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来份松果全球旧日 > 第107章搞得好像我打得过他1样
      嗖嗖嗖——

      “你要为你的愚蠢付出代价!”

      克里希斯顿举着双刀在狂砍,许白只得不断逃跑,两人发出的噪音回荡在这奇怪的洞窟里。

      两人追逐了十分钟,克里希斯顿也愣是没有明显的体力下降,反倒是目露凶光,穷追不舍的就要把许白给切块。

      嗒嗒嗒——

      嗒嗒嗒嗒——

      跑开了一条足有几百米的隧洞,许白即便敏捷可体力有限,和克里希斯顿耗下去肯定吃亏。

      在闯入眼前的空间时,这片巨大而又明显宽广的岩洞呜呜的不断渗透着冷风,没人关心这风向是从哪来的,一个正忙着杀人,一个正忙着逃跑。

      许白手上拎着的手电直接往后一甩,可没扔到克里希斯顿的脑袋,却被那双刀直接拍飞。

      现在他的游戏背包里的武器也只有撬棍,若非如此许白也不必逃得如此狼狈。

      “看你喘成这个样子,你的体力现在很不妙哦!”克里希斯顿邪笑道:“我可是力量和体质双属性达到100的玩家。”

      “你拿什么跟我斗?”

      许白现在的确张着嘴大口呼吸,他看上去情况不太妙。

      他的属性强化的方向是魅力和精神,面对力量型的玩家还真不好对付。

      追到此处,克里希斯顿倒是没有继续如疯狗般追击,他反倒放慢脚步,缓缓堵截自己身后的唯一出口。

      因为许白已经来到了死胡同,这个洞窟已经到头了,现在唯一的出路,正是他们跑来的隧洞。

      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许白忽然问道,然后缓缓摘下墨镜。

      克里希斯顿没有在意,“我管你是谁,反正你的样子化了灰我也认得!”

      言罢,他又再次高举双刀,一个箭步朝许白突袭而来!

      “那你记住了,我叫异路!”许白一个侧跳横移开,紧接着手中的墨镜用力砸向敌人。

      “墨镜?”

      克里希斯顿压根没在意这玩意,一个墨镜能有多大的作用?

      难不成墨镜还可以忽然变成巨大的食人怪物?

      他摇摇头,一刀斩下后说道:“你走投无路的样子,真的很可怜呢。”

      “可你招惹错了人,你招惹到了我!你不断的逃跑也注定是徒劳的,我会把你献祭给伟大的克苏鲁!”

      许白眼神森冷,“你也招惹错人了,我出生到现在,基本上除了曾经的主治医师,也没人敢招惹我。”

      紧接着,克里希斯顿又举着双刀冲向许白,可届时他忽然发现了极为诡异的一幕!

      因为他才想起来,刀刃砍中墨镜后,没有听见任何异物落地声,在这寂静的岩洞里只有他俩的对话和呼吸。

      同时在他右手的长刀刀身上,竟蠕动着一滩奇怪的流动液体!?

      深褐色的这摊液体就像沸腾的泥巴,却牢牢的粘住了克里希斯顿的刀身!

      他刚想甩动长刀,这摊流体却瞬间成型,一团触手状的像是异形抱脸虫一样的玩意瞬间扑向自己的面盆!

      “啥玩意!?”

      克里希斯顿骇然,这变化之快连他也没有料到,一个平平无奇的墨镜居然可以变成一个如此骇人的怪物!?

      甚至对方平日里还把这玩意当成饰品穿戴!

      不过修格斯的偷袭并没有得逞,克里希斯顿迅速的侧头躲过,可接踵而来的,却是许白朴实无华的一拳!

      就在修格斯吸引敌人注意力时,这天衣无缝的偷袭时刻,许白肯定不会错过!

      许白吼道:“吃我一拳!”

      明显在眼前不断放大的拳头在接近自己的鼻梁,克里希斯顿也不愧是资格玩家,反应迅速的他快如闪电,声音传递到耳中时,再配上视觉的即刻反馈,可以做到立刻反手挥刀斩去!

      呼!

      破风声在许白耳边炸开。

      敌人的刀刃闪着寒芒,那速度比自己的直拳还要快上三分!

      如果许白执意挥拳过去,肯定是可以击中的,但后果却是脑袋要挨上一刀!

      可突然!许白却气势不减的加快速度,克里希斯顿眼见这波不亏,欣慰的咧嘴笑时,许白的脑袋却消失在了他瞄准的位置!

      克里希斯顿的长刀斩在了一片空气中!

      “嗯?”他的笑容凝固住了。

      根本没打算出拳的许白迅速躬身,他刚才的也都是言语迷惑和佯装出拳,所以对敌人本能的反击早有预备。

      躲过了锋利的长刀,他的脸上全是阴毒的笑意。

      手中猛然握紧了克里希斯顿的两颗薄弱之处!

      “你捏爆过鸡蛋吗?”他的声音此刻宛若魔鬼般让人害怕。

      克里希斯顿瞬间窒息!无边的恐惧感如潮水侵袭他的灵魂!

      “你!?”

      他话还没说完,许白毫不犹豫的用力捏去!

      咔噗!

      奇怪的声音响起时,克里希斯顿感觉下体一凉!

      紧接着痛苦瞬间遍布全身神经,让人感觉灵魂升华、仿佛漫游在宇宙,思绪被痛苦抽空!

      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”

      撕心裂肺的嚎叫凄惨至极,从喉咙里挤出来的声音都在不断的变形。

      他的身体如蛆一样的蜷缩在地上,五官因为极度的痛苦而扭曲在一起,嘴角不断的抽搐着出现白沫,可即便是遭受如此痛苦,他竟没有昏死过去!

      克里希斯顿浑身都在颤抖,怨毒的双眼像是冒着鬼火,死盯着许白。

      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,许白此时已经被对方满门抄斩。

      敌人已经倒地挣扎着,许白忽略自己手中的血液,他捡起地上掉落的长刀。

      没有废话,他走上去直接就给克里希斯顿来一刀!

      可是就在刀尖就要戳破敌人的胸膛时,眼前的人用尽全力的往侧边滚去,原本刺向心脏的刀却划破了右手手臂。

      “还想跑?”许白拎着刀就继续要追,可他才发现眼前竟然没有任何人!

      克里希斯顿一个翻滚过后,直接消失了!

      那么大一个人,直接在他眼皮底下消失,这是个什么情况?

      “幻觉?这是克苏鲁第二层封印的精神影响?”

      他望着手中新鲜的血液,否认了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  不是幻觉,那极有可能是某些道具,或者能够隐身的职业技能!

      “不是幻觉,那肯定是藏起来了。”许白站在原地稳定呼吸,正通过平稳状态去减少自己的心跳声和呼吸声,以此来聆听周围是否有什么动静。

      嗒—嗒——嗒

      就在他调整了几分钟后,果真在不远处听见了微弱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  略带紊乱的呼吸,在黑暗中有位隐身的家伙正在努力减少自己的噪音,小心翼翼的打算通过隧洞离开此处。

      许白捡起手电,修格斯也重新爬回他的身上,光源探照在他听到动静的位置上,却只是映照出坑洼的岩壁。

      “还真是隐身啊。”他的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盯着岩壁。

      就在他说完这句话后,对方的呼吸明显更紊乱了些许,被影响了心态连连出现破绽。

      光源上下照射着周围,还能够看见断断续续出现的新鲜血渍。

      许白的眼神仿佛能看破那隐藏在空白中的人,克里希斯顿哪怕是在隐身,他都感觉自己大脑陷入一片空白!

      这人怎么回事?

      他刚才为什么要逃跑?

      搞得好像我打得过他一样!

      后悔和懊恼让他开始惧怕许白,可却忽然看见对方的嘴角上扬。

      许白忽然拎起长刀,笨拙的挑了一个刀花。

      他舔了舔嘴唇。

      “面对疾风吧!”

      说着,他便举着长刀快步冲上前去!

      前方被照亮的岩壁忽然爆出了一句粗口:“谢特!”

      嗒嗒嗒嗒——

      无人的隧洞里响起急促混乱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  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