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来份松果全球旧日 > 第46章你信不信我把你献祭了
    在许白说这句话时,大家不约而同又接收到系统的讯息。

    【警告:所有玩家请停止破坏蠕虫诅咒源】

    这次是他还没出手,系统就先发出警告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游戏机制的问题了!让我们击败诅咒原体,可诅咒原体不就在我们眼前吗?”

    再次无视警告的许白,就打算原体画个魔法阵,此时身后却传来急促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这声音伴随着清脆的虫卵碎裂,很容易分别出来人是两只脚的生物,而不是那种巨大蠕虫的声音。

    可在场存活的玩家,都已经全部集齐,还能有谁!?

    唯一的人只能是......

    “官方的规则讲解员?”许白看着身后的方向,这时所有人都没猜到,竟然讲解员是真的会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只是声音出现而已,原来是真的在副本当中!”赵晴天觉得大事不妙,之前许白说过,也只是游戏警告罢。

    这次,则是游戏官方的员工加入,这玩笑就开的有点大了!

    人影出现在自己面前,即便火把上的光亮把这里不大的位置全部照亮,可这人的脸,却是一片模糊!

    那是真实的一片模糊,就像是被强行降画质,从4K分辨率一下子掉成马赛克,但身体各处却清晰无比。

    此人身穿黄色斗篷,和之前赵晴天抽到的游戏道具很相似,出现在众人面前时,感应不到任何气场,仿佛这里并不存在任何人。

    “我是游戏规则讲解员。”讲解员声音淡漠。

    希白认真道:“真的是游戏方的人!而且居然还是个人类!”

    这游戏涉猎多种无法名状的怪物,各种怪诞的传说和剧情,以及席卷全球的游戏系统,所以给人的印象只能是外星人做的。

    游戏运营团队她能幻象成各种模样的生物,哪怕再畸形可怕,不似人形也好,都可以接受。

    但是此刻明显是人类形态的游戏方,这就奇了怪!

    讲解员只是随意的解释道:“我的形态在这场游戏当中,只是一个主观的存在,只是你内心想看到的模样,并不是我真正的模样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游戏规则讲解员一般不会掺和玩家们副本的行为决策,但是玩家虚白,你已经无视系统两次警告,所以我必须当面阻止你的行为。”

    许白此刻眼神森然的盯着讲解员,没有丝毫惧意。

    “警告?游戏规则有说警告了就一定要遵守吗?你选择警告我,那是你的权利,可我不接受你的警告,这是我的权利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倒是说说,我无视警告的话,你能拿我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这可是在完成主线任务哦,游戏定的主线任务嘛!击败诅咒原体!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许白语气狂妄,狞笑着看着面无表情的讲解员。

    要是警告有用的话,那么最初四次三番的警告,早就对许白进行实质性的惩罚,可最终也只是发邮件,全服公告,还有通缉令。

    这证明了,游戏是不可以随意直接的干涉玩家的行为。

    讲解员半晌没说出话,可看不清他的脸,估计此刻已经气得肝疼。

    面对如此不讲道理的玩家,他终于说道:“好,我的确不能拿你怎么样,你猜的没错,游戏方是不可以直接干涉玩家的行为,所做的也只是发出警告和利用规则惩罚。”

    “那相同的,玩家也无法干涉游戏方的行为!”

    说着,讲解员大手一挥,许白身后的蠕虫诅咒源直接凭空消失,有脑袋大的肉瘤就这么不翼而飞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我已经暂时收进了官方的道具库,现在你们的主线任务击败原体,这次的母体就在你们手上,请完成主线任务吧!”

    明显,这讲解员开始和许白耍赖!

    春和希白都惊得说不出话,这场面两人是头一次见,到底许白是个什么样的奇葩,竟然敢面对游戏官方的人公然叫板,甚至逼得对方不择手段的强行介入。

    许白要破坏蠕虫诅咒的真正源头,那么讲解员就把源头给藏进游戏道具库当中。

    这招实在是被逼的没脾气,连赵晴天也觉得没什么希望,怕是再闹下去,只会让游戏运营方更记恨自己,倒不如草草了结这次的游戏。

    “别怪我,这个副本是多人对战模式,我属于这里的运营NPC,这个副本是否能够继续运作下去会影响我的简历,如果就这么让你把这个副本毁了,我可能就失业了。”讲解员说道。

    可许白却从上到下的打量着讲解员,那眼神就根本没有看着人类的意思。

    反倒是像是在菜市场看着这块猪肉的质量如何?够不够称?有没有注水......

    他没用要杀春的意思,话语咄咄逼人道:“我问你个问题,玩家如果把游戏规则讲解员捉去献祭,游戏系统会警告玩家吗?”

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这下不止是希白和春两人震惊,连较为熟悉许白的赵晴天和大叔也倒吸一口凉气!

    献祭官方运营团队的人!?

    许白这是什么脑回路!?

    讲解员闻言忽然浑身一颤,可下秒平静不已。

    “没用,游戏里的玩家是无法触碰npc的。”

    只是许白的言辞,让自己有种不祥的预感,他明明身为游戏方的人,却不知为何,本能的觉得这家伙,似乎真的能在不触碰自己的情况下,把自己献祭出去。

    那无比的自信,从容不迫的威胁,像是极其邪恶的怪胎,唯恐天下不乱那般。

    讲解员从心头油然而生一种感觉。

    “似乎现在让他把这个副本毁了的话,情况还不至于那么糟糕!”

    可规则就是规则,许白无论如何也无法触碰自己,他不解为何自己会这般惊慌。

    许白忽然摘下自己的礼帽,灰色的礼帽不染纤尘,经历了整个副本后,都没能有丝毫破损和污渍。

    “玩家不能触碰你,但你没说其他生物不可以!”

    言罢,他将礼帽朝讲解员扔去,在礼帽即将触碰讲解员的胸膛时,那礼帽却忽然显露原形,变成一团由触手组成的怪异生物。

    大量的触手竟缠住了讲解员的胸膛,并且抓住机会,瞬间用力勒住讲解员的脖颈。

    许白说着,从游戏背包里忽然拎出一块不规则的晶体道:“刚才我见你和诅咒原体能够互动,这不就证明,旧日游戏内的产物至少是可以对你造成影响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说过,你无法触碰玩家,玩家无法触碰你,那么很简单,你是属于游戏方,那么自然要用属于游戏方的家伙来对付你!”

    “这点可是你提醒我的!”

    “你有病吧?我什么时候提醒过你这种事情!?”讲解员不断拉扯脖子上的修格斯,可无奈完全无法摆脱。

    “可我又不是人类,勒脖子这种东西,对我完全无效。”

    可等讲解员发现许白手中的晶体时,声音忽然变得尖锐,也没有之前的云淡风轻,恍若见了某种至邪之物!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有这个道具!?你是谁!?”

    讲解员边说边转身,不顾一切的往后就要奔逃。

    可修格斯知道掐脖没用,反倒是顺着身体往脚下移动,用触手死命的拽着讲解员的脚,同时另一边的触手死死粘连地面。

    这下讲解员也没辙,无奈他不能飞,直接被绊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这个道具虽然我不知道有什么用,但每次进入黑暗时候,就感觉有某种东西在晶体的内核里召唤我,像是里面是潘多拉的魔盒,封印了一个不见天日的小可爱。”

    许白手上拎着的偏方三八面体,在火光的照耀下不断闪耀出精芒。

    “不如我试试,把里面的东西放出来,看看他能不能触碰你呢?”

    “里面的家伙,好像迫不及待的想要跟我沟通呢!”

    讲解员活见鬼那般,死命揣着修格斯,见许白的话后,直接开始动手尝试扭断自己被修格斯缠住的脚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?你知道你手上的是什么东西吗?快住手!你真是个疯子!”

    讲解员还哪有之前的淡定,恨不得立刻把自己的脚给掰断。

    许白最后的笑容在火光下消失,他把火把收进了自己的游戏背包内,瞬间血肉通道里寂静无光,周围只有讲解员的求饶。

    身后的队员早就看傻了!这样充满外挂的队友,简直就是不把游戏官方放在眼里啊!

    这就好比开挂的神仙遇上游戏团队,不但没被封号,还反手把游戏团队给灭了!

    周围沉入黑暗,许白握着手上的蛋形不规则晶体,在黑夜中仿佛牵引着思绪的无形之光,他的意识如沉入更寂静的黑暗里,被封印在折射角内的神明召唤。

    “黑夜中的混乱,行走在黑暗里的夜魔!能够让星辰仰慕着的绝望即将临近!我听到了你的联系,寄宿在这晶状体当中,我将让你重回黑暗!”

    “我感受到了,我是您所选!这次我将祈求您的降临,在我眼前这鲜活的生命体,将是我献祭于您的见面礼!”

    许白在黑暗里高举着闪耀着无形之光的偏三八面体,嘴中呢喃,神态诚恳!

    一团混乱、邪恶,那本就生于黑暗和混沌中的恶魔悄然突破封印,手中的晶体发烫,周围莫名的奏起恶魔的低吟,犹如来自远古的咒语,歌颂从黑暗里现身的神!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