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来份松果全球旧日 > 第250章 旧日血脉
    “小许你怎么了?发这么大的牢骚?”大叔问道。

    闻言许白在喷奈亚拉托提普,他关切的过来询问。

    理应获得死灵之书,许白能够了解到更多旧日知识,有更好的实力提升,虽然这种提升,都是伴随着各种污染和混乱,但总归是能提升的。

    可现在为何一副牙痒的感觉。

    许白把自己怀疑死灵之书,部分内容遭到修改和隐藏的事情告诉两人。两人也同样觉得奈亚拉托提普这家伙,是多么恶心。

    就不怕错的多,而是怕错的少,哪怕错的多,错多了就无法抵达目的地,也容易发觉。错的少,在抵达目的地前直接跳崖,这种刺激谁也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许白又再次翻阅起死灵之书,道:“隐藏的东西,目前我暂时只看得出来旧日主宰的存在,或许被隐藏了。”

    “旧日邪神最本源的诞生仍是未解之谜,只有描述无名之雾、黑暗分裂诞生出了至高旧日的邪神。可无名之雾从何而来,代表着什么,没有任何解释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现在的情况很微妙,许白一路以来崩副本的操作,已经引起了无名之雾的‘不满’?或许有某些邪神想让许白去死。

    克苏鲁和无名之雾显然就不待见他,可同时,奈亚拉托提普却无独有偶的中意着自己,提供给自己夜魔召唤器、黑色石板的资料、死灵之书的契机......

    逐渐发现,奈亚拉托提普提供给自己的好处,可能伴随着某些删减后,许白也不由得烦躁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你压根不知道,对方所布的局,你会往哪踩。

    内测身份,门之主阵营的管理员身份,这些或许都是另一个自己搞得,利用虚白的身份。

    可以说,这是故意推给自己的一重身份。原本许白的确是使用自己原名作为游戏名称,但因为原名被占用,于是便取了虚白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许白没有着急进入副本,而是先继续把这本死灵之书给研究了再说。

    排行榜上的‘许白’依旧没有动静,可能是被信使给阴死了?

    那不是自己需要担心的,暂时还没威胁,他便抽空,一点一点的去分段式的研读死灵之书。

    看久了,脑袋觉得肿胀,便会吃几口旧日骨髓压压惊。

    虽然吃旧日骨髓不会影响理智值,该掉San还是掉San,可不断升级后,玩家在吃这东西竟然会有种,放松感。

    就像是普通人类抽烟,能麻痹神经、提神、舒缓压力等效果,最重要的,还是上瘾。

    觉得太多知识读不过来了,便拿起旧日骨髓吃几口,嘎吧嘎吧的知识很快就能消化,接着又可以完美续航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在死灵之书上,许白仿佛看见了古早的土地中,那亿万年前的旧日支配者刚登陆地球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甚至在一片虚无、混沌、黑暗中,犹格·索托斯、奈亚拉托提普和莎布·尼古拉丝的缓缓出现。

    宇宙的秩序、生命的存在、那些都不是宇宙本来的面目,那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诞生,没有时间的概念,没有多元空间的准则,死亡本身,对于整个混沌无光无暗的宇宙来说,也没有意义。

    “孕育着千万子孙的黑山羊、黑暗丰穰之女神、至高母神......”

    莎布·尼古拉丝拥有强大的生殖力,祂与其他至高旧日产出了大量的旧日支配者,也和旧日支配者产出了其他邪神。

    在旧日邪神的存在形式中,善恶、道德、利益一切都不适用。似乎就像是随心所欲般,进行着他们力量的交融。

    旧日支配者可以和产出自己的至高旧日一起结合,祂们的力量,永远不会枯竭,永不死亡,这些都来源于不知名力量的造物,都是旧日的血脉。

    旧日支配者、至高旧日的存在,祂们终究拥有‘旧日主宰’的血脉,也是这股力量,造就了他们的存在本身,既是这个宇宙的规则,与存在方式。

    “旧日支配者昔在,旧日支配者今在,旧日支配者亦将永在......”

    许白看到了,旧日支配者有些或许陷入无止境的沉睡、有些在和‘古神’有纷争后败北,被监禁在无垠的宇宙各处。

    就像是被摧毁冥王星后,导致失去了群星,无法令拉莱耶升起而陷入永久沉睡的克苏鲁。

    克苏鲁同样也是遭到了某种力量的封印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旧日支配者仍无法被杀死,能够做到最利于人类生存的方式,就是将他们的本体驱逐出地球、或封印监禁、或使其沉睡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这些存在由不明物质所组成的怪物,任何的物理法则对其不受影响。他们的本质,甚至是超越了人类可见范围,和探测范围的存在。

    实体,或许只是人类眼中的躯壳形象,那副看似诡异丑陋的外壳下,却是和宇宙秩序运行在一体。

    许白并不知道,里面的信息到底被奈亚拉托提普修改过多少,还是没修改过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疑问?”

    忽然,许白在地面的木板上,竟浮现出了一块虚影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赵晴天惊奇的走过来。

    大叔也是头一次见到这东西,他们上次在智慧之间呆着,也都遇到过。

    只有许白冷冷的看着太古永生者,他明白,只要自己动动嘴皮子。

    一句话,他就可以获得真相,获得这家伙的知识、宇宙的真相、一切的知识。

    那是和死灵之书上,隐晦生涩、抽象的形容,以及各种简易图画所表达的不同。

    太古永生者有能力,可以让你亲眼见到,整个宇宙的秘密!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话就在嘴边,许白忽然有种想脱口而出“旧日主宰是谁?”。

    “我都可以告诉你。”太古永生者道。

    就像种魔力,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要探寻未知,了解尘封在盒子外的秘密。

    终究,许白忍住了。

    他示意赵晴天和大叔都不要说任何话。

    忍住话语后,强烈的危机感再次涌现,只要一句话,他不但能知道真相。

    甚至能直接死亡!

    “没什么,我不想了解任何东西,并且没有任何事想拜托我,请你上别的地方凉快去。”许白说道。

    闻言,太古永生者又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赵晴天问道。

    许白道:“太古永生者,塔维尔·亚特·乌姆尔。”

    “真理是永恒的,所以称为太古永生者吧。是一个旧日支配者。”

    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