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来份松果全球旧日 > 第280章 幻梦境的猫
    惶恐不安的占卜师越跑越远,撕扯掉头巾露出了满脑袋花白的卷发,惹到周围的民众围观过去。

    占卜摊子前面的许白已经换了个位置,其他人也看不出什么端倪,全当是一个疯子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NPC知道很多东西啊。”

    “猫大人、斯诺登...能和奈亚拉托提普扯上关系的,莫非是其他旧日支配者?或者是幻梦境的古神?”

    许白对这两个名讳并不熟悉,猫大人他能联想到乌撒城里的法律,不允许杀猫,当地人也很崇敬猫,以及进入幻梦境后,系统也提示不要杀猫。

    至此他可以推测,猫大人应该是存在于幻梦境的神,要么是地位极高的爱猫君王。

    斯诺登,对这名字则完全没有头绪。

    但可以看出来,奈亚拉托提普在幻梦境,并不是一个完全的秘密,反而风评极差,占卜师明显看到了什么,然后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忽然许白的袖口浮动出一小簇黑雾,小混乱亲昵的跟许白贴贴起来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原来看见的是你。”

    虽然这团小混乱看起来并无恶意,但许白不禁提防着这团黑雾。

    刚才占卜师明显还想说些什么,告诉许白更多幻梦境的信息,结果占卜师就因为看见小混乱,而吓得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按结果推测,是这团混乱故意阻止占卜师透露信息给自己。

    许白亲昵的抚摸着小混乱,小混乱也乖巧的和许白贴贴,他嘴上安抚着小混乱,心思却想着奈亚拉托提普这么做,到底是有什么阴谋。

    观察着占卜摊子的水晶球的碎片,抽到的死神牌和高塔牌被溅射开的玻璃渣划出了几道破损。

    骑在白马上的骷髅死神的盔甲出现了战损,举着的旗帜也因为划到的破损而出现了折断的模样。

    被雷电击中的高塔,耸立在高云之巅,从高塔跃下的两人被破损的划痕弄坏了脸。

    许白不是占卜师,他看不懂是啥意思,等周围的民众都不再对刚才的事有注意力,他悄悄上前将两张牌都收进游戏背包。

    【你获得了‘塔罗牌·恶魔’!】

    【你获得了‘塔罗牌·塔’!】

    等他刚做完这些事后,却听见东侧的方向传来了人群的惊呼。

    “猫神大人降罚了!”

    “有人被猫大人惩罚了!”

    有人在传,有些小孩子想去看,便被自己的父母叮嘱道:“这些事情不要乱看,那人肯定是做了亵渎猫神大人的事,小孩子看了就会被猫神大人惩罚的。”

    那些被吓唬的小孩,便搂紧了怀里的小猫咪,乖乖的被大人带走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还是挺落后的,消息的传递基本靠吼,一传十十传百这样。许白沿着消息和人群聚集的方向走去,那里是这条街的东侧,也是占卜师跑路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许白渐渐挤开了拥挤的人群,他最终看见了那名占卜师惨死在主干道的最中央。

    人群成圈的包围着那名占卜师,高处的屋顶和遮挡物上面,包围了上百只猫,用着各色瞳孔,冷冷的盯着事发地点。

    压在占卜师身上,是一只巨大、阴森、冷厉的像是条毒蜥一样尖锐面孔的猫。这只猫许白在刚进乌撒城的时候见过,就是那只躺在高处,足有老虎那么大体型的猫!

    猫长满倒刺的长舌、四爪和躯干上都沾上新鲜的血。

    身下的占卜师,苍白的老脸上一片模糊,被开膛破肚的撕裂出大面积的伤口,见骨见肉的伤,让人难以平复心情。

    占卜师被猫杀了!

    可为什么呢?

    簌簌——

    小混乱又偷偷的贴了贴许白的掌心,仿佛在道:“快夸我!快夸我!”

    踩在占卜师尸体上的大猫,用邪恶弯曲的猫瞳,从人群中准确的锁定了许白,森冷诡异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嘶——

    大猫露出了狭长带血的獠牙,那尖锐强壮的獠牙丝毫不怀疑,可以轻易的咬穿自己的脖颈!

    它弯着身子,蓄势待发的模样似乎下一刻就要朝许白扑来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许白也时刻准备着潜行进异空间,乌撒城周围都是猫,如果猫真的要攻击自己,跑还不一定跑得掉。

    毕竟在这种‘大猫’面前,许白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压力。

    周围的民众见状,不安的往后退去,可大猫最终没有朝许白攻击,而是安静的踩在占卜师的尸体上。

    只是大猫的眼神逐渐的看着许白后背发毛,不止是这只大猫,而是被头顶几十只猫死死森冷的看着的时候,十个人也会怂。

    “有点邪门啊。”

    许白打了个冷颤,他尝试躲在人群后面,这种情况才好了些。

    也许是乌撒城的居民熟悉了这里猫的眼神,并没有察觉它们盯着许白的眼神属实诡异。

    “这人为什么被猫杀了?”许白朝身边的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个疯子,渎神之人,竟然在这里公然叫喊那个名字!试图唤起人们,甚至是这个世界最阴暗混乱的情绪,当然会被猫大人惩罚了!”旁边有人小声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名字?”许白蹙眉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奈......”

    只是一个奈字,许白便察觉周围的所有人纷纷扭头,死死的凝视着自己!

    “嘘!”旁边的人好心的提示。

    “没看见那个人的下场吗?你知道还说出来!?”

    在幻梦境中,奈亚拉托提普竟然有这么大的影响力。

    许白原本还以为,这个世界的人,或许都是什么邪教徒,说出点旧日邪神的名字,可以得到共鸣,套点几乎啥的。

    结果险些出事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不多时,占卜师的尸体被大猫用獠牙穿透,大猫就叼着尸体离开了此处,乌撒城的守卫清理了案发现场的血迹。

    没有人敢对行凶的猫进行惩罚和责怪,甚至乎这里猫的地位,比人类还要高。

    “奇怪的世界。”

    许白抬头望天,过去这么久,头顶上的太阳也没有要下落的意思,隔着另一端已经看见了月亮的升起。

    太阳和月亮共存着,周围的猫更是诡异。

    那些原本聚集在楼顶上的猫,一个个的都跳开了,有些一跃直接是三层楼的高度!有些微微动身,便凭空消失!

    半百只看戏的猫一会就散了,乌撒城的人见怪不怪,似乎这只是平常生活中,大海里都是水,阳光是刺眼的,这般平常的事。

    “副本没有时间限制,要么我死,要么其他人亡。”

    许白当然没忘记,有27人要杀他,他现在有好几条路和主线要走。

    和赵晴天、大叔回合,找到有关幻梦境副本崩溃的方法,以及最好找到,有关幻梦境存在诸神的下落和线索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其他玩家一开始的出生点,的确与许白不同。

    部分人在入梦后,来到了一处气温宜人,空气略带潮湿的港口,出了港口后他们发现,他们身处在沿海的丛林城市。

    有人是在一处布满火焰的洞窟入口处,经过了两名守门人的同意,往下再走了七百次的阶梯,来到了迷魅森林。

    也有人是从悬崖摔落,经过了无数可怕的幻梦后,坠入了一处光的缝隙中,抵达的幻梦境,这些人的地区分配就比较不同。

    有些人直接出现在幻梦境的地下世界,有些人坠入海中,有些人进副本就站在了沙漠金字塔的顶端。

    在这风貌无限接近于中世纪地球,却又处处充斥着违和与怪诞,仿佛由崎岖和怪诞的梦组成起来的世界,给予了玩家们极大的震撼!

    沙漠连接着丛林、山谷后是平静的村落或城市,隔着大海能看见各处岛屿上存在着巨大诡异的骸骨,天空可能是扭曲折叠的,有人感觉自己可以飞到月球上去!

    这是所有人,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,来到了地球以外的世界!

    副本开始的第4个小时。

    有玩家从幻梦境米纳尔地区,最南端的迷魅森林抵达了乌撒城的外围。

    四人的队伍,先是乘坐了一艘登陆月球的海船,再经由海船漂浮至狄拉斯-林港,那是幻梦境里最大的城市,乌撒城也包括在内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幻梦境吗?这里真是太他马爽了。”独眼男叫杰米,他在旁兴奋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竟然能造出一艘飞往月球的船!然后还真的能抵达月球!幻梦境的世界,想象力和造梦的能力越强,简直要起飞了啊。”

    领着三人走的兜帽男杰卡斯道:“我们还不熟悉幻梦境的情况,这种力量和规则还是不要乱运用的好。刚才我的宝贝才险些丧命,就是因为我们去到了月球,那可匍匐着一个旧日支配者。”

    唯一的女队员小绿说道:“还好我们撤退的比较快,不然就栽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杰斯卡搂着小绿的腰,亲昵道:“宝贝,占卜怎么样?虚白在哪?”

    小绿说道:“虚白不在港口区域,他在前面一些的城市里面,准确位置我搜索不到,但大致方向就在那边。”

    她指着前方,那是她用职业技能占卜搜出来的玩家地点。

    她的占卜技能,能够定位一个在副本中的玩家大致位置,无论是否处于同一个阵营、同一个任务,只要知道这个人身处在同一个副本,就可以开始占卜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小心点,不知道这次副本出了什么问题,我们所有人都看不到对方的游戏名称,估计也看不到虚白的名字,别一会被先发现了。”杰斯卡叮嘱道。

    队伍进了乌撒城,中途看见了许多告示。

    【禁止任何人杀猫!】

    以及无处不在的猫,大街小巷里乱窜,头顶上像是个监控一样看着玩家,这里的居民当做宠物养着。

    “禁止杀猫?我记得开局的时候,系统也有提示不要杀猫。”独眼男笑道。

    “只是猫而已?为什么会这样呢?”

    “难道这猫是旧日支配者的化身吗哈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他有些跃跃欲试的感觉,仿佛就像是在你面前摆放着一个按钮,写着让你不要按,不要按,可DNA动了,就是想按按。

    “别乱开玩笑,这里不是地球,是幻梦境。这里肯定有自己的规则,系统也提示了的话,就少整活了。”杰斯卡喝止独眼男的想法。

    独眼男压根没把这当回事,他的实力不弱,不在杰斯卡之下。

    “有时候太把这些规则当回事,反而会束缚自己,当我不顾系统警告劝阻,连打了10针β药剂后,变异的身体也没要了我的命,甚至理智值还变高了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猫而已,或许这里的猫是邪神的化身,也有可能是某些邪神的仆从,管他呢,再怎么说就是猫而已,猫能掀起多大的风浪?”

    在他们进入幻梦境中,逐渐了解这个世界的规则,发现了入梦后出现在这个世界,他们的幻想是真实的,可以创造出力量和规则的。

    精神和想象力,在这个世界是可以实质性的运用出来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能够坐船登上月球,就是因为他们四人合力想象出来的力量。

    这就让独眼男飘了,以精神力和想象就能获得力量,这种巨大的权利掌握在身上时,让他觉得在幻梦境中,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除了旧日支配者之外,谁能杀他?

    这样的玩家,这样的存在,还用得着惧怕猫吗?

    小绿听不下去了,“我们是去杀虚白的,别管猫什么的了。”

    忽然,独眼男从地上抓住了一只经过的狸花猫。

    “哟吼!小可爱~”他不怀好意的吓唬手中的猫。

    嘶——

    这小猫朝着独眼男丑恶的嘴脸嘶吼,一爪子挠在了独眼男的手上!

    “哎哟我靠!”

    独眼男的手背出现了几条血痕,他惊诧道:“这猫竟然能挠穿我的手!?”

    身边的队友也吓到了,独眼男130点的体质,普通人要用尽全力拿刀捅才可以破防,这猫竟然光挠就可以见血!

    “滚滚滚!”独眼男一手将狸花猫甩开,砸在了墙上。

    “喵......”

    狸花猫受击,可怜的叫了一声,然后便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,那猫呢?”杰斯卡亲眼看见消失的猫,愣了神。

    独眼男揉了揉眼睛,“对啊,那猫呢?”

    猫就这么不见了!

    两人问着其他队友,队友也说甩到了墙上,还没落地就像是空间转移了一样,立刻不见了。

    几人在一处小巷里,如果有乌撒城的居民看见他们虐猫,肯定会被包围以及通报执法人员。

    “算了算了,去找虚白。你看你弄的事情,好端端的惹什么猫?耽误了时间。”杰斯卡摆摆手道。

    可等他们还没穿出这条巷弄,杰斯卡身后的小绿声音都变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头顶!”

    独眼男、杰斯卡和一名队友抬头,立刻额头冒出冷汗,后背都开始往外出凉气!

    他们头顶变得漆黑一片,明明乌撒城现在还是早上,他们逐渐被黑暗笼罩了。

    嘶——

    嘶嘶——

    但黑暗中,一双又一双的绿色猫瞳,足有上百只猫!残忍和邪恶的神情盯着自己,几人感到大事不妙!

    杰斯卡骂道:“杰米,你说好端端的,你惹谁不好,特么惹猫?”

    独眼男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杀猫啊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快他马跑啊!”

    “造船!我们快点造船!先飞出去这里再说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