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来份松果全球旧日 > 第47章来自犹格·索托斯的奖励
    【成功召唤黑暗猎手;扣除5点理智值】

    【目前理智值为:70】

    许白的思绪沉浸在偏三八面晶块的核心里,一边沟通着里面不可名状的感召,同时后更多属于这晶状体的秘密悄然浮于水面。

    “黑暗猎手、永端黑暗里的夜魔、阴影下的秘密、暗影......”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这些名词是从何而来,可就是那般由心而发,自然而然的在手中奇异的感知下产生。

    规则员在无端的永暗那声音怪调高亢,撕破喉咙肌肉的,不顾形象的在高喊救命!

    “不要!不要啊!你快住手!这不是你能碰的东西!虚白你会后悔的!你一定会后悔的!你的所作所为!你并不知道你在步入深渊!你只是个棋子!现在收手还来得及!”

    这时的他根本没有游戏方的高傲与神秘感,这种断崖式的落差给人无比的震撼。

    宛若疯癫和恐惧又绝望的人啊!

    正是讲解员此刻给人的状态感受!他似乎在黑暗中看见那亘古中的邪恶,亿万星际秘密下的魔爪!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出来了?”希白在漆黑中如同盲人,心跳声剧烈的仿佛能产生回音!

    剩下的玩家下意识吞咽唾沫,他们能明确的感受到,许白在念完那完全属于疯人呓语的音调时,有什么完全不能被人类所理解,所有人类形容词都不适用的可怕怪物悄然出现。

    连呼吸都开始变得小心翼翼,许白召唤出来的恶魔,如同来自奥秘禁忌之门里的神祇!

    出现时周边时空都短暂的滞留,甚至耳边不断传来疯魔的低语呢喃,玩家们感觉自己正在黑暗里面对着死亡!

    大叔哪怕带着夜视仪,可基因当中对于死亡的恐惧告诉他,摘下夜视仪!闭上眼睛!然后等待好运降临!

    这种像是晚夜恶魔的合唱,在许白耳中,却像是享受着天籁之音,对此没有丝毫芥蒂,反倒在学习着某种新的感知方式,那怪诞诡谲的音调与低沉的呢喃,就像夹带着生涩玄奥至极的宇宙知识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过来啊!”

    讲解员开始发出杀猪般的哀鸣!

    那暗夜里的蝙蝠般无声无息,但那哀嚎声下,明显是许白召唤出来的怪物,在对讲解员动手!

    惨嚎伴随着布料撕扯、咀嚼!血肉在被啃噬,又像是被什么东西翻搅!讲解员的声音震得所有人耳膜生疼,但凄惨的形状与从未发出任何声音的怪物,给人无边的恐惧感。

    “哈斯塔!神圣的神明!梦境里的湖泊请带我入梦吧!求求您让我逃离!夜魔....求求您阻止夜魔的行径....伟大的哈斯塔!无以名状者!求求您......”

    惨叫和虚弱又可笑的祈祷夹杂着,讲解员的祈祷没有得到自己神明任何的回应。

    “深空星海之主!您要抛弃您忠实的信徒吗?我愿意...我愿意将自身献祭于您...可求求您不要抛弃我......至少...别让我死在夜魔的手上......”

    除了讲解员,没有人知道夜魔对讲解员做了什么,让他恐惧的只能不断朝自己的神祈祷,除此之外,可怜得让人觉得死亡对他来说,或许比现在更舒服。

    “夜魔...夜魔....暗夜里的猎人......我...我...我究竟惹到了什么?我惹到了什么?我惹到了什么?我惹到了什么?我......”

    到最后,玩家们能感受到讲解员此刻万念俱灰,话语不停重复着的字眼,或许这家伙已经失去生的意志,和死人没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方才音调高亢也慢慢弱沉下去,似乎夜魔对讲解员失去动手的兴趣,许白在黑夜中有种错觉,自己正和召唤出来的恶魔对视着。

    他似乎有话想跟自己说。

    但是仅此而已,许白的理智没有彻底沦陷,他知道自己目前还处于旧日游戏最底层的存在,过早接触太多的后果将是理智见底。

    他重新将游戏背包里的火把拿在手上,火光瞬间侵吞蠕虫通道里的黑暗,那夜魔始终也没发出过任何声音,要告诉自己的话,也被迫在光亮的照射下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所有人只来得及在视线中,看见被光芒驱散的一团黑雾,那消散的状态完全不符合科学原理,正快速涌入许白手中的偏三八面晶体。

    “看来没给我留口气,但这也不怪我,谁让你好好的依靠作弊阻止我完成主线任务。”

    许白无奈道:“玩家游戏死亡不会真正死亡,希望NPC也是吧,否则你可就太倒霉了。”

    在前方的讲解员现在,只剩破烂不堪的黄色斗篷,被毫无规则暴力撕扯碎裂的布条边缘似乎被燃烧过的焦黑。

    被粗鲁和蛮横波及的,不止是表层上的斗篷,还有身体!大半边已经变成了糜烂和碎块,结构和骨骼分不清那一摊是什么部位。

    许白猜测,这很像是被某种力量强行捏碎和揉烂的产物,堆叠起来已经不能称之为生物的部位。

    “脸都没了,刚才还只是马赛克,现在是整个脸皮被撕扯,然后不知所踪。”

    这是许白遇上的第一个游戏运营方的人,有别剧情类NPC,这也是目前最倒霉的游戏运营团员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游戏运营团队有多厉害,这波是秒杀。”他叹息一声,蹲下身就打算利用满地的血肉布置出简易的魔法阵。

    希白大脑刚重宕机里恢复。

    “你又要做什么!?你才刚杀了官方的人!”

    春已经无法相信自己的双眼,从她被旧日游戏波及以来,她便认命的觉得,以人类的角度发展,无论如何也无法和游戏官方抗衡,他们只是小白鼠。

    小白鼠就只能规规矩矩的遵守规则,这样才是活下去的最佳选择!

    但事实就摆在眼前,许白利用不知名的力量,打败了眼前的规则员!

    玩家打败游戏管理员,这是何种荒谬!?

    “还用问?这么好的献祭材料,不能浪费了。”许白才摆好粗糙的轮廓,还没开始布置魔法阵的细节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,是什么成分?”希白忽然有种绝望。

    那是碰见许白这种玩家的绝望,哪怕是队友,这人展现出来的行为模式,思想和实力,都无法和正常人类挂钩。

    还在准备要废物利用的许白,才刚摆弄好献祭给犹格·索托斯的魔法阵,还没来得及站好位置,在沉淀思绪时,他的游戏界面忽然出现系统消息。

    【检测到副本“蠕虫诅咒”游戏规则讲解员死亡,游戏副本数据运行错误,所有玩家将在10秒后强制退出该副本】

    【倒计时开始】

    【10】

    “该来的还是要来的。”赵晴天和大叔已经习惯了。

    【9】

    “靠!我还没准备好呢!”许白一惊,于是乎赶紧站好位置,十指紧扣,直接跪在魔法阵前。

    不趁现在赶快献祭,就浪费了啊!

    【8】

    “请聆听我的召唤!无尽的虚空之王!移星者!坚固的基础!地震之掌控者!恐怖之征服者!痛苦的创造者!”

    【6】

    “毁灭者!荣耀的胜者!虚空与混乱之子!深渊的监护人!原暗之主!维度之主!谜一样的智者!秘密的守护者!”

    【4】

    “迷宫之主!角度的大师!夜鹰之神!最后的尖端!门之主!辟途者!太初的全能永生之主!犹格·索托斯!”

    【2】

    “您的仆人在召唤着您!!!”

    许白所有的祷文都是用着异腔怪调去倾诉!那音节如山羊低吟与夜鹰高唱婉转,其中有好几个音节都需要刻意去发音,只能是熟悉这种神秘祷文的人,在日夜练习之下,才可以流畅且准确的呈现这种效果。

    直至最后一秒,他终于用极快的语速在有限的时间里虔诚的朗诵完所有的祷文。

    【1】

    血肉筑成的魔法阵在他们被踢出游戏副本时,由空间和时间的断层迸发出强烈刺眼的蔚蓝色光线,曲折杂乱汇聚成一扇通往着死灵之门的曲径。

    蓝色的圣光沐浴在许白身上,他在临退出副本前,成功讲规则员献祭给伟大的门之主!

    【你获得来自犹格·索托斯的注视】

    【你获得来自犹格·索托斯的奖励】

    忽然眼前世界似被关掉电源,所有的事物的逐渐崩塌,蠕虫诅咒的副本顷刻间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【副本“蠕虫诅咒”中所有玩家已被强制退出该副本】

    【副本“蠕虫诅咒”游戏崩溃】

    嘀嗒!

    嘀嗒!

    回到安全屋当中,电子时钟上的音效是空间里唯一有动静的玩意。

    上面显示着现在的时间:【2月1日10点21分】

    “蠕虫诅咒的副本,竟然花费了一周时间。”大叔说道。

    许白和赵晴天也看向日期,但没有说什么,连大叔也忽然把神色拉开,因为他们正又发现,自己游戏界面上,出现了两封邮件。

    “全球公告和补偿邮件,和上次一样。”赵晴天说道。

    不用想,在蠕虫诅咒副本里经历的东西,许白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,配合之前的经历,内容哪怕不用去看,也知道大概会发生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许白点头应道,可他没说的是,赵晴天和大叔这些普通玩家只有两封邮件。

    他有第三封。

    【来自犹格·索托斯的邮件;里面有未领取的奖励】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P.S:感谢各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