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来份松果全球旧日 > 第266章 造大哥
    “不可能!绝对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你一个人怎么会知道这么多黑魔法,脑海里构思出这么多的魔法结构,你的理智值怎么可能承载这些!?”

    阿迷在咆哮,他用尽最后的力气,将一块脑袋大的、长满尖刺的绿色巨石朝许白砸去。

    莉莉丝浑身都在抽搐,在音乐厅的范围内,她跟被废了没什么两样,精神类的攻击全部都被这里的神秘力场吞没。

    站在缺口外的队友,眼睁睁看着阿迷和莉莉丝冲进去送死,近乎是无能狂怒的,在里面一瞬间,便被抽空了灵魂般,瞬间倒地。

    【玩家‘阿迷’已死亡!】

    【玩家‘莉莉丝’已死亡!】
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中心位的科尔基吸收了两人的灵魂力量后,又庞大了一圈,他的形体逐渐在朝不可名状的巨大触手进发。

    但其中夹杂了太多的杂质,并不是纯粹哈斯塔气息的时候,他的形体更是诡谲怪异。

    地上的两具尸体,很快就被黑蝇分解,他们的新鲜的血液是不错的魔法阵材料。

    许白的步伐一顿一顿的,他是在观测安全的落脚点,否则走错了,自己也会触发灵魂献祭,一不小心也成为了科尔基的养分。

    由于阿迷和莉莉丝鲁莽的行为,一下子触发了大面积的阵法,现在科尔基周围,无时无刻萦绕着盘旋的蓝色光环。

    就像是宇宙中的神秘射线,似乎有着异曲同工之妙。

    许白来到队友们的面前,他每次走过的地面,都会生长出肉芽大的触手,然后在数秒内爆发成2米,随后被转化成纯粹的能量,献祭给了科尔基补充养分。

    所以许白在他们面前时,是不断来回游走,场面很是尴尬。

    “你要做什么?”赵晴天问道。

    玩家们都不解,许白整这一出是为什么。

    培养科尔基的目的,这样下去不是办法,许白看模样只能受庇护在魔法阵的范围内。

    科尔基越来越强,要是他能行动,可不是就能瞬间秒杀在场的所有人?

    想着许白以前的各种行为,赵晴天问道:“你在尝试做超级祭品?”

    许白边走,边点头道:“猜对了一半。”

    “叠Buff打Boss你们有没有听说过?”

    扁鹊仿佛听到了笑话,他疑惑道:“你是想培养这么个东西,然后来对付哈斯塔?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旧日支配者的力量,哪怕是一个分身,可这里都是祂的世界,哪怕变成了怪物,再强悍也无法战胜这种等级的邪神。”

    其实在场的人,都知道眼前的血雨腥风是虚白。

    鱼丸早前跟他见过几次,扁鹊在阿迷大喊虚白的时候,也想通了这家伙,估计是用了什么道具遮挡了名称。

    扁鹊始终不敢相信这个操作的可行性,因为这就像是鸡蛋永远砸不过石头的硬道理,是最基本的逻辑。

    这个空间的力量,全部都属于哈斯塔。

    科尔基身上的变化,也来源于哈斯塔。

    旧日支配者的力量极其强大,强大到可以让人类发生超越了基因上的异变,赋予他们非人类种族基因限制的躯壳。

    从力量上,双方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!

    扁鹊认真道:“除非你能制造出强大的旧日支配者,否则要创造力量来对抗哈斯塔,仅凭现在模样的科尔基,我还觉得远远不够。”

    怎料,许白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也想制造强大的旧日支配者呢?”

    扁鹊说道:“创造旧日支配者?现在根本差远了,我觉得这不是祭品上的问题,是从本源上就有别任何生物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许白报以一个神秘的微笑道:“我又没说要制造科尔基为旧日支配者。”

    说出这样的话,扁鹊怔住半晌。

    赵晴天和大叔神色古怪,许白越说越惊心动魄,如果这场盛宴般的献祭阵不是为了科尔基。

    他们两人想起先前,许白已经出格的敢对哈斯塔直接出手开团。

    大胆一点,其实这次的主要目标,怕不是真的盯上了哈斯塔!

    许白解释道:“我将能够吸纳的力量,全部都转化在科尔基身上,可以让他来对付哈斯塔。暂时的计划就是这样,后续的步骤比较繁琐,我还在布置。”

    “总的来说,如果我学习过的黑魔法没有错漏,应该是可以通关这场副本的。”

    他朝着队友继续说道:“你们想帮我的话,就多帮我拿几根触手什么的,把那些带有邪神气息的玩意,都扔一扔进来,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队友们面面相觑,扁鹊还是不敢相信,这货的脑回路,竟然都有能力布置出这种魔法阵,怎么会不知道眷属怪物力量再强,也是无法战胜旧日支配者。

    大叔和赵晴天没有犹豫,闻言就往外走,真的打算去解决一些怪物,运送给许白当材料。

    鱼丸沉默的跟了出去,他没有反对许白的计划,而是默默的跟着两人。

    虽没亲眼见过许白崩副本,但面对崩副本从业人士的许白,他倒没任何口舌反驳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大比数支持许白的计划,扁鹊一人也无法扭转局势。

    囚徒先从大堂内的触手开始解决,只要是两三个落单的触手,他都可以轻松应付,尖锐的牙齿割裂那些触手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只要切除根部后,那些触手虽然并没有完全死亡,可也丧失了极大的力量,卷曲着的身体也拗不过大叔。

    他们合作的清理着触手,一根根造型诡异,充满着腐臭粘液的触手扔进了音乐厅当中。

    旋转的蓝色射线立即将那些触手腐蚀成蓝光,源源不断的运送回了科尔基身上!

    “不敢相信,这是我第一次在游戏中,参加了要和旧日支配者正面战斗的计划......”扁鹊说道。

    4人合力清理,15分钟就搞定了20多条触手,并且在不断的解决中,他们又听见了外面出现了奇怪的歌声。

    宛如天空中的回响,与永生之手的乐曲交相衬托,无尽回荡在脑海中,让人感受到远在毕宿星的力量。

    如同永恒而又神圣的存在,这些歌声在预示着,某位远超人类理解的王,即将降落!

    又是那些鹰身女妖,从层层叠叠,恍若古神话中,任塞的歌声一样神秘,那些鹰身女妖又降临了!

    “我记得我们找到科尔基之前,也是看到很多被解决的鹰身女妖。”鱼丸说道。

    他看向赵晴天,“上次鹰身女妖出现的时候,你说你看见了一个黄衣之人在俯视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找到科尔基的时候,黄衣之人也出现了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所有人心头为之一紧,鹰身女妖的降临,正表示着哈斯塔即将,或已经出现了!

    他们不由得转头看向大堂的位置,在乐曲声和鹰身女妖的歌声外,传来了许白的叫喊。

    “不要停!”

    “能送回来多少触手,就搞多少!”

    闻言,大叔直接朝门前冲去,卷入5个触手的攻击范围中,他直接开启了职业技能,身体的力量得到短时间极大的强化。

    甚至但凭现在的身体,都已经可以和那些触手抗衡,硬扛着好几个横扫,手中的牙齿当切菜看瓜一样,连续解决了5根触手。

    “我强化状态下可以撑一撑!你们负责往回搬就行了!”

    鱼丸开启了急速后,变成风一样的男子,来回搬运着那些触手。

    扁鹊可以用罗盘制造出一种神秘的音波,让那些断掉的触手,不再暴躁的攻击,方便运送。

    他们像是不断给火炉添柴的工人,勤劳不断,当他们看见音乐厅惊心动魄的场面,更是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音乐厅内,随着不断添加的触手被科尔基吸收,天顶上那些鹰身女妖的数量,黑呜呜跟阴云一样,乍看之下,数量绝对有几百个!

    鹰身女妖不断往下俯冲,他们打算凭数量的优势,去干扰许白的进程。

    只是下落的鹰身女妖,还未彻底冲进音乐厅的内部,直接被巨大如一颗攻城石大小的科尔基,激射出来的触手吞食!

    大量的鹰身女妖俯冲而下,一些被科尔基当场吞进肚子,一些直接被这里的蓝光组成的光晕腐蚀,随后同样逃不过被科尔基吸收的命运!
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科尔基每一次发出嗡鸣,都会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再膨胀一圈!

    更多的阴影、眼球和触手不断生长,实在难以想象,这个怪物以前还是个人!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【你已被‘哈斯塔’锁定!】

    【‘哈斯塔’将赐予你‘永生祝福’!】

    他抬头看向科尔基,还能听见微小的人声。

    “力量!”

    “力量!”

    “力量!”

    “够吗孩子?不够还有!”许白微笑道,他看向天空密密麻麻的鹰身女妖。

    旁边还有队友在不断送触手过来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在人造大哥,尝试用这货来对付哈斯塔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【你已抵挡来自‘哈斯塔’释放的‘永生印记’!】

    【此类攻击将在10分钟内免疫!】

    【特殊装备‘混乱的项链’失效!】

    【‘混乱的项链’已转化为‘无用的银项链’!】

    在许白的感染率抵达100%的时候,他就已经有持续的遭受着哈斯塔的针对。

    幸好他所抽到的特殊道具,帮他挡住了这类攻击,让许白得以没有立即暴毙,反倒有机会苟活10分钟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这个银项链,估计他立刻就得见哈斯塔一面。

    鹰身女妖简直就是鱼苗入网,如枪林弹雨般下落,却一个个惨死当场。

    “可是还不够啊,仅凭这样是无法战胜哈斯塔的。”扁鹊担心道。

    在现场被转化献祭成科尔基养分的生灵,已经数不胜数,即便是这样,看向科尔基巨大的体型,也只有让人蹙眉和不舒服的怪异。

    从气场上分别,哈斯塔给玩家的震撼,远胜此时的科尔基。

    一个胖子怎么吃还是胖子。

    哈斯塔淡漠的伫立在原地时,他神秘带着强烈高雅的气息,淡漠的扫视众人时,那面具之下的神色,都能让人感觉,自己仿佛被利剑所指,生命受到极其强烈的威胁。

    旧日支配者的力量,能确切的让人体会和想象到死亡,甚至超越死亡的痛苦。

    科尔基,到底也就是让人恐惧和心惊的怪物。

    可许白展现出来,他却很笃定的科尔基能够解决哈斯塔。

    许白朝他们比了个‘OK’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别担心,进度不错,收获的献祭材料远远比想象的要多。”

    鱼丸一脸汗颜,他们现在只是触手的搬运工,大叔身上受了很多伤,肋骨也碎了几根,肩膀上能看见外露的骨肉。

    可大叔却似没有痛觉的铁血战士,每次冲进触手堆里,都是以伤换怪。

    虽然不免受伤,但斩杀触手的速度出奇的快,甚至比他们3个人加起来还快。

    赵晴天又搬运了一根1 米长的触手过去,此时累的浑身汗如雨下,她朝许白喊道:“大叔的技能时间快结束了,你还有多久?”

    强化技能结束后的大叔,就像是爆发过后的谷底,短时间的爆发换来极其效率的清怪体验,可技能结束后,走路都勉强。

    许白看了眼天上已经被清理的差不多,大叔的清怪效率也没的说,3个人来回搬运不停,也给他凑了过百的触手。

    他朝赵晴天喊道:“没问题!大叔撑不住了,你们就保护他回到安全的位置,就你们站着的地方也行!”

    不多时,大叔爆发结束,他用尽最后得到力气砍翻了最后两个触手,后背撕裂开1米长的裂口,那是被长满倒刺的触手击中的。

    他在倒地前,被扁鹊和鱼丸撑着,赵晴天接过大叔从背包拎出来的药剂,先给大叔止血和治疗。

    4人将最后的触手带回去音乐厅时,他们就留在裂口的位置,刚好是魔法阵的范围外,又能观测到里面发生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啪嗒——

    啪嗒——

    触手落地,几秒后躯体上被抽离出了许多淡黄色的气息,接着通体失去光泽,立即萎缩成了黑色的肉干!
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整座音乐厅如置身在时空之门交错的位置,各种光晕和神秘的力场,以蓝紫交接的颜色展现出来。

    源源不断的萦绕在科尔基身上时,在音乐厅舞台的中央,正站在一名黄衣之人。

    哈斯塔凝视着肥硕巨大的科尔基。

    祂还是淡漠的没有任何波澜,即便巨大的科尔基已经有7米高,一片阴影笼罩在黄衣之上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