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来份松果全球旧日 > 第260章 线索
    有许白暗中释放魔法帮助,这群鹰身女妖宛若浑身被泼了燃油,其余的玩家就像是火焰,在配合之下一点就着。

    怪物的惨叫声不绝于耳,它们暗绿色的血液挥洒在音乐厅当中,此刻的阿迷也杀疯了,被鹰身女妖压制太久,找到机会后,恨不得把这群怪物挫骨扬灰。

    叽!

    受混乱系魔法的影响,这些鹰身女妖的皮肤也开始变得柔软起来,大叔甚至徒手就能捏爆这怪物的下颌。

    “这不像是旧日邪神下场啊,总感觉级别还没到那么厉害。”鱼丸觉得奇怪。

    旧日邪神下场绝对不止这些小把戏,并不需要什么苍蝇、黑暗、火焰冰雹等魔法打配合,直接用最纯粹的精神污染就能解决这些怪物。

    但就算是这样,他也杀的很快乐,本来还想着逃跑,但一转攻势后,这群怪就跟蔫了的大鹅没什么两样,战斗力直线下降。

    十分钟过后,场面上已经没有任何存活的鹰身女妖。

    这些诡异只存在远古神话中,仿佛任塞一样的生物,全部都被无情的斩杀。

    伤的最严重的还数阿迷和莉莉丝,这两人身上的长袍几乎烂成了连体的布条,穿着跟没穿几乎没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趁着两人去换装的间隙,其他玩家在处理伤势。

    “你们有没有发现,在听见了那些鹰身女妖的歌声后,好像整个世界又变了一些。”许白忽然出现,在旁说道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刚才战斗中没了影的就是他,此时刚结束战斗就出来说话,其他玩家倒是有些不悦。

    可想到那奇怪的混乱魔法,又看着手持黑杖的许白,于是乎便推测刚才那一波,是他的操作,反倒更多的好奇。

    在许白的视角中,此时躺在游戏背包里的乐谱,除了原本的介绍描述,上面显示着这样的信息:

    【乐谱:交于永生之手】

    【特殊道具】

    【该道具持续感染玩家中!】

    【所有感染者已经坠入‘永生世界’!】

    【距承受‘永生祝福’,各感染者概况如下:】

    【赵晴天50%】【囚徒43%】【阿迷55%】【莉莉丝60%】【鱼丸41%】【扁鹊的素质三连44%】【虚白60%】【科尔基88%】【吕明11%】

    【γ级玩家可承受该乐谱精神侵蚀,β级玩家只得短时间承受,α级玩家与普通人类无区别。】

    在上面,甚至出现了一个新的名称。

    许白虽然并不了解‘永生祝福’代表着什么事件,道具也没有更多的介绍。

    可看着自己的百分比在经历了战斗之后,直接从40%飙升到了60%,随着感染率的上升,虽然没有掉理智值,但能明显看见,苍穹上的双子黑星又更接近了一些。

    他估计,这永生祝福到了,很可能就能够引起黄衣之王的祝福,或者是降临,目标是谁那就得看谁感染率满了。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,好像是上面的那颗黑星,像是要落下来一样,比起之前还要巨大不少。”扁鹊说道。

    他们大部分都是皮外伤,刚才鹰身女妖的攻击,主要都是在莉莉丝和阿迷那承受。

    轮流使用着大叔提供的治疗喷雾,还有各种道具,他们的伤很快就得到治愈,剩下的也只是战斗过后,体力的消耗问题。

    换好了衣装后,阿迷搀扶着虚弱的莉莉丝,“莉莉丝中毒了,现在就算把毒解了,身体素质暂时也没能恢复上来。她是精神成长方向的,体力现在有些跟不上。”

    身上包扎着绷带和止血贴的莉莉丝,望着在周围肢解怪物的许白,不解道:“他在干嘛?”

    大叔说道:“他在收集材料。”

    这些鹰身女妖的素材,可以给许白进行炼金,当然献祭也可以,可是拿这些眷属怪物的玩意去献祭,其实还不如拿高等级的玩家,或者精通黑魔法的NPC来的有用。

    这些邪神眷属类的生物,身上多多少少都会带着些他们主人的气息。

    所以做成献祭材料的话,也不是所有邪神都会满意,毕竟像门之主这般,宽容友善的邪神不多了。

    要是阿迷他们把哈斯塔的眷属献祭给克苏鲁,估计也没什么好结果。

    所以一般玩家,对于大部分的眷属素材,都是嗤之以鼻的,阿迷和莉莉丝看着许白在收集,也是一脸嫌恶。

    克苏鲁的诅咒加上沾染了哈斯塔眷属的气息,这简直就是个行走的蓝纹奶酪......

    “所以说,现在我们要让乐曲停下,可我们甚至都不知道,现在该上哪去了。”鱼丸说道。

    他看见许白就觉得一脸头疼,原本自己玩游戏下副本就挺好的,可一碰上许白,就不知道为啥会忽然变了个难度。

    剧情的展开也是一头雾水,甚至连重要NPC都挂了的时候,玩家们才刚接触到诡异......

    他想提议重开,一人来一枪强退副本就行,可现在情况也没到那么严峻。

    至少还没有玩家死亡,8人健在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你们是什么情况,反正我们两人现在,战斗完了后,又扣了5点理智值。”阿迷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副本明显不适合我这个阵营,这里搞针对啊......”

    在他们说的时候,许白又观察到了,阿迷和莉莉丝的感染率又上升了。

    可现在最接近满感染率的,反倒是科尔基。

    停下乐曲什么的,许白也根本不在意,他唯一的目的,就是为了引哈斯塔的力量出现。

    “其实线索还是有的。”许白上前道。

    “别忘了整个副本里面,导致乐曲出现的NPC,除了莉莉丝的父亲,还有他的音乐导师哈罗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是一个,从头到尾我们都没有见到的家伙。整个音乐厅都是他的,这场音乐会都是他安排的,可以说我们所有人陷入乐曲的感染,都和哈罗逃不开关系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用黑杖指着休息室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唯一一个,从始至终都和我们在一个地图,我们却连面都没见过的NPC,如此神秘且身后矫捷的NPC,真的存在吗?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众人沉默,哈罗总是好像故意的躲着玩家消失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那个哈罗博士,是玩家?”莉莉丝惊道。

    许白可以看见,在感染玩家的信息中,有一个叫吕明的名称,没有直接证据证明这家伙是谁。

    可所做的这一切,让玩家陷入‘永生世界’当中,肯定有他的目的。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?我只是感觉那个哈罗不太对劲罢了,而且副本也没有表明,不可以有其他玩家扮演NPC,或者以其他存在出现。”

    “从始至终,这个游戏也没有说,副本就一定是线性叙述,跟着主线进行下去就可以。或许可以有其他玩家扮演对立面,或者这个副本的主使者,也有运营方可以充当主持人。”

    “总之,我觉得在游戏副本发生什么离谱的事情,都是有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被许白引导,这似乎是很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管哈罗的身份,是普通NPC还是玩家,这人现在是唯一的破局线索。

    除非玩家想无止境的留在这个世界中,一步步的遭受理智侵蚀,最后遭受哈斯塔的力量降临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科尔基怎么样了,先回去和科尔基会和。”许白提了一嘴。

    扁鹊点头道:“科尔基不断昏迷的原因,我猜应该也是因为进入了这个世界当中?”

    科尔基当时冲的最前,遭受了乐曲最多的影响,所以当时陷入昏迷,其他玩家也没有在意。

    现在想来,估计科尔基也是进入了这个世界当中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走出音乐厅,和鱼丸所说无异,玩家们始终无法脱离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彻底看见双子黑星的全貌时,在瞬间都恍然置身在了卡尔克萨的神秘古城当中,在贫瘠的悬崖上仰望着两颗巨大的行星环绕着毕宿星。

    随着双子黑星燃烧在边际的光,就像哈利湖面银白的光。

    在广角的位置仰望这幅景况,城市吹拂着火热的风暴,世界都是一片昏红,让人不禁觉得头晕目眩。

    此时的人类社会的建筑,在这种景况的降临下,有种莫名的隔阂和陌生感。

    整个世界没有任何人,离开音乐厅后,就像是末日降临后,人类被完美的清除了,街道还有不少车辆停在马路上。

    每位玩家的感染率都在逐渐攀升,他们在路边暴力拆了两辆车的车门,鱼丸对此很熟练,在他的操作下,很快就把车辆给破解了。

    一路驾驶回莉莉丝的宅邸,他们始终无法摆脱天上的双子黑星。

    两颗双子黑星盘旋在宇宙中,却似近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门怎么锁了?”

    来到科尔基的房间前,玩家们发现门已经上锁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大叔二话不说把门锁拔了下来,他刚踹开门,没有看见什么科尔基。

    反倒是一根粗壮的触手朝着门前砸了过来!

    “靠!”

    大叔反应迅速,侧身躲过,身后的人也立即散开。

    粗壮的触手宛若一颗小树,砸下来时,并不是用武器砍了就能解决的程度,厚实的肌肉盘踞扭曲在一起,连着地面的瓷砖都砸得爆裂开个裂口!

    水泥和瓷片飞溅四射,可触手却不依不饶的开始环绕,不规则的望着四面八方甩去!

    啪啦——

    砰砰砰——

    门框和地面不断碎裂,可这根触手只是在原地扎根,并不能进行远程攻击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玩意!?”

    他们没有先处理那个触手,而是真正开门看向房间中时,已是头皮都炸开了。

    饶是许白也嘴角微微抽搐。

    其他人看的头皮发麻,脚底冰凉。

    在房间当中,已经没有科尔基的踪影,取而代之的是占满了整个房间的墙壁、地面和天花板,那些扭曲交合在一起的触手。

    “这数量...有几十根触手了吧!?”

    将里面占领得像是邪恶不洁的巢穴一样,从第一个触手被激发了开始,其他原本交杂在一起,沉睡着的触手,都被异向激活了。

    此时里面在不断乱舞的触手,让人说这是地狱也不为过!

    “怎么会有这么多触手?”阿迷惊道。

    “是科尔基弄的?”莉莉丝狐疑道。

    最接近玩家的触手还在发狂,可无论怎么攻击,依旧够不着玩家,只能在原地无能狂怒,疯狂的甩动着身躯。

    其他触手密集的扭曲蠕动起来,像极了某种无以名状的存在,以这种让人难以接受的形式,警告玩家们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赵晴天感应力最高,她说道:“这些都是哈斯塔的力量,我能感应到。应该不是被科尔基创造出来的,很可能是透过某些力量的影响,凭空生成出来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们看,那有个位置。”扁鹊提醒道。

    在房间的尽头,那有个被暴力破开的大洞,似乎不是触手的攻击造成的。

    因为按照眼前这触手狂暴的尿性,要是它们攻击起来,就不止是那么简单的洞口,而是四面八方都被破坏的不成模样。

    “科尔基现在还没死,应该是逃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那个洞口,推测是科尔基逃命时,用自己的方法轰开的位置。

    至于这里发生过什么,为什么会变成这样,只有科尔基更清楚。

    “那个位置,应该是通往艾薇儿父亲房间的,我们绕过去看。”

    玩家们没有从正面进入,而是绕了个方向,去到了洞口通往的位置。

    当他们再打开那房间时,同样发现里面生长着一模一样的触手。

    每一个都是有小树般粗壮,并且在发现玩家入侵时,都不约而同的在发狂!

    砰砰砰——

    发泄的一般在狂砸地面,这里的触手倒没有之前房间那么多,整个房间只有5个触手。

    而在房间的东面,又有一个新的洞口,刚好能容纳科尔基通过的大小,而触手也多是聚集在那个位置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,科尔基像是被这些触手在追杀。”赵晴天说道。

    “先是鹰身女妖,科尔基遭遇了触手的攻击,可能是我们在这个世界呆的越久,这些诡异就会越来越多,鹰身女妖应该只是一开始。”阿迷说道。

    “估计到后期,我们也会遭到这些触手的追击。”

    按照触手生长的位置,玩家们边绕路,边寻找科尔基的踪迹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在他们每次绕到了正确的位置,都会发现路径都有许多沉睡的触手,失去目标后,并没有消失,反倒是待机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些章鱼触手是不要钱吗?一路上都有上百个了吧。”

    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