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来份松果全球旧日 > 第39章钻地魔虫
    “哟!你好呀!”

    许白的声音了惊扰偷偷蹲在晚宴厅柜子里翻找东西的赵晴天。

    赵晴天一个激灵,好悬没吓得跌坐在地上,回头给许白个白眼道:“你这次是啥意思?扮演母体有什么好处吗?如果是像趁机观察母体的反应,那么只需要演技逼真一点,都可以蒙混过去,反而自己会遭受其他玩家的排挤。”

    她压根也没相信许白是母体,认为许白只是一时兴起乱玩的。

    许白说道:“你认为我刚说的有道理吗?对于玩家来说,其实这场游戏里面,就是个猎物,母体说是要1敌9,但是他能力量对比悬殊,这反倒是对正常玩家来说,一点都不公平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原本我以为像是狼人杀一样,母体是隐藏着弱势的一方,能掌控外面那种巨大蠕虫,根本不需要隐藏起来,至于任务上,母体的主线任务是要将玩家全部感染诅咒,或者杀死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如果可以直接杀死,那么又为什么要感染诅咒?只是为了感染后就可以操纵吗?可是操纵人类和操纵巨大蠕虫,显然是后者更有用。”

    赵晴天看着许白说道:“感染诅咒一定是极其不隐蔽的动作,否则在安全屋的时候,母体就可以趁机动手。”

    许白扶正了一下脑袋上的礼帽,转而说道:“感染诅咒这个行为,肯定是不会正大光明的进行,在安全屋里面没有办法动手,可是在安全屋外呢?”

    “在我们进入安全屋当中,在绝对的黑暗里可是有不到3分钟的空窗期,那段时间里面,其实早就分配好母体和正常玩家的阵营,要是母体在黑暗里就已经传播了诅咒,发展线下的话,很可能我们现在开局,其实是7敌2?又或者6敌3?”

    “最恶劣的情况下,在开局的黑暗平台几分钟内,感染诅咒的人数是在3个人或者以下。要是过大多数的话,也不需要规则讲解员的出现,母体早就摊牌。”

    这点连赵晴天也未曾想到,那就是在他们进入安全屋之前,就已经有人被母体感染诅咒的这个设想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刚才自爆的行为,并不是去观察母体的,而是去观察正常玩家和被感染诅咒玩家的反应。”许白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看出什么来了吗?”赵晴天问道。

    许白抬头看着晚宴厅没有其他玩家后,又继续说道:“比较值得怀疑的吧,有两个从头没说过话的人,再之后呢,就是两个女玩家。希白比较冷静,春呢,则表现的像是首次进副本的模样,在那边惊慌失措,捂嘴惶恐的,看上去极其绿茶,我不太相信。”

    “有疑点的我觉得是那几个,不过我可以有7成的把握,确定刚才安全屋当中,粥树人是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“在母体和诅咒感染者眼中,我刚才的行为只是跳梁小丑一样,他们知道谁才是母体,按照规则员告诉我们的线索,母体也可以操控感染者。

    那么当我开门的时候,巨大蠕虫就在我背后,粥树人如果和母体有关系,那么他一定会把我狠狠推出去安全屋送死,因为母体知道,我没有能力控制那个怪物。”

    赵晴天颔首道:“假设你并不是母体,刚才粥树人的行为是绝对没问题的,只要他没在进入古堡后被感染,可以把他先暂时排除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排除玩家,这还不够,我们需要找到正常的玩家集合,还需要定位母体,杀死母体。”

    她从原本在寻找东西的位置里,掏出了一本书递给许白。

    “副本名称叫蠕虫诅咒,这是我找到有关的信息。”

    那是一本童话书,可是打开之后,里面怪诞的图画与文字描述并不简单,上面的语言是英语,或许是α级玩家多出的知识,此时许白可以毫无障碍的阅读起来。

    《钻地魔虫生态手册》

    打开目录,上面详细分类钻地魔虫的来源、习性、外貌、历史,对钻地魔虫这名称的物种有详尽的记录。

    在介绍资料之前,这本图书上面的插画,正是一只巨大的,外表看上去令人作呕,仿佛好几个如巨石庞大的肿块组合起来的怪物。

    那个怪物在黄土荒漠上畅游着,庞大的像是一条公路!隔着画面上充斥着邪恶的气息,他的出现伴随着地动山摇、头部和嘴巴连接着巨大如乌贼的触手里,外翻出八只巨大的蝶状眼睛。

    上面介绍着的是钻地魔虫最厉害的王,它能够挖开大地,潜伏地壳之下,带着其余的小钻地魔虫成群结队在地下深处漫游。

    钻地魔虫一族最厉害的角色——“修德·梅尔”

    【备注:没有人类会想见到这玩意。】

    “母体要是能操控这种东西,我觉得我们的确打不过。”许白开始怂了。

    他只是个手无寸铁,对魔法一无所知的孩子,该怂还得怂。

    献祭仪式需要绘画魔阵,并且还要准备献祭的材料,以及选择所供奉的邪神。并且献祭出来的东西,根本无法预计,之前在印斯茅斯当中一次性消耗50点理智,也让许白更谨慎起来。

    而哪怕唯一在精神病院副本学会的空间魔法,那也得在目标出现的时候,去锁定使用。普通人释放魔法终究还是需要时间去念咒和献祭,面对这种出其不意的蠕虫,很容易直接在念咒的时候就白给。

    书上再往后翻阅,那是正常形态的钻地魔虫,和那足有一英里庞大的修德·梅尔不同,正常形态的钻地魔虫则大小不一。

    刚出生的幼虫甚至只有蚯蚓大小,直至成年,最庞大的基本不超过20米。

    这些钻地魔虫在书中介绍下,能够忍受4000摄氏度的高温,这也是为什么他们族群能够在地深处漫游的原因,甚至在接近地核的位置栖息,每当破土而出,会导致强烈的地震。

    浑身布满粘液,如涂抹奶油一样润滑的恶性蠕虫,却能够轻易破开玄武岩这种硬度的石层,袭击的方式通常是制造些地震、或者用嘴前的乌贼触手,再不济直接利用身体的重量压碎目标。

    各种描述起来,都无一不解释,这玩意普通人类是别想打赢。

    “这么厉害的蠕虫,真就没有弱点吗?”

    许白再往后翻,于是乎终于看见钻地魔虫的弱点描写,哪怕只有很简短的一行,可那也证明蠕虫并不是无解的。

    “钻地魔虫对水源有极端敏感,覆盖在身体上的粘液可以帮助他们隔离少量的水,但如果只是普通的浸泡在水里,也可以杀死钻地魔虫,所以他们可以透过对挖掘层的沉积物去分析前方是否有水源而回避。”

    “体大弱水啊。”

    还真就找到了钻地魔虫的弱点,许白带上了这本书。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先去找大叔吧,我们三个人现在就差大叔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走出晚宴厅,这中世纪古堡的范围庞大的宛若迷宫一般,他们在晚宴厅磨蹭了15分钟左右的时间,竟也没有接受到任何玩家死亡的信息。

    远观这座古堡,像极了位于荒岛上的小城镇,他们从晚宴厅离开后,专门沿着古堡的小通道走,因为那些宽敞的通道,全是陷阱!

    用软丝和勾爪设置的陷阱甚至用肉眼都分辨不出来,只要经过时撞断了软丝,就会触发各种陷阱。

    飞箭、地刺、毒雾、火炮都有!这些陷阱通常只会设置在各个区域的走道上,在房间里却不会设置。

    沿着古堡里的秘密通道漫步,两人也不知道该去何方寻找大叔,只是忽然听闻不远处传来一声爆炸,估计是有哪位玩家触发了火炮陷阱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触发陷阱后,会从天花板的位置掉下火药桶,落地时剧烈的震颤会导致里面的机关启动,在里面制造焰火,然后在你眼前爆开一团绚烂的火芒!

    许白和赵晴天很快就抵达爆炸声的位置,那是通往2楼的长厅,两人躲在暗处观察。

    长厅就快到楼梯处的位置弥漫着滚滚浓烟,明显是火炮陷阱触发的烟雾,地毯还冒着未熄红火,四处墙壁焦黑。

    只是在黑烟当中,他两看见的不是什么玩家,而是一条正不断蠕动身躯,臃肿肥胖的肿块攀爬在地面上的钻地魔虫!

    “和书上描述的差不多,这个不太大,看样子只有4米。”

    即便是4米的钻地魔虫,气势上也比普通人类要强上不少,那火炮陷阱明显没有伤到这魔虫,魔虫正不断往2楼的方向攀爬,至于引爆了路上的陷阱也不介意。

    许白和赵晴天屏息凝神,没敢作出太大动静。

    “这很可能是母体在操控这个魔虫,跟上去?”赵晴天问道。

    许白掏出死灵之书,临时抱佛脚的复习一下之前学到的空间魔法道:“好!你先跟,我殿后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