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来份松果全球旧日 > 第91章全球掉SAN
      “是因为...成为α级玩家后,就不会害怕了吗?”男人眼神惶恐,像是抓到救命稻草那般,看着许白的面孔多是羡慕。

      “是这么个道理,成为α级玩家后,至少不会因为一个噩梦就掉理智。”许白说道。

      男人不断的颤抖着,他思索道:“不够了...我现在身上才剩下18块旧日骨髓...不够了......”

      他把目光放在身后的办公室里面。

      “我去找老大借钱!”

      见男人就快离开,许白又开口道:“其实也不用那么麻烦。如果你现在就想睡个好觉的话,为什么不试试进入副本内睡觉呢?”

      “在完成副本后,又能赚旧日骨髓,也可以休息。”

      男人闻言立即精神了许多。

      “你说的没错!我为什么不先进副本躲一躲呢?老大看到前台没人也只会叫另一个人过来站岗。”

      言罢,他就开始多人游戏匹配中。

      数秒后,站在许白眼前的男人原地消失,是已经匹配进入副本当中。

      “现在是每个人都会做噩梦吗?”许白说着,他走到了办公室的门口,不断往里面窥视着。

      办公室的桌面上趴着一个人,看样子是睡着了,可是他时不时的抽动一下,像是在睡梦中遭受着某些惊吓。

      他没有吵醒里面的人,不动声色的退出来后,又绕了酒店上下一圈。

      最后等他观察完了这间酒店房间里的情况,发现不仅仅是刚才前台男人的精神状态欠佳,这里所有看管酒店的人员,所有人明显都是副没睡好的面容。

      疲惫、萎靡,有种介于纵·欲过度和病恹恹的状态当中,其中许白也上去攀谈过,结果都是不约而同的做着噩梦。

      这些噩梦五花八门,有和前台男人一样的是沉入海底的噩梦,但也有是被困在一座荒岛上的,也有梦见自己不断下坠,却每次在落入水中时,世界倒转,他又变成从高空坠落,然后再次落水。

      但这些噩梦里面,所有人都有相同点,那就是凝视感,不可名状的凝视感,被来自亘古岁月里的邪恶之物凝视的厌恶,还有四面八方的低吟,回荡在天地间经久不衰的召唤那般,折磨的他们疲惫不堪。

     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,可是许白自己的梦境也没好到哪去。

      在最后,他还记得口中不自觉的呢喃着拉莱耶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  “现在是大家都有在做梦,所有人都有种莫名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  “可是凝视感的话,我也好像有一些,就在被星空拉扯走的时候,能感觉到深海里面有东西在盯着我的后背。”

      “可低吟,那种无处不在的恶魔般的召唤声音,我好像还没听到过。”

      许白摇摇头,“这些问题好像越来越严重了,是有关拉莱耶降临的前兆吗?但是现在最明显的......”

      “好像是这片天。”

      他一边自言自语,站在自己房间里的落地窗看着街外的萧条冰冷。

      这片已经沉寂的城市基本上没什么好看的,除了会罕见的经过几个人类,一俩辆汽车之外,寂静是这里的常态。

      “天就没有黑过。”

      在旧日降临过后的白天,经常都是被一片灰蒙蒙的雾气笼罩,极少时候能够看见万里晴空,可总归有天黑的时刻。

      但现在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酒店房间里时钟显示的时间是凌晨1点32分,可外面的世界却还是亮得让人心悸。

      始终缭绕不去的灰雾占据着天际,不知道是来自哪的光,透过这层灰雾降临在地球上,连黑夜被完全夺走,世界弥漫着让人压抑的气息。

      按照科学解释的情况下,公转和自转的影响中,地球是会有一面接收不到太阳的光线,而月球则吸收了太阳的光,在夜晚中折射最后的光晕。

      可现在只能够说明,在除了太阳之外,肯定有某种东西在持续的发光,同时能够照射到地球的背面。

      先不论这种能四面八方照射过来的光线,是否有辐射、各种会破坏生态和气层的元素在内,光凭现在地球的黑夜消失了,肯定说明现在太阳系正在发生着某些不得而知的事情。

      许白叹息一声,摸了摸手上的小修格斯。

      “这种事情也不是我该操心的,这种影响全球的事情,有关部门肯定比我派的上大用处,我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良好市民。”

      “仅凭我一个人,也做不了什么,能改变世界的话,早就去改变了。”

      他现在也不可能进入副本,满级了还进入副本的话,运营方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安排他。

      疯狂山脉也是运气较好,全灭了古老者才能通关,他再进入副本,指不定下次直接把他扔去外星球自生自灭也是极有可能。

      索性倒头就睡,剩下的时间就等待着全球副本的开始。

      他也不害怕什么噩梦,就是被拉扯进入太空的时候比较刺激。

      一夜过去,他这次又做了同样的梦,还是被拉扯进入苍穹之上,漂浮在宇宙之中的他眼睁睁的看着群星颤栗,然后地球太平洋的海面上伫立起一座宏伟的邪恶城市。

      凝视感依旧抓着他的背不放,光怪陆离的噩梦当真是没放过他。

      这样一连好几天过去,许白每天都会做着同款噩梦,直至后面他都已经习以为常了,根本没把这个梦当一回事,甚至做完梦之后,他连冷汗都没有冒出来过,反倒是有一天,不做这场噩梦了,他会觉得不习惯。

      这几天当中,他除了复习死灵之书里关于克苏鲁和拉莱耶里面的资料外,就没有别的事情做。

      但从这里面有限的资料里只能得知到,克苏鲁正沉睡在拉莱耶这座宅邸当中,他的存在极其伟大,还有他的仆从深潜者之类的信息。

      其他关于拉莱耶的提及都是只言片语,他也找不出更多。

      【你有来自玩家独步天下的消息】

      刚收回死灵之书,他就看见了独步天下的通知。

      独步天下:“这几天的事情,你都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  许白:“有打听过,所有人都在做噩梦,现在天已经不会黑了。”

      独步天下:“就这些?我的意思不是知道这些!现在全球都陷入了某种磁场的影响!这种神秘的磁场科学家们还没研究出来是怎么回事,但是这种磁场能直接影响全球人类,会导致绝大部分的人类都会做噩梦。”

      “α级玩家也不例外,只不过还没成为α级的普通玩家,会因为磁场的影响感受到他们不可认知的东西,甚至会出现理智值减少的情况。现在全球剩下的普通玩家都在不断的减少理智值...我觉得这是旧日游戏在筛选玩家,还有催促玩家加快进度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  “并且按照时间推算,这个让人能做噩梦的磁场,他的持续时间至少在拉莱耶降临后才会减弱。可普通人根本不可能撑到那段时间,这几天开始有很多人已经疯了!甚至有一些理智值原本就不高的人类,直接在睡梦中脑死亡!”

      “现在我们官方在不断建议他们进入游戏副本里躲避这次的磁场事件,而且国家也已经开始分发α基因药剂给没晋级的群众们,但是国库有限,能救一些是一些。”

      许白:“是全球的普通玩家,都在不停的因为噩梦扣除理智值?”

      独步天下:“没错,有极少数的民众没受到影响,可那也只是凤毛麟角,亿分之一的概率。”

      人类在面对这种甚至是无法触碰的敌人,他们连操控者都还没看见过,甚至就要遭遇大洗牌一样的灾难。

      独步天下停顿了会,他对于这种消息的出现,更是无奈,无力感让他身为公职人员的身份变得一无是处。

      那曾经肩负着维护秩序的警·察身份,转变为调查旧日游戏的调查员,还有之后肩负国家赐予的使命,他盼望着能够尽早解决世界的一切。

      可世界再往更糟糕的方向发展,他也无可奈何,更自身难保。

      “虚白同志,你也有做噩梦吗?我现在已经是α级玩家,可这两天休息的时间,也会做噩梦,是关于溺水被拖入海底的,我感受到了奇怪的凝视感,还有各种困难的无法呼吸的症状,不过醒来时身体还算是有补充到体力,理智值也尚算稳定。”

      这一句,是独步天下自己的疑问。

      许白:“我也有出现噩梦的状况,可按照这种情况发展下去,的确很像是旧日游戏在开始逼迫玩家进化。普通玩家哪怕留在副本里,不可能一辈子都活在副本当中,只要他们回到现实世界,没有进化,之后也肯定会出事。”

      在许白和赵晴天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就已经有推测过,基因等级的提升,全球势必会出现一些时间去筛选玩家的参差。

      但是没有想到来临的这么迅速,还没等全球副本开启,就已经对普通人类下手。

      独步天下:“这种事情,哪怕是我们官方也难以应付,可不管怎么说,我也摸到了资格玩家的行列,上面也不会分配太多任务给我,毕竟要应付全球副本,我也会有更多时间休息。”

      “所以虚白同志,全球副本见,在安布霍格精神病院之后,期待和你的再一次合作!”

      许白:“全球副本见。”

      当他以为对话结束了之后,可过了会,独步天下又发来了新的消息。

      “如果可以的话,也务必崩了这个该死的全球副本!虽然这种行为还有想法不被上级允许,可我真的很想像你这样,出现在邮件公告上,打这该死的旧日游戏的脸!”

      许白看了这条信息后,不由得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  他回复道:

      “你这是第一个给我颁发崩坏副本任务的人。”

      “不管怎样,我尽力。”

      ......

      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