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来份松果全球旧日 > 第190章 失踪的信使
    许白的确摧毁了两块石板。

    一块是自己的,另一块是白发小萝莉那来的。

    他开口道:“我的确摧毁了两块黑色石板,是信使给我的,她说的从你那里拿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信使?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其他玩家面露狐疑,他们仿佛没听过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守墓人说道:“我们开局就只有两块黑色石板,我和你一人一份藏好了,现在那一份还在我手上。”

    言罢,他从自己的斗篷里掏出了黑色石板!

    “所以,你是怎么有两份石板的?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许白一怔,他蹙眉问道:“的确是信使给我的,她说从你那的得到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他看向赵晴天。

    “她也在场,当时我在下面研究德文家族典藏的历史和文化信息,当着我们两人的面,信使来找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.....”

    可赵晴天却是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她摇了摇头,一脸见了鬼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什么信使?我之前的确和你在下面研究着这里的石板和图画,可全程就没有看到任何是有关信使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秋风流水也追问道:“是啊,什么信使?”

    大叔沉言道:“是不是出现了幻觉?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许白知道出事了!

    难道现在这里是梦境?

    这是他第一个意识到的东西,可是他在安布霍格精神病院副本中,明确的体验过双重记忆和梦境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能够很清晰的知道,这不是梦境!

    白发小萝莉消失了,除了自己外,其他人的记忆和认知里,已经没有信使这个白发萝莉的存在!

    他问道:“我们是不是7个人进入这个副本的?”

    “赵晴天、囚徒、守墓人、松果、秋风流水、喜鹊儿和我。”

    秋风流水理所当然的点头道:“这不废话吗?”

    “任务信息上还明确的写着7人副本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还真是。”

    许白他连忙查看了这次的任务信息和副本介绍。

    在副本人数上,原本8人,现在竟然只剩下7人了!

    【副本:黑法老的祭祀】

    【主线任务:存活15天】

    【任务难度级别:B3】

    【玩家人数:7人】

    许白这回终于知道这信使是什么来路了!

    怪不得一副看穿了自己,又各种暗示和不说破的模样,这家伙只可能是游戏运营方的人!

    能够修改副本数据,还有对其他人的认知进行影响,这简直就不是普通玩家能做到的!

    可为什么自己没有被影响。

    这应该也是归结内测身份,因为身份特殊,所以无法被干涉。

    “那也许是我记错了吧,我理智值有些低,遭受了太多东西的影响,状态有些差。”

    许白知道怎么解释也没有,因为在他们现在的认知中,世界上根本没有信使这个玩家,白发小萝莉的这个概念。

    他已经获得了技能【黑蝇】,两份石板的知识不会作假,贡献点也是保留着的,两块石板带来的收益是实打实的留存好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守墓人上前拍了拍许白的肩。

    其他玩家也关切的询问许白的精神状况,在一阵开导中,许白和他们交谈时,也知道了他们一路是怎么过来的。

    没有了信使的过程,就是7人进入了塞易斯,然后遭遇德文家族的覆灭,松果因为自信能正面开团而直接白给。

    喜鹊儿夺舍了埃文制造了次小混乱,他们现在就在适应塞易斯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许白也不解释什么,他很直接的对着守墓人说道:“给我看看黑色石板。”

    守墓人没犹豫,交出了自己的黑色石板。

    当着其他玩家的面,许白迅速的记下了黑色石板上的信息,按照着之前学到的知识进行脑内模拟和推测。

    不到5分钟,他已经完全将这块石板的知识给破译。

    【你获得了无面狮身的知识!】

    【奖励奈亚拉托提普阵营10贡献点】

    所幸这都是零碎的知识,比起那些浩瀚的知识之海,这些就像是用保温杯在喝水,一杯杯下肚,总能消化完毕。

    虽然就是没有直接一口吃成胖子的迅速,但好处就是不用掉理智值。

    又嫖完了一块石板的知识,许白将不规则的晶体隐藏在袖口下,在其他玩家眼里,就是他的手中忽然蹿出一团黑雾,直接将黑色石板瓦解!

    黑色石板成为了粉末后,他将夜魔召唤器收回,装作无事发生。

    其他玩家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,也不禁好奇许白这手是什么能力。

    见他没有透露,其他人也不追问,只是这次许白的反常却让大家觉得诡异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夜间。

    月明星稀。

    塞易斯脑袋上的阴云在黑暗来临时,却神奇的消散一空。

    在月光下的塞易斯,家家户户都没有光亮,城市也是空的只有镇守的士兵。

    城市寂静的不存在人类的声音。

    玩家们也遭受了不小的震慑,第一夜他们十分安分,并没有打算趁夜出行。

    大家虽然没有商量,可都很有默契的留在德文家族的领地休息。

    赵晴天和大叔找到了许白的房间。

    出于对许白的信任,经历了多场副本后,即便丢失了关于信使的记忆和存在认知。

    可两人也还是无条件的相信许白所说的话。

    在所有玩家面前没挑明,现在趁着人少来找许白商量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信使,她真的存在吗?”

    许白将信使的存在很简单的解释了一遍,当中隐去了关于从黑色石板获得知识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推测道:“这个信使很可能是运营方的人,但看样子应该对我没什么敌意。”

    “她故意出现玩家团队里,肯定是有目的。”赵晴天说道。

    “目的是什么?就是来给你提供多一份石板的吗?”大叔也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许白心知肚明,信使的出现,的确给了他不少好处。

    黑色石板的秘密,在简单的引导下就能够被破解。

    可这是为了什么呢?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黑法老的至高宫殿中。

    涅弗伦·卡身披棱角分明的法老袍,他正虔诚的伏倒在主殿之后的无面狮身像前。

    “神圣的奈亚拉托提普,您赐予我的预言不会错的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即将遵循和你进行的交易,将塞易斯所有的灵魂献祭于你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只为了能接近至高的神力!获得永生!得以永远留存你赐予我的预言之力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他没发现的是,在无面狮身像的头顶上,正坐着一个光着洁白的脚丫,在乱晃着的白发小萝莉。

    信使面无表情的俯视着黑法老。

    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