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来份松果全球旧日 > 第83章传播真相
    教堂里喧嚣吵闹,所有人都处于极度兴奋的状态,众教团成员在许白面前,宛若看到了灿烂繁星中来临的救世主。

    许白缓缓走下将他,举手投足间极度自信的气场,在众教团成员的簇拥下,俨然像是德高望重的领导,接受着属下的赞美。

    “大主教!大主教!大主教!”

    “大主教!大主教!”

    “大主教!”

    他们狂热的围绕着许白,试图靠近自己的偶像那般激动,所有人都高举双手,他们的热情即将要掀翻这教堂,声势浩荡的不似20多人的团体,更像是上百号人的集结。

    教徒们将许白供奉成他们新拟定的大主教,可许白却摆摆手。

    他手势刚做出来,所有人都识趣的闭上嘴巴,连呼吸的噪音都试图减轻到最小,空气瞬间安静下来,教团成员们生怕许白说话时,某个音节的遗失会让他们追悔莫及。

    “我能了解各位此刻的心情,难掩平静,唯有高声释放出来。可是别忘了,我们的目标是打倒大主教!摧毁银色暮光密教团的阴谋!”

    许白降低了几分贝道:“各位要切记,推翻教团尚未成功,大家仍需努力!”

    “行事需要低调!目前教团还是庞然大物,不可因眼前之利而丢失本心,大家要低调!大主教什么的就不必多言,这种事情放在心底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要叫,就叫我异路大人!”

    啪啪啪啪啪!

    清脆的掌声响起,那是身后的李执事在附和!

    “异路大人说的极是!”

    其他教团成员也跟着拍起手掌,高呼道:“异路大人!异路大人!”

    就在这间破败的教堂内,许白已经成功让这群银色暮光密教团的成员,对自己的身份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又继续在这里传播经过‘修改’的门之主祷文,那都是之前教安可,还有李执事他们的东西,全部都再次宣传给了这群新的教徒。

    几名执事本就有了解过门之主,在许白的教导下,他们更是念的如痴如醉,在简单的祷告下,他们见证了许白那高超精妙的手艺,利用简单的碎石就足以布局出一块初具神韵的魔法阵。

    “伟大的门之主克苏鲁!请您聆听我们的祷告!”

    随着执教们将许白教导的祷文说完,之间眼前布置好的魔法阵忽然出现异变!

    直径2米的圆形空间内,里面的空间正在不断的坍塌、碎片化!

    无形的旋涡扭曲着魔法阵!肉眼可见的空间乱流就呈现在眼中!

    这无法由科学和一切物理规则去解释的场景,只能是由更伟大和神秘的存在制造出来。

    教团成员直视这情况时,会站在人类的角度去反思自己的渺小,如此诡异和神秘的场景,身体不自觉的发出颤栗,脑内各种信息素组织时,这完全是源于对未知的恐惧!

    一切的信仰、崇拜、恐惧和追随,无不都是因为自身的弱小,对于一切不可名状、不可理解出现时,脆弱的个体只能选着依附,信仰,崇拜。

    源自于未知的恐惧,这便是最各种密教徒们最核心的脆弱点。

    只是眼前的异动便是许白之前在死灵之书上学习到的空间系魔咒,空间紊乱!

    也不是什么门之主显灵,更不是许白随便用石头堆砌出的魔法阵出现了功效。

    仅仅是在教团成员念叨着的时候,许白在旁边又献祭了一次罗兰特,刚好在所有人念完祷告词时,空间紊乱发动!

    “这...这才是门之主克苏鲁真正的力量吗!”执教们被此情此景震撼到了。

    “异路大人果真是门之主所选!”

    小邪教徒们纷纷起哄,看着那裂变和收缩,已经成为各种镜面折射出不同世界裂缝的空间里,他们还看见了一片虚无。

    那似乎是时间、空间一切都并不存在的虚无,只是空间紊乱的区域在几秒后由完好如初,那地面上的碎石荡然无存,已经被卷入了紊乱的空间里,最后只得不知所踪。

    如此震撼性的结果,足以让他们对许白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加上他们在对门之主祷告时,各种难以言明的感觉,这分明就是在许白的教导下,才会产生的反应!

    不多时,教团成员已经在商量接下来的行动事项。

    李执事说道:“如今最早知道教团阴谋的只有我们,在座各位加起来的力量并不足以去抗衡整个教团。我们首要目标就是,让其他同样被教团蒙骗的下层人员们,共同了解到现在大家的处境。”

    “争取先从广大执事和信徒们传播真相,这点刚开始或许会很难,不过现在不一样了,我们可以利用执教的身份作为担保,现在所有在场的执教们可以联合交叉担保,这份担保对于其他信徒和某些执教来说,是受用的!”

    “异路大人的身份,还有他是门之主所选之子,这个必须传播出去!”

    有执事说道:“这点是我们应该做的,把真相散播出去我们会选定自己最熟悉和最容易相信我们的人,现在教团里面太过复杂,全球范围已经被覆盖,或多或少,我们先从华国开始,先把我们周边的信徒们拉回正道!”

    另一名执事继续说道;“这个真相如果不是异路大人在场证明,真的连我自己都不会相信。哪怕以我们多名执事联合担保此事,肯定也会走漏风声或者不被信任当做异端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眼神森然充满杀意。

    “我提议!在之后我们聚集其他信徒召开会议时,如果有信徒始终不相信异路大人的话,在劝导下依旧执迷不悟、死不悔改!那么就统统抓起来献祭!当场献祭给伟大的门之主——克苏鲁!”

    “好!我们尽力把真相都传播出去!”

    “异路大人在上!您告知我们真相就是今日最大的福音!我们不会辜负您的!”

    所有教团成员纷纷对许白行礼,他对此仅是笑道:“我也只是恰巧路过,发现了你们教团中的阴谋,这或许就是天意弄人,是门之主的启示,让我来传教与你们,让你们回归正途,信奉真正的门之主!”

    言罢,许白又连续完成了几条《密教徒的自我修养》,看着自己旧日游戏界面上的进度,还差的挺远。

    【距离成为‘合格的密教徒’还差85%】

    现在各个执事们都在依靠好友系统去联络自己相熟的成员,还有周边的执事、信徒们,打算尽快举行各种聚会,对于传播真相一事,刻不容缓也无法等待。

    毕竟谁能眼睁睁的看着,教团高层侵吞自己忙前忙后的成果,大主教这不仅仅是背叛了教会,更是背叛了信徒的信任!

    几乎所有执事几分钟后就带着自己的邪教徒们离去,争分夺秒的要召集其他教团成员,李执事和安可他们却依旧没离开。

    李执事微微低头道:“异路大人,之前在安可通知我来的时候,我已经将此事禀报过华国的枢纽主教,他听闻后表示对您的身份很感兴趣,想要添加您的好友,和您见上一面。”

    许白笑道:“那你是给了我的游戏编号?”

    李执事惶恐道:“我并没有!异路大人刚才表示自己喜欢清静,不息别人过于打扰,我就向枢纽主教禀报上去,解释您并不喜欢随便被别人添加好友,但是您的身份已经经过我们多方执教核实,枢纽主教也询问过相关执事后,相信了您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异路大人,您有何打算?”

    许白说道:“教团的阴谋不正是这群高层的主意吗?既然他想要提前见我,那么为何不见上一面?”

    “枢纽主教现在其他城市,距离这里至少几百公里,现在就要去见吗?”李执事大惊道。

    他也仅仅是个执事,对于教团的高层还是有阶级上的畏惧感。

    而且这在他们眼里,本就是教团高层诓骗他们的阴谋,更担心的是‘异路大人’去见面后,会遭遇不测。

    “现在就去。”许白肯定道。

    “教团的阴谋也只是初步被我们少部分的人发现,现在高层肯定还属于最放松警惕的时刻,发展下去的话,其实有旧日游戏系统,传播消息的方式无法阻断,极大概率主教层的人员会知道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他拍着李执事的肩膀,给予他肯定道:“趁现在去见华国的枢纽主教,是最好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不见,下次就没机会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安可猜测到了什么,双目圆瞪,在旁咋舌道:“异路大人!莫非您......”

    言罢,他比划了个抹脖子的动作!

    周边的邪教徒们也是惊骇无比,他们纷纷看着在自己眼中伟岸高大的许白。

    “异路大人要刺杀华国的枢纽主教吗!?”

    李执事也不自觉的颤抖。

    他又思考过,教团的阴谋戳破后,会和主教层撕破脸皮,届时就是主教层和众多教徒的抗衡!

    但就在现在此刻决定刺杀枢纽主教......这是他也没这么想的啊!

    “您真的现在就打算要行刺主教!?”

    许白微笑道:“行刺太难听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光明正大的去杀他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