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来份松果全球旧日 > 第80章我要叛教
      “那么到底克苏鲁是谁呢?”

      “克苏鲁是门之主!”

      “克苏鲁是门之主!”

      “克苏鲁是门之主!”

      黑袍执事带着众邪教徒高呼道。

      在许白的教导下,他们已经初步感召到了某种神奇的力量注视着他们,并且异路的名号被证实,他胸口的印记残存着明显的门之主的气息。

      这些邪教徒们每次念叨着祷文,都总会感觉到那股被宇宙所的凝视感,和看着星空之印给自己的感觉一样。

      “伟大的门之主克苏鲁!请聆听我的召唤!您将是宇宙中,一切自然的万物!您是大门、是钥匙、也是守门者!”

      “我将一切奉献给您!我将听从您的号令!我愿您降临在世间各处!您掌控的空间与时间,都会与所见之物交错!您是最伟大的存在!”

      他们全部都在继续歌颂门之主,全身心的接受着门之主的召唤!

      “原来我们憧憬已久的伟大之克苏鲁,竟然是这般高岸伟大!”

      远比拉莱耶之主要让人震撼!

      他们也是从此刻才真正了解,什么才是真的克苏鲁!

      “孩子,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  许白就站在他们面前,刚才他们不自觉的跪地祈祷,全都是跪拜在他的脚下。

      执事惶恐不已,见许白要上前搀扶自己站起来,他感动的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  “异路大人!是您让我看到了事物的本质!我现在懂了!我全都懂了!门之主就是克苏鲁!”

      他神情激动的开口道:“教会想要利用两套体系来分割我们对克苏鲁的理解,妄图用这种欺骗的手段,来控制我们分裂,产生隔阂,现在您让我看到了真实!”

      安可也在旁边点头附和道:“练习完门之主的祷文后,感觉精神好了许多,这是我从未有过的体验!”

      “这一定是门之主克苏鲁带给我的祝福!”

      许白什么也没说,他只是站在所有人的面前,面带微笑,慈祥、温和无比的自信和让人敬仰!

      黑袍执事站起身来,义愤填膺的说道:“一定是这样!关于门之主曾经是犹格·索托斯的事情,一定是他们凭空捏造出来的!他们垄断了真正的知识,妄图分裂我们,独自获得克苏鲁大人的眷顾!”

      “世界上根本没有犹格·索托斯,有的只有克苏鲁!那是大主教他们布下的谎言!”

      “他们这么做的目的,就是为了在拉莱耶降临那刻,成功帮助克苏鲁大人解除封印,当克苏鲁大人回归大地,带着一切出现在世人面前,那些高层就变成了真正理解克苏鲁大人的仆从!”

      说到此处,黑袍执事痛心疾首的拍着自己的胸脯,咬牙切齿道:“而我们我们会沦为亵渎克苏鲁大人的奸贼!因为我们信奉的并不是完整的克苏鲁!”

      “他们利用拉莱耶之主,还有门之主这两个说法,来分离我们!最后独自变成忠实的仆人!”

      “一定是这样!只可能是这样!”

      身边的邪教徒同时恍然大悟道:“原来,一直欺骗我们的,是自己的教团!我们之前不断怀疑身份的异路大人,他才是真正带给我们真相的布道者!”

      “否则我们学习了错误的祷文,伟大的克苏鲁一定会给我们惩罚的!但是现在,我们明明都感受到了神的注视!完全没有任何不适!”

      许白只是淡淡的看着这几个邪教徒疯狂脑补。

      他故作高深的叹息道:“真相,往往都是自己不愿意见到的。”

      执事闻言,重复着许白的话,他宛若醍醐灌顶,眼神充满向往光明的期盼。

      “谢谢您!异路大人!”

      他立即起身,抓着自己长袍的兜帽,话语铿锵。

      “从此刻起,我银色暮光密教团李执事宣布叛教!”

      言罢,他立即将黑袍脱下。

      “我将与银色暮光密教毫无瓜葛!”

      “这执事,不做也罢!”

      其他邪教徒见状,也纷纷簇拥上前。

      众邪教徒语气坚定,他们对许白的身份和知识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  “我也要叛教!”

      一下子这个小据点的所有密教徒,愣是给许白给调教得原地叛教,这点他压根就没想到过。

      许白的初心就只是想引导他们相信错误的邪神,在潜移默化中影响他们的信仰,从而让他们放弃帮助克苏鲁解除封印,或者在祈祷的时候并不完全的虔诚,而影响他们的计划。

      但是叛教这回事,是意外收获。

      并且在所有人都宣布自己叛教的同时,许白的脑海中出现了一连串的消息。

      【恭喜你习得《密教徒的自我修养》第十五条修养】

      【恭喜你习得《密教徒的自我修养》第十七条修养】

      【恭喜你习得《密教徒的自我修养》第五十二条修养】

      【距离成为‘合格的密教徒’还差87%】

      就连诱导别人叛教,都是合格的邪教徒必修的环节吗?

      眼前的邪教徒们已经脱下自己的长袍,更是打算把自己有刺青的部位割下,以示跟教团断绝关系的决心。

      李执事掏出一把匕首,猛的挥刀就要把砍下,丝毫没有留恋或不舍的感觉。

      可许白见状却立即阻止道:“慢着!”

      李执事刀都挥到了一半,却不解为什么许白要阻止自己的行为。

      “这种欺骗教徒的吸血教团,如此丑恶的东西有必要留恋吗?异路大人为什么您要阻止我?”

      许白解释道:“不要冲动,既然你们都是受害者,大家也都是被高层所蒙骗,那么就证明了你们这个教团的大主教也肯定不是什么好鸟。”

      “与其现在只是几个人醒悟过来,脱下密教徒的制服,割去教团的刺青,倒不如做点有意义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  “几个人的离去对这个教团根本没什么影响,他们该蒙骗的蒙骗,会有其他更多的教徒上当受骗,最后拉莱耶降临的时候,他们依旧可以坐享其成,成为克苏鲁大人最忠实的仆人。”

      “您的意思是?要阻止教团破除封印?坏了大主教的好事?”安可惊呼道。

      “仅凭我们几个人的力量,谈何容易啊。”李执事有些灰心。

      许白直摇头道:“仅凭我们几个人的力量,是无法撼动整个教团的。因为教团里的所有教徒,都被蒙在鼓里,大主教的粉丝可不理智啊。”

      “所以为什么不留下现在的身份,各位忍辱负重,继续扮演好自己的角色。明面上是教团的人,可暗地里把真正的知识和秘密传授给其他密教徒,大家都可以受益,等所有教徒都知道背后的真相,最后墙倒众人推,大主教一个人也无法抵御整个教团的怒火。”

      许白拍着李执事的肩膀,给予他大大的肯定。

      “加油!只要我们团结一心,一定会戳破大主教的骗局!”

      “最后所有教徒都可以投入克苏鲁大人的怀抱!而欺骗教团上上下下的大主教,则会被我们捉去献祭给伟大的克苏鲁!”

      执事点头如捣蒜,感动的都快哭出来。

      “这个计划太妙了!我一定会让银色暮光密教付出代价!”

      “为了门之主克苏鲁!”

      他像是肩负着巨大的责任,挺起胸膛道:“我现在就通知周边的教徒,先组织一场小聚会!争取将真相进一步的扩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