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来份松果全球旧日 > 第97章宇宙级的算计
      “按照人类理解的规则去定义?”

      许白忽然来了兴趣,他直视着还不及自己腹部高的小女孩,表情玩味的问道:“你不是人类?”

      忽然出现一个小萝莉在面前,如果在正常社会里这反倒没什么。

      可在旧日游戏降临后,又是在全球副本任务当中相遇,这就极为反常。

      没有人会对一个来路不明的小萝莉产生怜惜的感觉,哪怕她真的看上去很可爱,让怪蜀黍看见了都忍不住冲上去熊抱的那种可爱。

      小女孩神情非常平淡,“我现在是人类,我的一切的身体构造都和现在的主流人类没有区别...除了α级玩家的意识囊不属于人类,浑身上下都是原装的。”

      “这话说的,什么叫现在是人类?这么说...你曾经不是人?”许白笑道。

      眼前的小女孩没有否认,但也没有直接承认。

      “这种事情对于人类来说,我知道是难以理解的。”

      她那稚嫩的语气却不像是在描述自己那般,反倒像极了旁观者那样的随意和...佛系?

      因为许白的确从他的语气中,感受到了某种比较佛系的态度......

      “没关系,你直说...我可以理解。”许白推了推修格斯墨镜说道。

      小女孩点头道:“我在旧日游戏降临的前一周,替换了原身体主人的意识。”

      “原本在我们文明当中,记录中的地球会在往后的三千年平安无恙,甚至发展出了能够跨越银河的科技,并且没有灭顶之灾和其他外敌侵扰,那段发展期将会极其和平。”

      “可旧日游戏出现了,这场游戏的降临是我们整个文明都没有发现的局,连我也开启了游戏系统的那一刻,所有的走向都是出乎意料的。”

      许白问道:“替换意识?甚至对地球的未来发展有明确的记录,你们的文明叫什么?”

      他对于小女孩透露自己是外星人的这个情况,几乎没有任何惊讶,更多的反倒是好奇。

      “文明的名称以人类的发音系统无法准确的传递出来,但是似乎旧日游戏也有给我们的文明命名,哪怕我个人不太喜欢这个名称,至少你可以称为伊斯文明。”

      “我的游戏名称是喜鹊儿。”

      喜鹊儿表现出的淡然出现在小萝莉身上时,简直就是万般的违和。

      她毫不避讳的跟许白解释道:“我们文明掌握着能和万物替换精神意识的科技,无论过去还是未来,宇宙亿万种世界线当中,我们都能够将自己的意识投放在‘通道’里面,而刚好身处在‘通道’的朋友会和我们的意识进行交换。”

      “也就是意识交换,我们会替换各自的身体,但这种行为我们并没有恶意,仅仅是用于延续文明,为了防止文明因为各种灾难降临和外敌侵扰而灭亡”

      “我们大多数会选择安宁的时间段和世界作为旁观者存在,不会改变世界的走向,除非整个文明有殖民的必要。”

      小女孩以平淡和稚嫩的语气说出了极为骇人听闻的秘密出来。

      能够精神转换,跨越时间的精神投递...洞悉地球的过去和未来走向!

      这种文明该是何种的强大!

      可就连这种文明,都表示自己也会遭遇文明灭亡和灾难降临的危机,那么人类呢?

      在万古的时间当中,甚至掌控着时间的伊斯文明也无法做到永恒,也会存在危机。

      许白脸色凝重,他暂时对喜鹊儿的话较为相信,因为撒谎人的气场以及神态他分辨的出来。

      毕竟由一个10岁的小女孩,以资格玩家的身份说出来时,哪怕很扯淡,可这的确有可信度。

      “精神交换的话,那么小女孩的意识就会转移到了你原本的身体所在,就是伊斯文明的星球上对吗?”许白问道。

      喜鹊儿点头道: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  “因为我们的新占领星球也因为资源耗尽而开始变为一颗死星,现在已经不适合任何物质形态存在的生物在上面生活,所有的伊斯也透过精神投递撤离,估计现在星球上的伊斯已经全部死亡。”

      许白闻言脸色难看。

      “所以说...你们这些伊斯人把自己的星球用废了之后,就直接掠夺别人的精神进行跑路?留下那些转换过去的家伙等死?”

      好家伙!

      他能感受到被伊斯人夺舍的家伙,在突如其来的精神转换后,看见自己正处于已经要灭亡的星球上,那是多么悲惨的恶意。

      像极了高高兴兴出门打算看场新上映的电影,结果伊斯人替自己看了,还替自己活了,自己却站在荒废的星球上看着太阳风暴、以太射线,各种核辐射以及陨石坠落的场面。

      喜鹊儿认真道:“这是为了延续我们文明的必要手段。但也有发展的不错的城市进行精神转移的,目的是将其他未曾记录过的世界时间线记录下来,不过转换回来的家伙全部都会对其进行精神清洗。”

      “否则知道了我们科技手段的家伙,回去了之后将不受控的将时间线篡改,这将是极其严重的后果。”

      许白因为和喜鹊儿聊天,赵晴天那边已经不断在催促,可自己却还有更多疑问没有搞清楚。

      他看向小萝莉,想着这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小女孩,原体很可能是某些奇形怪状的触手怪物,像是古老者、钻地蠕虫还有深潜者,他见过的旧日游戏生物的长相,无不是极其具有艺术性质的种族,想想就一阵恶寒。

      “那你跟我说这些,不怕我知道了这个消息,可以改变未来?我相信伊斯文明不可能这么简单就暴露自己的文明信息出去,甚至你只是潜伏在人类身上的伊斯人。”

      “如果旧日游戏是意料之外的话,那么就继续传送去其他没有意外的时间线,找下一个倒霉蛋不是更好吗?”

      说着,许白忽然露出神秘的微笑道:“还在这种危险的旧日游戏当中,一步步的进入副本成为资格玩家,你这么做的原因...是因为回不去了吗?”

      “你被困在了这个身体里面了。”

      喜鹊儿没犹豫的承认道:“我的确是被困在了这个身体当中。”

      “同时在旧日游戏开启后,我也并没有在地球找到同类,事实上旧日游戏的存在对此我也毫无头绪,我无法获得任何同类在地球散发的波长,甚至连我自己的信息也无法发布出去。”

      “旧日游戏在限制我的科技,我无法制造出伊斯文明水平的科技武器,游戏运营团队有更高的科技树和规则,我等于被困在了孤岛之中。”

      “我的精神意识也投放不了在‘通道’当中,在银河系范围内的所有意识流放的渠道,全部都被未知的力量给封锁。”

      如此喜闻乐见的事情,许白忽然更有兴趣道:“那你岂不是自爆了吗?让我知道你是个外星人,还是被困在地球上,孤立无援,甚至要倒霉的跟人类一起进行旧日游戏,你不怕被拿去切片和研究吗?”

      “你脑子里的信息和科技,这可是对于现在的人类,肯定异常宝贵的东西吧!我可是有在某些道具上面,见到过伊斯这个称谓,想必那个种族说的就是你们。”

      喜鹊儿没有惊慌,她反之异常淡漠的说道:“我原本也只是一个旁观者,旧日游戏没有出现的话,我的确会不断投递精神,寻找下一个更安全的地点安身。”

      “只是旧日游戏现在完全把我也牵扯进了局中,这是我们文明对此完全没有记录的意外,现在旧日游戏就是个单向的循环,外面的伊斯可以精神投递至旧日游戏开始前的时间线,可旧日游戏开启后,却无法做到从旧日游戏传送任何信息出去。”

      “我被锁区了。”

      “太多蹊跷的事情发生,旧日游戏拥有我们科技的道具,以及把伊斯文明的一部分文化还有城市也编撰进入了副本当中,这些是让我选择入局的关键。甚至在我们的建立的图书馆当中,根本没有关于这段历史的记载。无论是以前还是未来,从来没有出现过旧日游戏的记载。”

      许白说道:“那这么说,你被阴了。”

      喜鹊儿摇摇头道:“被阴的不止是我,按照旧日游戏现在资料库里面的数据来说,至少是宇宙级的算计。”

      “宇宙级的算计!”许白咬牙切齿道:“我就知道!否则我刚逃离精神病院呢,世界就忽然都疯了!”

      “看来上天觉得精神病院关不住我,恨不得让整个世界都陪我一起疯!”

      喜鹊儿:“......”

      小萝莉淡淡的问道:“你这个人类是怎么成为资格玩家的?”

      许白闻言,展露一整排的大白牙说道:“先这样,再那样,然后见到旧日生物就一击滑铲!就通关啦!”

      喜鹊儿那水灵的眼眸死死的盯着许白,那你感觉像是在骗三岁小孩的眼神十分明显。

      半晌过后她才问道:“你的游戏昵称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  许白说道:“在下克里希斯顿。”

      言罢,他忽然又开口问道:

      “杰森是你杀的吗?”

      ......

      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