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前妻高高在上免费全文阅读 > 112 闵泽(2更)
    “别哭别哭……”韩深稳住她的心神,“我去拿东西,现在就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他去房间把产妇和婴儿的东西放进行李箱里,手忙脚乱拉出来叫许意章,“现在能站起来吗?”

    不能他就要叫救护车了。

    许意章拿着纸巾,一脸窘迫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韩深狐疑,“要叫救护车吗?”

    许意章立刻摇头,有些尴尬地说:“貌似不是见红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一马桶血,韩深自己都不相信没事。

    许意章尴尬,撑着脸皮不敢看他的眼睛,说:“好像是便秘导致的血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韩深有些无奈,“你确实不是见红?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是。”许意章刚才用纸巾确定了下位置,应该是便秘味道,而且,她也没其他不舒服的症状。

    韩深有些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最后抱着她睡觉,担忧的等了一个晚上,确定她没事,才安心入睡。

    第二天两人就去医院了。

    医生帮他们确认了,不是见红,孩子没那么快发动,并给许意章做了产检,开了乳果糖。

    许意章拿着医生给的乳果糖,简直像得到了救星,立刻就在医院干了一包。

    结果,没反应。

    许意章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韩深也紧张了,她老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,不上出来,就会变成毒素,对产妇和婴儿都有危险。

    许意章又等了几分钟,终于确定,哭丧着脸说:“没用,我佛了……”

    韩深让她坐着,帮她去问医生,回来告诉她,“医生说,没用就吃两包,并且以后要在早晨没进食前吃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吗?”她立刻又撕开包装干了一袋。

    这回,半小时后她终于有反应了,兴奋地跑去医院的厕所,等二十分钟后,她神清气爽地出来,整个人像是满血复活,心情都变好了,就是蹲久了,有些虚脱。

    韩深扶着她先休息一下,“可以了吗?”

    许意章看着韩深,点点头,“可以了,终于可以了,不容易啊。”

    韩深放心了下来,“有用就好,以后不会上了,就每天早上空腹吃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乳果糖让许意章看见了希望,她的心情终于好转了,出了医院,还有心情去逛逛婴儿用品。

    两人在婴儿用品区挑衣服,许意章捏捏这件,摸摸那件,都挑质量好的买。

    以前她买东西都要看价格,现在,喜欢哪件就买哪件,有了买东西不看价格的底气,这就是经济独立。

    韩深摸着旁边一顶帽子,问许意章,“买个小帽子?”

    许意章摇头,“不要,南城又不冷,不需要帽子。”

    “小婴儿不是会怕冷吗?”

    “夏天那里会怕冷?而且婴儿的头部是用来感应外界温度的,不戴帽子对她适应温度更有效果。”

    韩深点点头,“这方面,你倒是挺有研究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。”

    两人推了一堆东西去买单,韩深看到旁边的婴儿车,迟疑片刻,问她,“这个买吗?”

    他看街上,许多妇人推着婴儿车,这想必是个必需品。

    许意章瞥了一眼,“不买这个,我已经叫人帮我订了一款比较好的,从国外寄来估计要半个月。”

    还买了很多婴儿的东西。

    育儿实在费钱,所幸他们已经到了不必在乎钱的地步,想买什么就买什么。

    韩深跟在她边上沉默,像是在思考问题。

    许意章察觉到他的沉默,转头问:“怎么了?这么沉默?”

    韩深说:“我在想,要不早点让月嫂来吧,万一你要是发动了,有她在我比较放心,还有婴儿的东西也可以让她先整理。”

    他过去从来没想过,原来养育一个孩子这么的辛苦和麻烦,现在每日陪伴她,关注她的动态,才知道一个女人孕育一个小生命有多么不容易,不过他很喜欢这种陪伴,两人一起孕育小生命的乐趣和体验,非常的有意思。

    许意章思索片刻,“不要吧,月嫂一个月一万多,现在我才八个月,没必要从现在就让她来,我孩子没生出来,她来了也没事干啊。”

    许意章精打细算,该花销的她不含糊,不该花销的她也不想浪费。

    韩深皱着眉,看样子就是不太愿意妥协。

    “你要真觉得这钱烫手,给我买个包吧。”许意章眼里含着笑意。

    韩深:“……”

    结果一出婴儿区,他还真要给她买包,拉着她就去了奢侈品区。

    许意章跟着他走了几步,瞪了瞪眼,“不要啦,我刚才只是说笑的,上次你买给我的那个包还好好的呢。”

    她对奢侈品并不是特别感冒,有和没有都好。

    韩深坚持要买,最后她只好挑了个比较轻的组合款,上次送的那个比较重,这次的终于刚刚好,背久了也不会累了。

    许意章很满意这个新买的包,高兴得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她高兴,韩深就跟着高兴,买完包包,就想去买衣服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许意章不愿去,拉住他的手,“别买了,我现在怀着孕呢,买完也穿不了多久了。”

    这样下去今天得花他一大笔钱。

    许意章还是不太适应这样的,不想什么都花他的钱,她自己能赚,能买,只是她不想浪费钱而已,因为房贷才是首要。

    韩深说:“没关系,等你生完我带你来挑。”

    许意章才不要,扭头就跑。

    “你走慢点!”韩深愣了愣,沉着脸追过来。

    他现在都怕她随时生,她还敢跑!

    许意章没听他的,脚步匆匆从商场外走,其实她觉得自己这不算跑,顶多就快走。

    岂料身后的韩深怒吼了一声,“许意章!”

    许意章一个激灵,放慢了速度,就被他抓住了手,接着被韩深冷着脸瞪了一路,“下次你在这样,就不要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又没跑!”她反驳,但气势有些弱,“快走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是跑。”他笃定。

    许意章噘着嘴,“谁叫你非要给我买东西,都说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韩深冷着脸瞪她,一路都死死的瞪。

    许意章烦死了,被他瞪得心情暴躁,经过一家饮品店,许意章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韩深在旁边凉凉地说:“现在不准喝冻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许意章瞅他一眼,“我不是要吃东西,我是看到熟人了。”

    韩深抬头望去,就看到秦甄跟一个男士坐在店里,两人面对面坐着,似乎不太相熟,有一搭没一搭的尬聊着。

    许意章眯起眼睛,想看清那个男生的面容,这是相亲?还是上次那个救美的英雄?

    韩深问:“干嘛呢?”

    “进去看看。”她走进去,就去排点饮料的队伍。

    韩深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还说不喝,信了她的鬼!

    他凑过去,在她耳边沉声叮嘱,“点常温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要是吃坏肚子,只怕是麻烦事,八个多月了,生个病非同小可的。

    许意章讪讪看了他一眼,“知道了,我要点鸡翅和薯条,你要什么?”

    韩深看了眼菜单,“咖啡。”

    许意章顿时眉尾一弯,笑着说:“准了。”

    韩深:“……”

    于是两人点了东西,拿着餐牌走到秦甄跟前,拍了拍秦甄的肩膀,“嗨呀,这么巧?”

    秦甄愣了愣,看见许意章一脸灿烂笑意。

    “章儿?”秦甄看了眼脸色淡漠的韩深,说:“你们也来吃东西啊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许意章拿着餐牌坐下,韩深也跟着坐下,刚好韩深有电话,就坐在那里处理事情。

    许意章看了眼秦甄对面的男人,长得很高,很英俊,衣着也得体,看起来是个生活不错的男人。

    男人冲她淡淡点头,“闵泽。”

    许意章笑笑,“许意章,这位是我先生,韩深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的韩深瞥了许意章一眼,心头的不满瞬间被这句话抚平了,伸出一只手,扣住了她的小手。

    闵泽说:“两位的感情真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