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来份松果全球旧日 > 第226章 假货
    带队的血教徒对许白的真情流露,这点没有看出破绽。

    但肤色不同,就和语言不同一样,是从根本分裂双方的东西。

    操着中文的华国人,声称自己是新加入血教的,即使的确穿着红袍,而且语气诚恳,态度真实,也不可能让别人立即相信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人都是刚加入血教的?”领队又问道。

    他看向赵晴天,这华国女人长得有种别样的魅力,是内敛如冰刀般寒冷的神秘感。

    赵晴天可没许白那么好的演技,不过她倒不怯场。

    她语气低落,像是遭受某些打击,不愿提起,又无奈要展露的那般忐忑。

    赵晴天说道:“阿卡姆疗养院外街那边,我们血教和蓝教双方的小团体起了冲突,死了很多人,我们是幸存下来的两人。”

    许白连忙说道:“可恶的蓝教!他们竟然杀了我的大哥!我之所以加入血教,就是因为大哥他当初在副本里救过我的命啊!”

    “他带我加入的血教,可刚入教,就碰上了这种事情!可恶!这事情我一定要亲自告诉血红老大!要老大为我大哥报仇!”

    几名血教徒闻言,神色古怪的看着看着许白和赵晴天,又互相对视了几眼。

    十多秒后,领队便开口道:“的确有这档事,不久前在你说的区域,我们的人和蓝教有了冲突,在那条街的所有势力都亲眼看见。”

    “但这件事老大已经知道了,没必要去找他。”

    可接着,许白又摆出一副苦瓜脸说道:“请让我见血红老大!这次起冲突,是因为我们有找到关于死灵之书的部分秘密,我知道那个秘密!所以我才这么着急的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领队看着许白的眼神,是掩饰不住的怀疑。

    可他还是把这件事和血红反应了,在好友系统内得到通知,他怀疑的眼神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接连身边的血教徒也忽然变得和善起来,看模样对许白没有任何起疑。

    “我刚接到老大的信息,老大说可以见你。”

    许白闻言,竟硬生生的挤出一滴眼泪,破涕为笑道:“太好了!把这件事告诉老大,一定要让他为我的大哥报仇!”

    赵晴天默不作声,她和许白都被这群血教徒缓缓带走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路上,赵晴天在好友系统发消息:“对方明显已经看出了我们的身份,还要去吗?”

    许白:“去!为什么不去?我们是蓝教的卧底,为了蓝教!打倒血教!”

    赵晴天:“那你要怎么做?你要当场杀死血红?就算真的找到机会杀死他,在别人的大本营里面,最多极限一换一,我可没有你能隐身的能力,你让我怎么办?”

    许白:“你放心,待会你什么也不用做,就在一边安静的站着,如果有危险你随机应变躲一躲就行。”

    赵晴天如冰刀的眸子望着许白,她忽然感受到了自己的手臂,忽然有种粘滑的触感,极其奇怪又熟悉的感觉包裹着肌肤。

    许白的修格斯跑到了她的身上!

    从身边的血教徒站位来看,他们是从两侧,各站一人,后方两人,前方一人的带路。

    而不是五人都在前面,也没有并排,而是故意的‘包围’许白和赵晴天。

    并且这些血教徒,一边的手也有意无意的靠近腰间,已经准备好随时拔枪。

    明显,五人说是要带路,可实际上是挟持,没打算让两人跑路。

    而且从刚开始的眼神,再到后面不自然的掩饰质疑的表情,转变太生硬了,恐怕是血红给他们下的命令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正对着米斯卡塔尼克正门入口的教堂2楼,透过圆形的窗视野开阔,能一眼看去大半个大学的位置。

    正对着的位置被大学的钟楼阻隔,所以要想狙击里面,几乎不可能。

    血红穿着艳红色的长袍,如黑手党教父模样的深沉,深吸一口雪茄后,从嘴里吐出弥漫朦胧的烟雾。

    性格原因,他对任何人都不抱有绝对的信任。

    所以血教上下他不允许有任何人是掌控之外的,细至每一个入血教的小弟,都必须和他打过最少一次招呼。

    在许白表示,自己是新加入血教的菜鸟时,就已经被识破了。

    在收到消息后,就打算让人把许白和赵晴天都当场处决,可对方竟表示有死灵之书的秘密在身,这成了他捡回一条命的原因。

    身边的血教执事收到了消息,立即向血红汇报。

    “那两个假货快到了,米歇尔已经把人带到了后门。”

    从开始,许白以华国人的面目出现,就绝对不可能混入血教。

    血红无论是旧日游戏开始前,还是经历了种种副本后,都让他做事多了无数份猜疑和不信任。

    深沉凝重的脸即便是平常,也是让人看不出喜怒。

    “那场冲突,我们这边的人已经死光了,蓝教那里救活了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又有两个假货忽然出现在我的地盘,用着血教的红袍,扬言要见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他会不会是蓝教的人?”

    旁边的执事恭敬道:“紫水晶?他们的能耐也不小,虽然我们和蓝教恩怨比较大,可也不一定是蓝教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也有可能是紫水晶想要挑拨我们双方的关系,想先引起我们两家开火。”

    五分钟后,教堂二楼的楼梯处传来密集和凌乱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嗒嗒嗒嗒嗒——

    带头领队是米歇尔,用戏谑的眼神朝血红示意两名‘假货’带到。

    “老大,两名新入门的血教徒人到了,他说有关于死灵之书新的线索和信息给您。”

    已经将许白和赵晴天带到,可是血教徒没有散去。

    他们还是呈包围的站位,将两人给困住。

    唯一下楼的退路也被两人守着。

    血红就坐在外形典雅的欧式沙发上,茶几上的烟灰缸还摆放着在燃的雪茄。

    他并不惧怕卧底来刺杀自己。

    要是他有不干净的小动作,就先会被周围的血教徒给乱枪打成筛子。

    而且就算玩魔法,血教上下都是邪教徒,有什么异样也是能够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现在这里,22级的血红,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?

    可以站在这里的血教徒,最次也是15级的。

    血教的整体质量和战斗力都是上乘的,对于一两个人,还没有到绝对的警惕的地步。

    因为,眼前两名‘假货’,似乎还没发觉,自己已经被发现了。

    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