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来份松果全球旧日 > 第45章蠕虫诅咒源
    在火光的照耀下,这溶洞狰狞夸张的造势与钻地魔虫挖掘的混乱融为一体,玩家像置身在某种邪恶之物的胃部,崎岖坑洼的路甚至不适合人类行走。

    唯有钻地魔虫身上的粘液润滑,才能在这种地方下畅通无阻。

    “这里就是钻地魔虫的巢穴吗?”希白问道。

    春点头道:“我操作钻地魔虫时,他们的精神世界是和我进行统一连接,这里所有虫子都是在这个溶洞里的深处出现的,但源头我不确定。”

    他们在钻地魔虫的带领下,最终踏入溶洞的最深处。

    原本岩浆冷却,扩张和无数岁月地质结构变化的洞窟,此刻却成为虫子盘踞的窝点,如果真实世界里的地底之下,的确藏着这种怪物在人类的眼皮底下,那该是何种的恐怖怪诞。

    宇宙之外的星系文明灿若繁星,可人类始终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甚至连地球本身,人类所掌握的知识和正确的历史,恐怕只如风暴里的一颗尘埃渺小,那几千年的文明,始终生活在自我认知的眼界之下。

    睡梦中的天空,盘旋过长着双翼的猎犬!深潜地核,那里有结构冲击人类感官的恶心钻地魔虫!仰望星辰,遥远的星系当中,正沉睡着某位不得被惊扰的邪恶神明!海底深处,埋藏着跨越多个世纪都未曾企及的高度文明城市!

    这一切,都是旧日游戏的提示,在告诫人类文明,渺小的人类,永远生活在自己的圈子里,殊不知,人类只是摇篮当中的虫子,面对各种难以名状的生物,他们的层次低的像是草履虫。

    揭露更多蛰伏着的秘密,所有前所未闻的生物,像是神话故事里的恶魔,忽然撕破童话的皮脸,张牙舞爪的在你面前冲击着现代文明的世界观。

    “这是通道吗?它在呼吸,它是个活的门!?”希白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,即便现在没有危险可言,春的生死就在玩家们的手上,但直视眼前的门时,难免心中翻涌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那不停收缩与膨胀切换的血肉管道,像是某种巨大生物的肠道,恶心怪诞的黑暗深处,充满着结合疯狂和梦境的界限,只要踏入黑暗当中,他便能穿梭至一处神奇领域。

    在那个领域当中,所有的事物都不能够以人类科学和常理形容,那是人类最丰富想象力都无法描述的地方,那是禁忌岭,深渊的地狱!

    那本该是石洞的通道,布满血肉和经络,粘稠的红色液体布满肉质,在血肉的表层,还沾着数不清的有拇指大小的白色虫卵。

    “看上去这里的确是蠕虫的老巢。”许白拿过赵晴天手中的火把,对着里面的虫卵就是一阵烧烤。

    吱吱!

    虫卵并不耐高温,事实上只有成年的钻地魔虫才具有高温耐性,幼虫和虫卵还是惧怕高温。

    光是轻微的掠过,烧烤虫卵的焦臭便传出,死了一片。但放眼看去,里面密密麻麻的铺的满满当当,死的这一片算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把你带到这里来了,你究竟想做什么?”春被大叔的刀架着脖子,她是在受不了这种随时会毙命的刺激。

    许白回过头,火光无法照耀全身,但是他此刻半边身体潜入黑暗,留下三分侧颜的诡笑,正像个没有血性的怪物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任务如果没看错的话,那是击败诅咒原体,可游戏并没有明确的指出,击败哪个诅咒原体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洞看上去,挺深,挺粘滑,味还挺冲,我一眼就看他不是什么好洞,说不定连接着的地方,很可能与蠕虫诅咒有关。”

    春瞳孔睁大,不可置信的看着许白道:“原体?你是想把真正的诅咒源头给破坏了!?”

    在玩家的下意识里,击败诅咒原体,那就是把玩家母体给淘汰。

    可谁又会去想到,偏偏我就不淘汰玩家里的母体,反倒是要去破坏这场游戏的基石,把蠕虫诅咒的根源断绝!

    关键是他的任务也没错,击败诅咒原体,扣字的话,也明确的没有指示说击败哪个诅咒原体......

    希白觉得哪不对劲,虽然很可能许白对于主线任务的理解有自己独到的眼光,可是她竟无力反驳。

    “那你打算怎么做?毁掉这个通道?我们只是人类,哪怕使用道具,以我现在所抽到的最好的道具,也只是能够暂时召唤出黑山羊幼崽,并不能帮助你毁掉这个通道。”

    看着遍布虫卵的通道,实在让人头皮发麻,赵晴天属于这里接触许白最久的人,此刻说道:“我可以帮忙清理这里的虫卵,你想要进去这个洞口查看里面有什么吗?还是打算直接用你的方法解决?”

    许白说道:“能进去看清楚有什么的话,那最好不过,这里全都是虫卵,是诅咒的源头那肯定脱不开干系,而且位置也在地下深处,一般玩家根本没有办法进入,坚硬厚重的地层保护着这里不受影响,我的猜测应该不会错的。”

    轻车熟路的赵晴天已经逐渐同化成许白的工具人,她对许白的操作没有任何异议,从游戏背包里拎出一桶汽油。

    那是之前3次抽奖当中的道具,此刻她揭开盖,将汽油顺着血肉通道不停倒着。

    站在通道前,通道原本也在不断的收缩和扩张,每一次的呼吸都会让整个通道蠕动,汽油就这么顺着‘肠道蠕动’缓缓往深处流动。

    空气里充斥着刺鼻的汽油味道,等所有汽油都倒完,估计也往里面蔓延不少。

    希白和春看着许白和赵晴天这娴熟的配合,基本上是想到方法就做,几人完全是有备而来的专程破坏副本的啊!

    特别是希白,她左眼皮跳的厉害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终于知道,你虚白这个名字,为什么会出现在全球公告和通缉榜这么多次。”

    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,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,将会超乎她旧日游戏生涯的冲击。

    春原本以为,许白肯定是那种杀人不眨眼,腹黑、心思缜密,城府极深的玩家。但接触下来,这男人却是出乎意料的......奇葩!?

    没太多算计,就只是手段有些简单粗暴,而且是简单粗暴得过头!似乎根本不会想象破坏这里之后,会遭受游戏运营的谴责和通缉。

    “希望这里没有什么特殊气体,要是点火就会爆炸,那我们就江湖再见。”许白拎着火把往通道走。

    站在赵晴天身旁,他非常有仪式感的缓缓倒数。

    “3!”

    “2!”

    “1!”

    “点火!”

    还不忘给自己加戏,这幅情景像极了发射火箭,说出点火同时,手中火把落下,轻松点燃这恶心怪诞的通道。

    哗!

    火焰遇上满地的汽油,正疯狂的燃烧着,热浪扑面而来,赤红的火光正在沿着通道冲击着,咆哮着!

    火浪无情的将通道里的虫卵吞噬,高温转眼间就把里面的虫卵全部杀死,原本富有弹性的表皮此刻只剩干脆的焦黑。

    吱吱吱——

    吱吱——

    通道也因为布满烈焰受到不小的刺激,呼吸的频率逐渐加快,那收缩到极致时,估计只有脑袋大小的位置能够通行,那火光把溶洞都照的敞亮,在地下深处的寒冷瞬间荡然无存,众人额头开始渗出细汗。

    这时,所有人的游戏界面都出现系统消息。

    【警告:所有玩家请停止破坏蠕虫通道!】

    “连游戏都开始出警告了,那我更放心啦!”许白如释重负的说道。

    春本来就虚弱,受到系统提示后简直没吓个半死。

    “系统都警告你了!你还要继续吗!?系统都开始发出警告了啊!”

    他不了解许白,系统警告这种事情,对他来说基本上就是耳边风,甚至系统越喊不要,许白就越兴奋,叫破喉咙都没用那种!

    “没事!你没看见吗?系统都开始提示我们了,说明诅咒原体近在咫尺啊!我们这是在完成主线任务,又不犯法!”许白强词夺理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希白彻底闭口不言,这种连游戏方都不惧怕的男人,要是忽然因为自己的话语,又一时兴趣做出什么更奇怪的事情,在座谁都逃不开责任。

    火焰持续燃烧10多分钟,最后只剩下满地焦臭不堪的虫卵尸体,黑雾和白雾缭绕,许白毫不犹豫的踏入通道。

    咔啦!咔啦!

    咔啦啦——

    满地的酥脆的虫卵被轻易踩烂,许白拿起火把深入腹地,身后赵晴天因为光源在许白手上的原因,不想身处在黑暗当中,于是也跟上。

    两人都前往通道里面,大叔自然也不落下,拎小鸡一样提着被捆绑的春也紧跟其后。

    “等等我。”希白无奈也跟上。

    不断脚踩虫尸,在这扩张时宽大,收缩时窄小的血肉通道里前进,他们宛若坠入恶魔的肠道里,就这么行走了10多分钟,终于在尽头处,发现在不断跳动的肉瘤。

    肉瘤组织有着管状体的部位,像是在利用这个通道的收缩,去吸收营养,同时肉瘤在底部还有一处凹陷,应该是用来产虫卵的地方。

    【蠕虫诅咒源】

    许白厌恶的盯着这玩意。

    “这太恶心了,我现在迫不及待的想要把这东西给献祭掉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