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来份松果全球旧日 > 第197章 黑猿人
    “总的来说,不管她是真理的猿人,还是真理的猴人,变成这副模样已经不能是人了。”

    大叔对许白杀死女人的操作释然。

    他举起了飞天水螅的牙齿,奶白色的尖牙经历了多次的战斗依旧没有任何磨损。

    乃至大叔还在末端绑了些布条缠在手上,这样握得更得心应手。

    “不过这不是荷鲁斯的地盘吗?他们没人了?”赵晴天说道。

    进入荷鲁斯王权的禁地后,目前只碰到过这个变异的女人。

    根本没有其他人的存在。

    许白淡淡回道:“什么荷鲁斯,我们刚来的时候德文家族都死光了,你觉得黑法老统治下,会真的存在其他人掌权者和有实力的贵族吗?”

    “这些王权也都是拥有黑色石板的知识,所以才能够脱身俗人,成为古埃及的王权。这些都是有能力影响黑法老地位的家族,自然不可能留。”

    除了外敌,黑法老想要长久不衰,那必定也要统治内部。

    更别提这不是普通的王室之间的权,纷争的是黑色石板上的知识,这些都是超脱了地球所能吸取到的见识。

    拥有黑色石板的力量,是他们目前唯一更接近宇宙真理,世界真相的选择。

    “.....”

    赵晴天虽然知道这些道理。

    不过一个当权者,既然会把所有贵族和王权都除掉了。

    这未免太过暴政了?

    子民会服从?

    其他地方不论,但现在塞易斯从上至下,显然都是极为推崇黑法老的。

    许白说道:“黑法老可是大祭祀,用黑魔法制造几个幻象,硬说是王权的人,去忽悠一下臣民没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这段时间内,女人已经完成了变异。

    浑身的黑毛上沾着不少鲜血,她原本红色的皮肤上也全部都被黑色占满。

    身上的性别特征也完全消失,手臂、双腿、腰脖子的粗壮得吓人。

    变异后的骨架更趋于猿猴,同时满是黑毛的脸上,也充斥着血腥的味道。

    脑袋上顶着【未知】的名称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能够出现特殊名称在脑袋上,除了近距离范围内的玩家外,一般情况下只有怪物、特殊道具、特殊目标、特殊建筑等。

    这玩意虽然游戏系统没表示是什么名字。

    但三人都感受到了强大的邪恶力量在滋生。

    “呃啊...呃......嘎...”

    黑猿人口中含糊不清的低吼,已经完全黑化的双眼还不知道能否看清东西。

    可似乎是看着人后脑勺的方向,盯着别人。

    他的双臂似乎在无意识的挥舞着,也不像是攻击,宛若在撕扯着什么一样。

    “他在做什么?”大叔疑惑道。

    黑猿人也不主动攻击,可那怪异舞动着的节奏,还有莫名其妙的低吼简直让人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三人其实可以就这样离去,可保不齐没解决这玩意,出去后让黑法老发现了,造成什么影响。

    赵晴天望着黑猿人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她仿佛感受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忽然连色剧变。

    她忙喊:“快杀了这东西!”

    “我感受到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,再让它继续乱扒拉空气,我们都会死!”

    究竟发什了什么?

    许白和大叔也都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可大叔并没多问,他举着牙齿立刻冲向黑猿人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砰——

    带着破风声的拳头砸中空气。

    黑猿人看似健硕巨大,2米1的身躯却异常灵活。

    仅是后撤步就躲开了大叔的拳击和突刺的牙齿,并且愚昧的起舞,凭空在胡乱的抓着。

    “它在施术?”许白疑惑道。

    他抬起手,考虑要不要使用空间紊乱。

    因为罗兰特修复时间的限制,他并不想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就用。

    除非他的备用祭品栏里又多增添一员。

    “类似,我并不了解它的具体操作,但是它的行为是能够影响到我们的。”赵晴天脸色难看,她也掏出了权杖加入战斗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我的新属性感应力的功能,我能感觉到她试图撕碎我们的未来,在试图把我们生还的未来撕碎。”

    “当它完成了,我们都会死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黑猿人面对赵晴天和大叔的夹击,从刚开始的灵巧躲避,原本还是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仅是堪堪躲避了过去,可是当它挥舞的动作越来越浮夸时,脚步也越来越难以琢磨。

    甚至是已经预先知道了玩家的行动,每一击都游刃有余的避开了。

    它仿佛看穿了对方的所有行为、所有的想法!

    的确如赵晴天所说,黑猿人在撕碎玩家的未来。

    与其说撕碎未来,倒不如说,它逐渐看清了面前几人的未来,并且正在以充斥着嘲弄和愚昧的方式,去玩弄对方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怎么这么能躲!?”

    大叔每一击都无法击中,即使他死命的冲锋,甚至都没想要依靠攻击取胜,仅仅是想要先抱住黑猿人。

    可就连对方身上都黑毛都没碰上一根,赵晴天的职业技能能影响对方的潜意识。

    不过黑猿人早已料到一般,它看穿了赵晴天使用技能的未来,并且行动也预判了一手,两人夹击也无法碰到自己分毫。

    “糟了!她看清了我们的未来!”赵晴天惊恐道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真理的盲猿的力量吗?”大叔第一次碰到如此棘手的小怪。

    这明显不是什么不可名状且巨大的存在。

    就连面对星之眷族,他都没有如此浓厚的危机感。

    对方看似愚昧的在跳动着,所有的行为扑朔迷离,自己却被看穿的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刚开始还以为它在无意义的挥舞,可坠入其中才醒悟,自己的未来仿佛被着奇怪的猿人撕碎殆尽!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此时黑猿人已经攀爬上了右侧的诡异石像上。

    在真理的盲猿黑石像脑袋上,正站着一个挥舞手臂的黑猿人。

    “嘎呃...呃呃......”

    它有节奏的发出恶毒的低吼,动作更猖狂和愚蠢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大叔也身手矫捷的爬上了石像上。

    在距离猿人还有不到1米的时候,对方蓄力一跳,灵活的腾挪到另外一个石像上。

    “靠!”

    明明对方才是猴,但两人都被当成猴一样耍。

    “要不走吧?”赵晴天说道:“放这家伙在这,就算出事了那就让黑法老来解决。”

    再待下去似乎不太妙。

    可当几人都打算就这么离开,打不着就跑。

    “呃呃!”

    黑猿人忽然捏爆了石像的脑袋,黑色巨岩的重量足能把一个成年男人压扁成一滩污秽。

    足有成吨的重量,它已极其惊人,和不讲科学道理的力量,将石像的脑袋砸向出口!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唯一的出口被堵住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周围更多的石头下落,将出路掩的严严实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