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来份松果全球旧日 > 第196章 学习
    “这个小事一桩,其实还是懂了其中的道理,还有推导方法,仅需一些自己的想象力,很快就可以破解出来。”许白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女人身上的知识量也并不算太多,我帮你们解释的话,半小时内估计可以全部破译出来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赵晴天和大叔都十分开心。

    能够学到几招魔法,就算这副本没能完成也值了。

    以前的副本别说学魔法了,连获得个能用的道具都费劲,还得四处担惊受怕,理智值承载不了太多东西。

    可随着基因等级提升,能够接触的禁忌变多了,许多旧日生物也可以直视而不掉San。

    或许这才是旧日游戏的真正用意,给玩家们科普知识,获得魔法和更强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不多时,许白跟两人都讲解了关于黑色石板的基础知识理论。

    可能是他有门之主星空之印加持的知识,还是原本自己就比较聪慧。

    在这种知识的学习上,明显要比赵晴天和大叔快。

    他在信使的帮助下,几乎是没有任何阻塞的就能学习到相关知识,一块黑色石板,都足够让德文家族的人研究几年。

    不过两人也只是有好几处问题,在许白帮忙解决后,都开始逐渐学习起上面的咒文。

    “有人吗?”

    女人的眼眸是纯黑色,她此时已经消停了下去,声音也没有之前那般急促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赵晴天和大叔两人在不断的观测学习下,脸色倒是越来越难看。

    大叔眉头皱的跟麻花似的,而赵晴天脸色又是一阵惨白和一阵青黄。

    在看到25分钟后,两人破译出一块石板的信息量后,立刻两眼直勾勾的看着许白。

    许白疑惑道:“怎么了?哪里看不懂吗?”

    赵晴天摇摇头。

    她似冰刀的冷眸出现了惊慌。

    “我扣了20点理智值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破译了一块石板的信息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大叔也点点头没说什么,可是难掩自己脸上的不自在。

    许白一时语塞。

    “我破译了那么多块石板的信息,都还没掉过任何一点理智值。”

    两人如看怪物的眼神盯着许白。

    “我理智值掉了,我不学了。”赵晴天说道。

    大叔默不作声的离开了女人身边。

    学一块石板的信息,就要扣20点理智值,这就算是学会了什么技能,也不划算。

    接着,赵晴天问许白:“你没掉理智值吗?”

    许白摇摇头。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掉理智值。

    或许是阵营的关系,他学习到关于奈亚拉托提普的知识不存在代价?

    可赵晴天和大叔压根不敢学了,甚至连看都不看那女人一眼,女人身上的咒文仿佛跟怪物一样不敢接近。

    害怕再看多几眼,又要掉理智值。

    似乎,这副本中的黑色石板就是给许白的专利。

    其他人要学习到技能,就得付出大量的理智值,甚至学到了技能后,释放超出负荷了,还会扣理智值。

    但许白恰好拥有黑法老的权杖,如非他将魔法的威力压榨到极限,理论上是可以无消耗使用相关技能的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他此时在观察自己的新技能。

    【混乱系技能:‘污染’】

    【发动该技能会消耗精神力调动混乱力量,技能范围取决于玩家属性值,技能发动后,能将范围区域内的空气、水源、食物、植物等物质进行污染。】

    【如超出精神力释放该技能,会扣除相应理智值】

    【检测到你拥有‘黑法老的权杖’】

    【提示:‘黑法老的权杖’可无条件使用该技能】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许白将权杖掏出,他先是对着女人那边发动了技能。

    【你发动了技能‘污染’!】

    随着自己的精神力覆盖在权杖之上,被囚禁着的女人身体周围的空气忽然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浑浊和粘稠的血红色瘴气忽然充斥在周围,女人因为被囚禁着,身上的锁链固定在周围的石柱上,她无处可逃。

    吸入被污染的空气后,她根本无法呼吸,同时身体上也因为接触到瘴气,开始出现大量的红斑。

    “呃啊啊啊啊!”

    “啊啊啊!”

    “咳咳..咳咳咳......”

    在剧烈的咳嗽下,女人因为窒息开始抓狂、抽搐,并且皮肤的咒文也被瘴气侵蚀的参差不全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技能的范围不算太大,污染的区域只有5平方米。

    再多就需要释放精神力和体力,超出负荷也会扣理智值。

    “呃呃.......”

    女人在窒息中已经昏死过去,瘴气能附着在呼吸道中,造成呼吸道肌肉收缩,同时破坏着体内器官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第一次,没什么理由的杀人。”大叔说道。

    许白一路以来都没有这样随便出手过,在他手下死过的人,基本上都有原因。

    可这个女人,什么都没做过。

    “杀人?”

    “她不是人。”许白平静道。

    “无食无水被困在这个地方,身上没有任何创伤,一个正常人活不过几天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皮肤上纹了这么多的咒文和符号,这可不是表现出来的这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他转头看向两旁的黑色石像。

    “真理的盲猿。”

    言罢,已经死去的女人忽然又开始抽动起身体。

    忽然身体在抽动中不断衍生出一根根的毛,原本已经血肉淋漓的身体,转眼间就被大量厚实的黑毛给包裹着。

    咔啦——

    女人忽然变得力大无穷,瞬间挣脱了枷锁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许白对着那女人的脑袋开枪。

    可子弹却没有打爆那脑袋,反而就像是镶嵌进海面的针。

    “真理的盲猿?”赵晴天疑惑道。

    许白点头道:“和奈亚拉托提普那家伙有关的东西吧,我在黑法老的宫殿里见过几眼相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和夜魔一样,好像挺多东西都和祂有关。”

    女人在死后不断变异,从瘦弱的女人逐渐成长为虎背熊腰的怪猿人体型。

    身上的黑毛让人看的毛骨悚然,腰腿粗的很奇怪,脸上颧骨和下巴也不断的在改变。

    构造正朝着猿猴进化。

    子弹无效,他们也放下了枪。

    “是真理的盲猿要出来了!?”大叔惊道。

    “不至于,盲猿首先得是瞎子。”许白指着变异的女人说道:“你看她还有眼睛,至少只能算真理的猿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