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来份松果全球旧日 > 第16章记忆吞噬者
    两人推开层层白幕,回到手术室门前时,许白忽然停住脚步。

    囚徒转身问道:“怎么了?你不回去吗?”

    许白摇头道:“不了,我觉得他们已经查到是我干的,正想着办法把我逮住,门禁卡和记忆编辑器这两个东西缺一不可,我就一个人躲在这里,你先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回去,把消息告诉队友。”

    囚徒想来也对,这些东西哪怕藏起来了也不保险,医院多大点地方,他们能把记忆编辑器藏哪去?

    放回原地装作什么也不知道?没动过?

    上面现在就只有6次耐久度,如果医院的人动过手脚哪怕一次,都会使其中一名队友不能完成游戏。

    与其冒着风险,直接躲在这全是白幕遮蔽的地方更稳妥。

    滴!

    门禁卡解锁了手术室的门,他们推门出去时没有碰上任何人,囚徒就这么走回了205号病房。

    刚回去,就发现205门外直接站了3名保安。

    见囚徒回来,他们质问道:“你有没有看见过虚白?”

    大叔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模样说道:“他怎么了?我刚才才见过他,他带我往1楼打算去补给站一起带点东西吃,我不饿,就先回来。”

    在楼梯处的监控明显能看见过他俩下楼,这点他无法否认,便编了另外一个谎言。

    保安声音严肃道:“虚白袭击了玛丽,我们从监控里看见了他在1个多小时前尾随玛丽进了楼道,结果几分钟后就抱着失去意识的护士玛丽往外面广场走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在医院广场的水池旁发现昏厥的玛丽,她身上的门禁卡不见了,你有见过吗?”

    “我没见过。”

    大叔斩钉截铁的说道。

    接着保安又询问了简单的问题,大叔都一一敷衍,最后回到了病房内。

    此时205号病房除了许白,全员聚集,见外面正大阵仗的搜寻许白,大家也知道是许白的计划惊动了医院。

    “这些见我们逃跑的保安都没这么勤快,为什么忽然一下子就这么警惕起来了?”

    大叔从外面能看见有保安在站岗,现在他们连出入病房都会收到监视。

    赵晴天说道:“因为许白明显得到了有用的线索,而且是至关重要的那种,所以副本才会给我们施加压力。”

    大叔闻言点头,“你说的没错,我们两个已经完成了隐藏任务。”

    “隐藏任务!?”

    独步天下和发如雪惊诧的看着大叔。

    大叔和众人围绕在一起,小声的把在手术室的情况告知队友,了解了事情的真相后,他们恨不得现在就冲去手术室取回身体。

    “可是现在我们行动完全被监视着,如果全员这个时候出去,肯定会被保安部门给阻拦。还有就是,似乎院长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独步天下接着说道:“就在半小时前,从保安们在分头搜寻玛丽时,爱丽丝接了个电话,我听到院长回来了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院长是谁,可他们下意识的会清楚知道,拥有这么一家医院,从事秘密改造记忆工作的院长,本身就带有无形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医院院长此时已经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,他缓慢的走过了自己被翻箱倒柜的房间,看着散落在地上的文件纸张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病人虚白...这个小白鼠似乎不错,仅仅是接触两次手术就已经知道了这么多事情。看来疗程还需要改进呢。”

    外面响起了脚步声,接着是一道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报告,1楼监控的区域,被虚白给动过手脚,重要的镜头都被用不明液体污染,导致出现了许多盲点,我们只能从大门的监控发现他最后走的方向,虚白朝手术室移动。”

    “需要我们现在进入手术室制服病患吗?”

    院长挠了挠他那头长发,看上去只不过20出头的模样,可总有一种老油条似的圆滑。

    “没事,手术室一般只有进行治疗的时候会用到,里面的除了器材,还有以前治疗留下的‘失败品’,如果他真躲在手术室,‘失败品’会替我抓他的。”

    他指了指楼顶说道:“天台呢?天台没搜过吧?找的差不多得了,主要盯紧205的病人,他们现在的行动范围只能压缩在病房内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院长捡起了205病房的病历。

    他用着宠溺的眼光望着众人:“小傻瓜,你们逃不掉的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手术室内,许白觉得被白幕层层包围的区域,就像是某种迷宫,越走,就会越迷失在这巨茧当中。

    选择直接躲在这里,一是白幕虽然让他几乎迷失,但对敌人也是有同样的功效,甚至不发出任何动静,别人是无法发现眼前的白幕,还藏着一个人!

    这间手术室起码有400平米大,唯一能辨别方向的是,这里是倾斜下去的路,更像是连接着一个开阔的地下室。

    所以能透过走下坡的感觉,感受到自己是否处于手术室的尽头。

    “这副本也太鸡贼了,我也终于知道,为什么在外面沙漠累死了,却回到了原点。我们的确是死过在外面的沙漠,只不过...死的是这幅身体。”

    他在这个手术室里,还发现了一个储藏室,里面也同样有205号身体的副本,但是会很明显的贴上标签说明是科技躯体。

    “如果没有取回身体,那么连死都无法退出副本,不解谜,没有闯进手术室发现里面的秘密,那玩家可就永远变成这个医院的病人。”

    “唉...旧日游戏也太危险了吧,好怕怕呢!”

    许白探寻好了手术室大致的情况,在尽头处的是医院的科技造身体储藏室,中心是手术区域,东南正是他们本体的容器位置,西面他暂时没空去探寻,剩下的时间,就只有等待。

    坐在手术室门边,听着动静,等待自己队友找上门来。

    光呆着也不是办法,睡上一觉和可能就睡死了过去,被人偷袭,百无聊赖只好拎出背包里唯一的道具。

    翻阅着从罗兰特家里借来的死灵之书,果然上面全部都是老旧化的页面,不光文字看不懂,大部分的阵法和图案的墨水都晕成一团。

    可翻到了104页的时候,他忽然能看懂这一页里的信息。

    许白并没有开挂,语言系统对拉丁文还是一无所知,只不过这一页的信息,自己的游戏系统直接给他来了个翻译。

    因为上面的咒语他跟罗兰特学过,当时罗兰特教他的语法和祷文被自己学习后,会由旧日游戏记录,然后直接翻译在这本死灵之书上。

    他几乎是瞬间的看明白了这一页的内容,是连字句音节都完美的能从脑海里实现,控制神经从嘴里发声。

    “伟大的门之主!移星者会降临!他的力量,会使空间和时间都被掌控着,无论何时何地,都将会归一!”

    里面夹着着他之前没有听过的版本,但那些音节是相似的,所以他能够照葫芦画瓢的读出来。

    等他完全读出来时,自己脑海里出现了系统消息。

    【习得空间系魔咒:空间紊乱】

    “魔咒?”

    许白愣了半晌。

    “玩解谜游戏还有魔咒?我成魔法师了?”

    这技能学的猝不及防,他只是从这页上了解到,这空间紊乱也是会利用到献祭的力量,去召唤属于‘犹格·索托斯’的能力,让空间暂时的崩塌出现乱流,能够召唤出不规则的时空旋涡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传送法术,可是问题就出在......

    其一,死灵之书的所有法术,都需要献祭,无论献祭什么都好,想要借用那些神秘的力量,就必须献祭。

    其二,这招空间紊乱是一招传送法术,但却是一种利用崩溃的空间,产生乱流,乱流之下的目标是完全随机性的传送,下场生死难料。

    其三,学习到这招魔咒时...许白掉理智值了。

    【理智值-2;目前剩余理智值:85】

    许白嘴角抽搐,这招看上去也不太厉害的样子,可就直接扣了理智值。

    又作死的翻了翻死灵之书,可剩下的能够被翻译的页面,都有绝大部分被岁月毁坏,他暂时能学习到的就只有这一招。

    收起死灵之书时,他突然听见在距离10多米外,有人在走路的脚步声!

    嗒嗒!

    嗒嗒!

    他和大叔进入手术室这么久,自己又探索了大半天都没有发现任何人,此时出现的脚步声,让许白警惕起来。

    嗒嗒声很明显是朝着自己前进,伴随着一致的节奏,许白能分辨出,前面的家伙,起码不止一个。

    他赶紧起身,远离手术室的门,如果被逼近,后面就是死角,他没有地方躲。

    将身影隐藏在白幕里面,他和这些家伙玩起了捉迷藏,打算从暗处观察那些动静,再找计划反击。

    只是当他转移了方位,那嗒嗒声似乎有雷达一样,至始至终都追着许白,这让许白完全失去了白幕带来的天然优势。

    偷袭的计划无果,只是未知的声音来源脚步很慢,不像是人,也没有说话,就这么默默的走着,脚步声很明显,但始终都可以准确的追着自己的方位。

    许白感觉不妙,可一直跟那家伙绕圈不是办法,终于他走到了手术室的中央,这里的的白幕被隔开了一个空旷的区域,可视距离有5米,不像是白幕区里,连下一秒是什么都要猜测。

    嗒嗒!

    嗒嗒!

    声音先是传来,然后是最前方的白幕被掀开,许白看着最先出现的人,他发现那家伙居然没有脸!

    木讷得像是一个机器,一步一步靠近自己是一个没有脸的人形生物,没有五官,脑袋前那是一整片皮肤!

    在无脸人的穿着上,是件白大褂,上面清楚的挂着的名牌赫然写着——“克里斯!”

    克里斯不止有一个,接踵而来的是另一个一模一样的无脸人,然后又是一个!

    整整三个没有脸的克里斯医生出现在许白面前!

    看着无脸人,许白的视线里出现了对方的名字。

    【记忆吞噬者】

    记忆吞噬者像闻到花之芳泽的蜜蜂,至始至终锁定着许白的方位。

    面对着这些怪物,许白除了逃跑之外,还真就什么办法也做不到,他没有武器,也没有一个打十个的武功,顶多是肌肉比较发达,在同样吨位的较量下可以险胜。

    越狱不是他又多能打,纯粹是因为他喜欢玩阴的,没什么比背刺更有效的解决方法。

    但眼前的根本不是人!

    许白下意识的后退一步,可看着记忆吞噬者三人成群的靠近自己,他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他中二的高举手臂,在空中比划出了一个魔阵的图案,一边画,嘴里一边念叨:

    “伟大的门之主!移星者会降临!”

    在许白念了没两句,最先出现反应的是游戏系统。

    【警告!请勿使用犹格·索托斯之力量!】

    可现在是什么时候了?许白哪有心情搭理这破游戏系统!

    “他的力量,会使空间和时间都被掌控着,无论何时何地,都将会归一!”

    这招便是新鲜出炉的魔咒——空间紊乱!

    使用死灵之书上的技能,全部都是需要献祭的,许白真诚的念咒时,想的是把自己的肾给献祭出去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他能感受到一股能量从自己的口中释放,莫名的拉扯感充斥在灵魂当中。

    还在悲伤的为自己即将献祭出去的肾默哀时,他却没有任何的损失,反而能明显的感知到,在遥远的地方,有一个生命,正在替他承受这次献祭的痛苦。

    记忆吞噬者们就站在不到许白3米的地方,可异变突生。

    他们所处的空间忽然开始崩裂,无尽的深渊在贪婪的吞噬空间碎片,时间的流逝只是可笑的陪衬,因为在深渊的贪婪当中,连时间也无法逃离。

    扭曲的旋涡把前方的空间变成了碎片化,万花筒一样紊乱缤纷,那是破碎的美感,在许白的感叹时,三名记忆吞噬者已经消失在了旋涡的洪流里。

    不多时,一切平静。

    许白的脑海又蹦出系统提示。

    【成功击杀3名记忆吞噬者】

    【再次警告!请勿使用犹格·索托斯之力量破坏副本内容!】

    “我的肾...居然没有被献祭出去!”

    许白感叹万千,他在瞬间就明白了为什么魔咒成功,自己的肾脏没有被抹除。

    那是因为,魔咒成立的时候,远在他方的罗兰特替他承受了犹格·索托斯的索取......

    估计是系统重塑了罗兰特的原因,可罗兰特早已经被许白献祭给犹格·索托斯,所以自己再次献祭时,祭品的优先顺序是罗兰特!

    这可是相隔了副本,许白和罗兰特的孽缘啊!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