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来份松果全球旧日 > 第10章奇怪的病人们
    所有人都决定趁着天黑行动,首要的目标就是熟悉一下这精神病院的格局。

    刚走出房门,头顶上就是门牌号,隔着一旁是楼梯。

    “205号病房...这个数字我不太喜欢,之前是307。”

    料许白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才刚脱离精神病院没多久,下一个副本,就又把他抓回精神病院里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多年都没有转病房?”

    赵晴天和许白有5年未见,可属于病友的加持下,两人竟也没有多大隔阂,搭话也显得自然。

    “之前是307?你俩......”

    一边的大叔瞪大了双眼,闻言细想后,那跟铜铃一样大的眸子下,传出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“你俩是精神病院的!?”

    任何身份的人,他都不会有这么大的波澜。

    哪怕是千金大小姐,或者是皇帝亲临了,他也只会置若罔闻,可......

    可这偏偏是俩精神病啊!

    赵晴天给大叔摆了个噤声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这是以前的事,再说你跟我相处过了一个副本之后,你觉得我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面对赵晴天的询问,大叔当即摇头道:“的确没问题...”

    然后视线又放在高出自己一个脑袋的许白上,“你也好像挺正常的,明明第一感觉也不是精神病,说话也有条理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精神病就是傻子了?请不要曲解精神病好不好?说话好听点!我这叫思想出现问题,我觉得我自己还挺好的啊,就是他们非要把我抓起来。”

    许白一边说着,他再次强调道:“精神病是精神病,傻子是傻子,请不要混为一谈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...”

    大叔嘴角抽了抽,他沉默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就算是精神病又如何?只要能跟着活下去,这并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他的眼里满是对活着的向往,很快就释怀了旁边两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205在二楼的尽头,除了后方的楼道口,前面就是一条长廊,贯穿其他4个病房之后,就是另一边的出口。

    在2楼的护士站这边,有两名护士正坐在电脑前休息。从205出来活动,没有遭受任何禁止,那两名护士明显是可以看见他们的。

    “这就更奇怪了,外面的收容措施简单不说,连我们活动范围也不局限在病房里。这间精神病院真的那么好逃脱吗?”

    赵晴天带着疑问,朝护士站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好,有吃的吗?”

    许白也大方,第一时间不是为了搜集信息,反倒是真的找东西吃去。

    爱丽丝是距离许白最近的护士,披肩的黑长发,配合穿着护士服给人一种温暖的亲和感。她微微低下脑袋,看了眼电脑上的信息,又抬起头说道:

    “现在已经下午1点了,205的虚白你在下午3点有安排克里斯医生的手术,现在不可以进食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你囚徒也是,你的手术安排在下午5点,同样是克里斯医生负责的手术。”

    被点名的许白有些受宠若惊,可大叔却是开始动容起来。

    “手术?”

    “什么手术?我怎么不知道?”大叔冷声问道。

    爱丽丝声音清脆,像是给众人报喜的鹊,复述着众人的情况:

    “今天205一共有3人需要进行手术,剩下的会在明天安排。这些事情你们已经在入院时签字确认,手术的内容我们不会透露,因为这会影响术后效果,反正你们只要知道,手术过后会改善你们的病情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除了虚白、囚徒和独步天下外,205的其他人是可以随意吃东西,而三人的手术分别是在下午三点、五点和七点。”

    被命运选中的许白,身为第一个幸运儿的他只是一脸郁闷,郁闷的不是自己要经历什么不能说的手术。

    他郁闷的是,饿了竟然不给东西吃!

    “入院签字...手术内容保密...病情...”

    赵晴天尝试将这些关键词串联在一起,惯常思考时,习惯将右手的食指指腹在脖子上摩挲。

    “可以给我看一下我们自己的病历吗?还有我们签字的条款。”

    爱丽丝回绝了赵晴天的要求。

    “这个是不可以的哦,除了防止病人破坏病历,病人的病历都是保密的,哪怕连病人自己都不能查看,所有的病历都放在院长室内保管,只有院长确认之后,才可以给病人查看。”

    “电脑上的电子版本也不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爱丽丝始终是抱着暖心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那这个医院其他的病人,他们也需要进行手术吗?”

    “这里的每个病人都是独特的治疗方法,你们205病房的全员都是采用最新的疗程,和其他的病人有不同是正常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赵晴天沉默半晌,她把自己的脖子扣出了一块红印。

    “许白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喊了一句发现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“许白?”

    “你人呢?”

    再次回头,发现人已经不在护士站了,他正在204号病房前和一个少女谈话。

    “你这家伙,原来变成了个老色哔了啊...一会不在就去撩别的小女孩,我看人这两个护士也长得不错啊。”

    此时在许白面前的少女,同样是穿着洁白的病号服,她就这么木讷的和许白对视着,眼神里全是颓然,晶状体里散发不出任何的光亮。

    原本就白皙的皮肤,因为虚弱苍白得像是得了白化病,她对于这个新病友的搭话并不感多少兴趣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吃的。”

    原来,许白这家伙,见护士不安排给他用餐,他跑去跟别的病人碰碰运气。

    “那你有什么?”

    少女说话声跟小猫一样轻,她没有刻意做作,是因为身体极度虚弱的真实反映。

    “我有个愿望,那就是我想死...我分不清我自己是谁了,你可以帮我解脱吗?”

    说着,那少女忽然不知从哪掏出一把利刃,寒芒扎眼,刺的许白把眼睛眯成了一条缝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她当着许白的面,把尖刀刺向自己的胸口,殷红的血与刺入肉里搅动的噗嗤声异常刺耳,可以让心里承受能力低的玩家立即反胃。

    少女就这么胸口插着西餐厨刀倒下,凝视着天花板竟浮现出一种幸福的微笑,胸口晕开了一朵属于鲜红的腥。

    “啊这...我只不过想问你有东西吃吗?你至于么?”

    许白有些尴尬的回过头,发现自己和这自杀妹子成为了万众瞩目的焦点。

    俩护士捂着嘴,忙通知安保部门,赵晴天和大叔则用这奇怪的眼神看着许白。

    不到20秒,楼道口传来急促的脚步声,安保人员迅速的冲向女孩,将其放在担架上送往手术室救治。

    爱丽丝清理地面上的血迹,她和另一个叫玛丽的护士,神色不善的看着许白。

    可人是自杀的,她们也没多说什么,总之那眼神,就跟看着扫把星一样的嫌弃。

    “你可真是个天才!你和她说了些什么,她宁愿死也不想跟你继续说话?”赵晴天动手戳了戳许白道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也不知道啊,她就...掏出来一个大家伙,直接噗!就倒下了,我就问了她有没有东西吃。”

    许白还在辩解,爱丽丝就忍不住发话。

    “请你下次注意言行,我们医院里的某些病人情绪比较不稳定,可能会因为某些事件采取过激行为,请不要做出刺激他们的行动,如果再有下次,你将会被强制隔离。”

    许白乖巧的点了点头,他并没有过多和两位护士了解的意思。

    反倒是赵晴天,她一直在跟护士闲聊,打算在她们身上找到突破口,关于这个副本的信息,一共就只得到了零星的几点。

    聊了半小时,也没有得到更多有用的信息,关于他们的手术,关于病例,一切都不能透露。

    他们是自愿签字来这个精神病院的,除了要定期的进行手术外,她没有更多信息。

    另一边的许白,直接在202的门前,和一个小男孩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小男孩看着只有6岁的模样,满脸的稚气和天真,和刚才那仿佛对世界充满厌倦的少女有强烈对比。

    许白俯身,摸了摸小男孩的脑袋问道:“你也是有精神病需要治疗才来这里的吗?”

    “大哥哥不是的,我是来照顾我妈妈的,我妈妈生病了,需要来医院治疗。”小男孩回头看了眼病房内的母亲,见母亲还在安睡,便放心和许白聊天。

    “我可千万不能吵醒妈妈,大哥哥你说话声音也小一点,不然妈妈醒来了,她不让我和陌生人聊天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?为什么啊?”许白问道。

    “以前妈妈生病前不是这样子的,她很温柔,很好的。可是生病了之后,就不允许我跟别人玩,谁都不可以,有时候还会打我,所以我只能偷偷的和大哥哥说话。”

    小男孩说话时还有一阵颤抖,应该是没少挨打的后遗症。

    许白这边引起了赵晴天的注视,她明白和这两名护士死磕是没用的,倒不如去和其他病友多交流病情,从他们身上入手。

    她朝着不远处的许白那会合,打算和许白一起问话。

    “那你有东西吃吗?其实大哥哥饿了,等下要做手术,没有东西吃。”

    许白再次回归主题,刚才他总结出了自己的答案。

    那就是不能一上来就问这句话,那不?那少女承受能力低,直接给问自杀了。

    这次他和小男孩寒暄了一会,然后又变戏法的,把死灵之书从系统背包里拿出来,又变回去,用这个魔术吸引对方的注意。

    见大家熟络的差不多了,于是他才切入主题。

    因为实在是太饿了,逃离精神病院的时候没吃东西,把第一个副本跑完了,只喝了一瓶水。

    “大哥哥好可怜啊,要去做手术还饿着肚子。”小男孩在自己的兜里掏了掏,可没掏几下,却发现自己身后的门打开了。

    他后背一凉,直接传来一道尖厉的责骂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告诉你不要跟陌生人说话吗!你怎么就不听呢?”

    还没等小男孩解释,就直接被母亲拎了起来,一巴掌就打在屁股上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啪啪!

    “叫你不听话!叫你不听话!你还敢不敢了?敢不敢了!?”

    那母亲歇斯底里的抽打小男孩的屁股,十足一个癫狂的疯婆娘,手上毫不留情。

    这边的动静闹得很大,小男孩被打的嚎啕大哭,再次惊动了护士站的护士。

    “这...你这个小天才又跟别人聊什么了?”

    赵晴天才刚走过来,许白这边又出现戏剧性的一幕。

    爱丽丝和玛丽是小跑过来的,拉着小男孩的母亲一边安抚,玛丽最后给她注射了一针镇静剂,那母亲就乖乖躺在自己的病床上。

    小男孩也不敢出来,蜷缩在母亲病床边上抹眼泪,看着许白的样子那是委屈到极点。

    “刚才是有病人自杀,你这次倒好,202的病人是这里最容易发生暴躁的病人,你又把人给刺激发病,虚白你到底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爱丽丝是用瞪的死死刮着许白,她气的胸膛挺了起来,全因为身高不够,气势来凑。

    哪知道,许白却撇撇嘴,用和刚才小男孩同款委屈道:“我想管别人问东西吃...你怎么可以这么凶人家?”

    “你多大个人了,还撒娇......”赵晴天真是佩服许白的脸皮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一边目睹了所有过程的大叔,他实在是佩服许白的脑回路。

    “得了得了,服了你了。”

    爱丽丝在护士服的口袋里,拿出一枚糖果递给许白。

    “只能吃一颗,等下术后恢复了才能吃饭!知道吗?”她还气呼呼的叮嘱道。

    “真是的,平白无故加大我们的工作量。”

    显然,许白的撒娇成功,喜提一枚糖果。

    他也不管这颗糖的成分,直接就含在嘴里,然后瞬间一扫委屈,嬉皮笑脸起来。

    “真甜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