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来份松果全球旧日 > 第223章 突袭
    矮房像是一间小型公寓,建筑风格和周围一样,都是浓浓的历史气息。

    1930年代的公寓建筑,在外墙上用着红色的液体绘制了一个倒三角形的团,在倒三角有一个五芒星。

    “那是血教的地盘。”大叔说道。

    许白带头,三人鬼祟潜行过去。

    这里的位置距离米斯卡塔尼克大学还有一段距离,跟巫女小屋距离也不远。

    两侧有高墙当着,只要前方公寓那边的人没发现他们,成功过去还是很简单的。

    此时,公寓中。

    有两名身穿红色长袍的血教教徒在公寓中待命,这里的位置,已经是他们势力占据最偏远的地方。

    平时要和其他教派有什么冲突,都必须要继续深入。

    “你说,老大他们死死不肯联合先清除里面的虚影怪,也不肯退让,三方势力全部都死死咬着制衡点不放。”

    “这死灵之书他们到底还想不想要了?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,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,谁也不想吃亏,先去清理虚影怪的势力绝对会不利,得先打工之外,还得吃别人的冷枪,没人会当傻子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两名血教教徒在闲聊,血教上下最次也是α级玩家,这几个大势力的门槛也高,至少也得是10级玩家才能加入。

    往上晋升还得有更高的实力和排名,接触的知识和秘密也会有更多。

    原本就是黑帮出身的血教,他们所拥有的枪支弹药成为了在乱世中,能够在阿卡姆占有话语权。

    这剑拔弩张的三方制衡,虽然会因为偶尔的冲突爆发,而出现人员伤亡。

    可那都是深入里面才会发生的,所有人的目的都是为了死灵之书,谁没事会绕到这个位置?

    而且到了公寓的这个位置,一百八十度放眼都是血教的地盘,简直就是找死。

    所以一直以来,这个地点是闲得淡出个鸟来那种的无聊。

    忽然,他们听见了让人毛骨悚然的敲门声!

    咚咚——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百无聊赖的公寓,可太久没有人找上过门来。

    “来支援我们的?”

    带着疑惑,两名血教徒狐疑的前去开门,并且已经将腰间的手枪给掏了出来!

    在阿卡姆的各种帮派势力,有枪可太正常了。

    甚至流传在各势力里的听闻里,紫水晶教会还有一辆坦克!

    缓缓将门打开,率先见到的是一个白袍男人。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对方用法语说道。

    血教徒看着眼前熟悉的面孔,狐疑道:“麦克斯?你怎么跑来血教的地盘?找我们有事?”

    被称作‘麦克斯’,白袍男人只是笑笑。

    他望着前面一前一后站着的两名血教徒,两人都有一只手不露神色的放在侧身,刚好挡着视线。

    那是藏着武器的知识,像是飞镖、匕首诸如此类的短小冷兵器。

    更大概率的,是手枪!

    可白袍男人说完你好后,就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两名血教徒张望下,也没有发现另外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说话?”

    “还有你怎么看上去怪怪的?好像比平时矮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身长袍...怎么回事?你升职了?混到执事了?”

    一连串的问题询问过去,白袍男人依旧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因为他除了你好这个法语外,已经不会说别的了......

    许白盯着这两人,他利用修格斯覆盖在自己脸上,然后拟态成之前那法国白人的模样。

    那家伙自称在阿卡姆混得熟,经许白验证后,的确没作假。

    他忽然用中文说道:“我遵循犹格·索托斯之命,给你们两位带来指引!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什么鸟语?”为首的血教徒问道。

    虽然经游戏系统事实翻译进脑海中,可对于一个法国人,忽然开口说中文,这可太扯淡了!

    只见许白忽然掏出一把漆黑的权杖!

    “喔!喔!喔!”

    两名血教徒立即掏枪指向许白!

    “麦克斯你冷静!放下你的法杖!请试图停止你试图使用魔法的行为!”

    两人也经验老道,见到法杖就明白要发生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只要许白感念些奇奇怪怪的咒语和祷文,他们将会毫不犹豫的开枪!

    之所以没有立刻一枪就爆了白袍男人的头,主要对方还是有帮派势力的庇佑,不管任何原因,起了冲突,很大概率会演变成阵营火拼。

    一般情况下,他们还是不喜欢对别的势力的人动手。

    接下来,发生了让两名血教徒目瞪口呆的事情。

    只见眼前的白袍男人,竟然悄无声息的消失了!

    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瞬间消失,连个准备的施法动作也没有,那消失的模式,像极了进入副本时,瞬间离开现实世界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他...进副本了?”

    两名举枪的血教徒都摸不着脑袋,因为这招太奇怪了,施法也要念咒语,沟通力量也要祷文,甚至祭品都没准备一两个。

    能够隐身,代表着自己进入了和主世界不同的维度或者层面中。

    这能是人能做出来的操作?

    所以白袍男人能主动隐身,是不存在的,更大可能是忽然匹配到了某个副本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只是这场最让人摸不着头脑的闹剧,很快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在白袍男人消失后,他们正打算关门回公寓里面休息时,脑袋上方传来了一声猛烈的破裂声!

    咔啦啦!

    忽然一个虎背熊腰,面相凶恶狰狞的大叔从天而降!

    他特么将房顶给瞬间打穿了!

    带着下落的木板和砖瓦,黑影把一名血教徒笼罩!

    “神圣的屎!这......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事情发生的太快,甚至两人都还没反应过来,倒霉的血教徒瞬间被下落的大叔一巴掌拍死过去!

    迎面而来的巴掌还带着让人心悸的破风声,颧骨、鼻骨、下巴都被一巴掌扇得分裂!

    惨叫都还没来得及传出,那人就‘扑通’倒下。

    “天杀的!”

    另一名血教徒正打算射击,手中却猛然攀爬上了一团湿润粘滑的不明物体!

    仿佛史莱姆一样,可又有种难以言明的抗拒感!

    而这团‘不明物体’,竟让他无法扣动扳机,整团的粘稠和污秽强制性的把扳机的位置给锁死!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!?”

    血教徒低头看去,只见一团触动着他紧绷神经的诡异生物,整蠕动着翻腾的小触手,像是肉瘤一般寄生在手中!

    而且上面密集的,没有眼膜的瞳孔,正死死盯着自己!

    这时,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迎面而来又是一股劲风!

    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