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来份松果全球旧日 > 第349章 至高旧日祭品成立契约
    “真相如此?你看过了宇宙的各种路线,我无论如何都会死?”

    “没有一条路线,我可以成功?”

    许白不是邪神,他没有能力、资格和方法去看清自己以后的路线,如果他能预知未来,能看见所有,那么他早已是犹格·索托斯那种等级的存在了。

    再不济,成为旧日支配者也是没什么问题的。

    信使转了一下红色的眼珠。

    她张大了小嘴,然后嗷呜的张牙舞爪,十分可爱。

    可许白仿佛看见了,那巨大肥胖、臃肿浑身长毛的蟾之神,冷漠无情的将他吞噬。

    “我和伊波·兹特尔,在宇宙的中心上,站在了时间和空间的上层,观测到了这一幕。”信使说道。

    不是所有东西,都能如许白所愿。

    平常还是经历的东西太少了,甚至让他浅薄的以为,自己是真的可以把旧日支配者都不当一回事。

    信使继续说道:“和祂会把你的血液完全变成黑色的雪花,将你转化成为‘溺者’的死亡方式不同,那还有一段时间呢。”

    “但只要你进入了黑暗世界,执意去到撒托古亚的神庙前时,你会立刻死呢。”

    她笑了笑,道:“你不信我的话,我可以以奈亚拉托提普的名义向你发誓哦,所说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如果对方是别的邪神,许白就真信了,可对方是信使,说的话本来就是有问题的。

    是真的,是假的,全看祂想要做什么,引导什么。

    看样子,信使想要阻止自己去见撒托古亚。

    可为什么,她却只告诉自己,去联络撒托古亚会死,但没有让自己回去?

    他猛的瞪着信使,忽然嘴巴挂起一个奇怪的弧度。

    许白缓缓开口,声音比敦威治的阴霾气息还要让人冷。

    “我执意要去撒托古亚的神庙,会死。那你陪我去怎么样?”

    信使摇摇头:“不能呢,这就不合旧日游戏的规矩了。在副本中干涉,和在现实世界中干涉是两种概念,这条路仍旧是你自己选的,我虽然告诉你了,但这也只是指引,并非扭转未来和时间的进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教你改变未来的过去,而非直接改变过去,怎么改变,就是看你怎么选。”

    “比如旧日游戏的真相,明明我们可以直接告诉你们,但就像是这一场巨大的游戏,游戏是指引的方式,最终得靠你们人类慢慢挖掘才行。”

    许白却继续说道:“你不能陪我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带一个祭品陪我去可以吗?”

    信使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,道:“这是我喜欢你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于是乎,她朝天说道:“你也看到了,不是我要强制干涉对方,我只是作为游戏彩蛋降临,给对方指引,并没有让他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而现在,我只是一个祭品,他要怎么处理一个祭品,是玩家的自由。”

    许白不知道信使在跟谁对话,往天上看,那除了黑色略微发霉的天花板,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紧接着,便在黑色的阴影中,降下了一个穿着黑色长衣的少女。

    只是那件长衣,却更像是长袍,黑发少女面容很奇怪,像是表情是在脸上静止的,一红一绿的眼瞳,柔软的黑发不断熠熠闪烁着蓝色的光点。

    这些的各种特征,让许白联想到了伟大黑暗者!

    至高旧日——伊波·兹特尔!

    正是幻梦境中最后要抓捕自己那个邪神,但为什么,跟信使学了些什么,变成这样?

    “你教祂的?”许白看向信使。

    信使点头道:“怎么样?很符合属于人类的XP系统不?”

    黑发少女站在原地,如静止的水滴般宁静,看上去完全不是人类美的范畴,而是这超越了人类对于美丽长相的理解。

    每一个细节都无可挑剔,完全独一无二的绝美面容。

    既然都见面了,那我给你介绍一下。

    “阴暗之神,旧日游戏规则制定者之一。”信使笑道。

    许白望着那少女,又看向信使小萝莉。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

    信使道:“我就是信使,不过我并不是旧日游戏的制定者和发起者,我是参与者。”

    这回许白是彻底震惊了!

    奈亚拉托提普竟然并不是游戏的制定者,而是参与者!?

    “那犹格·索托斯?”

    “旧日游戏的规则运行者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夜魔?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的小彩蛋。”

    “无名之雾。”

    “旧日游戏计划之外的无用之物。”

    “莎布·尼古拉丝?”

    “旧日游戏的管理者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那既然现在旧日游戏的规则制定者之一都在这,你还跟我说这些,我不是玩家吗?还能直接告诉玩家这些?”

    “我是祭品,这是你从祭品上获得的线索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信使明目张胆的在阴暗之神面前说这么多,虽然对方的脸没有任何表情。

    但许白能感觉到,奈亚拉托提普在祂眼中,肯定是一个极其讨厌的存在......

    “那旧日游戏的目标,真相?”许白问出了最关心的问题。

    关于这点,信使倒是没有继续解释。

    “自己亲眼发现的才叫真相,谁都提供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一个问题,旧日主宰是谁?”

    这么久以来,许白都不知道旧日主宰到底是谁。

    死灵之书、任何的细节上都没有相关的联系。

    被完全隐去的信息,也没有任何人类知道。

    信使只是很简单的说道:“这场旧日游戏,所有,真相,你和我,我们,都是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人类可以称祂为什么?”许白问道。

    信使刚想继续说,却被阴暗之神阻止。

    “继续下去,我将考虑和其他规则制定者、管理员提名移除‘奈亚拉托提普’的游戏参与资格。”

    对此,信使没说话了。

    这点许白可以理解,主要是祂现在根本就是钻漏洞,阴暗之神也一直在忍对方。

    “现在,签订交易。”祂淡漠道。

    信使小萝莉拿出了一份羊皮卷轴,交给许白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【至高旧日祭品成立契约】

    【执行者:信使】

    【见证者:阴暗之神】

    【受益者:虚白】

    【此契约成立后,信使将以祭品的形式,成为玩家‘虚白’的附属物品,虚白有所有权益对其进行任何处理。】

    【至高旧日祭品只有被献祭的功能。】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