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前妻高高在上免费全文阅读 > 114 顺转剖(2更)
    护士长帮她内检了一下,许意章疼得尖叫了一声,护士长说:“两指半,女式,你要确定要打无痛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许意章无力地点点头,再不打,她就在死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护士长说:“您的家长在这里吗?”

    许意章没力气回答。

    秦甄上前一步说:“孩子的爸爸正在赶来的路上。”

    护士长:“要到了没?你通知他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秦甄拿起手机。

    韩深在开车,看见电话响了,莫名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他戴上蓝牙耳机,脸色冰冷,“喂。”

    “韩深,是我,秦甄,章儿这边说太疼了,要打无痛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打啊!”韩深生平第一次这么急躁,都什么时候了还打电话来问,该打就打。

    秦甄说:“护士要我打电话通知你一声,你现在快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塞车。”韩深看着风雨加交塞得一塌糊涂的路况,下颌紧紧绷着,“她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秦甄看了眼许意章,“阵痛起来了,她在忍受着。”

    韩深捏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。

    终于,他赶到了医院,却被秦甄告知,人已经送到产房去了。

    产房是无菌房,除了医生护士其他人都不能进去,产妇进了里面,就只能靠自己意志力了。

    韩深的心冰冷地沉了下去,他问秦甄:“无痛刚才打了吗?”

    秦甄摇头,“没有打。”

    韩深寒着脸,“怎么会没有打?”

    “太晚了,医院只有一个麻醉师,正在别的手术室里,人没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韩深冷凝着脸,拿出自己的手机,拨通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不到一会,麻醉师就神色匆匆地赶过来了,“韩律师,你好,秦主任已经跟我说过了,您太太正在产房里面生产……对了,你们单子开了吗?”

    “开了。”韩深没有废话,直接把单子给了麻醉师。

    麻醉师看了看说:“好的,我现在先进去给你太太打无痛,秦主任马上就会过来,您放心。”

    韩深点头,又去给小张打电话,“小张,东西拿到了吗?”

    生产的东西都在那边。

    小张慌张地说:“韩律,下大雨,拦不到车啊。”

    韩深冷声说:“加钱叫车。”

    小张点头,“是!”

    等把事情处理好,韩深便僵冷地立在过道上。

    后来的事情他没什么印象了,秦主任过来了,跟他问了好,进去替许意章接生。

    又后来,护士跑出来说产妇体力不太够了,让他们去买能量饮料和巧克力。

    在后来,小张终于到了,他机械地拿着资料去办入院手续,再吩咐小张把东西拿去病房,以及打电话通知许家父母,所有的事情有条不紊,又没什么印象……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。

    许父跟楚慧心匆匆赶来,楚慧心手里拎着个饭盒,“怎么样了?意章生了吗?我给她带了鱼汤过来,等下生完就能喝了……”

    韩深攥住楚慧心的手,稳住老人家的心神,“妈,你先别急,章还在里面生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什么情况?几个小时了?”

    韩深看了眼腕表,从刚才打电话通知他开始算,已经六个多小时了。

    天开始亮了。

    韩深说:“六个多小时了。”

    楚慧心一脸忧愁,“六个多小时了还没生出来?”

    韩深僵冷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这时候,护士从产房里跑出来,在过道上喊着:“韩律师,韩律师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在这里。”看到护士手里拿着手术单,韩深就知道有问题了,他神色复杂,上前一步,“我太太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产妇的羊水开始浑浊了,需要转剖宫产……”

    楚慧心一听,脸色煞白,上前问护士,“护士,我女儿没事吧?”

    护士看了她一眼,“您是?”

    “许意章的妈妈。”楚慧心双眼通红。

    护士安抚道:“没事,有秦主任在坐镇,您放心。”

    楚慧心稍微安心一些,转过头对大家说:“转就转吧,人没事就好。”

    许父点点头,没说话,但紧绷的手能看出他也很紧张。

    韩深在浏览手术单,看着上面的字,写得特别危险,他安安静静浏览完,心里有一股说不清的味道,最终,他闭了闭眼,把单子签了。

    之后就事情就变得异常顺利,护士带着手术单子回去,不到一小时,就出来笑着报喜,“生了生了,韩律师,你太太已经生了,是个女孩,7点15分出生的,6.2斤,恭喜恭喜……”

    许父听了,紧绷的容颜顿时松开。

    楚慧心高兴地点着头,旁边的秦甄红着眼睛。

    小张看一眼韩深,他神色平静地站在那里,安安静静,还是之前那个等待的动作,好像没有听见。

    小张赶紧碰碰韩大律师,“韩律,您太太生了……”

    韩深看了一眼小张,思绪慢慢回笼,平静问道:“我太太人呢?在哪?”

    小张刚才才觉得韩律师正常了,这回又不正常了,刚才护士不是说,产妇和婴儿需要在产房里观察两个小时才能出来吗?

    小张说:“韩律,您太太还在产房里,生完孩子需要先观察两个小时……”

    韩深呆呆点头,点完又不动了,一分钟后,他像是想起了什么,机械地转头看小张,“你帮我联系月嫂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小张接过了他的手机,到一旁去联系月嫂来医院。

    产妇在产房里,家人就只能在外面等待,楚慧心担心许意章等下出来了病房还没收拾好,就带着许父先去楼上给女儿收拾东西,秦甄则是按护士的吩咐出去给许意章买红糖和小婴儿用的小碗小勺。

    医院附近没有商城,秦甄要打车去,路途不算近。

    韩深转头对秦甄说了一句,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秦甄愣了一下,笑了,“应该的,章儿是我好姐妹。你留在这里等着,等下章儿出来了你通知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秦甄走了。

    他一个人留在产房外面等着,陆陆续续,又有好多产妇被送了进去,有的在哭,有的在尖叫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老公,我好害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怕不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疼啊!我不生了!”

    “忍忍,媳妇,你在忍忍,马上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让我剖腹产,求求你们了,医生,护士,让我剖腹产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能的,女士,没有剖腹产指标是不许剖腹产的。”

    产房外各种声音,充斥在韩深耳边,吵吵闹闹,跟炸雷似的……

    忽然,旁边一个男人痛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韩深看了那男人一眼,他红着脸,蹲在地上抱着自己。

    他冷脸瞅着,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一小时后,有护士拿着手术单冲出来,“产妇危险……”

    韩深听到这句话,整个人一激灵,下意识就以为是许意章,直到护士喊出产妇的名字,“黄有梅的家属在哪里?”

    一个男人上前,“护士,我就是黄有梅的丈夫。”

    “您太太现在大出血,需要输血……如果危险的话,还可能要摘除子宫……”

    这句话像一把尖锐的刀子,扎到韩深心上。

    他第一次知道,原来女生生孩子这么危险,旁边那个男生已经六神无主,也不知道听进去了没有。

    护士说:“先生,先生,您听到了没有,你太太现在急需要输液。”

    那男的“哇”地一声哭了出来,跪在地上磕头,“护士,您一定要救救我太太,她跟着我吃了不少苦……”

    “您别这样……”护士弯身扶起他,“不要太担心,她这次的手术是我们科的一把刀秦主任负责的,他是我们科最好的医生,你别太担心了,先去交费把单子给我们护士,她才能去领血包过来救您太太……”

    那男的懵懵懂懂地点头,拿着单子就跑去交费了。

    十来个小时的时间,韩深在产房外看到了许许多多的故事,有的人珍爱太太如瑰宝,有的人把女人当成生育机器,求着哭着让打无痛就是不同意,让剖腹产也不签字,女人这辈子,遇到个知冷知热的是幸运,遇到个自私自利就十八层地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