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来份松果全球旧日 > 第4章献祭给门之主吧
    当这条信息出现时,他的队友也都同样存在这条提示。

    “消防员同志他完成任务了!?”

    队友们在第一次挫败之后,他们留在原地也没用,于是也有去采访村子其他村民套话,去了解霍尔顿宅邸里住的,是什么样的人。

    结果被得知是摆弄巫术,会黑魔法,背地里操纵不为人知的禁忌之事,而且家族本身的过程里,还存在着大量伤风败俗的事情,一部分儿女全部被送往村子外读书后,再也没有回来过。

    等他们还打算回去拜访一次霍尔顿家族时,却被告知任务完成了!

    “我们四个人都在这里,完成任务的就只可能是消防员同志啊,任务上还说,需要全员完成任务才能离开,不如我们现在就去支援他吧!”

    买桃子的小男孩搂着自己的情人,他指着远处山丘上的豪宅。

    “对啊,他肯定是只身一人偷偷潜入,发现了里面的秘密,要是那一家人还真会什么巫术的话,消防员哥哥恐怕凶多吉少啊!”卖桃子的小男孩担忧道。

    自己一人发现了秘密,极有可能是陷入了危险,况且人就在不远处,他们赶过去支援,也一定可以同时发现秘密,那这样的话,就直接可以完成任务。

    队友正在望着自己这边赶来,许白却丝毫没有打算分享秘密的举措。

    只见他更专心致志的研究起来这里书籍上的图案,现在是新手教程,趁现在多了解一下旧日游戏里的世界观,或者发现不为人知的秘密,总好过一上来就浪费了新手关卡的低难度。

    破解任务的那刻,他的心思却是。

    “我需要知道更多关于黑魔法的秘密,趁着我的队友还没赶来。”

    要是正常人,早就找了个借口溜走,回去跟队友抱团。

    谁让他有个神秘的称号——“丧心病狂的人类”

    看的入神,忽然罗兰特叫住了许白。

    “你能看懂?”

    许白不管自己懂没懂,反正遇上NPC的问题,点头触发任务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没错,这些显而易见的玩意,倒是很容易看懂的。”

    只是罗兰特忽然笑了起来,露出那口老黄牙,他忽然问道:“你想去阁楼看看吗?”

    许白乖巧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呀好呀!”

    提着黄铜燃灯的老人,一步步带着许白上了阁楼。

    偌大的宅邸,竟然被布置得跟个图书馆一样,这里的风格就是阴郁和陈旧,临近降温的季节,可上了楼却觉得手脚渐渐开始冰凉。

    直至罗兰特吱呀一声,推开了阁楼的门后,地上是一大片用不明血液混合而成的黑魔法阵,和之前在书籍上看见的相差无几。

    浓烈的腥臭,那是比起所有牲畜的排泄物都要刺激的宣泄,一下子喷薄而出,房门就像这气味的禁忌,禁忌破开,这里的阴森的怪诞没能让许白皱一下眉头。

    可这气味,成功让许白有一股胃酸回流的感觉。

    强忍不适,他在表现上只是蹙眉问道:“这个魔法阵...你是在献祭吗?”

    罗兰特很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在向伟大的犹格·索托斯献上美好的祭品啊!”

    看着地面上的暗红,墙壁上坑坑洼洼的污秽,这里的气味浓烈到一个极点,甚至有种薄雾,不知道是不是沼气......

    恐怕光是气味,点个火就能直接爆炸。

    许白注意到,这里多是牲畜没处理干净的尸骸,一般都是鸡鸭和牛,于是乎他问出了一个连罗兰特都震惊的话。

    “向伟大的犹格·索托斯献上的祭品,怎么没有活人啊?”

    许白忽然阴沉的可怖,他的气势陡然转变。

    “如果,你拿我来当祭品,会召唤出什么玩意出来呢?”

    那原本还算人畜无害的脸布满了阴森,他说话仿佛有某种魔力一样,罗兰特不由得听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沉吟半晌,罗兰特语气透着兴奋的说道:“你愿意吗!你真的愿意吗!?”

    许白忽然狡黠的答道:“献祭给伟大的犹格·索托斯,是我的荣幸啊!”

    罗兰特激动的一拍大腿,他在这偏僻的村子里,一般祭品都是使用牲畜,因为哪怕随便一家人失踪,都会很直接的被怀疑到他们头上来。

    这里的黑魔法,他们研究的事情,都是世世代代传下来的经历。

    不是他不想用鲜活的人类去献祭,无奈是找不到合适送上门,又不会被怀疑的啊!

    现在是法治社会,如果违法的话,警员是会找上门来的。

    此刻间许白自告奋勇,他当即就被欣喜冲昏头脑。

    带着他就走进了阁楼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可真够臭的......”

    许白吐槽了一口,进来后那种粪坑的味道更强烈。

    他转眼看着罗兰特。

    “对了,献祭的话,除了这个魔法阵,祷文也是必须的吧,如果要献祭给伟大的犹格·索托斯,圣神的祷文是怎样念呢?”

    许白好奇问道,罗兰特却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。

    对于许白这个毛遂自荐当祭品的娃,都即将要祭天了,故此也没多少隐瞒。

    他用苍老的声音一字一句呢喃着一种怪异的音节,他一边念,一边闭上眼,在感受其中的信息。

    许白也一边跟着重复,嘴上不停。

    神奇的是,他一边跟着罗兰特念叨,自己的游戏系统,却忽然给他翻译了过来。

    【聆听我的召唤!无尽虚空之王!移星者!坚固的基础!地震之掌控者!恐怖的征服者!痛苦的创造者!毁灭者!荣耀的胜者!虚空与混乱之子!深渊的监护人!】

    【原暗之神!维度之主......门之主!永生之主!犹格·索托斯!您的仆人在召唤着你!】

    只要许白念对了,他的世界里便会出现这一系列的信息,所有的名号都是犹格·索托斯。

    但只有说对了那晦涩的语言系统,这项信息才会展现出来。

    同时,系统的声音再度出现。

    【习得召唤犹格·索托斯力量的咒语】

    等两人重归沉默,许白看着罗兰特的身影,那老者忽然变得炯炯有神起来,他咧嘴笑道:

    “年轻人,走吧!献祭给门之主吧!”

    怎料,许白却报以一个同样的咧嘴笑。

    他的笑更猖狂,没有出声,可蕴含着的有种对愚昧之人的嘲弄,无声的鄙夷。

    “是你哦老家伙,走吧!献祭给门之主吧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