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来份松果全球旧日 > 第12章手术的秘密
    “5点,才过了2个小时......”

    许白觉得脑袋还是有点晕,房间内的时钟显示现在才过去了两个小时,也就是在进行手术,经历老罗兰特的事情,再醒来的过程,过去两个小时。

    “你醒啦?”

    这次问话的是发如雪,房间内就剩下她一个人,其他人都已经不在房间里。

    许白见是小女孩,便展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脸问道:“那个,我什么时候回来这个房间里的。”

    “4点钟大哥哥你就被一群保安给送回房间里,然后你又足足睡了1个小时才醒过来,然后15分钟前他们又把囚徒叔叔给带去做手术了。”

    发如雪眨着跟珍珠一样的明眸,语气不自觉低了几分贝。

    略带惶恐的继续问道:“大哥哥,那个手术到底是关于什么的啊,他们对你做了些什么?明天好像就剩下我和赵晴天姐姐要做手术,我有点害怕。”

    许白走上前摸了摸小女孩的脑袋安慰道:“没事,一针下去你什么都感觉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话说,我没缺斤少两吧?”许白摸了摸脑袋还有浑身,这里没镜子,他完全没有感觉到有任何绷带和伤口缝合的迹象。

    关于做手术的过程他完全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“没有哦,大哥哥走的时候和现在回来一模一样。”发如雪白了许白一眼。

    她原本还是挺害怕那未知的手术,想着许白看着挺温柔的一个大哥哥,安慰自己几句,结果对方给他蹦出了句“一针下去你什么都感觉不到。”

    这脑回路就离谱。

    “一模一样啊,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再次确认自己某个零件还完好无损的许白,他走到房间的隔离网,舱尝试从网外的窗口观察外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夕阳把云层给燃烧成落日的血黄色,落在外面的草地上铺了一层光。3米高的围墙上,正坐着一脸茫然的独步天下。

    独步天下时而起身,时而在围墙踱步,然后翻了出去,又翻了回来。

    他怎么也想不明白,为什么明明都已经出去了这座医院,游戏的主线任务也是明确的说明,要逃离精神病院,这不科学!

    许白忽然肚子又饿了起来,他走出去,找爱丽丝示意自己需要用餐,可对方直接拒绝,说术后5个小时不允许进食。

    可等他再次朝着爱丽丝撒娇时,爱丽丝还是顶不住他这一大老爷们这么厚脸皮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求你了嘛!爱丽丝姐姐!你就给我吃口热乎的,我真的好饿啊!”

    许白趴在护士站台前,宛若楚楚可怜的小公主,娇嗔道。

    爱丽丝扶着额头,黑丝散落在肩头也没有去整理。

    “服了你了,诺!最后一颗糖...吃了之后就乖乖回去休息,5个小时我会叫保安给你送餐,而且你不许再给我捣乱,还好那个病人救了回来,你可别给我们增添工作量,不然烦恼一多,我的皮肤可就变差了!”

    “爱丽丝姐姐真好!”

    许白拿了颗糖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手心攒着这颗橙味糖果,回去递给了发如雪。

    “送你颗糖吃。”

    发如雪把糖果咽下,也对许白的印象瞬间就好了许多,他看着正在思考的许白,也没有过多打扰。

    “你说,那手术室里面有什么秘密啊。”许白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啊...我又没进去过,我哪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个计划,想进去看看吗?”

    听闻许白的话,发如雪的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,她可不想进去了解什么秘密,她现在就只想快点回家,这副本明明初体验还挺好的,怎么新副本一开始,成为病人这种囚禁状态的困境下,她立刻就怂的想回家。

    “你不想去也可以,那你到时候帮我个忙吧。护士站的爱丽丝姐姐人很好的,到时候我需要你帮忙的时候,你就帮我缠着爱丽丝撒娇,嗯...装病啊、要抱抱啊、拉着讲故事,反正就拖延爱丽丝的注意力就好。”

    许白这么说道,发如雪也没有多问,点头同意了这个计划。

    “我听大叔告诉我,那还有一个护士姐姐呢,不是还有玛丽姐姐吗?如果你我去吸引注意力的话,那为什么只吸引爱丽丝姐姐啊。”

    许白又继续解释道:“因为啊,因为大哥哥喜欢玛丽姐姐呀,但她们两个人总是在一起的话,就很难办。你的任务就是僚机懂吗?打过游戏吗?”

    “下游戏副本的时候,开Boss前,不总是要吸引小怪的仇恨吗?你就想着你是吸引怪物仇恨的,我就是去攻略Boss的!”

    发如雪当即就听不懂了。

    “那可是副本的NPC啊!你去要去泡人家?”

    可许白却是一脸的义正言辞。

    “NPC怎么了!NPC就不能下手吗?而且你没有发觉,旧日游戏的NPC,每个人都跟活生生的人一样,有感情,有个人经历,有思想吗?”

    对此发如雪尴尬的干笑了声,“原来只是去撩人家护士姐姐啊...你开心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时候到了的话,我会让你去做的了,至于玛丽,我会和她打成一片的啦!”

    这时,赵晴天和独步天下一并回到房间里了。

    赵晴天倒好,她的神情和刚开始没什么不同,可独步天下就是一脸颓然。

    “我试过了...真的是翻墙出去了也无法完成任务,赵晴天也和我一起出去了,在外面是一片荒芜的沙漠,什么都没有...唯有等晚上我们5个人整齐了,再偷偷全部逃出去试试看吧。”

    这游戏可没什么时间限制,他们每一天没解开主线任务,就要在这里呆上一天。

    甚至,永远没有解开主线任务,如果又不选择死亡强制退出的话,不知道会不会在副本里困上一辈子!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消息?”许白看着赵晴天问道。

    “消息倒是没有,不过疑点却有很多。我想再自己整理一下思路,等大家都做完手术后,全部回来再分析我整理过的情报。”

    在场的人都同意了这个观点,如果现在强制性的5个人全部一并逃离的话,相信大概率也是完成不了任务,可是总得试试看,没准呢?

    只不过不能打草惊蛇,所以选择在晚间逃离,这期间医院的手术还是要如常进行。

    如果因为贸然的全员撤离,引起了医院的重视下,他们又无法完成任务,就只会白白增加游戏难度,所以晚间行动是最为稳妥的情况。

    大家都在准备晚上逃离的道具,这次独步天下的计划是,等他们出去,哪怕是沙漠,就往外面走,走出了一定的范围就可能结束任务。

    时间到了6点,囚徒被保安们送回了病床上,他呼吸平稳,身上也没有任何外伤,和许白一样在一个小时后准时转醒。

    当他醒来时,摸了摸脑袋,他仿佛思绪回忆到了许久的尘封里,才缓缓的说道:“我可能精神出现了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我刚才经历了一场拳赛,那是地下组织的非法拳赛,我5年前在上面被打成死狗一样,然后被遗弃在了街头巷尾,差点丢了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在刚才,我又回到了那场拳赛,同样的被击败。只是下场没那么惨,被丢弃在垃圾堆的时候,有一个人把我救了起来...她的脸是爱丽丝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,大叔还在强调:“那不是梦境,那是在记忆里扎根,最真实的记忆,就是我完完全全在经历的事情一样,被击打的部位,痛楚、伤、不甘...所有的情绪都有两份独立的在我的身体内。”

    许白看着大叔迷茫的双眼,他的术后症状也和大叔一样。

    “那应该没错了,我也是刚经历完了手术,和你一样,我也有两份记忆,一份是之前经历过的...一份是明确知道自己做完了手术才经历的,但也是无比的清晰。”

    赵晴天用食指摸着脖颈,淡淡说道:“两份记忆啊,那挺厉害啊这个副本,做的手术竟然是有关记忆的部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没有想错的话,这个副本的手术,就是我们的死亡倒计时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什么意思?”大叔不解。

    许白这点头同意了赵晴天的说法。

    “没错啊,真的是死亡倒计时。我们每做一次手术都会有两份记忆的话,这点很蹊跷啊,一次手术呢?我们可以记起来,那两次呢?三次?”

    “越来越多的记忆填充在我们的脑海,那势必有些会被遗忘,有些会错乱。我还记得刚才在外面有一个自杀的少女,她临死前告诉我自己分不清楚自己是谁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...可能手术做多了的话,我们也会变成那样子吧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