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来份松果全球旧日 > 第154章 家族的过往
    “杀了十多个人的鼠群...不知所踪?”鱼丸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是不知所踪,还是你不想跟我们说?”赵晴天也觉得蹊跷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能够把十多人吃成白骨的鼠群,肯定是成百上千的数量,这么明显的数量和动静,怎么可能最后没有任何下文了?

    他们觉得维利知道些什么,可是并不想说出来。

    维利的脸色很古怪,可是面对侦探追问,他还是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的确是不知所踪,我也并不知道当时的细节,在那个时候我还不在这里,那是我爷爷辈的事情,牵扯的比较多,也关系了我们家族之前的一些惨痛经历。”

    “关于老鼠,唯一影响重大的事件就只有这么多,之后村子里也没有出过事,也没有人再目睹过鼠群。”

    他神色悲痛,仿佛想到了悲伤的经历。

    “就在我花光了几乎所有的积蓄,重建和翻新了着整个修道院,又被这些老鼠逼得几乎住不下去,可除了这间修道院,我已经无处可去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请侦探们还帮我找到那群老鼠。虽然我的积蓄不多了,不介意的话,在家族留下来的遗产中,还有一些黄金,你们都可以拿去。”

    似乎所有的重心都在那群老鼠身上,鱼丸却没有错过任何一条线索。

    他追问道:“除了老鼠,我之前可听到你说了一些奇怪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猪倌,在噩梦里的猪倌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一回事?听上去你不像是第一次梦见猪倌,像是经常梦见同一个事情或者场景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提到猪倌,维利握着咖啡的手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翻腾的咖啡洒在了他的裤子上,可他没有感觉,只是叹息道:“这是在住进修道院的一周后。”

    “我估计是遭受那些老鼠的骚扰,让我休息不足所产生的噩梦,但比较奇怪的是,这个噩梦我现在每次睡觉都一定会梦到。”

    “梦到的是什么?”露可问道。

    维利说道:“经常梦到一个面目可憎的猪倌,身上都是腐败的真菌,恶臭的臭肉让人作呕。他身下驱赶着让人厌恶和可恨的污秽牲畜,形容不出来那是什么东西,只是一坨形状怪异,肮脏和腐臭的牲畜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那猪倌不断的在追杀我,把我逼近某个幽深的洞里,走投无路之下,我都会被惊醒。然后就会发现那像是幽灵一样的老鼠,挥之不去,无休止的折磨着我的精神。”

    虽然暂时并不清楚老鼠和猪倌噩梦的关联,可是听上去总感觉,这NPC继续呆着的话,就要命不久矣的感觉。

    紧接着玩家们又询问了维利几个简单的问题,像是现在还有没有听见老鼠的噪音、身边有没有什么怪事,有没有受伤或者明确遭受生理上伤害的意外。

    可没有。

    维利现在暂时没有发现老鼠,九只猫也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怪事除了经常听见的老鼠声音,还有挥之不去的噩梦外,他没有受到任何实质性的伤害。

    这的确在别人眼中,已经能定性为精神类疾病,像是癔症、精神分裂,或者受到刺激的逃避现实状态等。

    仆人和管家都是倾向于维利所说的是他的幻想,毕竟他们没有亲眼见过人面鼠,和先生一同居住在修道院,却只有先生一人察觉异样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有游戏任务的引导,甚至连玩家们也都会认为他是个精神病。

    这么一闹腾,转眼天也开始蒙蒙亮。

    清晨的第一缕白光沿着窗打进房间时,修道院诡异的气氛终于减弱了些。

    也只有等到天亮,沐浴着晨光的维利才能安心的开始休息。

    管家带着玩家们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真是抱歉,原本今晚你们应该有个很好的休息。可事发突然,我们也无法预料到。”

    看着管家的表情,他们虽然没有遭受老鼠的影响,可是要照顾这样一惊一乍的维利,也是劳心劳力的。

    安排玩家们回到客房区域,管家就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。

    现在所有玩家聚在一起,了解到关于老鼠和猪倌噩梦的事情,他们更无法休息。

    鱼丸说道:“既然天都亮了,我们也不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趁着天亮,分成两拨人。一队负责去附近的村里,打听关于当初的老鼠命案,还有关于这个修道院的事情,村民眼里埃里翁德家族的评价也是很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“剩下的,我们就先绕着整个修道院找,试试能不能把老鼠给找出来。既然维利都表示这里有人面鼠,他也能够看到的话,我们估计也能看到。”

    这个安排没有任何问题,鱼丸对于队伍分配任务,执行力还有条理性都十分清晰。

    对于线索,对于主线都有合理安排。

    分队还是按照之前的安排,许白表示他不想呆在这个充斥着莫名霉味的修道院里,于是乎他们就下山,去附近的村子里走访。

    鱼丸这边和另外三名玩家搜寻人面鼠的踪迹,最开始是从修道院外围搜索,然后逐渐包围修道院的各处暗道。

    安切斯特村是很朴实简单的村子。

    大清早的,就有村民出来放牧、耕作,制作一些工艺品好拎去城镇里贩售,或者是编制和加工。

    淳朴又简单的村子里,这是21世纪人类几乎感受不到的体验,简陋却没有烦恼的日子。

    对于忽然出现在村子里的几人,村民的眼神都不太友善。

    因为这群人怪异的装扮和人种,全部都让人心生不了好感,甚至远远的就躲着,一些刚打算出来溜达的小孩都被大人赶进了屋内。

    甚至看见了有人抄起了锄头和镰刀在旁边盯着,四人的情况变得不妙起来。

    面对这种情况,许白说道:“你们不用担心,我们是伦敦过来的私家侦探,过来是想调查一些事情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没能让村民放松警惕,反倒更多的人手中拎起武器。

    大叔的威胁最大,那浑身无法掩盖的肌肉下,2米的身高像是人熊一样强壮。

    “你的话术好像不太行啊。”

    这剑拔弩张的情况下,还以为啥都没问出来,就要先大战一场。

    结果最后还是被赵晴天机智的摆平了。

    在她掏出一个小袋子,将里面的零钱全部倒在手掌,然后说道:“我们只是想来问几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回答的了我们的问题,一个问题10便士!”

    一提到前,周围的村民眼神火热,旋即笑逐颜开,戒备和严肃的神色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哪怕是1930年的小村民,也懂得不跟钱过不去的道理。

    大叔疑惑道:“你这钱哪来的?”

    “在刚进游戏时,在侦探社的办公室里放着的资金,顺手拿走的。”赵晴天说道。

    回答问题有钱送,这每个村名都笑嘻嘻的上前,他们十分愿意接受调查。

    很快,周围的村民热情洋溢的把四人都给包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其中一名农妇忙问道:“一个问题是10便士吗?你想问什么问题随便问,我知道的肯定都跟你说!”

    赵晴天笑道:“我想问关于村子里,之前是不是经历过一场鼠群吃人的事?”

    原本还带着笑脸的村民们,连立刻拉了下来。

    显然这事情他们很清楚,并且是触动他们神经的过往,此刻不太想回答。

    只不过在10便士的诱惑下,还是有人回答道:“没错,那时候的确是有一群鼠潮,把15个村民给吃干净了。”

    那人说完,赵晴天直接给了那人10便士。

    在钱的诱惑下,他的表情也放缓了很多。

    这虽然是很沉重的话题,但是没有什么不能说的。

    紧接着,赵晴天又问道:“你们知道鼠群的下落吗?”

    村民闻言,都纷纷神色古怪的抬头看着山上的伊克姆修道院。

    在他们的眼神里,可以看出里面带着厌恶、不屑和抗拒,村民们十分讨厌修道院,亦或是十分讨厌埃里翁德家族。

    毕竟伊克姆修道院原本就是属于埃里翁德家族的财产。

    “那些鼠群是从修道院里面跑出来的!”

    有男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?你们见过那群老鼠?亲眼看见他们从修道院里面跑出来的?”赵晴天问道。

    男人很搓了搓手,赵晴天给了男人10便士后,那人才继续说道:“那是被诅咒的地方,就在那该死的埃里翁德家族全家人都被杀死,过去的一个月后,就忽然跑出来了一群老鼠,席卷了我们村子一部分的地方,把许多人都啃成了白骨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在那丧心病狂的族裔没死完时,其实我们在修道院附近,还可以看见一些花白的诡异肉块生物,还有像是盘踞在黑夜里修道院顶端的怪物,那个地方就是不洁的,肮脏的渎神之地。”

    提到伊克姆修道院的诡异事情,周围的村民神色慌张。

    这个秘密,似乎在村子里是人尽皆知的。

    赵晴天又给了他10便士,示意男人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男人说道:“看你们好像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,你们知道埃里翁德家族以前的那些疯狂的事吗?”

    “关于整个家族血淋淋的过往。”

    玩家们摇头,男人才继续说道:“当初,埃里翁德家族还是发展的不错,可之后发生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,让整个家族的人全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家族的长子,也是唯一继承人,亲手把整个家族的人,在睡梦中的亲人全部亲手杀害,连同着家族的仆人一起动手,一夜之间杀光了所有居住在修道院内的亲人。”

    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