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来份松果全球旧日 > 第11章进行手术
    吃了糖之后的许白没有继续找别的病人玩耍,毕竟他也开始觉得自己的属性不太友善。

    第一个搭话的生死未卜,第二个搭话的直接挨打。

    “趁着还没去做手术,我打算去楼上楼下溜达一圈,你们要来吗?”他朝着赵晴天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再周围观察一下,我总觉得有什么事情是被我遗漏了。对了,你除了问刚才那两个病友吃东西的事情之外,还有发现什么吗?”

    见赵晴天神色认真,原本大叔还想劝说让许白自己单机,他的确也不太靠谱。

    可许白接下来说的话,却让他不禁觉得,这家伙的心,可真是脏啊。

    “刚才自杀的那个女孩,似乎出现了自我认知障碍,他临死前说分不清楚自己是谁。小男孩的母亲以前是很温柔的一个人,是生病了之后,估计是被带进来这个医院之后,才变得暴躁易怒,还会动手打人。”

    他说出这番话的时候,脸上还是笑意满满,被糖果浸透舌尖的甜之下,那是故意装作无辜的嘴脸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赵晴天点头答应之后,就见许白径直下了楼。

    “记得啊,时间不早了!2点45分回205里面呆着,要准备手术的!”爱丽丝见许白乱跑,她不放心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啦!爱丽丝姐姐你真的很啰嗦唉!”许白展开笑颜,急匆匆的就消失在楼道口。

    “哼!你还嫌我啰嗦!你明明就很麻烦好不好!谁想啰嗦你啊!”

    爱丽丝对着空气还嘴,一边的玛丽连忙劝道:“爱丽丝别生气啦,那小子不听话就让他不听话好了,我们收拾不了他,就让保安去收拾他!”

    “没错!他再不听话,就让保安收拾他!”爱丽丝想到此处,终于缓和了一些。

    在旁边默不作声的大叔此时终于发话:“原来他可一点都不傻啊,明明都看出来了有问题,还可以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明明有人在面前自杀了,连震惊也没有,反而还装起什么事情都不知道。转眼就和别人聊起来,还有心情卖萌......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这种会掩饰的队友,你害怕了?”赵晴天见状,忽然没来由的笑起来。

    那如弯刀阴冷的眉眼,爱丽丝用余光看见,不由哆嗦了一下。

    大叔点头确认:“不太喜欢这种阴险的家伙,相处的不习惯。”

    “他本事大着呢!没事,他一般情况下,只会对看不顺眼的人动手。”

    赵晴天带着大叔在和2楼的病房串门,得知了刚才那两个病患的信息之后,她想通了些事情,在和病患交流的时候,话题都有意无意的在往记忆这方面引导。

    楼下的许白,则是观光了1楼和3楼的区域,能逛的都逛了一遍之后,踩点完毕的他在2点30就回到自己的病房内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是不是这里的守备力量很强?或者是拥有未知的生物看门?”独步天下第一个发问。

    他在这里给发如雪科普了将近两个小时的刑法,如果不是要照顾小女孩,他也一并跟许白他们出去找线索。

    “并没有,2楼3楼完全没有威胁,1楼有保安室,可距离出去的大门还没有楼道口接近,很轻松就可以出去,我刚才就在外面喘了口气,草坪不错,踩着挺舒服的。”

    许白已经走到了独步天下面前,他从病床上遗落的书籍,拿起一本叫《信息全知者》的翻看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要不...我们现在就集合翻墙出去?你刚才都已经走到围墙那里了吧,这样都没有阻拦的话,我们5个人合作,很轻松就能出去。”

    独步天下一喜,他现在就打算快速完成任务,将理智值归零会脑死亡的消息,带出去副本。

    在副本内,旧日游戏系统添加的好友不能聊天,他光在这个副本里给小女孩讲故事,都快闲出鸟来。

    “事情应该没那么简单,你这个提议我赞成,可以试一试一起全部出去,可是我3点有手术要做,之后5点是囚徒,7点是你。”

    许白拒绝了现在就集合逃离的请求,他反倒神奇的说要做手术。

    “手术?什么手术!?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做手术!”

    “医院给我们病人安排的手术,我们现在都是安布霍格精神病院的病人,他跟我们说我们都生病了,需要进行手术治疗。”许白解释着。

    “能够完成主线任务逃出去的话,还用得着做手术吗?这什么手术啊,旧日游戏副本里的手术,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,你居然还要去同意做手术?”

    独步天下是觉得许白这脑子是不是抽了,在他眼里,这行为就等于明明可以稳定吃鸡,可最后临门一脚就偏偏往毒圈里跑。

    天知道手术的时候,任人宰割的情况下,会经历什么?

    只是许白酝酿了一会,他还是将事情说出来:“其实我刚才翻墙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...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出去了!”

    独步天下看见还站在自己面前的许白,瞬间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他忽然冒出了一身冷汗,一边的发如雪气都不敢喘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试过出去,可没有完成任务。我觉得就算5个人跑出去也是一样,所以就先看看会怎么样吧,毕竟D级难度的副本,应该不会很难。等全部人都做完手术,趁着没前期打草惊蛇,我们再晚上所有人一起翻墙出去再试试看。”

    已经印证了翻墙出去精神病院范围,还是无法完成任务后,其实独步天下也开始没底起来。

    啪嗒!

    外面的门锁被打开。

    从病房外进来了5名保安,他们推着担架车来到许白面前。

    一名保安抓着许白的手腕,查看了病人腕带的编号和姓名无误,核对样貌和他们的任务后,掏出一枚针筒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是克里斯医生的手术,请配合。我们现在给你注射微量麻醉剂,这并不会伤害你的神经,你只需要全程配合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自觉的撸起袖子,动了动手臂,示意他们‘朝这打’。

    注射完了药剂后,他被送上了担架车,独步天下和发如雪就这么看着许白被送走,两人心中莫名恐惧。

    他们不知道许白会经历什么,手术这种事情,可不能乱做!

    而更恐惧的是,第一个是许白,可之后的,就是他们。

    被运送至手术室的许白,一路上还保持着意识清晰,他看着自己被推出房间,搭乘电梯,由护士玛丽用门禁卡开门,他被保安推进了手术室。

    手术室大门打开,是一层又一层的白色幕帘挂着,他被推进去时候,经过层层白幕,就跟蚕蛹一样将其包裹在秘密里面。

    “克里斯医生呢?”

    许白开始觉得意识朦胧,他至此都没看见所谓的克里斯医生。

    他能感觉自己越来越深入,至少在手术室被推行了20秒还没抵达目的地。

    没有人回答他,他的觉得世界变得迟钝起来,自己的动作跟不上想法,他的目光和脑内开始断开连接。

    直至眼前一片黑暗,他的记忆还停留在那如蚕茧一样的层层白幕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不知道麻醉了多久,许白视线忽然开始清晰。

    麻醉药的药效消退的一点副作用的没有,他就跟平常睡醒一觉一样,睁眼看去,自己早已不在什么精神病院里。

    “你醒啦?”

    一股陈旧的木头发霉味往鼻尖里钻,透过闪烁的火苗可以发现,自己正坐在书桌前睡着了。

    问自己醒了没的是满脸皱纹的老罗兰特。

    “刚才我请你到我家里坐下的时候,你睡着了。”罗兰特走到许白面前,递给他一本破旧的典籍。

    许白狐疑的看着罗兰特。

    这家伙明明是在上个副本被自己献祭,怎么现在我又回到了霍尔顿的宅邸,而且他还主动把死灵之书给自己看。

    “是梦吗?可这很真实......”

    许白能觉得自己的一举一动是受自己控制的,他很清醒,但同时又有一段记忆是关于把罗兰特给献祭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...你不是说要来我家研习黑魔法的吗?我们同样是门之主的仆人,就不要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罗兰特的老脸和之前见到的没有丝毫分别,神态栩栩如生,许白从照明火苗的燃烧声、木板的霉味,还有阴森的潮湿感受,这里是真实存在的。

    收下了死灵之书,许白本能的想把这本书收进自己的旧日系统里。

    可是他忽然发现,自己根本没有什么旧日系统,游戏系统召唤不出来,他拿着死灵之书愣了几秒。

    把视线放在了阁楼,他记忆最深刻的就是在阁楼里。

    那肮脏污秽的臭味,简直是把粪坑炸了都好闻百倍的折磨,他询问道:“我想去阁楼看看。”

    罗兰特拎着黄铜燃灯,没有犹豫的带着许白上楼。

    和之前经历的一模一样,推开阁楼的门,那同样的恶臭能让许白感受到,原来气味也是可以看见的。

    “魔法阵、血迹、气味......”

    这一切都真实的不能再真实,如果不是自己召唤不出旧日系统,他完全找不出哪里有问题。

    “最后...如果这是真的话,那我不介意再重演一遍。”

    许白看着罗兰特,罗兰特忽然意识到事情不对劲。

    可当他有反应的时候,一切都晚了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许白一拳就打得罗兰特的太阳穴凹下去一个坑,拖着罗兰特的尸体就往魔法阵的中心走去。

    “如果这是真的,那么就一定可以召唤出来吧!”

    他口中继续念念有词,把之前献祭罗兰特的祷文又念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聆听我的召唤!无尽虚空之王!移星者......”

    “......门之主!永生之主!犹格·索托斯!您的仆人在召唤着你!”

    等许白念完,他盯着地面上的罗兰特,老人鼻孔里开始流出鲜血,可之前献祭的妖异景象却完全没出现。

    5秒。

    10秒。

    1分钟过去了。

    这里什么都没发生,只有罗兰特又被许白再次击毙。

    他又在这里等待了半个小时,可最终,他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再醒来,已经躺在了自己的病床上,他承载着两份关于罗兰特的记忆,哪怕之后的记忆是漏洞百出,可却无比真实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