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来份松果全球旧日 > 第255章 变态的父亲
    交于永生之手。

    这般神圣和带有治愈感觉的名字,艾薇儿第一次听见的时候,也有同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望着裱装在墙壁上,由自己父亲和亚历山大·哈罗博士共同创作得到乐谱。

    不由得感叹道:“我还没试过演奏这个乐谱,因为每当我想弹奏的时候,总会想起父亲,于是乎便装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我答应了哈罗博士,在不久后的音乐会中,会首演这曲交于永生之手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将自己的父亲形容为暴君,又会对其感到怀念和爱,艾薇儿所展现出来的情况,令人费解。

    已经到了令人恐惧的地步,这要么是有严重的家庭暴力倾向,又或者她父亲本来就有什么大问题。

    赵晴天再次追问道:“你手上的伤,真的是不小心自己弄的?”

    闻言,艾薇儿脸色更难看。

    她恍若想起了什么,连忙否认:“你们想多了,的确是我自己不小心造成的,和我父亲没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言罢,她质问其他人道:“这次的委托是想要你们,去调查我父亲是否存在其他死因。请问我手上的伤,和这次委托有什么关系吗?”

    莉莉丝道:“了解您父亲的为人,这也是获取线索的重要环节。”

    艾薇儿不悦,但也不至于直接请人走,只是对于她手上的伤,以及关于她父亲的事情,她又想要玩家调查,又不想多说。

    既然雇主不想透露,其他人再追问也只会降低好感度。

    莉莉丝和阿迷两人暂时离开了这里,两人去了艾薇儿父亲的房间找线索。

    临走前,两人的眼神停留在许白身上一段时间,估计是碍于现在还是副本内,进行主线任务要紧。

    否则在其他地方碰面,应该就会忍不住直接动手。

    “话说,你们侦探社的服饰挺特别的。”艾薇儿说道。

    8人团队,有4个人都是穿着长袍,这不像是私家侦探,神秘得像是邪教徒。

    许白笑道:“公司特色,我可以询问一下吗?关于你的伤,是什么时候留下的?”

    艾薇儿对此没有隐瞒,被许白问及,也没有抗拒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三年前。”

    许白追问道:“当时是去的哪家诊所治疗的?”

    艾薇儿考虑了一会,还是给出了一个医院的地址,便也不再想提起她手上的伤。

    她手上的伤几人估计是个重要的线索,许白、赵晴天和囚徒拿到地址后,打算立即出门。

    鱼丸和扁鹊也没闲着,两人管艾薇儿要了他父亲的死因报告,也开始研究了起来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初步似乎没什么大问题,虽然开局队内似乎不太和谐,可分开小团队时,都在各自进行线索收集。

    暂时也没出现明显的危机,疑点倒就那么几个。艾薇儿父亲的反常、她手上不愿透露的伤,或许那个乐谱也算。

    治疗的诊所,是一家私人诊所,位置和艾薇儿的家也算接近。

    估计当时的情况,艾薇儿受了伤,肯定就是立即赶过去的。整个手掌都明显的又烧伤的痕迹,而且掌心的颜色,深的仿佛干涸的血色,当时绝对伤的很严重。

    打车过去也只花了15分钟。

    云色略微暗沉,在行驶的途中,几人都能感受到,天空上方若有似无的,像是有不可名状的力量,在凝视着全球人类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在等级提升后愈发明显,副本中会更强烈一些,现实世界虽然很单薄,可在全球副本开启,拉莱耶降临后,也同样的很容易察觉出来。

    下车后的三人,抵达了‘罗德尔私人诊所’前。

    推门进入,光头罗德尔医生正在替一名病人复诊。

    他静静的看着三名神色不善,走进来一言不发的家伙,有种要被找麻烦的预感。

    匆匆替那名病人换了药,检查过没什么大碍后,等病人离去,他开口道:“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许白开口道:“邓里克·萨坦你应该知道是谁了,我们来是想调查一下,关于他女儿在三年前的手掌烧伤。”

    “关于她当时的情况,您能告诉我们吗?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罗德尔拒绝道:“那是病人的隐私...等一下...你要干嘛?”

    没等他说完,便看见许白凑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我只是想和你快速交涉一下。”

    言罢,他抬手,用某种硬物抵着医生的腰子。

    “那个关于病人的隐私,你想跟我们透露一下吗?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罗德尔往下撇去,抵着自己的是枪口!旋即吓得脑壳留下冷汗,带着口罩,呼吸声更急促了。

    他连忙点头。

    许白微笑道:“这是您自愿跟我们配合的,我们可没逼你。”

    这年代的治安也就那样,罗德尔可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当赌注,赌这人是恐吓的,赌对方的枪里没有子弹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要了解什么?”

    许白开口道:“艾薇儿在你这治疗的病历,还有当时的情况,或者你知道她有什么额外的,不寻常的情况,全部都可以说。”

    三人‘陪伴’着罗德尔将艾薇儿的病历找出来,然后几人洽谈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边翻看着上面的诊断,三度烧伤的艾薇儿,手就跟烤羊排一样...受伤的原因是把煤块捏在手中......

    正常人能够忍得住把煤块捏在手中?

    光是触碰到的一瞬间,本能就会立即脱手,要忍受这种疼痛得是超越意志,或者精神有某种怪癖?和直接的干涉影响?

    但在接触艾薇儿当中,还能看出来,精神层面还是很正常的。疯狂的家伙,已经有科尔基那个样板能看,艾薇儿简直就是再正常不过的NPC......

    “绝对有人对艾薇儿做了什么,导致她烧伤如此严重。”许白说道。

    “她的父亲,你觉得会是她的父亲吗?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罗德尔神色古怪,但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他说道:“我也怀疑是他...当时的情况很严重,检测出来的结果,肌腱和韧带受到了永久创伤,得动手术才有机会治好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艾薇儿的父亲看见这样的伤,只是关心会不会影响她的以后拉小提琴,对于其他毫不关心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伤情只是推脱是艾薇儿有精神疾病,或者有个焚烧犯对她进行了侵犯,但除此之外,艾薇儿身上没有其他反抗伤和争斗伤,我猜测只有两种可能,要么是艾薇儿真的有精神疾病,能够忍耐煤炭的高温自残。”

    “要么,只能是她信任和最亲近的父亲对她施暴,她不敢反抗,也不敢声张......”

    就连医生也这么表示,邓里克·萨坦可真是个‘好父亲’。

    “她只要把乐器挂在脖子上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冷淡和无情的话,的确是出自她父亲的口中,当时给了我很大的心理冲击,可我也只是一个医生,那些混乱的问题由不得我处理,那是交给警察局处理的。”

    罗德尔说着,露出无奈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看来,艾薇儿父亲似乎有施虐癖。”赵晴天说道。

    “她亲自形容自己的父亲像是暴君、令人恐惧...可是又很爱她?”

    “不过他父亲已经死了,就算真的是这样,艾薇儿也解脱了不是吗?”罗德尔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你也知道?”大叔问道。

    “邓里克·萨坦是很有名的音乐家,他的死当时可是登上过报刊。”罗德尔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反正死了就好,如果他是这么对自己女儿下手,真的死不足惜!”大叔狠狠道。

    这种极其变态的家庭暴力,得是多么心灵扭曲的人才做得出来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谈及此事,虽然医生被胁迫,但是有着大叔和赵晴天跟他同仇敌忾,他也没多害怕起来了。

    病历的照片,有手术前和手术后的。

    手术后留下的伤疤,那形状正是大家在艾薇儿手中,看到的那个熟悉的符号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回到雇主的屋子,艾薇儿暂时音乐厅排练小提琴,玩家们聚集在宅邸中。

    不仅是许白他们,其他玩家也有找到一些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将去医生那得到的信息,和队友分享后,他们更确定了,邓里克·萨坦就是一个充满这暴虐、可怕、残忍病态的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莉莉丝和阿迷两人,在他房间搜到了很多不雅照片。

    残忍的施虐、捆绑、监禁,并且在最后,受虐者的眼神恐惧、害怕、浑身发抖,邓里克·萨坦都会怜爱的,把伤痕累累的囚受虐者抱着。

    仿佛他很是疼爱对方,那些造成的伤害,也并不是出自自己之手。

    “所以很可能,她手上的伤,就是她父亲用其他高温的物体,强迫施虐。她一直都活在父亲的恐惧中,会不会是艾薇儿的恐惧和愤恨,所以杀死的他?”

    现在证据都对上了,艾薇儿口中所说的暴君。

    那正是邓里克·萨坦施虐时候,残暴、冷漠无情的模样,隔着照片都让众人不禁觉得,这么心里变态和扭曲的家伙,是如何做到后面充满‘爱意’的反差?

    “邓里克·萨坦最后一次出门前,他带上了一瓶酒,不过并没有酒驾。”

    “车翻倒在了山间的缝隙后,被找出来时,他的右手手心,出现了跟艾薇儿手术完一样的符号。”扁鹊说道。

    将照片掏出,邓里克·萨坦的手心的确出现了,像是中文‘口’,又像是英文符号‘C’的印记。

    “排除自然车祸的原因,现在我倒是觉得艾薇儿极其有嫌疑。”科尔基自信道。

    “我他马的都说了,NPC都不是什么好玩意,包括那娘们,一看就有问题!你们不让我砍死他,就是你们的判断失误了!”

    “相信我!我砍人很准的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扁鹊阻止道:“哪怕的确有这个嫌疑,遭受父亲这种对待,正常人就算再恐惧,要计划反杀也是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“但哪可能反杀后,外界也已经定案了,死因报告都完整的出来后,还会故意请侦探社来调查?自己找人查杀自己?真的有这么闲吗?”

    说着,他分析道:“死在那种荒山的位置上,翻车卡沟里,跑不出来。我倒是觉得很像是碰到了某些,不可名状、不可理解的旧日存在?”

    “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,然后翻车,死亡。”

    “说不定他如此暴虐的性格,也是受某些存在的影响?”

    扁鹊的话没毛病,哪会有凶手在完事后,还请人翻案调查?

    艾薇儿真没有嫌疑的话,现在留给玩家的线索就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话说,艾薇儿什么时候回来?关于她父亲的情况,我觉得有必要完全的问清楚。”鱼丸问道。

    说着,他看向了墙壁上,原本挂着‘交于永生之手’的乐谱,已经被取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扁鹊忽然想起什么。

    他再次将照片拎起,看着那接近于‘口’和C的痕迹,有些扭曲,又像是阿拉伯字。

    忽然拍案道:“G!”

    “G小调小提琴练习曲!”

    “交于永生之手!”

    “那乐谱是她父亲死后,唯一留下的东西,艾薇儿表示根本,没有见过他父亲进行过相关的创作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邓里克·萨坦和那个博士,进行着这个乐谱的创作。接触最多的东西就是那个乐谱...他的死,会不会就是因为那个乐谱?”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,那已经空了的裱框。

    这乐谱的名字本来就很有问题,所有人都发觉到不对劲。

    现在乐谱已经被拿走了,艾薇儿正在进行着这个乐谱的练习。

    科尔基起身道:“法克!”

    “还等什么?直接跑过去砍他啊!直接把她脑袋给砍下来!她就练不出来那什么永生之手了!”

    “乐谱也直接给她扬了!”

    阿迷无奈道:“砍个屁!先过去搞清楚有没有危险,或者我们得试着阻止那乐谱的演出?”

    “你再犯病我现在就把你献祭给克苏鲁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挑战我?”科尔基抽出一柄砍刀威胁道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鱼丸、阿迷、扁鹊和莉莉丝瞬间掏枪,枪口纷纷指着科尔基。

    他立刻怂了,忙举手道:“开个玩笑哈哈!”

    玩家们也没有继续争斗,调查出了问题后,那乐谱被拿走了,他们旋即朝着艾薇儿演出的音乐厅那边出发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