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来份松果全球旧日 > 第268章 献祭哈斯塔
    警告一出,尘埃落定。

    赵晴天和大叔见警告都出来了,也放心下来。

    “将科尔基塞进哈斯塔的体内,然后将科尔基献祭出去,哈斯塔连带的就能跟着走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可思议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副本还在不断的警告中。

    许白站在废墟之上,黑暗中在涌动着凶险的对决,夜魔和哈斯塔身处在黑暗中,没人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他开始高喊着祷文:“伟大的克苏鲁!”

    声如洪钟,气息高昂,紧接着音调像是急转直下的瀑布,变得诡谲而又直指人心!

    “在这片星辰的照耀下!在这片土地上的力量!在这片强大灵魂笼罩着的方位!”

    “接受吾之祭品吧!虚妄将会与现实连接,伟大的克苏鲁!深海届时会扭转,天际沉入谷底!星辰荡漾!牢笼将毁!”

    “这是来自星空当中,扭曲的梦境,隐藏着无限的奥秘祭品!伟大的克苏鲁!请你接受祭品!”

    “伟大的克苏鲁!请你接受祭品!”

    “伟大的克苏鲁!请你接受祭品!”

    许白慷慨激昂的,仿佛他真的是最虔诚的克苏鲁信徒。

    在他祷文念动至此,整座音乐厅开始疯狂的涌动出神秘莫测的能量,一切的蓝色光速真的宛若星辰,将哈斯塔身处的黑暗给包围!

    瞬间,连像是迷雾般的黑暗,都开始往外不断的分裂和扩散。

    看的出来哈斯塔在里面表现的也十分激烈。

    看着这不可思议的景况,鱼丸默默收回了自己的手雷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就在星光最为猛烈的时刻,整座音乐厅仿佛变成了连接时间和空间的桥梁。

    许白所处的舞台废墟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在无限光芒中所组成的通道,一条条未知力量的丝线统统锁定了哈斯塔。

    黑暗在瞬间破散,一道黑雾悄悄溜回了不规则的晶体当中。

    高雅绝伦的哈斯塔,身上的黄衣缎带竟被撕扯成碎渣,下摆的衣衫比平时还要破烂不少,暴露出来狂放的触手,已经无处安放。

    众玩家都知道,对于邪神来说,哈斯塔的黄衣可不是普通的衣物。

    无论缎带也好,面具也好,扭曲的触手也好,或者黄衣也好,其实这些统统都是和邪神一体的形态。

    只不过是玩家眼中见到的,那是身穿高贵黄衣的优雅巨人。

    或许在深潜者眼里,那是一个长相恶心到极致的章鱼。

    在古老者眼里,那只是一团行走的能量体。

    也有可能人类在旧日游戏的不断进化之后,所看见旧日支配者的形态也愈发的多变,甚至完全不可以人类的角度来描述。

    至少现在他们看着哈斯塔,仍旧是黄衣之王的时候,他们还算是个人类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撕扯掉了缎带和部分的衣物,那代表的已经是对哈斯塔造成了实质的伤害。

    哈斯塔的身体连接着芒芒星光,他似乎很艰难的在行走,试图摆脱献祭阵的锁定,可那些星光如同枷锁般,将哈斯塔彻底困在这个范围当中。

    否则当祂脱困的时候,直接就会闪现至许白面前,一击毙命。

    “奈亚......”

    哈斯塔说话了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宛如白洁的月光,洒在许白身上时,有无尽的寒意。

    头顶上的双子黑星逐渐分割开两条缝,明亮的日冕透过缝隙,化作了闪闪发光的一道直线。

    哈斯塔展现出,对于许白的恶意。

    这句话似乎还有下文,而且所有人听见的,其实只是一种极其古怪的声音,并不是属于人类的任何一种语言。

    只是这种声音,极其接近‘奈亚’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奈亚?”

    许白蹙眉,他站在星光之上,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哈斯塔,仿佛此时他才是那至高的君王。

    【‘克苏鲁献祭阵’启动成功!】

    【检测到旧日支配者‘哈斯塔’为祭品!】

    【‘哈斯塔’无法被吞噬!】

    【献祭阵运转中...时空转移之门激活!】

    【正在将‘哈斯塔’强制转移至拉莱耶!】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哈斯塔看样子想要继续说什么,可身体不断被献祭阵压制着,力量已经被完全锁定,他在极其用力的抵挡被转移的下场。

    音乐厅当中,伫立起一道道神秘莫测的时空之门。

    像是糅杂着宇宙中亿万种星光组成的颜色,在混沌和虚无里,游离着人类此生可见的所有颜色。

    时空在分离,哈斯塔脑袋上的苍穹,两轮双子黑星在不断的崩溃。

    空中的裂痕倒影出来的烈光,彻底的化作了一团湖水,从天际上倒影出了由光波组成的哈利湖。

    卡尔克萨古城的奥秘,逐渐分裂,哈斯塔试图以异象的出现,干扰这个世界的力场,让献祭阵失效。

    恍然间整个永生世界都在颤抖,所有人都看着星光之门一扇扇的仿佛要分崩离析。

    “糟了!哈斯塔的力量比我们想象中要强大,不止是看见的个体,我们都忘了!其实整个世界还是他的!”鱼丸惊道。

    哈斯塔试图以此攻击许白的献祭阵,所有人看着心头一紧。

    赵晴天、大叔和扁鹊立即想着,要不要对哈斯塔进行攻击,哪怕对于整个世界的变动,很可能是于事无补。

    但总归比什么不做也好。

    怎料,当天空中‘哈利湖’的湖水如瀑布般倾泻,那些光晕彻底的化作更浓郁的能量,充盈着周围的星空之门!

    整个献祭阵立即更牢固,星光也更深邃,外界的空间像是流水般,在逐渐的朝向混沌的破碎进发!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鱼丸眼皮微动,道:“我靠,这也行?”

    “我原本想这么大阵仗的魔法阵,是从哪来那么大能量去支撑着运转的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许白将哈斯塔驱使的天象和这个世界翻涌的能量,一滴不漏的全部被他创造的魔法阵吸收殆尽!

    哈斯塔什么都不做还好,也许到一半或者最后,这个魔法阵很可能会因为能量不足,而无法启动。

    扁鹊诧异道:“他不但把对付哈斯塔的方式都想好了,甚至还想好了应对哈斯塔反抗的对策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家伙的敌人,一开始就瞄准在旧日支配者身上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赵晴天说道:“这波啊,这波他在第三层。以科尔基做诱饵,再诱导哈斯塔吸收科尔基,接着毫不客气的,还把哈斯塔的力量白嫖成能源,到头来要用哈斯塔的力量,去献祭哈斯塔!”

    大叔吞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许白所堆砌出来的科尔基,绝大部分全部都是哈斯塔的力量补充的。

    并且将这股力量塞回给哈斯塔时,还不忘设计让哈斯塔把自己的力量,给魔法阵充能!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这次献祭哈斯塔的操作,甚至可以算哈斯塔自己有绝大部分的功劳......

    许白成功的让哈斯塔利用自己的力量,把自己献祭给克苏鲁!?

    而整个行为里面,许白也就是一个画魔法阵的工具人......

    里面没有他丝毫的力量......

    “人才啊......”扁鹊感叹道。

    许白这非人般的行为,完全超越了他们几位碳基生物的理解,超前的理念简直让人觉得,这旧日游戏他不去当策划真亏了,这货就不应该是玩家。

    魔法阵有了哈斯塔力量的加持下,直接强化了一个层次。

    涌动的星光之门,开始将这片混沌又诡异的天包裹起来。

    哈斯塔不动了。

    祂死死的盯着许白,似乎放弃了挣扎。

    在星光之门的笼罩下,从哈斯塔以内,在不断的消化出各种萤火虫一样的星点。

    哈斯塔在瓦解、崩溃、消散。

    哪怕这个黄衣之人只是哈斯塔的一部分力量。

    可做到这种程度,所有人都看见了希望。

    在许白身上,似乎看见了人类战胜了旧日支配者的希望!

    战胜旧日游戏的希望!

    许白淡淡道:“别怪我,我只是奈亚拉托提普的工具人,要找我麻烦找我大哥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星点消散,哈斯塔一半的身躯都被星光之门抽离剥夺。

    在黄衣之下,看一眼都让人临近疯狂的触手,也在献祭阵的驱动下被星光分食。

    直至哈斯塔一点点的被虚无蚕食,彻底的化作一团黄色的洪流,伴随着星光和混沌的空间被抽离。

    音乐厅已经恢复原状。

    【你已成功将‘哈斯塔’转移至‘拉莱耶’!】

    【警告!检测到副本‘黑星燃烧之时’数据错误!警告!检测到副本‘黑星燃烧之时’数据错误......】

    【警告!部分副本数据出现严重偏差!错误事件正在加载中......】

    【警告!本副本地球区域出现严重事件错误!】

    【警告......】

    视线之下,狼藉遍地。

    破烂的音乐厅、死亡的人群、血腥的气味。

    可穹顶已经复原了,他们回到了现实当中。

    头顶是老旧的音乐厅天花板,混乱不堪的世界,在哈斯塔随着星空流走的时候,一切恢复原状。

    伴随着响个不停的警告,所有人脑袋都是麻的,哈斯塔真的在他们眼皮底下,就这么被献祭了出去!

    扁鹊怔道:“怎么...我们回到了现实世界吗?”

    交于永生之手的歌声已经消失,他们的世界恢复了正常,虽然周围还是拥有多不胜数的尸体,可鹰身女妖、触手的残渣都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“主线任务还没完成......”鱼丸看着周围愣道:“明明乐曲都已经停下了,哈斯塔也被献祭了出去,任务没完成就算了,副本也没崩溃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赵晴天走出去,发现大堂空无一人,并没有满地触手的碎渣,之前他们解决了非常多的触手,弄得大堂到处都是碎屑和污秽物。

    此时大堂也空了,正说明他们离开了永生幻境,从哈斯塔的世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隔着音乐厅的大门,她音乐听见了外面混乱叫喊的声音。

    地面都还在颤抖,墙壁在抖动,她确定不是自己在震动。

    忽然,赵晴天的第六感给予了强烈的危机感,她心跳加速,似乎有点害怕推开门,去查看外面降临了什么。

    想也知道,将哈斯塔献祭给出去,造成的影响绝对不小。

    “外面怎么了?”大叔跟上去追问道。

    扁鹊和鱼丸在后门跟上,他们也注意到了,隔着大门,却听见了震天的叫喊,上百、上千上万人的嘶吼、悲鸣,地面,乃至整栋音乐厅都在随之抖动、摇晃。

    有些信息只有许白才能看见。

    【副本中的克苏鲁接受了你的祭品!】

    【警告!本副本旧日力量指数正在不断攀升!旧日力量突破游戏副本限制!】

    【副本中的克苏鲁诅咒了你!】

    【检测到你已拥有克苏鲁的诅咒,该诅咒重复,诅咒无效。】

    【警告!副本世界重启失败!副本世界机制被完全破坏!世界观正在不断修正中......】

    【副本中的哈斯塔正在凝视你!】

    【警告!副本中的拉莱耶即将升起!】

    【你获得了奈亚拉托提普阵营500贡献点!】

    【你获得了犹格·索托斯的奖励!】

    【你获得了奈亚拉托提普的奖励!】

    “.......”

    许白没管那么多,尽管他的视线,在不断的被游戏通知刷屏,他早已习惯性的屏蔽。

    将地上的夜魔召唤器捡起,他才心有余悸道:“真他娘的刺激!”

    当面对哈斯塔放诅咒,还利用哈斯塔的力量作为启动献祭阵的能源,把哈斯塔自己给献祭了出去。

    只要其中的细节出现一点错漏,他都不可能从这个副本活着传送出去。

    当然,他不会因此就觉得,自己有能力去对付更强悍的旧日支配者。

    那只是哈斯塔以人类视角,可见的一个存在,只是一个小号罢了。

    “也不是我要针对你,是游戏方安排我进到这个副本的,你的存在挡住我崩副本的进度了。”

    许白一边自言自语,因为哈斯塔在凝视着他,他尝试利用苍白的解释,去博得哈斯塔的谅解。

    【副本的哈斯塔诅咒了你!】

    好吧。

    看来哈斯塔对许白的辩解并不买账,并且抬手给许白施加了诅咒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见状,许白嘟囔道:“小气鬼哈斯塔,玩不起你就不要玩,我就是送你去见克苏鲁叙叙旧,至于诅咒我吗?”

    他走出了音乐厅,见所有人站在门前不动,他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。

    “外面的世界,已经毁灭了吧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