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来份松果全球旧日 > 第258章 出不去了
    如果不是昨晚睡醒后,艾薇儿见到了黄衣之人,或许她仍旧会坚持自己的想法,不会出门去音乐厅。

    被不由自主的拖入深渊,艾薇儿的人生就像是无法逃离的囚笼。

    哪怕她的父亲去世之后,仍至现在,她依旧身受影响。

    内心对父亲的恐惧和爱,面对冰冷的黄衣异者,竟油然增生出一种,崇拜.....

    甚至连她早上醒来的时候,她都不知道自己,为什么会有勇气出现在哈罗音乐厅。

    宛若所有的路,都被无形的黑暗阻挡,无数的触手从黑暗当中驱赶着她的脚步,当黄衣之人出现在眼前时,她便眼前一黑。

    明知前方是深渊,可她仍麻木的往前踏去。

    再次清醒后,已经坐在了台上。

    无数次熟悉的,托着小提琴的姿势。

    她不需要乐谱,《交于永生之手》奇怪的音节和每一处的存在,她却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哈罗兴奋道:“很好,艾薇儿,这场音乐会,会是你人生中最完美的一次!”

    “是你21岁最好的成人礼,也是献给哈斯塔最美妙和残忍的乐理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拉动琴弓,从落下的第一个音符开始,艾薇儿又回到了贫瘠的悬崖处。

    黑星、燃烧、暴戾、疯狂......

    这四个词占满了她的视线。

    还有从哈利湖中,缓缓出现的黄衣男人,这次他第一次伸出手,不对...是艾薇儿第一次看见了这人的手!

    那是扭曲到,仿佛是幻境未知的怪诞,直视着那根粗壮的触手,都能让她觉得自己的世界,仿佛像个浆糊揉捏成团!

    她想放声痛哭,但黄衣男人仿佛用剑,至上而下的怼穿了自己......

    她不清楚自己是否在演奏,或许眼前的世界才是真实的,音乐厅?演奏?残暴施虐的父亲、从来不会微笑的哈罗老师,什么狗屁,都是假的。

    因为在此处,面对黄衣之人的强大压迫感,那是连灵魂都无法逃离的真实......

    她的人生,在此刻,似乎没什么意义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我的一生,就是为了此时此刻吗?”

    她只是不懂,为什么会变成这样。

    从出生至今,她除了练习小提琴以外,什么都不会,可以说脱离了小提琴,她就是个废物。

    但她父亲留给她的遗产,还有哈罗老师为她安排的一切,被完全安排好的人生,尝受痛苦到21岁成年。

    冰冷的世界......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舞台上狂放激昂、没有拘谨,并且过程完全的姿态优雅,艾薇儿完美的完成了这次的《交于永生之手》!

    手指已经痉挛的像是钳子,死死的握住了琴弓。手中诡异的符号燃烧了起来,可她没有任何痛觉。

    因为在被黄衣男人‘赐死’的那个瞬间,这些肉身上的痛苦,都无法超越麻木的灵魂,精神层面的触感,永远是比物理造成的极端且危险。

    扑通——

    完成演奏后,艾薇儿已无力的瘫倒在舞台上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啊!”

    在燃烧着的瞳孔当中,她看见了已经陷入疯狂的人群。

    这里所有人都在发狂的嚎叫、嘶吼,他们歇斯底里的奔跑,争先恐后的踩着同伴的身体,此时他们不再是舞台上冰冷的黄衣之人。

    是可怜又可悲的人类而已。

    嗡嗡嗡——

    强烈的震动和爆炸声此起彼伏,噼里啪啦的燃烧声,整个世界在怒吼!

    哐!

    音乐厅屋顶直接被巨大的热浪摧毁,那些混凝土都被爆裂的火焰掀翻,所有人绝望的抬头,看着在不断燃烧着,降临的黑色双星!

    逼近的燃烧双子黑星,甚至乎给人的震撼感,就如同行星撞地球,恐惧的程度是文明灭绝的类型......

    所有都燃烧了起来!就像是艾薇儿手中握着的烧火棍!一切都在痛苦和嚎叫当中不断燃烧!

    这些烈焰狂风是从卡尔克萨呼啸而来,带着古代力量的末世狂风,能够摧毁一切!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燃烧的双子黑星顷刻间坠落至地表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【主线任务“停止‘交于永生之手’的演奏”难度更变!】

    【难度评测结果:该主线任务依旧存在完成的可能性!】

    【哈斯塔的力量已显现!】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还是来晚了,这乐曲肯定都演完了!”阿迷道。

    莉莉丝满脸不悦:“能够在副本中直接显现旧日支配者的力量,真少见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演完了都没有任务失败,或许停下乐曲根本不是停下演奏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信息,让玩家们都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但他们现在周围,压根没有任何变化。

    所有玩家没身处在音乐厅当中,压根不知道里面的情况如何。

    现在是下午三点十分,他们才刚抵达哈罗音乐厅的外围,在外面就已经发现了端倪。

    “连保安都没有了。”鱼丸说道,下一刻便掏出左轮手枪,另一只手紧握着一把满是咒文的秘银短剑。

    哈斯塔的力量已经显现,明显危机最大的就在音乐厅当中。

    玩家们有两种选择。

    第一进去查看情况,伴随着未知的风险,当中很可能遭遇哈斯塔的力量侵蚀,甚至攻击也说不准。

    第二,全员撤退,规避前方最可能有威胁的音乐厅,随后打听和寻找哈罗的踪迹。

    无论是哪两种选择,玩家们都默认了艾薇儿领便当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进去看看。”扁鹊掏出一块罗盘,上面像是天干地支、有八卦的符号,也有金色镂空出来的各种符文。

    阿迷和莉莉丝也没有撤退的想法,就算是哈斯塔的力量出现,也不是不可抵抗。

    至少在完全现身之前,以旧日支配者如此强大和悬殊的存在,要么直接出现的刹那,世界都崩溃了。

    否则,玩家们能够安然无恙的出现在此处,基本上就石锤了也只是一小部分的力量。

    可这并不代表,玩家们就可以看轻前方的未知。

    音乐厅的正门被锁,玩家们想了想,还是决定从后门绕到休息室,从那里的位置进入。

    因为站在正门前,除了大叔之外,所有玩家都能感受到,有强烈的精神污染。

    仿佛只要打开了大门,扑面而来就得先理智检测一下。

    于是乎,玩家们还是怂了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绕到后门的位置,从进入休息室一路也没问题,玩家们也没感受到很强烈的精神污染。

    甚至过程顺利的,他们也不用破门。

    因为后门,包括休息室的大门,全部都是打开的!

    “有人从后门跑了,不知道是什么时候。”扁鹊分析道。

    从后门进入的位置,扁鹊利用技能【开锁】才能从外面打开,否则正常情况下,只能从里面开。

    现在后门敞开,只能说明有人走的很匆忙。

    “并不能确定是谁,是躲我们的,还是躲里面发生的事情。但这个方向,我更倾向于那个叫哈罗的家伙。”赵晴天说道。

    这个位置,唯一通往的休息室,最可能存在的人,不是艾薇儿就是哈罗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进入休息室中,也没有太多不适的感受,里面的通道还是有浓郁的精神立场,恍如实质一般,从门缝里仿佛溢出的雾,不断缝隙中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这倒比起直接走正门要能承受的多。

    阿迷并没有拿出任何武器和道具,可他却勇的直接打头阵。

    从通道经过时,眼前的世界,忽然出现了一丝燥热,空气中若有似无,弥漫着焦臭的味道。

    众人都发觉不对劲,越往前,他们脚下似乎就越炎热。

    路上倒没发现什么诡异的存在,或者不可名状的力量攻击。

    等他们硬着头皮,直接闯入音乐厅时,旋即所有人便清楚,为何走正门会有那么强烈的危机感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献祭现场吗?”鱼丸吐槽道。

    整个音乐厅像是经历过战乱的废墟,鲜血、破烂的座椅、足有上千人似乎都已经死亡了。

    大部分的人都死在了唯一通往正门的通道前。

    甚至乎把所有位置都挤满了,能看出活着前他们在躲避着什么东西,并且这场死亡聚会,当中的人,身上没有任何明显的致死伤。

    大多数人身上的断肢和鲜血横流,看模样是被人群疯狂的踩踏和撕扯造成的,少数人是被混乱的人群踩死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舞台上的艾薇儿倒地不起,小提琴和琴弓都摔落在地面上,瞳孔里没有光,只有绝望。

    “估计死了。”

    整个音乐厅死了上千人!

    而且在真正的踏入音乐厅范围时,众人终于看清了一切。

    【你正在遭受哈斯塔的力量污染!】

    【‘交于永生之手’仍在演奏中!】

    瞬间,玩家们所处的位置,并不是普通的音乐厅,而是经历过燃烧的双子黑星降落后,肆虐的火焰将一切都燃烧殆尽的废墟。

    那些音乐厅的死尸,全都焦臭成碳,天空高悬着正在环绕的双子黑星,被掀翻的屋顶还燃烧着火焰。

    这些从卡尔克萨降临的灾难,彻底显现在玩家面前。

    【你能接受这段知识,理智值无变化!】

    许白并没有扣除理智值,是因为他在死灵之书上,曾看见过关于哈斯塔力量的描述。

    哈斯塔所封印在的星团位置,毕宿星的古代城都卡尔克萨,以及黄衣之王沉睡在的哈利湖,不断徘徊的扭曲月亮和燃烧的黑星,这些在死灵之书上,都有不详尽,简略的出现和描写。

    他观察着黑红交替的天空,玩家们似乎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,就像是从表世界,进入了另一种精神层面的里世界。

    尽管许白对此有一定的心理预期和了解,其他玩家就没那么好运了。

    他们和许白一样,也忽然的停住脚步。

    “我敲...我掉理智了,5点......”鱼丸骂道。

    扁鹊点头表示发生了同样的事情,除了许白之外,所有人的脸色都是青一阵白一阵。

    “我掉了10点......”穿黄衣的赵晴天更甚,她能感知到的哈斯塔力量更多。

    阿迷笑道:“朋友,我劝你该换换阵营了,加入吾等克苏鲁阵营吧,弃暗投明很快的。”

    “有克苏鲁力量保佑着我们,我们才掉了3点理智值。”

    许白微笑不出声。

    这理智值扣都扣了,大家也没有立刻撤退的理由。

    首先她们上前查看艾薇儿的尸体,艾薇儿同样是被烧死的,燃烧的双子黑星降临时,将这里都焚烧成了一片黑红。

    唯独手上的印记,还是粉红色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伤疤果然跟他父亲手上的一模一样。”扁鹊说道。

    之前艾薇儿经常躲闪,玩家们都没能真正看得完全她手上的情况。

    许白忽然插嘴道:“我忽然想起来了,这东西印记...有点黄印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“黄印?”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阿迷出言问,许白便解释道:“我也不太清楚,就像是关于哈斯塔的力量印记吧,”

    “不至于是黄印,但像是其中一部分的组合,就像是崇拜黄衣之王的印记吧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莉莉丝立即喷道:“你早知道这是哈斯塔力量的印记,你怎么不早说?”

    早知道告诉队友,就可以及早对症下药了。

    可许白只是解释:“脑袋知识太多,一时间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这货绝对是故意的!

    明眼人都知道,这家伙在揣着明白装糊涂,把乐谱自己藏起来了也好,还是现在才告诉众人,这符号似乎和黄印有关也好,许白的操作越来越可疑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对你有什么好处?你怕不是运营方派来阻挠我们的。”莉莉丝说道。

    要是普通情况下,出现这种队友,又有让他们厌恶的气息,莉莉丝和阿迷早就抄家伙干他了。

    但要出手,还得掂量掂量旁边的赵晴天,以及壮得像是个怪物一样的囚徒。

    闻言,许白回道:“这点你倒可以放心,我从来不坑队友。”

    “比起怀疑我在试图阻止你们完成任务,倒不如放眼看看天空吧。”

    阿迷和莉莉丝抬头,燃烧着的天空上,出现了许多特殊的名称。

    【鹰身女妖】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几十个鹰身女妖的名称同时出现,现在看来距离还非常遥远,所以字体显得很小。

    并且因为他们飞翔的位置,是被黑星给笼罩着,所以看去的时候,只是一片漆黑,完全看不清那鹰身女妖是什么模样。

    鱼丸说道:“愣着做什么?还不跑路吗?”

    言罢,他便释放魔法给自己加速,脚下生风,瞬间蹿出了残影,溜出了音乐厅。

    但数秒后,鱼丸便提着短剑和左轮,屁颠屁颠的又跑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我敲!”

    “出不去了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