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来份松果全球旧日 > 第153章 人面鼠
    维利先生的叫喊若远若近,响彻在空荡的修道院时,在这寂静的暗夜里更容易让人心慌。

    路上管家带着许白走出了客房的区域,直奔更深处的房间。

    许白没有见到其他队友,管家也没有说话,他不紧不慢的跟着管家,维利的叫声逐渐加大。

    “老鼠你们没有看见吗?明明刚才就经过了!我发誓!”

    “一定有!还有梦里的猪倌!它又来找我了!他来了!他来了!”

    直至管家带着许白抵达到了一处隐秘的角落房间里,他们看到了被人群围绕在中央的维利·埃里翁德。

    这里的房间陈设很简单,四处都是书架,中间腾出了好几个沙发,维利就和其他仆人今晚正在这里休息。

    在沙发前的壁炉还在燃着火,却驱散不了他们心中的寒意。

    其他玩家都站在旁边,远看着上蹿下跳的维利在发疯,身边的仆人一个劲的安抚他们的主人。

    嘶!

    嘶哈!

    还有许多只看上去肥硕的猫咪不断扒着墙面,周围的墙壁都是划痕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先生了,他刚才说自己又看见了老鼠,可这里明明没有老鼠。”管家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将委托人安抚下来。”许白说着,他也站到了其他玩家那边看戏。

    管家这时已经赶了上去,他拉着站在沙发上不停喊叫着的维利。

    “先生,冷静一点!侦探们已经到了!他们可以帮到你!”

    维利已经快迈入暮年的脸已经有老人斑,加上经常休息不好,脸色暗沉没有血色,凌乱的头发像是鸟窝一样,此时衣冠不整的哆嗦着手。

    他无法克制自己的疯癫,激动道:“我又梦到了来追杀我的猪倌!然后我醒了!我就看到了刚才遍地乱窜的老鼠!”

    “然后我叫其他人醒来,他们却不信我!刚才明明就有遍地的老鼠!猫咪也被惊动了,可却没人信我!”

    猪倌的噩梦,还有只有他能看见的老鼠。

    这是缠绕着维利的困扰,在管家和其他仆人一个劲的安抚下,他又看着玩家们。

    “你们能看到吗?”

    “能看到那些老鼠吗?”

    “长着人脸的老鼠!”

    他此刻哪有什么贵族血脉的高贵,只是跟个患有癔症的疯子一样。

    那些疯言呓语,却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周围的仆人脸色瞬间吓得惨白,不禁转过脑袋打量着四处。

    长着人脸的老鼠。

    “世界上真有这种老鼠吗?”许白好奇道。

    身边的队友都神色古怪,听到有长着人脸的老鼠,这种极其渗人的说辞,也都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毕竟要是听到是其他什么鱼人怪物,其他狰狞可怖的虫子、蜘蛛什么玩意的,很多都是直接的恐惧。

    这种渗透人骨子里的强烈抵触,让每个人都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。

    无论是任何野兽或怪物,长着一张人脸的话,那都是极其触及神经的厌恶!

    “还有猪倌的噩梦。”

    许白沉吟半晌,他忽然偷偷说道:“主线任务是要结束埃里翁德家族的噩梦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这个家族最后一脉的,又刚好做了个噩梦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我们...直接动手?”

    说着,他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,示意其他玩家尝试直接趁现在干掉发疯的维利。

    “你疯了?你要在没有任何线索的情况下,直接把重要NPC给杀了?”迷失丛林惊诧道。

    “结束埃里翁德家族的噩梦,那么结束埃里翁德家族就好了。”许白平静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到了老鼠吗!?”维利朝着玩家们吼道。

    这下把周围的仆人都吓到了,还转头看向那群在边缘看戏的侦探,管家也挤眉弄眼。

    “维利先生在问你们问题。”

    鱼丸此时上前说道:“我们才刚抵达伊克姆修道院,原本想着先过夜一晚,还没有发现什么老鼠。”

    听闻鱼丸的回答,维利瞪大了眼,那眼珠子就像快要掉下来一样。

    他继续问道:“那你们相信吗?”

    “长着人脸的老鼠!”

    面对这么渗人的话,鱼丸却展现了专业的谈话技巧。

    他认真的说道:“旧日调查社在往年的诸多委托中,也都碰上许多科学无法解释,各种奇怪诡异的事件。”

    “但无论多么离奇诡异的案件和委托,最后都被我们一一解决,我们的团队是专业的,拥有多年的侦探经验,这点也是为什么我们侦探社可以在伦敦镇如此出名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对于任何委托都极为重视,关于长着人脸的老鼠这种事情,虽然我们暂时还没有发现,但是我不会断言它并不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而这也是我们来到修道院的主要目的,就是为了帮助先生你找到那群该死的老鼠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的手朝身后的队友摊开。

    “侦探社的全部人员也已经抵达修道院,先生你不需要过于担心,我们会将这件事情调查的水落石出。”

    “前提是,需要你告诉我们这次委托的信息。关于你所发现的‘老鼠’,你的噩梦,一切关于委托的细节我们都要全部了解。”

    维利闻言安静下来了许多,他的神志恢复了清醒,眼神中的疯狂逐渐消退。

    管家和周围的仆人见状,也不禁对这群侦探更抱有信心。

    维利在管家的搀扶下坐回了沙发上,他让管家去泡一壶咖啡,终于冷静了的他,才缓缓开口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伦敦镇上最著名的侦探社,就连你们的衣着也并不普通,或许这就是全英格兰里最著名侦探的风格吧。”

    他盯着这群侦探们,两人穿着一白一黄的长袍都是很奇怪的了,露可的贵妇装扮,还有迷失丛林与无敌真寂寞的休闲装,甚至是在眼前的鱼丸,身上的大衣后还出现了‘Sin’的文字。

    这些超越了1930年时代感的服装,在维利看来也仅仅是‘风格独特’罢了。

    “坐。”

    等管家送来冒着热气的咖啡,周围的玩家也在维利的安排下就坐。

    他坐在中心位,在咖啡的帮助下,勉强帮他镇定了精神和情绪,稳定了精神状态后的他才慢慢解释道:

    “两个月了,我将修道院翻新后入住,从入住开始的第一天就能感觉到,似乎在墙壁里面,或者各种狭隘的通道,还有夜晚来临时,周围都会响起窸窸窣窣的老鼠声。”

    “刚开始还不是很明显,我以为只是自己的幻觉,可随着时间的推移,老鼠的动静越来越大,甚至每每在自己安静下来的时候,就可以听见隔着墙板,里面有老鼠在窜动。”

    “可那明明是实心的墙......”

    “刚开始我还没有看到过有任何老鼠,只是能听见那些声音,那些叽叽喳喳,来回奔跑在木质地板上的噪音,可我让管家和仆人们去听,去看,去找,全部人都没有听见有所谓的老鼠痕迹,这一切就好像是我的精神幻觉一样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开始高亢,变得激动。

    “我尝试过请心理医生,吃了点安眠药,还有其他精神类药物,但那根本就不起任何作用,刚开始那一个月简直要了我的命。”

    说道此处,他喝了口咖啡继续说道:“于是之后我让管家买了九只猫回来,还在各种暗路上放了捕鼠夹、老鼠药,又把一些会隐藏老鼠的洞坑都填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这并没有任何作用...那每天四处出现的老鼠,还是会在墙壁内发出噪音,我还能听见他们四处奔走,到处挠墙吱吱喳喳的声音!”

    “所幸是,这一切没能让我一个人继续经历下去,买回来的九只猫也都会有在发现老鼠的时候,疯狂的挠墙,这证明了我所说的不是假话。”

    他指着这间房间里的各种残破歪扭的墙壁抓痕道:“不止我发现有老鼠,就连我家的猫都发现了有老鼠!”

    “不过只有我一个人发现,管家和仆人们到现在也是没有任何反应。”

    “并且在五天前,我甚至能亲眼见到有几只白花花的老鼠,真的就从我的眼皮底下溜了过去!等我追上去时候,发现的竟然是长着人脸的老鼠!我本来该狠心一点,立刻活捉其中一只的,但是被吓懵几秒后,大意放跑了那些人脸老鼠。”

    听完维利的叙述,赵晴天问道:“就只有修道院有老鼠?这个村子里有没有老鼠?或者一些事件是关于老鼠的。”

    被问到这种事,维利忽然一怔。

    他难为的说道:“关于老鼠的事情,以前在村子里是闹过比较严重的命案。”

    “命案?”

    好几名玩家都觉得疑惑。

    露可和大叔也都下意识的张望着周围,因为刚才维利还发疯着表示有老鼠。

    关于人面鼠的命案,让他们都专注起来。

    维利点头道:“这件事情太久了,如果是关于老鼠出没的经历,在五十年前周围村子还闹过一次很轰动的事件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看样子不太想说,但是终究还是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那时候村子里死过人,是被一群突如其来的老鼠袭击,成群结队的老鼠像是浪潮一样经过了两栋村房,把十多个村民吃成了白骨。”

    鱼丸脸色凝重道:“最后老鼠呢?”

    “不知所踪。”

    维利说道。

    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