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来份松果全球旧日 > 第340章 你前摇太长
    他倒好,有修格斯的掩护,黑蝇降低对方的可见度,用滑铲在混乱中铲倒了一大批的傀儡人。

    那些傀儡教徒,也被许白证实完全不是人类。

    因为当他的滑铲命中对方后,对方明显遭受了不小的伤害,他的滑铲只会对旧日生物有伤害加成,人类可不会有如此严重的伤害。

    骨肉消融、起身时身体协调性出现了更严重的破坏,原本这些傀儡行动就不算迅速,比起杜普拉德,这群人明显要弱上许多,身体的协调性,就像是小脑闭塞,一根筋,根本无法尝试多线程操作。

    无法施展魔法、也没有枪械,但却不惧致命伤,被下达了‘攻击’的命令后,会忘却一切的朝目标进行攻击。

    许白起身,他抓起了一件对方的制服,一个懒驴下坡,360度的翻滚从高坡滚下了低处。

    迅速回到队友身边时,熟练的收回了自己的白袍,穿上了对方的灰袍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砰砰!

    队友这边都不好过,三叔力量型的玩家虽然在内战中有不少优势,能以一扛多,但一拳砸爆对方半个脑袋后,紧接着又是两个人上前。

    虽然有无数黑蝇的支援,被砸爆脑袋的傀儡,黑蝇会不断侵蚀和攻击他们受伤的部位,毒素注入体内后,会沿着他们的伤势,生长出大量的毒脓包,有效的阻挡那群傀儡的行动。

    但即便如此,只要不是完全丧失行动能力,就算脑袋被打爆,心脏被子弹击穿,内脏被攻击,都无法让傀儡完全死去。

    至于身后的触手是什么,那玩意没人知道,也无法攻击,只是在人类的视野里,是一条细长的触手罢了,但事实是什么,也许只有抵达更高级的基因后,或者完全堕落成非人,才能窥见。

    他们也庆幸,看见的只是个触手,不是什么更难以名状的东西,否则就离它们不远了。

    “你快去切你的后排吧,它在蜕皮,你可以尝试用之前的方法,用那什么夜魔去解决他。”黄八月说道。

    砰砰!

    她用着枪械在攻击对方,即便无用,可仍旧能进行短暂的拖延,外加有黑蝇的支援,每一次傀儡的起身,都会变得更为迟缓,甚至连手中的武器,都难以掌握。

    几名诅咒学专家,更是玩脱了。

    他们一边用盾牌和长枪抵御傀儡,像极了中古世纪的盔甲骑士,猥琐在盾下。

    可行动却是在暗中收集那些,已经丧失攻击性的傀儡身体。

    他们想要献祭掉这些傀儡,去召唤某些玩意出来!

    光头哥庆幸道:“幸好这群傀儡不跟他们主子一样,也不做人了,要是统统变成了蛇人,要是神仙也难救啊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队友闻言,惊诧的看了眼光头哥,然后又看了眼那蠕动的触手,和不协调的躯体。

    “你可别乌鸦嘴了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许白看了眼黄八月这边压力不大,队友也还能撑得住,他便将目光聚焦在蜕皮的女人身上。

    躺在地上不断扭曲打滚的女人,双手也已经出现了新鲜的鳞片,整张脸已经变得尖锐,牙齿也开始逐渐脱落,在张口喘息时,能看见舌头已经在不断的收窄,在往蛇信的模样转化。

    他释放了黑暗,打算故技重施,用黑暗遮蔽后,召唤夜魔来解决对方。

    可杜普拉德同样的当不会上第二次,即便在蜕皮,她也能扭动身躯,快速的逃离黑暗的区域。

    黑蝇数量再多,也无法完全将这里陷入完全的黑暗,哪怕有一丝的光源,夜魔也是不愿意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都认识你多久了,还是这么害羞,你就不能在大白天的也跑出来吗?”许白无奈的指责着夜魔。

    借着伪装,他倒是成功的混入了这群傀儡当中。

    有时候对面人数太多,敌人边打边跑,黄沙的流动很容易造成一系列的踩踏事件。

    从混乱不堪的场面中跑出来,许白找到了杜普拉德。

    在他面前不断打滚蜕皮的女人,连说话的声线都变得异常尖锐,不是那种高频的刺耳,而是低沉的摩擦声,伴随着让人耳难以接受的音调。

    嘶!

    “你这低等的人类,是永远都不会明白伊格的伟大,神之父的身躯和种族,也是你能指染的?”

    “胆敢对伊格的力量进行攻击,销毁我的身体!我会让你知道,你惹到了什么!”

    许白没跟他废话,他直接掏出一把手枪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枪击中,不行!

    再来几枪!

    砰!砰!砰!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直至打光了一个弹夹,女人还是没死。

    “区区子弹,是不可能伤得了我!”半蛇的女人咆哮道。

    许白淡漠道:“我只是试试而已,毕竟我还没试过杀蛇人,现在你的确证明给我看了,子弹是没用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掏出了一把突击步枪。

    哒哒哒哒——

    蜕皮的女人被打的遍体鳞伤,满身鲜血,可依旧没有任何虚弱的迹象。

    它阴森的说道:“我说了没用的!人类的脑子果然如此低级的东西,最喜欢做无用功的挣扎,明明都已经试过了,却还不死心......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说着,又挨了一枪。

    许白冷漠道:“没什么,只是觉得你很欠,想羞辱一下你而已。”

    他将武器收回游戏背包。

    这幅举动惹得对方不悦,其实在用手枪的时候,许白就已经知道子弹没用了。

    但还是打光了弹夹,又补了一梭子的自动步枪子弹。

    然而,这些只是用来听个响,图个乐的......

    杜普拉德觉得自己又再一次被对方给羞辱......

    “你死定了的!的当我蜕皮完毕,你将见识到蛇人种的力量!”

    它开始不断撕扯自己身上破损的皮肤,满身的鳞片也越发的光滑,扭动的时候也越来越自然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已经不能以单纯的人类来形容对方,而是一个真正的蛇人!

    许白没有管对方的威胁,他静静的绕着蛇人开始走。

    用着黑法杖在地上不断生成污浊的黑色物质,各种黑色物质相连,并且在逐渐完善。

    蛇人发现不对劲,立即蠕动身体,想要逃离。

    可许白忽然从背包里,直接掏出了一把巨大的,带着极其可怕力量的三叉戟,直接插中了蛇人的躯体!

    以他的力量,压根就握不稳诺登斯的三叉戟,是直接召唤出来,然后从上至下砸下去的。

    这下速度快得,连杜普拉德也没能躲过,直接被贯穿腰部,死死的被钉在了原地!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啊!”

    她首次痛苦的嚎叫了出来,吃子弹和变异都没有任何痛苦,被古神的武器给击中,却叫的仿佛整个沙漠都能听见它的哀嚎!

    许白说道:“你变蛇人强不强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但前摇太长了,你该去反省一下你的操作是有多么的智障。”

    “剩下变异的时间,你留给跟门之主喝茶吧,不用谢我,这趟跟门之主的面基,是我白送你的。”

    言罢,用黑色污秽物形成的献祭阵图越来越明显。

    蛇人惊恐道:“你要做什么!”

    许白道:“给你一场普通的无痛献祭而已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