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来份松果全球旧日 > 第310章 无法解决的诅咒
    “你说谁命不久矣?你们这些搞黑魔法研究的人,净特么不说好话。”徐天担心的看着许白。

    但能让特殊道具都炸了的强度,加上许白亲自表述自己身上诅咒很严重时,他也担心许白会随时嗝屁。

    这可是全球唯一一名,能够影响到整个游戏机制,撼动游戏规则的顶尖玩家。

    也是无数人的偶像,以及追杀目标。

    但话糙理不糙,许白此时自己都觉得,有命不久矣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跟在场的专家略微解释了一下,目前自己的情况,关于身上所携带的诅咒。

    许白没有将所有诅咒都说出来,一些无关紧要的,他就没有解释,反而注重在古神给他下的诅咒上面,关于旧日支配者的诅咒,问题不大。

    那些影响得最厉害的,迫切需要解决的,也正是从幻梦境出来后,仍旧携带的古神诅咒。

    诅咒研究室的大门被锁上,门边的电子门屏幕,亮起了请勿打扰的字眼,研究室内完全被封闭了。

    就连徐天也被赶了出来,所有人员禁止入内,并且光头专家的话语十分严厉,扬言就算天王老子来了,也得赶门外去,所有生物不得打扰!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研究室内。

    桌面被清空,堆放着各种奇怪器材和道具的地面,也被扫开一块空地。

    关于古神诅咒的知识,这比旧日支配者还要难找。

    旧日支配者就游荡和存在于眼下的宇宙,时刻维持着宇宙的运行,但古神,有关幻梦境的事情,在基地内还是高度机密,甚至连高层中的高层,都不是很了解。

    古神和幻梦境挂钩这件事情,几名专家也略有耳闻。

    “这太疯狂了,人类之躯竟然可以承受多种诅咒的叠加,这是史无前例的啊!”

    “要跟上面报告吗?”

    “报告什么报告?要报告了上去,就不止我们诅咒部门的事了,到时候是别的部门都要过来,留给我们研究的时间根本不够!”

    “再怎么说,得我们爽完了,再通知上面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对于这群博士来说,许白是千载难逢的实验数据,以及能让他们对于旧日知识,更进一步了解的桥梁。

    一位身缠多种古神诅咒,甚至还被检查出了好几种属于旧日支配者的力量凝视,这能活,而且还不疯,简直就是超越他们认知的发现。

    与其上报,让其他部门也参与研究,他们诅咒研究部虽然也能参与,可完全支配许白,肆意的检测和做实验研究,以及调查数据,知识各种事情,就会受到限制。

    许白只有一个,官方那么多的部门,还是不够分的。

    所以,到手的完美研究材料,怎么说也得等他们研究得七七八八,之后再转交报告上去。

    关于古神的诅咒,这方面的解决方案,也是对他们一种的挑战。

    “这似乎和旧日支配者的力量秩序,有相似之处,但又是完全属于另外一种力量。关于古神的资料甚至都不存在,你得等我想想。”

    这和旧日支配者的诅咒似乎很相似,但这些专家们在利用自己的理论和实践,去感受许白身上的诅咒时,无一例外的,找不到下手的地方。

    就像是一位刚上初中的学生,转眼看见了一道九九乘法表,结果凑近了看,里面却是完全陌生,但似乎又有规律的模式。

    诅咒还是诅咒,尝试感受许白身上的诅咒,和利用术法,去沿着诅咒的力量去沟通,但结果就是碰壁。

    透过自己的血液为引导,在画好的奇怪魔法阵中冥想沟通,最终只感觉到有一道无法逾越的无形墙壁,阻隔了他们思想的介入。

    与诅咒沟通这条路,是失败的。

    再之后,专家们也利用了好几种旧日支配者的力量,召唤了某种降灵术,也就是尝试利用诅咒去打败诅咒。

    结果许白身上,平白无故的多了三个邪神的凝视,但古神的诅咒仍旧没有得到解决。

    用诅咒打败诅咒,失败了,诅咒变得更多了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弄了好几个小时,专家们用沟通、以毒攻毒、转移、抹除等方式,甚至还弄坏了好几个特殊道具,也无法让许白身上的诅咒得到缓解。

    这群古神的诅咒,太硬了!

    鸟窝头专家头发都挠掉了一撮,不解道:“不行啊,这种诅咒的等级太高了,我们以往研究出来的方法,完全不顶用啊!”

    以前他们对付低级的旧日支配者诅咒,最直接粗暴的方法,就是找一个替罪羊去转移诅咒。

    要么就让受诅咒者自行与诅咒的邪神沟通,在冥想中提出条件,给予足够的好处给邪神,使其撤销诅咒。

    最丧病的就是利用别的旧日支配者的诅咒,来个以毒攻毒,两种诅咒同时触发,只要两位邪神不太合得来,以及诅咒等级和模式相似,这样子就会抵达一种制衡的状态。

    因为同类型的诅咒触发,是有顺序的,只要处理得当,这理论上和实践上也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之前研究室成功的用这种方法,帮助一名调查员成功渡过难关。

    但那位调查员也是至今,唯一一名成功的案例。

    光头专家也满脑大汗,朝许白问道:“许同志,你既然是受诅咒者,你应该比我们有更强烈的体验,你也别老看我们瞎捣鼓,对于古神我们没有任何有用的资料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出点法子。”

    另一名专家道:“对啊,再这样瞎整,我的理智值怕是不够用了。刚我帮你画了个沟通的魔法阵,扣了我3点理智,官方分配的理智茶我都快喝吐了,喝到都出现,对理智抗性增加有反弹的效果了。”

    从求助者变成被求助者,许白也没有质疑这群专家的手段,毕竟在这段时间学到了不算少的知识。

    关于诅咒学,诅咒类的隐藏机制和对付手段,这群专家也都是有东西的,只是因为要长时间研究书籍的知识,和做实验研究,没什么的时间跑副本,见识也是仅限于自己摸索。

    许白一边忍着无时无刻在耳边出现的咆哮,诺登斯真的很吵。

    以及周边若有似无的,不可名状的力量正在尝试攻击自己,可最终碰到自己的时候,那些玩意都会消散成烟云。

    暂时性的没有任何伤害,搁低级玩家恐怕会因此而掉理智值,但对于他来说,现在的阶段是在逐渐恶化。

    他缓缓道:“我和那群古神发生了点不愉快的事情,有点过节。所以依靠提供好处,以灵魂或者祭品讨好他们,来取消诅咒,这种事情基本上没戏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对于古神的力量,我的了解也非常片面,只是在幻梦境中见过他们几眼,发生了点不好的事情,然后副本就被虚白崩溃了,我被迫退出。”

    几名专家在思考中,这段时间和许白相处,他们也获得了幻梦境不少的信息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,人类意识就可以进入的世界,已经拥有许多梦境力量和奇怪生物的世界,存在着各种旧日生物,以及旧日邪神以外的神祇,也就是古神。

    甚至,他们只知道,幻梦境或许是人类能够逃避旧日游戏的一个新世界,那有着人类可以接触的古神。

    关于幻梦境的资料,也只有在更高级别的人员才能查阅。

    或许上面藏着不少资料,也有可能知道的还不如许白多,毕竟许白他是亲身进入过幻梦境的人类。

    “所以,要不我们借上头的资料,看一看?或许上面的资料库有藏着关于古神的资料也说不定。”许白说道。

    专家们有些发怵。

    “借?”

    这能是借吗?

    这分明是去偷看啊!

    而且是违反纪律的事情!

    一个不小心,还被当成叛乱分子,官方等级不够,强闯资料库,反手被守卫当场枪毙!

    许白用一个很魔性的微笑道:“没错,咱们就去借一借上面的资料看看,我认识陈江海,你们应该也知道他是谁,他可以给我们权限。”

    光头专家解释道:“就算是陈江海的权限,估计也是不够的啊。”

    许白摆摆手道:“那这不是他管理的地盘嘛,况且开放权限,能上去更高楼层,找到更高级的资料库的话,没有权限,我们可以尝试创造权限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不知道为什么,官方要将幻梦境和古神相关的事情,放置到高级机密当中。难道你们不想看看,官方的数据库里面,都藏着有什么知识吗?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专家们面对许白的怂恿,竟然增生出了一种,莫名的兴奋感。

    他们明知道做这种事情,惩罚扣钱是少不了,各种纪律处分也是让人叫苦不迭,甚至不小心被守卫击毙也有可能。

    但他们对于幻梦境的资料位置、存放方式相关的信息存放渠道也均是未知。

    要是存放在线上的资料库当中,需要官方的账号与密码登陆解锁权限,才能观看,并不是实体的书籍或者资料文献,可不就白跑一趟了?

    将疑虑说出来后,这可难不倒许白。

    如果是科技方面就能解决的问题,他甚至当场咨询喜鹊儿就行,让伊斯人的科技来对官方系统进行降维打击,啥权限限制也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当然,掩人耳目很重要。

    他们需要的是一个合理的身份与理由,出现在更高的楼层,才能堂而皇之的查看资料。

    专家们不知为何,有些抗拒,但又有些兴奋。

    对他们来说,这种行为,也并不是绝无可能,他们也有自己的方法和权限。

    区别就是,是否真的能获得古神相关的知识和线索。

    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