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来份松果全球旧日 > 第75章你懂克苏鲁吗求首订
    整备好之后的许白,穿上神圣洁白的长袍就出了门。

    2月的气温依旧是寒冷的,寒风萧瑟的街道上,造型极其吸睛的许白走在大道上,他就一人环游在这陌生又熟悉的街道。

    “从南极回来一趟后,忽然觉得这里的气温,也没这么冷。”

    在南极大陆的寒冷那是刺骨与无情的,脸颊会被风雪冻得毫无知觉,空气无比干燥,极昼的光芒洒在冰川上,那一片白芒能够让人头晕目眩。

    相较此时候城市里的寒流,就温柔许多。

    但是不管旧日游戏多么突兀,这个世界上,会穿着邪教长袍出门的人指定不是常人。

    许白可以明显的注意到,自己行走时,四周的建筑里都藏着各种不怀好意的眼神,他的行踪被那些躲藏起来的玩家们不断观察着。

    这次修格斯模拟成了墨镜,戴着墨镜的许白在此时此刻,是最引人注目的......傻子?

    只有傻子才会穿成这样,带个墨镜,还两手空空的游走在大街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安全了许多,虽然还是没什么人,但是和上次想比,现在走在街上已经没有劫道的了。”

    许白又游荡了几个街口,他穿梭自如的观赏着这毫无生机的钢铁丛林,这里一片死寂,哪怕是他想和别人发生点什么故事,都没有目标给他寻开心。

    就在他兴致全无,就要回去安全屋时,他在巷尾里面听到了些奇怪的声音。

    有人在争吵,而且十分激烈!是已经要干架的那种!

    出于关爱市民,和坚决反对暴力冲突的小天使许白,他顺着声音朝小巷里贴去,鬼鬼祟祟的他走路都放轻脚步,跟小猫似的没有发出任何动静。

    “你背叛了教团!事到如今你有什么好解释的!?”

    “放屁!我没有背叛教团!这是你的想法本来就有问题!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背叛?那你跟我解释解释,为什么我让你把自己的腰子献祭给伟大的克苏鲁时,你拒绝了我!”

    “连腰子都不肯献祭给伟大的克苏鲁!你凭什么说你没有背叛教团!你就是背叛者!”

    “当初入教的时候可没有告诉我要献祭自己的!是教团的问题!”

    “够了!我不要听你的狡辩!”

    “不管教团说什么我都不会献祭我都腰子!”

    越靠近巷子里面,许白就能听到明显的吵闹,还伴随着各种碰撞声,呻吟与激烈的喘息,他能想象到那是两人扭打在一起的场面。

    他探出脑袋,看了眼里面巷子里面,发现目标正躲在巷子侧边的位置,那边是开阔的小空间,刚好是一处较好的藏身处。

    这就可以让外人从巷口看去的时候,发现不到任何人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这两个家伙缠绕在一起,他们推搡和怒吼,两人不顾仪态和步伐,也不顾大幅度的争论会暴露自己。

    这两名家伙也都跟许白一样身穿长袍,只不过是深蓝色的麻布质感,与许白这身精品差远了。

    结合之前在巷口处听到的信息,这两货摆明就是起了内讧的邪教徒。

    许白喜闻乐见的凑上前,身法敏捷的他悄无声息的靠近了他们所处位置的转角。

    “你是教团的叛徒!我会代替伟大的克苏鲁来惩罚你!”说话的邪教徒掐着同伴的脖子,说话时咬牙切齿的。

    现在掐着脖子的这位已经占了上风,愤怒状态下的他根本没有察觉许白就在旁边看着。

    他猛的掐着同伴,将对方推倒在地。

    扑通!

    两人倒地,那邪教徒不依不饶的骑在对方身上,双目圆瞪,更像是有种处决了异端的兴奋!

    “你不用说话!乖乖的死吧!我会把你的尸体献祭给伟大的克苏鲁!”

    “你的死亡会很有意义!你会让拉莱耶升起的时候,帮助我们破开封印的!”

    被掐着脖子的邪教徒连呼吸都困难,他涨红着脖子,脸上是因为缺氧而病态的潮红,死命的要掰开同伴的手。

    “呃...啊....呃......”

    快窒息昏死过去的邪教徒,已经看见了站在同伴身后的许白,他的眼神里充满了祈求,那是唯一的希望,这个高个子的白袍男人,是救下他的希望!

    “救...救救...啊...呃......”

    他口中白沫都被掐了出来,在临近失去意识前,就只有对许白的祈求。

    只是眼前的白袍男人,一言不发的看着两人相争,自己在同伴疯癫狰狞的面容下被杀死,这人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直至邪教徒把自己的同伴给掐死,松手时脖子上已经是布满淤黑的血痕,凹陷下去的血管全部爆裂,大量内出血使得其他位置异常肿胀,死时双目爆凸,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“很好,我又找出来了一个叛徒!”

    获胜的邪教徒松了口气,自己同伴的死让他放松不少。

    当他才记起回头四处张望,看着有没有被盯上时,许白已经侧身靠墙躲起来。

    邪教徒也只是左右看了两眼,他的注意力全都在自己同伴的尸体上,其实只要他往外走一步,就可以发现许白的。

    “王富贵你放心,你的死很有价值!即便你背弃了教团,背弃伟大的克苏鲁,但是我会让你的死,重新变得有意义起来!”

    说着他从骑乘位起身,弯下腰来,徒手将这人喉结处撕烂,原本内出血的位置在滋滋的往外飙溅腥红。

    之后邪教徒用几根手指沾染着放出来的血,开始在墙壁上涂涂画画,绘制一幅临时的献祭阵图。

    他画的专心入迷,全程都被许白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直至他将这幅献祭阵图给完成后,许白也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因为这人在对同伴施暴时,他长袍在剧烈的行动下,已经暴露出手臂的刺青,许白看到了一块拳头大小的触手怪物刺青。

    那是被提及过,银色暮光密教团的标记,他们邪教徒团体的章鱼刺青!

    眼前这个献祭阵法许白也看出来了,那正是自己当初在副本印斯茅斯里,献祭给克苏鲁的召唤咒阵。

    只是他画的这个版本,和他的差远了。

    许白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一点都不专业,画的都是啥啊?”

    “你懂克苏鲁吗?”

    “现在的密教徒怎么都这个素质?”

    他强迫症犯了,看见这歪歪扭扭,甚至破坏了原体结构,手法奇烂的献祭阵就来气!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