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来份松果全球旧日 > 第293章 我杀我自己
    一个敢说,一个敢信。

    想想也的确如此,代表着空间和时间的话语,怎么又会骗人呢?

    这其中本身就没有谎言的概念,门之主,空间和时间的掌控着,知识的存储者是不会骗人的。

    只要证明对方不是奈亚拉托提普,这话就的确有可信度。

    离开峡谷,赵晴天和许白乘坐着受惊过度的骆驼,缓缓离开这贫瘠的山谷。

    许白没有让造梦者直接利用伏行之雾,因为现在幻梦境诸神肯定在警惕着,守门人和不知道什么神明会追捕造梦者,要使用伏行之雾的话,肯定会暴露。

    因为之前成群的出现过夏塔克鸟,现在只要是在诺登斯狩猎范围的区域,都可以看见天上零零散散的,游荡着夜魇。

    反正人类活动的范围内,今日都出现了大范围的贸易停顿,反倒是全城开始祭祀和祈求古神保佑。

    沿途,赵晴天忽然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她望着许白,正色道:“你之前说过的发财,莫不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要杀掉你自己!?”

    虽然碰见神明,还即将要来一场诸神集合,可这终究还是一场特殊副本罢了。

    归根结底这场副本的主线任务,可是要杀死许白,许白是要反杀30名玩家。

    而且杀死许白后,那丰厚的通缉令赏金,才是让人垂涎欲滴的,那庞大的经验数量,不知得崩多少个副本才能获得!

    我拿我自己的赏金!

    原本赵晴天还没往那方面想,因为就算是杀死幻梦境中的自己,游戏系统也明确表示,这会有几乎无法挽回的后果,影响重大,所以这次副本大家都很惜命。

    这连大叔都知道,是很严重的后果。

    幻梦境是真实存在的,能依靠造梦进入。

    “小许,你把造梦者的自己杀死了,先不说能不能拿到赏金,而且杀死了之后,你可就不能进入幻梦境了吧!”大叔说道。

    许白却不在意的道:“只是不能透过造梦进入幻梦境罢了,而且现在跟你们说话的我,不就是真身进入幻梦境的吗?”

    “只是真身没有在幻梦境的幻梦能力,造梦者其实就像是人类的潜意识,或者梦境意识。我杀死了我的幻梦意识,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严格意义上来说,造梦者就像是本身精神分裂出来的实体,当呈现在幻梦境当中,跟这地方的频道比较符合,可许白本身却证明了,真身是可以进入幻梦境的,只是多多少少会有许多限制。

    “只是我杀我自己,这件事情,必须得隆重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比如,在诸神的见证下,我作为幻梦归一者,亲手将闯入幻梦境,伏行混沌的小号斩杀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这可真是许白的操作。

    连自己杀自己拿赏金,还不忘套一波身份给古神,利用这个行为刷一波好感度......

    终究让赵晴天想不通的是,“既然诺登斯那么憎恨伏行混沌,奈亚拉托提普一切的力量,在幻梦境跟过街老鼠,被其他种族厌恶,被诺登斯狩猎。”

    “可同样作为旧日邪神的门之主,祂却没有对你动手。”

    许白仰望着头顶那颗洁白又梦幻的月亮,太阳的金黄也难以让这颗月亮撤退。

    “幻梦境中的旧日邪神多了去了,咱们脑袋上的月球,就有一个旧日支配者,在迷魅森林中,我感受到了西边,也潜伏着一只旧日支配者。”

    “也没见诺登斯动手跟旧日支配者干仗,虽然许多都像是在沉睡或者处于封印,其实祂说到底,也只是强大得,被冠以‘古神’名号的存在,并不是任何旧日邪神,他们都会有莫大的敌意。”

    古神,他们也会像是旧日支配者一样,接受信徒的献祭、崇拜。在食尸鬼洞穴中,那可是一整个活人祭祀,这点还是和邪神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区别在于,古神或许真的会,对人类进行着某程度的庇佑。

    旧日支配者,终究对于人类是淡漠的,就像是宇宙运行的规则,祂只在自己的进程中行动,除非有东西引起祂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“说实话,如果是神明的话,又为什么会无端的庇佑蝼蚁呢?”大叔叹息道。

    他旧日游戏所选择的阵营,也是一位古神。

    在进入幻梦境中,他也跟感受到了那古神的位置和力量,比起不可名状的邪神,那要更明显和强烈。

    但至始至终,他没感觉到古神的任何好感和亲近感,只有淡漠到和旧日支配者一样的漠视感。

    与其去揣测和相信‘神’的力场和庇佑,倒不如活得跟许白一样,能白嫖邪神的力量,爽就完事了,能让把NPC逼疯,副本崩溃,快乐就完事了,这样子顾虑就会少很多。

    但这样的前提是,把自己的生命看得比什么都轻。

    因为许白的任何操作,都是依靠邪神去兜底,只要其中一个环节出岔子,那结局和死没什么区别,甚至比死还要难以承受。

    “不过,我只有一个疑问。”赵晴天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你杀了造梦者之后,如果没有完成任务,任务还是会继续下去,这怎么办?”

    没有任何一条指令和线索表明,许白杀死了造梦者,就是所谓的幻梦境中,潜意识的自己,就可以完成任务。

    许白摊开手掌,无奈道:“那就只能逼我把副本崩了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幻梦境。”赵晴天说道。

    这把幻梦境崩了,难度可比现实世界的副本要难不是一个位面的。

    幻梦境的规则生成,与清醒的宇宙截然不同,既然‘意识’都能化作力量的时候,要把这个副本的规则,逼向崩溃,这恐怕召唤出好几个旧日支配者都难以做到。

    按照许白所说,光幻梦境的这片大陆,就藏着好几个旧日支配者,有封印的,有沉睡的,有潜伏的,月球上也有,那么幻梦境的宇宙,还有神秘的地下世界,深渊,也藏有许多旧日邪神。

    恐怕许白让幻梦境陷入‘群魔乱舞’‘旧日盛宴’等超常情况,这幻梦境也难以崩溃。

    许白轻描淡写道:“幻梦境怎么了?梦境嘛,要让梦境破碎,就让做梦的家伙醒过来呗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醒不过来,那做一场噩梦,也是不错的选择呢。”

    闻言,大叔想到许白拥有着不少奈亚拉托提普的道具,还有伏行混沌本人的庇佑。

    这厮怕不是,伏行混沌安排进来祸害幻梦境的棋子吧!?

    这是他忽然想到的,只是有这种感觉,但许白始终是一路以来的队友和大腿,给予大叔和赵晴天极大的帮助,甚至大叔已经把两人当做家人一样的存在。

    要是普通玩家,他肯定会极力阻止许白祸害幻梦境的操作。

    这片幻梦组成的乐土,甚至当做逃避旧日游戏的港湾或乐园,也是不错的选择。

    可现在,大叔却已经在想着,该做点什么,才能帮助许白更好的祸害这里的古神,尽自己的能力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