一剑下即便不死,也要重伤的感觉!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剑光被不断地打散,而叶萧萧的拳头也是血肉模糊,露出了白骨,她的脸色依旧严肃!

    拳势逐渐用尽!

    叶萧萧忽然右脚向后一蹬,在那最后一道剑光笼罩而来时,她深吸一口气来纳入丹田,双手十指在身前不断交错变幻。

    逆道神窍!

    空间都在此刻紊乱了几分,元气在此刻受阻,那剑光被忽然扭曲。

    双手贴合,手指内勾,唯有四指竖起。

    法诀,定。

    逆道神窍,神通。

    “逆神。”

    唇吻翕辟,轻语二字。

    恍若扭转乾坤,牵动大势,引发了惊变。

    一抹黑芒自场中乍现,仅是那么一瞬,便将剑光连同这战台的结界一并打碎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那轰鸣声震动天空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