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来份松果全球旧日 > 第37章诅咒母体
    “要去帮他吗?”

    “快跑啊!你们是没经历过旧日游戏吗?这游戏里从来就没出现过人类能够抵御的怪物!”

    “回去帮他?回去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?现在损失一个人,总好过葫芦娃救爷爷,下饺子的活活被淘汰!”

    周围的声音乱糟糟的,加上他们都在奔跑,会让场面更加失控。

    原本那凄惨的祈求还是需要人帮助,但是见所有玩家都抛弃他,他也似乎碰上了极其倒霉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的脚!我的脚啊!什么东西把我的脚给咬断了!好疼啊啊啊啊!救我...救救我!”

    声音撕心裂肺的哀嚎,众人能想象到在黑暗之中,某个超越人类认知的怪物,正用着能让人不寒而栗的血盆大口,咬断了一个成年男子的小腿。

    撕扯的血肉和外露的白骨洒在黑暗里,等待这那男人的下场,注定是死亡。

    “你们快...快救救我!这是什么怪物啊...他又...他又缠住了我的腰...不对,不是缠住了,他的嘴巴大...他在尝试把我吞下肚子里!”

    男人凄厉的叫喊回荡在这处平台,大伙光听着都头皮发麻,本来还犹豫要不要救人的玩家,闻言没一个打算回去。

    “能一口把人吞下的怪物...那得是什么样啊!?”有人想到他们的落脚点,就藏着这种怪物,后脊背不禁冒起冷汗。

    许白最快,他的身影出现在光源下,成功的拉开了眼前小屋的铁门,迈步冲进去。

    那像是船舱门的钢铁模样给众人不少安全感,在许白进入后,其他人也纷纷涌入小屋当中,至留下身后平台黑色的哀鸣。

    “救我!救救我!救救我......”

    在黑暗里甚至都无法看见自己正在被什么怪物吞噬,凭借触感是粗糙的皮肤和粘滑腥臭的不明液体,那锋利的锐齿能轻松搅烂人类的躯壳。

    砰——

    玩家们进入光明小屋后,冰冷无情的关上铁门。

    男人远处的希望,哪怕仍有光明,就这么被扼杀,他连呼救都是仅凭意志支撑,如今希望破灭,他最后一口气没了。

    在小屋内,这里竟然是酒吧模样的装潢,吧台、酒柜,一张能供10人相聚坐下的圆桌,还有供玩乐的撞球台、关着的电视机、扑克牌和一大摞筹码等等。

    柔和暖黄色的灯光照亮每个角落,沐浴这暖色光调给人恍若隔世的感觉。

    明明隔着门之外,就是无边的黑暗和能活吞人的怪物!

    反观这里却是休憩的天堂般,玩乐放松,不介意主线任务的话,甚至玩家真的可以在这里好好喝上一杯。

    众人似乎还没适应这种反差感,大家的游戏界面就看到则意料之中的消息。

    【玩家我无敌你随意已死亡】

    这娱乐间里,气氛静的可怕。

    “开局就死一个人?这副本疯了吧!?”玩家名称叫皱树人的青年不可置信的盯着铁门,生怕那黑暗里的怪物会冲进来。

    “我之前经历过的副本也不会这样子的,会有NPC的啊,还有解谜的元素,这次...这次怎么不一样了?”站在最远处的女子游戏名称叫春,春脸色不大好看,位置上试图距离大门最远,好寻找安全感。

    游戏玩家10人的副本,现在刚开始,只有9人能成功抵达这间屋子内。

    此时,玩家们都还没放松警惕,这间屋内的天花板处忽然传出广播声!

    “恭喜共9名玩家抵达安全屋,这个安全屋只是这次副本的第一关,用来筛选运气不好,或者脑子、体能和判断力不太好的玩家,能完成第一关也并不是你们多厉害,因为第一关并不是这次游戏的开始,这还只是准备罢了。”

    副本和玩家这两个字,出现时候,震惊不少人。

    广播中的声音很年轻,他属于介绍着游戏规则的人员,看样子像极游戏官方运营团队的人。

    因为以前副本的NPC里,他们都只会跟随剧情安排,有自己的人设,对旧日游戏完全没有概念。

    可这个人,明显是旧日游戏官方团队的家伙!

    在场的人都意识到这点,于是有人开始问道:“你是旧日游戏团队里的人吗?”

    可规则讲解员没有理他,继续自说自话。

    “请安静哦!规则我只会说一次,如果因为自己太吵闹错过我的讲解,当然我是不会再告诉你的啦!所以请各位闭嘴,专心听我讲这次游戏的规则哦!”

    咔啦!咔啦!

    许白此刻正在不合时宜的吃着薯片,薯片经过咀嚼碎裂的声音,惹了周围玩家的白眼。

    一是现在官方要讲规则,不宜再制造噪音。

    二是外面才刚死了个玩家,听上去也很像是直接被咬死,被巨口吞噬,这奇葩怎么能够有心情吃下去东西?

    正想说许白,广播旋即开始讲解规则,这时再去出言指责许白,很可能会掩盖住广播的声音,于是这里的人无奈的默许这家伙吃薯片。

    “这次副本名字叫蠕虫诅咒,主线任务各位也已经看过,我就不多说了,10人的副本里面,你们要做到的是击败诅咒原体,可什么是诅咒原体呢,我现在就来告诉你们!”

    “在10人里面,此刻有一位玩家是携带蠕虫诅咒的母体,他的任务,则和普通玩家不太一样哦!诅咒母体的主线任务,就是把身上的诅咒,传染给另外9名玩家。而我能够透露的线索就是,刚才在外面死亡的玩家,他并不是诅咒母体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就是说,那个母体,现在还藏在你们9个人当中哦!开局就缩小了寻找的范围,这也算是降低难度了哦,9分之1的概率,你们猜猜是谁呢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玩家们不自觉的退后一步,他们作为队友的信任感在这段信息传达后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那广播似乎嫌这里的场面不够热闹,继续添油加醋的刺激道:“友情提示!母体隐藏的很好,他依旧是玩家,和你们并没有什么特征上的区别哦!”

    “但是作为母体,一个人要对付其他所有玩家,是有点困难呢!所以啊,你们刚才在外面听到的生物,杀死你队友的那个玩意,其实是可供母体操作的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