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来份松果全球旧日 > 第189章 两块石板?
    听闻信使要毁掉石板没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可是偏偏要许白动手,这就引起了他的怀疑。

    如果是普通玩家摧毁石板的话,系统很大概率是可以完全修复的,在副本结束后重启就能够恢复数据。

    可自己是内测身份,可以对副本内的数据进行干涉,由自己动手摧毁石板的话,是算强制修改副本数据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信使是故意的吗?

    许白先是用力捏石板,还有对着石台敲击碰撞,可这黑色石板的质地很是坚硬,压根没有遭受任何损坏。

    他装傻道:“黑色石板不是地球上的材质,太坚硬了,我无法破坏。”

    他没在信使面前使用其他手段,白发小萝莉却对她报以一个神秘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你有办法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像是完成任务了一样,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许白拿着手中的黑色石板,其实背包里的夜魔召唤器早已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他将不规则的晶体取出,然后放置在石板上时,石板竟被一团萦绕的黑暗笼罩,没多久就成为了一地的齑粉。

    “夜魔也在吞噬上面的知识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副本难度上去了之后,可供收集和要素也被解锁的更多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队友也越来越不正常了。”

    信使的身份依旧成谜,喜鹊儿其实就是个妖孽,可信使又不是精神上的伊斯人,她又是如何能做到和自己匹配到同个副本内的?

    况且在不断的暗示与信息中,仿佛她挺了解自己一样。

    石板被摧毁后,现在玩家们也没有后顾之忧了,他们不需要担心在NPC面前展现出黑色石板,然后就会被黑法老追杀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现在身上黑色石板的隐患被解决了,但是许白却并没有觉得轻松。

    “要获得更多混乱系的知识,想要学会那些新技能,我需要找到更多的黑色石板。”

    “或者跟黑色石板相关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他把目光放在黑法老宫殿的那个方向。

    “现在终于知道,为什么黑法老会这么在意黑色石板的下落,他正在垄断无面狮身的知识,同时需要更多的知识,让自己变得更接近无面狮身。”

    可在黑法老掌控下的埃及,他们压根就出不去塞易斯,在其他地方寻找黑色石板也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唯一能够储存着黑色石板的位置,肯定会是在黑法老的禁地。

    但那是在哪,是否在宫殿里,又或者被藏在塞易斯以外的位置,许白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“15天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15天的时间,其他玩家需要找到这场任务的关键线索,在15天内尽可能的应对未知的危险来临,然后存活下去。

    而许白,他的15天则是落在了黑色石板上。

    这15天就是给他的期限,在期限内找到更多的黑色石板,就会获得更多的知识和力量,以及学会更多技能。

    “这样看来,评级SSS根本不像是为了要为难玩家的地狱级副本。”

    “反倒像是奖励,故意安排能够获得收益变强的线索,让玩家在副本内不断收集变强的设定。”

    “可真的这么好吗?”

    “旧日游戏什么时候对我这么大方了?就算系统真这么安排了,运营方也肯定不会答应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还是有必要留个心眼。”

    接着,许白拎出了黑法老的权杖。

    他身穿圣洁华丽的白袍,执杖时威严又充满魅力!

    和性感神秘的黑法老不同,许白是一种具有亲和力,仿佛和别人没有距离感,却能让人深知双方地位差距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无需念咒,仅抬起漆黑的权杖就能让遍地的尘土岩粒变成黑蝇!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吵杂的黑蝇在许白的精神力操控下,已经成为了一团凝聚的黑暗!

    他能感受到,自己在施术时,像是精神力一样的东西会透过权杖散发出去,然后像是细丝一样的能量,操纵着这些黑蝇。

    此时的范围虽然不算大,可是能够无消耗的使用这个技能,已是很不错。

    范围是按照他的属性值所影响的,如果他需要更大范围的操控黑蝇,那么就会需要额外的精神力和体力去操控。

    如果超出自己负荷的使用,虽然黑法老的权杖是声称无消耗。

    可这样还是会掉理智值,但是威力比起徒手施术要强上10倍有余!

    “现在我的属性值只能制造出300个黑蝇,再多就开始消耗额外的精神力了。”

    如果压榨自己的脑力和体力,许白估计极限状态下,可以一次操控3000个黑蝇出来!

    他尝试利用这些吵闹的黑影飞出这个区域,可和他想的不一样。

    黑蝇并不能当成他的眼线,如果黑蝇的位置丢失了自己的视线,他只能操纵着这群黑蝇往某个方向游荡,而非能感应到黑蝇所处的位置有什么。

    除非他有天眼,能地图全开,否则也只是操纵着黑蝇往某个方向攻击、骚扰、停留等行为。

    “数量再多,充其量只是比较邪门一点的苍蝇,真的要对付黑法老,恐怕还得看门之主或者夜魔吧。”

    他心念一动,就将黑蝇解除。

    瞬间吵闹的黑蝇之风就化成了一地的沙石和尘埃,刚好附近的玩家也听到了响声,走过来看时倒是只看到地上脏了一片。

    “刚才是苍蝇群的声音?”

    “很像廉斯的那个法术所召唤出来的苍蝇群。”

    守墓人疑惑,他看着周围聚集的玩家又问道:“你们谁刚才施法了?”

    秋风流水、赵晴天、囚徒和喜鹊儿都来了,他们纷纷摇头表示没有。

    此时将权杖收好的许白缓缓从典藏室出来。

    见大家都被他制造的骚乱吸引,他随口解释道:“刚才我在尝试摧毁黑色石板,那些是我技能制造的噪音,可能很像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两块石板都已经被我全部摧毁了,大家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除了守墓人外,其他玩家旋即释然。

    可守墓人神色古怪的看着许白。

    他扣了扣自己的绷带,怎么也没想明白这是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两块石板?”

    “我和你一人一块,你说摧毁了黑色石板,怎么就两块了?”

    黑色石板这东西对破译不了的玩家,压根没有价值,而且还会遭受黑法老的关注,自然早丢掉早破坏也没有坏处。

    可是守墓人却很是疑惑。

    因为他身上的黑色石板,压根就没给过别人!

    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