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来份松果全球旧日 > 第180章 进城
    古埃及城都宏伟壮观的让人感到袭来的凝重感。

    哪怕不是现代科技的水泥墙、玻璃以及钢铁所铸造的建筑,可是这砂岩已经成片的荒沙外,还有伫立着的各种金字塔。

    城墙也足有10多米高,不过这些古时候的建筑材料,几人要是有心要破墙闯入,还是没问题。

    可是身上的衣服,还有陌生的面孔,外来进城肯定所需通行证,这些都是比较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所以还是得走关卡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在日炎的照射下,塞易斯的圣洁威严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他们走的这条商路还有其他商队,不过和他们一样奇装异服,肤色不同的就还真没有。

    这里全部都是棕黄色和红黄肤色的人种,或许还能见到几个偏黑的。

    玩家们出现在这里,就尤其显得细皮嫩肉。

    但是游戏似乎给他们做了调整平衡,人种差异、语言差异都不会引起任何沟通出现问题的情况。

    大叔粗略的扫了眼关卡,足有20多人。

    全部身体素质也还不错,在盔甲下的肌肉线条充斥着由血与汗散发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停!”

    “检查!”

    玩家们下了马车,他们的队伍很快就被精壮的大汉给包围。

    手持长毛的壮汉脸上泛着红光,身后还有一名骑着黑马的领队巡视。

    “哪来的商队?”有人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黎凡特。”守墓人回答道。

    他将手探入黑色斗篷内,然后抽出了一卷羊皮纸,顺手递给对方。

    守卫将卷好的羊皮纸拉开,看见上面有一块由红冠形象的眼镜蛇纹章。

    上面文字描述都是这次的货物清单,纹章是这次委托商队的家族印章,并且这个纹章是几乎不可伪造的。

    守卫检查了没问题后,他点头道:“德文那边的订单。”

    “行商证明没问题!”

    紧接着守卫大手一挥,示意其他人去检查货品。

    其他守卫都在检查这次的运货时,玩家这边也开始被人搜身。

    因为并不是有证明就可以随意放行的,毕竟还得提防有没有奸细在本城内,而这群行商的是否又是来传递国家机密的,或者带了什么不应该出现在行商队伍上的东西。

    种种事情都需要提防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检查货物的守卫们说道: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而这边的守卫还在检查玩家们。

    两名小萝莉因为穿衣简单的压根没地方藏东西,守卫门也只是摸了摸他们口袋就通过了检测。

    松果和大叔就比较麻烦,因为两人都是比较强壮的,战斗起来最需要注意的就是这两人。

    于是乎都被下令脱掉上衣检查,每块充斥着狂暴气息的肌肉,都在日晒下显现的更为凶猛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拿着块石头?”

    此时守卫走到了许白面前,他看着眼前的男人手持一块凹凸不平的砂石,觉得奇怪。

    许白解释道:“其实我有一个爱好,就是在行商之余研究一下各地的土地质量,采集各种岩石也是爱好之一。”

    言罢,他将手中的石块放在了马车上。

    守卫恍然大悟的“哦”了一声,然后又检查了一下石块没有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剩下的几人也很快的通过了搜身。

    “.....”

    “通过!”

    随着守卫喊道,玩家们获得了进入塞易斯的商队临时通行证。

    这场搜查似乎很快就过去了,就像是例行检查一样,只要玩家们藏好了石板这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可在玩家们的马车逐渐远走时,骑着黑马的领队来到了手下身边。

    “大巫师说过,盯紧任何有关德文家族来往的人,没搜到东西就不要打草惊蛇。”

    “持续派人跟踪这个商队,还有把这件事汇报上去,今晚好像就有行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进入塞易斯后,玩家们才真正感受到这古埃及城都的魅力。

    这比仅存在于电影中的渲染和特效要让人惊叹,周围的风土人情,还有精细到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巨大石雕,完全的伫立在每个可放置的角落。

    这里的居民都带着不同的目光打量这群外来者,可众多的眼神中,似乎就没有友善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但和印斯茅斯的小镇比起来,这里的人倒没有那么的阴间。

    只不过那周围遍布着的巨大石像,无面狮身的石像,背后还雕刻着两个翅膀,匍匐在地时,让人感受到强烈的不适感。

    而且在最高处的宫殿上,这个无面狮身的石像,庞大的静置在上时,气场和这些小的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甚至虽然没有面目,但玩家们能感受到一股莫名的混乱感交织在整个塞易斯,仿佛有一双来自天穹的眼睛在凝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“这个感觉,不太妙啊。”

    许白望着天空,不知为何在进入塞易斯后,阳光就没之前那么的灿烂和凶猛。

    反倒有片挥之不去的阴云盘踞在整座城上,也不降雨,也不打雷。

    喜鹊儿反应比较明显,他对于旧日的精神污染很是抵触。

    “我看见了味道。”

    她稚嫩的萝莉音充斥着厌恶。

    许白好奇道:“什么味道要看见的?”

    喜鹊儿的望着宫殿上高大不祥的无面狮身石像,嫌弃道:“奈亚拉托提普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可就在她说出这个名字时,旁边的白发小萝莉却莫名的噗嗤笑了。

    她笑得很突兀,就连不怎么交流的守墓人也回头瞥了眼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许白问道。

    信使晃了晃自己白花花的小腿,用诱人的语气说道:“不觉得这样很好吗?”

    “既然一开始就让你们发现了有不舒服的地方,总比一直隐藏在阴暗的位置好吧?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而且你们不觉得,周围的人都很喜欢这个存在吗?”

    被信使这么一说,守墓人忙四处张望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。”

    他的确看到了一些让人毛骨悚然的事情。

    因为在这座城中,在被无面狮身包围的塞易斯里,这里的人们家中、街道上,甚至是配饰上,无不是佩戴着无面狮身。

    似乎,这座城早已被奈亚拉托提普的信仰所攻占。

    许白早就发现不太对劲,可他倒是没感受到关于奈亚拉托提普的力量,就是很薄弱的不适感。

    “但是埃及这边不是信仰着太阳神拉的吗?”

    “奈亚拉托提普,什么时候比拉的地位还要高了,甚至王宫上都没有太阳神的石像。”

    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