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来份松果全球旧日 > 第182章 大祭祀要到了
    “刚送完石板就出事,难道我们当中出了内鬼?”松果疑惑道。

    他挤了挤身上浑厚的肌肉,真要打起来面对这些古人也没什么怕的。

    家族的人也慌乱起来,廉斯更是吓得手中的石板都差点握不住。

    “他们怎么敢的!?”

    “我是红蛇传下来的王权啊!他一个涅弗伦·卡又有什么资格可以闯入我的领地?”

    他不能被对方的人发现黑色石板的存在,可家族里的人要么就逃去了地下室、书房还有其他藏有‘违禁品’的地方收拾现场。

    他四处张望,周围也没有藏石板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在抗令!”

    “大祭祀命令要彻查你们家族的每一个角落!你们是亵渎奈亚拉托提普的蝼蚁!快滚开!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!?我们也是王权,你们不可以这样!”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!”

    “违抗大祭祀的命里,现场不是死亡就是被献祭!”

    外面又响起了争吵声,见抵挡不了多久,廉斯情急之下跑到了许白面前。

    他把两块石板都塞给了许白,又在宫殿的展示架上取出了一个曲直的法杖。

    廉斯接着继续嘱托道:“他们的目标是我的家族,我的王权,我原本以为涅弗伦·卡不敢动我,但现在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已经疯了!虽然大家都心知肚明,我们都拥有这些神秘的知识,他不犯我,我不犯他,他有他的统治,我有我的自由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他想把我这一份都给吞了,这两块石板你必须保管好来!”

    【你获得了无面狮的石板*2】

    许白此时认真的看着廉斯的老眼。

    他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肯定道:“你就放心的去吧!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信任!这东西我绝对不会让那什么涅弗伦·卡给发现的!”

    说着,他又再次利用修格斯将石板隐藏起来,还剩下一块他分给了守墓人,因为修格斯太小的原因,只能覆盖一个,另一个还得交给队友。

    言罢,外面厮杀的声音越来越少,德文家族的人已经抵挡不下去。

    随着在玩家们的眼前出现一摊飞溅的血液,一群身穿青铜盔甲的士兵,举着长矛和短剑,后面还有弓箭手。

    一窝蜂的就要涌入宫殿的区域,并且发现了老廉斯后,连装也不装了,直接吼道:“杀!”

    咻——

    嗖嗖嗖——

    弓箭和长矛不断朝廉斯飞掷而去,此时全部玩家早已退开一边。

    对方明显是冲着德文家族去的,他们现在如果跟德文家族站在同一阵线,那就是和整个塞易斯,整个埃及作对。

    主线任务要他们活过15天,要怎么活下去,大家还是拎得清的。

    只是当大量的箭矢和长矛即将将廉斯扎成马蜂窝时,一声调诡谲的咒语比这些攻击更快。

    宛若圣音,从廉斯的这幅老旧的体内发出时,有种无形的气场,仿佛他身后正拥有着万丈精光!

    “行走在黑暗中的混乱之风!”

    他念动咒语,随着手中的法杖敲打在地面上,瞬间在自身前方悠扬起一群黑暗之风!

    嗡嗡嗡嗡!

    黑暗之风里面还透着血红色的光芒,混乱的黑风朝前方扫去,把所有的箭矢和飞矛都给冲散了。

    地面上成堆的武器零散掉落,玩家们也看清了那群黑暗之风是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苍蝇。”喜鹊儿说道。

    那是混乱的黑风就是一群苍蝇!

    就在廉斯用法杖敲下地面时,地上的灰尘和沙土全部都化成了苍蝇的黑风保护着自己!

    ‘黑风’不但保护了廉斯,还直直的冲向了前方的军队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!”

    “用火攻!来火!”

    苍蝇侵略过的敌人,身上都会被蛰的全部都是脓包和血水,而且一股腐烂和血腥味开始飘散开来。

    “看不出来还是个法师,有点东西啊。”秋风流水称赞道。

    许白也把这一幕都看在了眼里,他开始想对方的法术肯定是从这石板上面获得的,而且他现在也拥有黑法老的权杖。

    或许,他也可以尝试收集一下石板?

    战斗在廉斯的黑风法术下开始扭转,不止将尘土沙粒化成苍蝇,他还将宫殿里的水桶变成遍地的毒蛙,一时间敌人竟不能近身,更是被打的节节败退。

    有浑身脓包疼晕过去的,被毒的神志不清的,苍蝇和倒下的人太多了,甚至连前方是什么情况也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不过路并不止这一条,德文家族其他人显然没有廉斯那么大的神通。

    他的儿子、妻子还有其他仆人,全部的亲戚和手下无一幸免被捕获,一些抗拒的直接就当场杀了,没有抵抗的就被捉起来威胁廉斯。

    “爸爸!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管我的死活!”

    廉斯的儿子喊道,他被对方捉着,用刀架着脖子。

    廉斯的老脸神情凝重。

    “儿子,你放心,我不会担心你的死活的!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们的结局!窥探到了真相的结局!”

    “等涅弗伦·卡来了,我也撑不下去了,我们家族的一切在今天,就到结局了!”

    可儿子闻言廉斯对自己不大在意,苦肉计没用,反倒又怪叫了起来!

    “爸爸啊!”

    “你快束手就擒吧!你这样我还可以有一条生路!他们已经把那些石板给搜出来了,我们已经没有任何东西值得守护的了!”

    “就算做大祭祀的仆人也好,至少我可以活下来啊!”

    廉斯又召唤出了一大片的黑苍蝇。

    “涅弗伦·卡是来杀我的!我死了,别说仆人,你们最好的下场就是奴役,被献祭是迟早的事。”

    德文家族的其他人人都被拿下,可他们终究奈何不了廉斯。

    这老者的确有两把刷子,就连玩家们站在他身后,也都可以收到庇佑。

    当战局倾斜在廉斯这边,就快把其他敌人都赶出这个区域时,玩家们听到了一个不妙的消息。

    对方的将领直接喊道:“大祭祀到了!”

    “威廉你死定了!大祭祀已经到了外面,你走投无路了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别以为我不知道,其实你们整个家族并不信仰神圣的奈亚拉托提普,你们是渎神者!你们是异类!你们不配出现在埃及!你们不配拥有埃及的王权!”

    “不要以为了解了其中的一些秘密,就妄图以为自己能超越神明,吾等始终是奈亚拉托提普的子民!”

    大祭祀到了。

    “黑法老?”

    廉斯脸色铁青,他听到大祭祀到了的消息,刹那间吓得腿都有些软。

    可是他还不忘转过头,对着玩家们轻声叮嘱道:“保护好我交给你们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能活下来,带着东西离开塞易斯,离开埃及,远离涅弗伦·卡!越远越好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