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来份松果全球旧日 > 第49章现实下的世界
    三人走出安全屋,他们居住的位置并不再市中心,但不偏远,周围的交通枢纽和社区商户都配套完善。

    放在旧日游戏还未降临前,恐怕住在这里的房价也便宜不到哪去。

    2月的天气在这座城市被寒风覆盖,天际是一片灰蒙,犹如被旧日的诡秘遮掩的世界,抬头没有希望,尽是荒凉。

    “外面怎么没人?跟独步天下说的混乱,完全搭不上边。”赵晴天张望四周,疑惑道。

    他们穿行在街道上,原本预计着世界会陷入疯狂,街上的人们打砸抢、发泄、破坏秩序,回归原始而抛弃文明的自我放弃中。

    但事实却是,在城市当中,萧条的街没有人影,一眼望去只有寒风凌冽,呼吸都冒着白雾。

    沉寂着的钢铁丛林,他们像是被流放到无人岛,曾经人流涌动的街,现在空荡无比。

    “那里有人。”许白开口道。

    他所说的方向,是在不远处的街口,凄凉单薄的背影略显孤寂,此人正颓然的瘫坐在地上,什么也没有做。

    三人走上前去才发现,这人是个流浪汉。

    衣衫褴褛,满身邋遢不堪,头发乱糟糟的不知多久没打理过,在靠近的时候,总难免会闻到尴尬的异味。

    流浪汉见有人出现在自己面前,出于好奇抬头望去,可瞳孔里仿佛没有灵魂,直视着对方时,更多是在看人后脑勺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拎起酒瓶,咕嘟咕嘟的灌下一口白酒,那酒味混合着浑身恶臭更让人难受。

    “旧日游戏会摧毁世界,人类不可能活下来,全部都得死,全部都得死......”

    “全部都得死!”

    重复着掺杂醉意的胡话,流浪汉已经自我放弃,宁愿烂醉在街上,也不愿进入旧日游戏赚取骨髓,然后好好生活。

    许白他们没多问过一句话,可那流浪汉却是找到了发泄口,终于有人在自己面前,他被旧日游戏的阴霾笼罩着,他懦弱,他不安,他想要逃避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知道旧日游戏代表着什么?你们不知道!这一切都是真的!全部都得死!人类全部都得死!”

    “世界上埋藏的真相,永远不可能被挖掘出来!不,是不应该被挖掘出来!我们只是玩物,只是棋子!我们都得死!”

    流浪汉并不激动,他的话是介于梦呓疯言的那般诡谲,在普通人看去,更像是疯子的醉话连篇。

    “拥有旧日骨髓能买到物资又怎么样?等你了解世界上的极端,深海里拉莱耶之主克苏鲁!古老的种族的造物修格斯!你知道居住在拉莱耶无数的深潜者吗?你不知道?你什么都不知道!?”

    “你只在意想要进入游戏,你只在意赚到足够的旧日骨髓,你只在意你自己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哈哈!世界会毁灭的!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,可是...这是真的!真是真的!”

    他忽然动手抓着许白的脚腕,然后死死盯着许白的脸道:“你知道吗?旧日游戏里的邪神,是真实存在的!”

    “我们的世界,真的存在着克苏鲁!我只要闭上眼睛就会感受到他来自深海的召唤!来自彼端的低吟!他的容貌已经笼罩全球!只不过你无法看见罢!”

    大叔担心这疯了的流浪汉会不会动手袭击许白,所以在旁边准备好立刻动手。

    许白低头望着已经失去理智的流浪汉道:“你说的克苏鲁,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然后他脑袋上的礼帽旋即变成了一只造型怪异的邪恶生物!

    那是一只长着大量触手的章鱼脑袋,章鱼脑袋上覆盖着类似蜥蜴,或者是‘龙’的鳞片,并且脊背上长着狭长充满邪恶气息的蝙蝠翅膀。

    修格斯此时所拟态的怪物栩栩如生,赵晴天瞥了眼都觉得心底发寒,深入骨髓的冰冷和无端的恐惧。

    但这只是瞬间,赵晴天深呼吸就能调整过来。

    “克苏鲁!克苏鲁降临了!世界要毁灭了!克苏鲁...克苏鲁...克苏鲁!伟大的克苏鲁!我将前往深海原做您的眷属!守护者拉莱耶,在您的宅邸里拥护您的长眠!”

    流浪汉捂着脑袋,不停摇头晃脑的上下乱跳,在经过许白恶趣味的刺激之下,他此刻彻底的疯了。

    他只是看了拟态的修格斯一眼,就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在不断抽搐,同时用这脑袋撞击地面,恨不得把脑浆都给拍出来的虔诚磕头。

    咚!咚!咚!

    直至头破血流,脑袋都被血色染红,他完全感受不到痛觉那般,嘴巴完全成为复读机的那般死板。

    “伟大的克苏鲁!我将守护拉莱耶的降临!”

    “伟大的克苏鲁!我将守护拉莱耶的降临!”

    “伟大的克苏鲁!我将守护拉莱耶的降临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说着,他立刻起身朝着反方向狂奔,任谁也无法阻止的架势,不知去向何处。

    “这人完全疯了啊。”许白说道。

    赵晴天瞪着这个罪魁祸首道:“明明就是你给他看了奇怪的东西,估计人家理智值本来就快见底,你在这种关键时刻给人家补刀,换谁谁都会疯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给他看了我的小宝贝。”许白略带委屈道。

    小宝贝自然指的是修格斯,修格斯现在也没有继续变成刚才的怪物,正静悄悄的拟态成精致的小礼帽戴在头上。

    “克苏鲁、深潜者,还有你身上他所说的修格斯,那些都应该是旧日游戏副本里出现过的,我们在印斯茅斯也有经历过。”大叔说道。

    在副本印斯茅斯当中,他们就亲眼见识过深潜者的存在,还有即将乘浪而出的大衮。克苏鲁则只听闻许白在高塔上威严壮观的高喊此名。

    这一切,明明暂时只出现在副本上的东西,在此刻,竟会开始影响现实世界人类的思绪。

    理智值降低的下场,这个流浪汉就是最直观的展现。

    “像是这种人,在世界上一定不会少,很可能全部都是为成为α级玩家的普通人类,他们开始不能分清现实世界和副本,精神上的压力让他们陷入崩溃。”赵晴天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除了不能分清现实世界和副本,或许他们只是过早发现了世界上的秘密。”许白叹息道。

    他被关进精神病院也是这样,因为能够看到绝大多数人不能看见的东西,那些影子怪!

    所以做出的抉择,还有行为模式,都在一定程度上,会在别人眼里不一样。

    那边是异类!

    知道太多事情,没能成为愚昧的一方,就是他曾经的下场。

    “保持无知,那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我从出生不久,就比其他人预先多知道点事情,连现在也是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的越多,脚步就越不能停下来。”

    赵晴天和大叔也深有同感,旧日游戏带来的谜团越来越多时,他们如果不继续探索,不继续升级,理智值终有一天会见底。

    然后成为刚才失去理智的流浪汉!

    “在这场游戏里,只有绝对无知和探索真理这两条路,看来我们已经在寻找真相的路上回不了头。”赵晴天说道。

    大叔缩了缩脖子,现在的气温的确有点冷。

    “我们会寻找到真相吗?还是往真相前进的话,将会是万劫不复?”

    “万劫不复?我就在通缉令上价值600旧日骨髓,早就万劫不复了!”

    许白慵懒的身着懒腰,舒适的呻吟道:“既然都选择当资格玩家,进入全球副本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不要停下来啊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三人再次行走在街道上,始终各家门户大开,各种商店、民居都被人弃置大半,剩下的只有些私人住的地方门户紧闭。

    旧日游戏商店里,可以购买普通的物资,现在也没人打工。

    估计大部分人都忙着进入游戏赚旧日骨髓,大家都从打工人或者是老板,也纷纷变成给旧日游戏打工。

    继续运营现实世界里的经济网络几乎没有任何效益,在资源链被游戏垄断时,这就是现实世界所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们走进商场里,各种高档奢侈品专柜都没关门,里面有部分的货品被人抢夺,但还有一大半留存。

    昔日昂贵的各种奢侈品如废品般让人觉得无味,几人连看也没有多看一眼,继续感受着现实世界的变迁。

    “你们三个人有兴趣跟我做笔生意吗?”忽然,在身后的潮流服装店里,钻出名身材火辣的少女。

    “可以叫我小雅,我见你们一点都不慌乱,从容不迫在外面瞎逛的样子,一定是那种不缺旧日骨髓的人吧。”

    小雅身材高挑,穿着性感。那白净纯洁的脸蛋,像极了某些男同学时青葱岁月里的初恋,站姿故意挺直自己傲人的资本,这要是说自己是女明星,估计都有不少人会信。

    “什么生意?你上面是谁?我老大是门之主,你报上名来,看看我认不认识你们家的邪神。”许白问道。

    “门...之主?”小雅愣在原地半晌,才开口道:“抱歉...我不认识什么门之主,我说做生意的意思是......那个...我可以在晚上陪你寻开心,作为交换...我要10份旧日骨髓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大家也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眼前这位相貌清纯,姿色诱人的美少女,其实说的是那种事情。

    的确,游戏商城里面,所有东西都能买到,可唯独女人是不能买的。

    还有男人也不能。

    至少这种交易在现实世界里也经常会出现,通常由于过程太暴力,太刺激,基本上都是无法过审的。

    赵晴天露出玩味的神情看着许白,可那如弯刀危险的眼眸,小雅看着像是某种冷血的杀手般。

    许白很镇定,眼眸里依旧不起波澜。

    小雅立刻明白这是怎么一个情况,然后又看着身后气场冷峻,那生人勿进的大叔。

    还是继续说道:“那个...如果多人战斗的话,要加钱的。”

    言罢脸颊微红,羞涩的将双手握在身后。

    在这种世道下,赚旧日骨髓的方式,的确不拘泥与只靠游戏奖励,在现实世界里,这也是流通的货币资源,依旧有大家可以交换的方法。

    以物易物,只要双方觉得利益等价,那的确是新的能获得旧日骨髓的方法。

    只是对于这笔生意,许白似乎没多大兴趣。

    他缓缓说道:“交易的话,我目前不需要这种事情。但是我的老大比较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小雅惊喜道:“真的吗!?我一定会让你的老大满意的!”

    许白点头道:“不过我老大有点多,我先跟你介绍几个吧,你想认识哪个自己挑。”

    小雅闻言觉得哪不对劲,眼前这个人怎么说话如此奇葩,老大还有好几个,而且之前还莫名其妙的提及邪神、门之主什么的。

    这让她心头一揪!

    “那你听好了。”许白表情淡漠,可不禁让小雅后脊背发寒。

    “我的老大目前有......”

    “拉莱耶之主——克苏鲁!”

    “门之主——犹格·索托斯!”

    “隐藏在暗夜下的猎人——夜魔!”

    许白说出这几个名字时,那强调古怪的名讳让人听了去时,忽然像是感受到某种邪恶的低语。

    在他的嘴型里,犹如拥有某种魔力,光凭这几个名字,都能让人联想至亘古星辰里那无法直视的邪恶生物!

    “你...你在说什么?我不认识,我谁都不认识!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小雅脸都绿了一大半,这几个名字勾动起他内心深处对于未知的恐惧,回想起自己在进入旧日游戏中,见到的怪物!见到一切不可名状的恐惧!

    “你这家伙...才几个副本就认识这么多邪神了,你再继续说下去,我都以为你要报菜名。”赵晴天吐槽道。

    在他们面前的小雅,已经扑通跪下,并且还在不停的朝着许白求饶,看样子又疯一个。

    看来许白不但是在副本里对付NPC有一手,在现实里,对付普通人,那更是丧心病狂。

    在商场的角落处,有三人盯着许白他们的全部过程,看着小雅跪地失控,便慌不择路的逃窜。

    “看来是狠角色,不但不上钩,看样子还是高级玩家。”

    “先溜!这种人我们惹不起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