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来份松果全球旧日 > 第201章 万物归一论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赵晴天和大叔警惕的望着黑法老。

    从对方脸上看出浓厚的兴趣,这点不禁让赵晴天怀疑,许白到底给黑法老下了什么药。

    可黑法老始终是大祭祀,他对于许白的情感,也只有是许白才会这样。

    扫视向自己时,能感受到宛如被毒蛇缠绕在后背的窒息感!

    “清理现场,把盲猿的石像修复好,这两名商人先送回居所。”黑法老淡淡吩咐道。

    士兵们纷纷涌上前挟持着赵晴天和大叔,两人没有轻举妄动,配合着对方的清唱。

    另一群士兵打扫着简陋石宫殿,黑法老对着许白笑道:“洛夫克拉夫特,剩下的事情我们回去详谈。”

    许白点头跟上了黑法老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。

    偌大的宫殿中,在华丽耀目的水晶宝石包围下,黑法老重新掏出了不规则晶体。

    这颗晶体远比这里的任何宝石独特,内核的黑雾正在吞噬周围的光芒,却在另一种层次中,闪耀着无形之光。

    他的心神全被这个道具牵引,一脸期待道:“你之前告诉我这是奈亚拉托提普大人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却忘了问你再哪获得的。”

    “在祈祷的时候。”许白说道。

    他询问道:“大祭祀是还没破解这神器的作用吗?”

    他当然知道夜魔召唤器要在全黑的空间下才会启动,但这都让黑法老自行摸索。

    黑法老说道:“我能感受到里面藏着很强大的力量,如果我获得了这些力量,绝对可以更上一层楼,更接近奈亚拉托提普大人!”

    “预言完全没这个神器的描述,证明这个神器是超脱了宇宙既定的轨迹外的存在!”

    “是货真价实的神器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见许白默不作声,黑法老询问道:“你有何灵感?”

    其实许白只是在考虑,他要把黑法老当成可持续发展的祭品,必须满足好几个条件。

    首先必须是献祭给门之主,以正确的手段。

    二是副本必须处于崩溃但可修复的阶段,否则一崩到底无法修复,那就废了。

    所以绝对不可以让黑法老被夜魔杀死,这样黑法老的灵魂就会被夜魔吞噬,这项计划也无法挽回了。

    所以,趁着现在,许白得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他忽然一脸严肃的质问黑法老。

    “你听说过门之主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黑法老一怔。

    “门之主是什么?”他有种本能的厌恶。

    主这一字形容在别的存在身上时,他都感觉到是对自己信仰的一种亵渎。

    如非对许白有不错的好感度,现在他已经要对其降罚了。

    许白见黑法老竟没立即对自己发火,说明还是可以忽悠的。

    就是这难度可能比忽悠普通教团要高。

    他没有用门之主就是奈亚拉托提普这一套,因为在黑法老的世界观里,奈亚拉托提普是绝对不可亵渎和侵犯的存在。

    凭着好感度的加持,虽然暂时没事,但黑法老忽然恼羞成怒,直接反杀许白也不无可能。

    “门之主,既万物归一者!全知全视之神!一切尽在其中!其中尽在一切!”

    “祂是伟大的存在,祂的存在极有极少数人知晓。”

    “即便知晓,但有一层终极的秘密,世间只有我所发现!”

    黑法老的脸色已经低沉了下去,在一个职业的大祭祀面前,提及其他邪神存在,此乃大忌!

    哪怕对方并不知道门之主的存在,可以他对旧日知识的理解,要发现端倪还是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“你想表达什么?”黑法老质问道。

    仿佛听到这里,就是他的极限。

    再说多一些,就暴露许白的真实身份。

    许白脸上不慌,他的眼眸死死与黑法老对视。

    他沉稳道:“秘密就是,门之主犹格·索托斯,其实正是奈亚拉托提普大人的力量之一!”

    “与真理的盲猿如出一辙,仅仅是神圣的奈亚拉托提普大人规则的部分!”

    “犹格·索托斯的是全知全能,万物皆一,正如您所见证到的一切,是因为全知全能,所以您才会看见恒久的预言,那些即将被证实,和已经证实了的历史!”

    “门之主蕴含着无穷的知识,在宇宙中的亿万行星轨迹,宇宙中超脱了凡人理解的理念,一切尽在其中。”

    “黑色石板也仅仅是数之不尽的知识其中的沙砾,其实冥冥之中,我们只知道我们在崇拜奈亚拉托提普大人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他故作神秘道:“殊不知,一直牵引着我们命运,带来知识给您的,其实是犹格·索托斯!”

    “不过这并无大碍,因为门之主即是奈亚拉托提普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黑法老一时间难以消化这个消息。

    “犹格·索托斯即是奈亚拉托提普?”

    他面色古怪,不止该如何形容着扯淡的消息。

    显然,许白的万物归一论又成功震慑了对方。

    他没有否决奈亚拉托提普的存在,毕竟门之主是宇宙的万物归一者,祂是谁并不重要,或者祂是宇宙中运行着的任何存在。

    无处不在,无所不在,无所不知!

    这点许白倒没有说错。

    “怎么证明?”黑法老问道。

    他不断的在感受犹格·索托斯这个名称,冥冥之中的确有一种莫名的感觉,他感受到了宇宙中的某种至高无上的存在。

    和奈亚拉托提普一般,同为不可名状,不可理解,不可直视的至高存在!

    的确是有犹格·索托斯这种概念,他知道许白没作假,黑法老的感知能力很强,对于旧日存在只要有蛛丝马迹,都可以立即捉住。

    不过感知到了,不代表门之主就是奈亚拉托提普。

    许白说道:“那些黑色石板是怎么来的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最初还没有埃及的概念,仅是一群原始的蛮夷,还没有城邦,还没有阶级,还没有力量,还没有人发现真相。”黑法老说道。

    “从那个时候,最初的一批人发现了庞大的无面狮身,当时的无面狮身还有巨大的可以遮蔽风雨和朝阳,能让人栖息的双翼。”

    “当初所有人都对其朝拜,奉为神迹,直至双翼忽然碎裂,才被人发现上面布满了‘真相’!”

    许白摇摇头道:“不是询问这个,而是指在没发现石板的秘密前,无面狮身从哪来的。”

    黑法老凝重道:“难道是...犹格·索托斯的安排?”

    “没错,一切宇宙中的知识,都与门之主有关!这些黑色石板的知识,正是祂所带来给人类的!也是奈亚拉托提普的意思!”许白说道。

    他没有故意拉开两个存在的距离,反倒刻意用奈亚拉托提普的旨意,来降低黑法老的怀疑程度。

    黑法老呢喃道:“掌握了一切的知识,全知,全视。”

    他如醍醐灌顶。

    惊讶的走到许白面前。

    “全知,全能,对上了!”

    “真理的盲猿,真理的盲猿能让我看见未来,这种力量和犹格·索托斯不谋而合了!”

    “都是真的!”

    黑色石板的知识,真理的盲猿的力量,还有奈亚拉托提普大人的安排。

    种种情况都很吻合!

    许白云淡风轻,摆手道:“当然是真的,我以洛夫克拉夫特的名称起誓!”

    “如果有任何对大祭祀的欺瞒!将会遭到奈亚拉托提普大人的诅咒!万劫不复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【目前涅弗伦·卡好感度为:70】

    【目前涅弗伦·卡对你的情感倾向为:友爱】

    许白:???

    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