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来份松果全球旧日 > 第204章 信使出现
    找了个借口自己要清修,支开了黑法老,还顺带要他自己反思一下,关于门之主魔法阵的观后感。

    更过分的是,许白暂时取走了黑法老的权杖后。

    他没有还给对方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黑法老看着许白手上的权杖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可想到对方是邪神的化身,是信使大人,最终没有追究。

    换做普通玩家这么做,早就成了祭品,也只有许白才能做到。

    这是一路走过来的累积,自己身上的所有大佬的凝视状态让他的身份难以摸透。

    “完成主线任务,还不到14天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先让黑法老适应一下门之主的魔法气息,否则直接要改变献祭阵结构的话,会太突兀。”

    他是故意让黑法老接触门之主的气息,好之后做手脚时,黑法老不会抗拒。

    一回生,两回熟。

    许白望着身后上千的台阶,两侧的墙壁全都是纪录下来的预言,但藏在里面的黑色石板知识,须要找出来并破译,不是简单的工程。

    这比直接看着黑色石板要困难百倍,因为需要从墙壁的壁画中,提取里面的咒文,零散的结构被壁画掩盖和遮蔽。

    就像是要在一面面充满涂鸦的黑板上,找出分散的文字,并且还要以正确的理念去结合起来。

    正当许白硬着头皮去破译知识时,忽然身边的棺材动了!

    隆隆隆——

    棺盖被什么移开了!

    移动中和棺身摩擦下,巨大刺耳噪音嗡鸣,仿佛恶魔的嗤笑。

    许白现在身上没有夜魔召唤器,空间紊乱还没就绪。

    见状瞬间隐藏进异空间当中!

    他在潜伏在异空间观察着棺材,要是跑出来了某种旧日生物,那可难办了。

    “果然知识不是这么好获得的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棺盖被彻底打开。

    宝石闪耀着虹光,价值连城的绚烂黄金棺盖下,忽然探出一个脑袋!

    “是你?”

    白发小萝莉缓缓从棺中起身,她用摄人心魄的双眸看着许白所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粉唇勾起一弯弧度。

    “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信使能看到许白的位置!

    “我不是蒙的,你就在这。”她指着许白的方位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在说了第二遍的时,许白才乖乖现身。

    对方并不是蒙的,他现在更敢肯定了,黑法老所说的信使大人,其实是白发小萝莉。

    自己的遭遇,黑法老态度的转变,都是对方的锅。

    “怎么忽然这个时候找我。”许白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需要我吗?”信使回应道。

    她用小手挽起白发,望着这里的隐藏起来的符文,说道:“凭你一个人的力量去破译,最少也需要1个月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其他重要的事情要完成,耽误这么长的时间可不好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信使是来指导许白的!

    许白已经确定了,信使的身份肯定是某个存在的化身,很可能是奈亚拉托提普开的小号。

    这白毛小萝莉,熟知所有的黑色石板知识,能看穿异空间,还了解自己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他不相信普通的运营方也能做到。

    “那好,你都教我。”许白说道。

    他没有捅破这层窗户纸,也是意味深长的望着信使。

    双方似乎都知道彼此的身份,许白身上‘血雨腥风’的假名称,和‘信使’的真实身份,大家都没说,可心照不宣的进行着后续的事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在信使的指导下,许白甚至不需要过多的去思索,就像是自动的开卷答题,白发小萝莉每一处的知识都会拎出来讲解。

    藏匿在陵墓的各处神秘知识,甚至还有许白没有看出来,全部都被信使拎出来讲。

    许白也感受到了对方没有保留,拿出来的知识全部都会说清楚道明白。

    在和信使相处的时间,已不知过了多久,许白钻研着知识的时候,都浑然忘记了时间。

    直至将最后一处的知识完全破译,外面已过去了3天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许白双眼里掩饰不了的疲惫,可是换来的战果也是丰硕的。

    研读破译了大量的黑色石板知识,他获得了好几个新技能,还有200点的奈亚拉托提普阵营贡献点。

    望着技能栏里多出来的【冰雹】【瘟疫】【毒蛙】【唤蝗】,也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【距离任务完成,还剩10天15个小时!】

    望着陵墓最深处的平台,信使并没有讲解这其中的奥妙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我还是看不懂,你可以给我解释一下?”许白问道。

    就算学会了大量的无面狮身知识,他还是无法看懂黑法老和奈亚拉托提普留下的交易证据。

    并且学到了更多后,他反倒觉得这些最简单呈现出来,可以看见形状的秘密,愈发的难以理解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信使说道。

    她就像是有问必答的老师,只要许白问了,她就会解答。

    信使指着地面上的痕迹,扭曲蜿蜒的符号忽然飘荡着黑暗的雾!

    “仅仅是用来奉献灵魂的交流阵。”

    “奉献灵魂?”许白蹙眉道。

    这东西黑法老可是要躺进去的!

    “这不是交易的证据吗?用来给涅弗伦·卡换取预言之力的证据。”

    信使淡淡道:“也算是,需要大量的性命去激活,这交流阵可以沟通奈亚拉托提普,并且能完美的把自己的灵魂奉献出去。”

    奉献灵魂说的好听,其实就是死亡。

    “那预言之力呢?”

    “灵魂已经属于奈亚拉托提普了,自然会感应到新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看来不止是黑法老被许白骗了,其实他也被奈亚拉托提普骗了。

    只是,为什么信使会告诉自己这些?

    许白沉默。

    信使忽然看着她,开口道:“许白的等级已经追上你了,你要加油升级哦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抢在别人面前成为第一名,灵魂可就是要被奈亚拉托提普收走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虚白,我很看好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许白望着信使,她这番说辞,简直就是在自爆身份!

    信使。

    这个小萝莉的身份现在被石锤了,只可能是奈亚拉托提普的小号,或者消息的传达者。

    信使望着面无表情的许白,开口道:“不要想着献祭我这种幼稚的行为。”

    “尽快把这场副本崩溃才是最好的选择,在最开始我已经替你挡住许白的脚步,作为虚白,你知道该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信使提及了许白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许白知道,这是在指排行榜上,和自己同名同姓的那个玩家。

    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