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来份松果全球旧日 > 第29章他在开挂吗
    赵晴天被救后赶紧和大叔往前冲刺,转眼就突破重围。

    等她转身时,却看见正在滑铲飞向深潜者的许白。

    “许白你别死了!”赵晴天喊道。

    行动上没有对此过多留恋,反而和大叔利用许白拖延的时间赶紧跑向李斯顿的方位。

    张开大手的深潜者还兀自咧嘴笑着,满是鱼腥味的牙床散发着刺骨的寒意。

    许白笔直的冲向它时,根本不减速也不转弯,眼看着就要抓住这个人类,深潜者巨手合拢,迫不及待捏爆这个生物的血肉之躯。

    只是许白才不会等死,忽然间,他从系统背包里拎出之前用过的夜视仪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他手中动作飞快,一道黑色暗影砸在深潜者的大手之上,深潜者下意识的收缩手指关节,可发现是清脆的爆裂声后,许白早已滑铲至他的身下。

    这招出其不意他可是拿手绝活,只要是不熟悉这招的敌人总会中枪。

    最初逃离消防车时,猝不及防的利用消防头盔塞进别人手里,就是这个原理!

    在极限情况下,他们对即将掌握的东西丢失,是根本无法反应过来。像是许白经常喜欢对着别人大喊吃我一拳,可是动作上却是正腿蹬同理。

    这种变化莫测的招数可是屡试不爽,偷袭不是小人,这叫谋略!

    连深潜者也无奈中招,这就是谋略!

    当深潜者以为自己能百分百抓住这个滑铲向自己的人时,就已经上套!

    “看我一个滑铲就搞定你!”

    许白身形一顿,利用深潜者失利的时机停留在对方脚边,只见使出扫堂腿攻击深潜者的下盘,打算绊倒这怪物。

    可想象是美好的,谋略家也有吃瘪的一刻!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他的小腿宛若踢中了砖墙,深潜者不但没移动半寸,他自己就先感受到反作用力的疼痛。

    “靠!大意了!”

    没想到自己也会出现失误,强忍着疼痛收脚却早已来不及。

    2米高的深潜者像是站立的铁塔,笼罩在其阴影之下是没有什么好下场,它扬起手中破碎的夜视仪,就打算一并把许白砸成肉泥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能明显听见破风声在自己脑袋上炸开,许白可以想象到自己的脑花跟玩似的溅了这怪物一身。

    “千算万算,没算自己踢不动这家伙啊!”

    体质和力量上的差异让许白上了一课,或许这次副本的失利,会让他在以后不再那么冲动。

    只是如期而至的砸拳没有降临,比砸拳更快的是一个人影!

    在森然的月光下,有人嘴里朝着许白大吼道:“小可爱你不能死!”

    那人正是彼得!

    在许白视线当中,这话语刚传到自己耳朵里面,眼前被黑影遮蔽,那是另外彼得不留余力的飞扑过来,替自己躲开了这深潜者的必杀!

    砰——

    深潜者的拳头砸在彼得的腰子上,直接把彼得的腰椎和下盘打的粉碎,瘫痪在地面上大半边的腰都瘪下去,破裂的皮肤上渗着黑血。

    只是他没有丝毫怨言,看着许白用尽沙哑的声音说道:“小...可...爱...快...跑!”

    那印斯茅斯脸上的瞳孔,竟倒映出许白感动得流泪的模样,彼得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放心小可爱...我没...事...”

    许白因为彼得的帮助,他迅速起身,和深潜者拉开一段距离,身边的印斯茅斯人因为深潜者也没有靠的太近。

    他眼眶有些湿润,喉头哽咽,对着狼狈如死狗倒地的彼得说道:“小傻瓜!你何必呢!?”

    说出这句话时,声音都有哭腔,这动容不是演戏,许白是真的很感动啊!

    同时刚说完,彼得脑袋上就忽然顶着一个新的信息。

    【彼得好感度:100】

    【目前彼得对你的情感倾向:爱慕】

    就在这短短的两秒间,见许白分神,一边的印斯茅斯人也嘶吼着追击上来,这不由得让许白放弃和彼得多说几句话。

    几个闪身躲避扑上来的怪胎,许白见再赶往港口和赵晴天集合的路已经被堵死,他只能往回跑。

    往回跑去时,还不忘喊说:“你这个笨蛋!我一定会好好活着的!”

    躺在地上的彼得感觉自己的生命快走到尽头,深潜者这时没有追击许白,反倒是走到他的面前,看着他的行为满脑袋的疑惑。

    彼得没有理会,只是缓缓掏出那满是污渍的纸巾,湿纸巾也早就风干,皱巴巴的布满异味。

    可他根本不嫌弃!

    “好温暖的纸巾,小可爱啊,你一定是深海里的神明派来拯救我冰冷的心!你一定是伟大神明的使者!”

    深潜者看不下去,他不明白为什么有深潜者血脉的印斯茅斯人,会做出背叛族群的事情?

    救下外乡人,阻挠自己人,这不是背叛是什么?

    这次彼得就没有许白那么好运,深潜者的无情与冰冷残酷展现的淋漓尽致,一脚踩碎彼得的头颅。

    在港口这边,几人尝试等待许白突围,可看见他被救下后,已经无法前往港口,被迫往回退去,三人也只能先登船。

    一艘刚好能承载5人的小船,至少要比竹筏好点。

    但是最要命的是,在海上漂流的感觉是不受控的,无论几人再努力的利用船桨比划,可还是拗不过浪潮和水流的方向。

    三人只是尽力的往对面划去,更多的是被涌浪东吹一边,西扇一边。

    并不是夜晚海浪就平静,反倒是如果没有月光,他们甚至什么都看不见,被海洋托着时高时低,好几次都甚至翻船,小船没有立刻沉没都算很够意思。

    “快!往对岸的恶魔礁划!那里有大衮的雕像!献祭的秘密都在那里!”李斯顿用尽全力的滑动船桨,同时这里的几人也要不断寻找小船的平衡。

    “我在教堂里找到一段记载,上面是详细写了所有的献祭,都会变成对岸礁石里的资产,只要我们先过去,大概只需要毁掉大衮的雕像即刻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天意还是巧合,海浪没有掀翻他们的小船,更没有把他们推远,他们反倒是随着阵阵海流被推往恶魔礁处。

    直到船头撞上礁石,三人迅速上岸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这个区域,在港口看去,就像是普普通通的乱礁石区域!原来这里......全都是被献祭过的亡魂!”

    赵晴天走在这片由礁石堆砌成的‘小岛’上,外围被不规则形状的巨石笼罩,内部围绕出坑洞,而坑洞里面,则是森森白骨!

    踩在上面全都是人骨!风化太久的直接断裂成骨粉,还有些明显崭新的明显献祭不久!

    “明明所有都是被扔去大海献祭的,最后的尸骨都会出现在这个位置上,这证明这里面有诡!”

    李斯顿说着,就走到白骨堆的中心处,开始挖掘里面到底藏着什么。

    大叔见状也没闲着,赵晴天最后跟上,三人毫不留情的把脚下的白骨全部挖开,这个行为持续了足足20分钟。

    直至他们挖到了白骨之外的东西!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献祭过多少人?”

    他们挖掘的深度起码有2米,这个坑洞直径至少有4米左右,要填满这么多的人骨,那是得多少人的亡魂才足以做到的?

    大叔和赵晴天心悸,可是α级玩家对这些具有本能的免疫力,理智不会那么轻易扣除。

    李斯顿原本是医生,有触动,但是不会影响他的理智点。

    他们挖到的东西是一小角的尖锐物,有食指那么长的距离,李斯顿判断是材质是青铜。

    “这看上去,好像是一个雕像。”赵晴天一边挖着,他们继续往下挖,已经没有完整的骨头,那些都被年月挤压风化成骨粉,他们现在就在挖粉。

    越往下延伸,他们就越发现这个东西的全貌。

    “那个尖刺下去,是鱼鳍,我看见了,我把他的脑袋给挖出来了!这个东西到底有多大啊?”

    赵晴天开始觉得不对劲起来,这个雕像光头部就有她一个身体那么大,他们继续往下挖,保守估计这雕像估计有10米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试试吧,你们有什么工具可以破坏这个雕像吗?”李斯顿再旁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找到为数不多能看明白的记载就指引到这里,还有大衮的召唤已经差不多了,所以他们今夜才会撕破脸皮,全员出动围剿我们。”

    赵晴天从背包里掏出撬棍和一把修建草坪用的大剪刀,分别给李斯顿和大叔用,她一个女生细胳膊细腿,力量发挥不出来。

    大叔接过撬棍,比划了一下那鱼鳍的尖锐部,大喝一声挥击,却震得自己虎口发麻。

    那受击的表面上仅仅多了处划痕。

    大叔边揉搓受伤的地方说道:“这东西太硬了。”

    他和李斯顿轮流对这雕像暴力攻击,剪刀的锋利切割,或者是撬棍的猛击,在时间的推移下,攻击完全毫无蛋用。

    这雕像就像被附了魔,外表坚如磐石,只恨他们没有携带TNT炸药,不然直接给他开个光也好。

    不知时间过去多久,外面海浪声越来越急促,月光也逐渐明亮起来。

    李斯顿忽然警惕的看着头顶,他大感不妙。

    “糟了!我们可能要失败了!”

    “大衮...好像正在归来!”

    在恶魔礁的两百米外海面上,那边从水底正在汇聚着某种莫名的力量,形成一种无法阻挡的水波,笼罩着水底下最黑暗的存在!

    有东西似乎想要利用水波的保护,跃出水面,那庞大又无比丑恶的身躯等待这一刻许久。

    水波有别海浪随心所欲的晃荡,它是有规律的升起,又降落,再次升起,每一次都会更高,如此反复,直达高楼那般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这片不寻常的水波开始扩散,开始影响着周围的浪潮海流,于是乎,附近方圆百里的海流朝着水波不断聚集。

    也是如此,李斯顿才注意到,他们的情况不妙!

    等爬上去看的时候,他盯着那足有十多层楼高的浪潮正在蓄势待发,浪潮之下蛰伏着一个如同游龙一样巨大的形体。

    “浪潮,这就是浪潮,浪潮要降临了!”

    赵晴天坐在原地,这种自然灾害对于他们这种渺小的人类来说,是最无法改变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我们任务要失败了吗?”

    浪潮正在缓缓朝着印斯茅斯的方向席卷,海啸不但没有减缓落下的趋势,反倒越涨越高,那是真正如神明才能掌控的力量啊!

    “伟大的深潜者首领!您终于归来了!”

    “您从拉莱耶当中带给我们永生,我们将会追随你的脚步,和主入梦!”

    “愿世界沐浴在深潜者的荣光之下!”

    印斯茅斯人看着极远处的汹涌,他们不由自主的跪地磕头祷告,嘴里的痴言呓语相信着自己的神明会拯救一切!

    海潮即将降临,大衮就要归来!

    慢慢的,从港口的海岸开始登陆了大量的深潜者,这些邪恶丑陋的人鱼起码有几十,甚至朝着上百的趋势激增。

    他们上岸后全都望着海潮的方位,一边像是守护者印斯茅斯的门神,一边也像是朝着大衮尊敬崇拜的信徒。

    “真是可笑啊,我们才刚想冲击20级,第一个副本就要失败了。”赵晴天摇摇头,她已经放弃行动,就坐在恶魔礁上看着浪潮降临,这也是不错的美景。

    大概没多少人能亲眼看着如此诡异成型的海啸,里面藏着个怪物朝你扑来。

    李斯顿一样放弃挣扎和大叔并排坐下。

    这时的月光更明亮起来,似乎这是一种神圣无比的时刻,大衮的降临是在沐浴着圣光,他才是神的使者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C级的副本吗?很难想象更高级的副本是怎样的。”李斯顿眺望那美丽的银月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我只想好好的活着。”大叔很冷漠。

    仿佛都尘埃落定,不抱希望,只有无奈。

    三人都打定主意以失败告终的副本,海潮降临就在眼前,现在他们亲眼看见海潮出现,也代表着任务的失败。

    与坐在恶魔礁的三人不同,许白此刻站在大衮密教教堂的钟楼顶端,他手中正端着死灵之书,眼里对海潮根本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

    很做作的清了清嗓子,可这里根本没有人鸟他,连印斯茅斯人也跪拜着围观大衮降临的奇观。

    但本该终结的副本,却在许白吐露出的话语中,出现另一种的转折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像混沌的请求,那无法掩盖的邪恶话语在天地散开,比大衮更有气势的开始兴风作浪!

    “当群星来到正确的位置!在永痕的宅邸——拉莱耶中,入梦中伟大的克苏鲁!在深海里的囚笼封印既是最松散的,当伟大的克苏鲁睁眼时!这片土地的一切将会侍奉你,成为你的能量!”

    “啊摩啊耶波啊摩耶......在这片阵地里,将会连接入拉莱耶的梦境!虚妄与现实连接,伟大的克苏鲁!深海届时会扭转,天际沉入谷底!星辰荡漾!牢笼将毁!”

    话语慷慨激昂的进行时,印斯茅斯绽放出一阵刺眼的星芒,围绕着小镇的魔法阵竟然真的顺利启动!

    在这片星芒里,许白就是那伟大的魔法师,月光和星光不再是留给大衮的陪衬,此刻都落在许白身上,镇子的魔法阵星芒大作,把黯淡的长夜点缀成白昼!

    李斯顿不可置信的看着许白,沐浴神光的许白,那样子就像面对魔物的甘道夫!

    像能扭转战局的大法师!

    又像是能斗转星移的大罗金仙!

    一手高举法典,另外一手挥舞勇猛,每一句话音都清晰的传达至小镇的每个角落。

    他此刻!才是真正的神灵的代言人啊!

    “他在开挂吗!?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