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来份松果全球旧日 > 第289章 大深渊之王·诺登斯
    大叔尴尬道:“我也没有那么霸道吧,我为人还是很和善的,很好商量的。”

    可明明这幅面容,简直比极道大佬还要凶恶万倍,身上沾染了其他旧日种族的鲜血和气味,说是恶鬼罗刹,一言不合提刀就要把你削成人棍都有人信。

    许白摇摇头道:“其实找别人用魔法定位,这条路是可以的,就是大叔会吃亏一点。因为大叔看不懂魔法的具体操作,要是别人使诈,或者阴一手,还是比较难提防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最好的方法,不是找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找邪神帮忙,旧日支配者的指引,难道不比普通NPC或者人类靠谱吗?反正别人使用的魔法,全部都是旧日力量,那为啥不找力量的本源去帮忙呢?”

    说着,许白掏出胸口的吊坠道:“你看,这是奈亚拉托提普送我的东西,在幻梦境我靠着这个玩意,来到了迷雾森林,之后又被奈亚拉托提普的仆从,送到了沙漠地区。”

    他将奈亚拉托提普如何把自己安排的明明白白告诉队友,大叔满头冷汗的点头着。

    被旧日邪神一条龙安排成这样,还能若无其事的说出来,想想就无法淡定,这种被巨大力量操控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大叔打了个哈哈,能这样操作的,恐怕只有许白了。

    许白表示,要先找一个安全的地方,他需要入梦。

    几人在沙漠不断的前进,从伊拉尼克离开后,途径了好几个沙漠驿站,在这平面的世界,据说继续往东走是一处深不见底的巨大深渊。

    那深渊的地下世界,居住着可怕的怪物和种族,比如食尸鬼、古革巨人甚至往下的无光深渊,居住着可怕的蠕虫。

    那些怪物,都是因为无可名状的力量,被驱赶至地下世界。

    往东部回去走,就可以去到森林地区,有一片巨大的海洋,乌撒城也在往回走的位置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不知花了多少时间,等几人走出了沙漠区域时,他们抵达了一处连绵群山的入口。

    每座山峰都是独特又夸张的突兀,没有任何生机,仿佛死亡和生命都不存在,荒芜的连杂草都不愿意生长在里面。

    这似乎不欢迎任何人踏足,没有生物会忍耐得住如此荒凉的群山。

    “不错,可以考虑在这里先呆着,感觉不会有生物会来打扰我们。”许白带着骆驼先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骆驼也没有抗拒,证明这里的确没有明显的威胁。

    因为这些商队的骆驼,作为动物的本能,会对有威胁的区域本能的回避,要是没有任何反应,至少暂时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这群山只是特别的荒凉,荒凉得任何生命都不愿意踏足。

    落脚点在被两侧耸立的高山,包裹起来的峡谷,两面包夹之势,形成了天然的港湾。

    “就在这吧,地势开阔,有怪物从高山出现也可以立刻察觉,天空这么广阔,不错。”

    说着,许白便询问起赵晴天和大叔,两人入梦的诀窍。

    先是要做几十次的预备幻想,许白听完了之后,才发现,系统一开始让玩家幻想的东西,其实就是幻梦境的景色,逐步构建出这个世界的画面。

    而他,已经来到幻梦境的情况下,早已对这个世界有了更清楚的认知,所以听完了入梦的法子后,也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真奇怪,幻梦境的话,你不入梦是怎么进来的?这应该是个幻梦的世界才对。”大叔说道。

    许白道:“比起这是个幻梦的世界,我更倾向于,这个世界只是另一层空间,或者一个有别于现实世界,是主要由幻梦力量构筑出来的世界,意识在这个世界,远比肉身更来得强大。”

    “但不妨碍能以肉身进入幻梦境当中,只不过我没有幻梦的能力罢了。你俩多多少少,都可以利用意识,去创造出某些东西出来。”

    比如许白之前遇到的玩家,声称可以用幻梦的力量,造出飞往圆球的船,还有赵晴天可以造出金银财宝。

    大叔也试了一下,虽然能力很微弱,只能整出一片拂过的清风,距离创造出实体的力量还差远了,但证明只要是造梦者,在幻梦境中都会有一定程度的这种力量。

    以肉身进入这幻梦境,始终无法摆脱身体的束缚,甚至死亡了,就真的死了。

    而造梦者,似乎死亡后也会有一定的代价,可并不会真正死亡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场副本,我可是有发财的方法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不知道,这样做了会有什么后果,但不试试怎么知道呢?”

    说着,许白便舒服的躺下,一副事不关己的轻松模样,感受着峡谷中流淌的风,幻梦境中始终看似炙热,却无感的阳光,缓缓开始了造梦。

    两名队友在旁边守着,沉睡的许白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来,这幅身体死了,真的就凉了。

    他们也不清楚,如果造梦成功的话,这副身体会苏醒吗?还是会摒弃了这身体的意识,以造梦者的身份出现,暂时舍弃了这幅身体。

    还是会有两个许白?

    因为这其实也关乎到其他玩家的情况,玩家们永远不知道,自己的身体会是怎样的,在进入副本后不管受了多重的伤,退出副本都可以修复好。

    现在许白是在副本中再进一次副本,赵晴天和大叔,也是好奇旧日游戏的机制,会是怎样的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时间过去了半个小时,许白仍旧没有苏醒的迹象,正当两人都以为,许白的意识在造梦者的身上,这身体得持续昏迷的时候。

    他醒了!

    缓缓睁眼,许白尴尬的笑道:“出了点意外。”

    “意外?”赵晴天蹙眉道。

    造梦还能有什么意外?不就是做梦吗?

    许白解释道:“按照造梦者进入幻梦境的规则,我是以你们的方式进入的浅眠阶梯,走到了火焰洞穴的时候,遇到了两个守门人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发生什么意外了?”大叔问道。

    当初他们也碰到了两个守门人,但也没什么,那两个老头很干脆的为玩家打开了通往深眠阶梯的大门。

    许白不好意思道:“那守门人不让我进去深眠阶梯,我被幻梦境的守门人拒绝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愿意为我开门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说,你造梦失败了?”赵晴天问道。

    大叔惊道:“那这样的话,不就是逼你得用肉身和玩家对抗吗?这把副本你可只有一条命啊!”

    出乎意料的是,许白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意外就是,我造梦成功了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他们没有为我开门,我自己把门打开了......”

    赵晴天好悬没吓得一个原地踉跄。

    “什么!?你自己把门给打开了?”

    大叔也惊道:“还特么能这样?你又开了什么外挂!?”

    那扇大门可不是力大无穷就可以推开的,许白也不是这个身板,守门人的存在,其实就是掌管着进入幻梦境大门的力量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守门者的允许,其实那扇门就只是一面墙壁,连接着另外一个世界的通道都没了,那可不是你说打开就能打开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许白说道:“犹格·索托斯有给我一枚神秘的银币,虽然没说明有什么作用,但造梦者和我实体的游戏背包是相同的,刚好那枚银币成了打开大门的钥匙,只要将银币握在掌心,我就能推开那扇门。”

    “守门人没管你?”赵晴天问道。

    许白平静道:“有啊,到现在还在追杀我。”

    赵晴天:“......”

    大叔:“......”

    这的确是个不小的意外,没想到不让许白进去,这货还能当着守门人的面,自己闯进去的。

    许白解释道:“不过造梦者那边,我使用了伏行之雾,把那俩守门人都给逼退了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他们就怀疑,我是奈亚拉托提普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好家伙,赵晴天和大叔已经不知道该吐槽什么。

    许白只是做了个梦的功夫,就捅出来这么大的篓子。

    现在幻梦境的神明肯定要通缉造梦者,在这场副本的玩家,又要追杀许白。

    说着,几人忽然从头顶上,两侧的高耸的山峰断崖后面,看见了一个又一个的黑点出现!

    看见异状,大叔吞了口唾沫,道:“不是吧?有造梦者刚强闯进来,幻梦境的势力这么快就找上门了吗?”

    那边刚许白闯关成功,这里就找上门来了吗?并且是成群结队的飞行生物,这群怪物出现的没有任何声音,只有荒凉群山间的风声,是这里唯一的噪音。

    赵晴天看清楚了,道:“不对!”

    “这不关造梦者那边的事!这是夜魇!”

    大批的夜魇出动,它们找上了许白,赵晴天和许白清楚这是怎么回事,可这仅仅只是其中一面。

    在另一侧,一名乘坐神兽拉动的贝壳状战车,白发长须的神秘老者,手持三叉戟,停留在了高山之处。

    祂正在静静的俯瞰着山谷下方,那如蝼蚁渺小的三个人类。

    大深渊之王,诺登斯,率领着夜魇大军,找到了白袍许白。

    密密麻麻仿佛下降的乌云,这些没有嘴脸的奇怪生物,无声却令人不自觉的烦躁,夜魇正缓缓的将这里给包围。

    在远处看去,在这群山外,还有源源不断的夜魇正在朝着山谷内飞翔而去!

    “玩这么大的吗?”大叔大感不妙。

    正当他们亲眼看见,极远处的山巅,有个黑点就站在贝壳状的战车之上,那让人不自觉颤抖的气场,宛如被深渊所凝视一般。

    那是神明的威压!

    “之前才推测过神明不会下场干涉的,你得多倒霉才能让神明亲自出来狩猎你。”赵晴天捂着额头道。

    能够操纵着成群的夜魇出没,是诺登斯没跑了。

    幻梦境的大深渊之王!

    在贝壳战车缓慢下落时,三人看见了上面特殊的名字。

    是红名!

    【诺登斯!】

    正当诺登斯名字显示出来后,这位异常凶悍,手持三叉戟的强壮老人,正满脸淡漠的朝着三人狩猎。

    “奈亚拉托提普!”

    “我会将你驱逐出这个世界!”

    诺登斯的声音,宛若洪钟,清楚的敲击在山谷的每一处!

    “他为啥盯着你叫奈亚拉托提普?”大叔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“这是不是出现了什么误会!?”

    情况危急,他没想这么多,跟神正面战斗,只有极其愚蠢的生物才会做。

    要正面硬刚幻梦境的神明,这得是心多大才能做到的事?

    只是,幻梦境中的古神,竟然是以人类形态出现的!

    有别那些不可名状的邪恶旧日力量,触手、可怕眼球,各种尖锐和污浊邪恶的力量。

    诺登斯以精壮,充满力量感的狂暴睿智老者出现,这让人种天然的亲切感。

    就像在绝望的旧日混沌中,在群星都是各种不可名状的邪恶中,看见同类那么亲切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诺登斯对自己抱有恶意,甚至几人都打算上前搭话。

    但还是现在上去搭话,恐怕就会光速白给。

    古神诺登斯手中的三叉戟可不是闹着玩的。

    面无表情的诺登斯,高举三叉戟,身后恍若悬浮起了万丈深渊的吸引力。

    伴随着上万只夜魇突袭,这场面宛若末日审判,人类在旧日世界,无论再怎么进化,这个族群注定是无力的。

    继续留下,结局只会和追击夏塔克鸟的夜魇一样,没淹在成群的怪物中,连死亡都是绝望的。

    许白这时已经捏紧了伏行的吊坠,时刻准备着召唤伏行之雾来转移自己的位置。

    因为他还想继续多看诺登斯一眼,这位纯人类老者面貌的古神,似乎让他看见了,站在人类阵营的神明。

    证明了旧日宇宙中,人类并不是渺小,且无助,没有神明眷顾的族群。

    乘坐贝壳战车,在陡峭的山崖,如同冲浪一般前行的诺登斯,似乎下一刻就要冲到他们面前,近在咫尺间,许白却忽然感受到了奇怪的力量,在涌动着。

    不是伏行之吊坠、夜魔召唤器,而是游戏背包中,门之主赐予的神秘银币!

    造梦者凭借这枚银币,成功的无视了守门人的规则,强行打开了通往幻梦境迷魅森林的通道。

    现在诺登斯就在眼前,这枚银币忽然跟自己胸口,那门之主赐予的星空之印有了奇怪的联系!

    许白是瞬间,就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威压,并无恶意,却让他心神都难以稳定的方式,忽然下降!

    他没有犹豫,立刻掏出银币。

    因为,犹格·索托斯,要出现了!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