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前妻高高在上免费全文阅读 > 110 系领带(2更)
    许意章:“……”

    本来是要放过她的,结果这被动作,惹得那些不甘愿和恋恋不舍又冒了出来,他握住她的肩膀,一抬身,让那些温柔什么的都见鬼去吧……

    “喂!”许意章吓了一跳,刚扭开头避开他的吻,就被他的大掌修正回去,毫无缝隙地吻住了。

    许意章怒骂:“我靠!你说不算话!”

    韩深:“明天在算话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那这他妈答应跟不答应有什么区别?她还要再说什么,但韩深已经不让她说了……

    *

    第二天,韩深很早就醒了,其实他几乎一夜没睡。

    看了顶灯一会,转头,看着旁边肌肤晶莹剔透的许意章,笑了笑,手探进被子里,抓了抓她的手,又捏了捏她的腰。

    许意章被他闹醒,迷迷糊糊看了他一眼,刚想转头继续睡,就被他亲住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这下死人都睡不着了。

    她皱着眉推开他,语气慵懒,“别闹。”

    她脑袋移开。

    韩深也不生气,就着另一边脸,又吻了吻,满心眷恋。

    后来许意章就被他闹醒了,老这里整一下,那里弄一下的,谁受得了?

    她冷着脸,阴沉沉地看他的俊脸,“韩某某,你还记得我是个孕妇吗?在这样下去,我还有命等到进产房的那一刻吗?”

    韩深有点忍俊不禁,伏到她耳边说:“抱歉,太兴奋了,克制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许意章臭着脸说:“你克制不住就去捶墙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。”他赖着她又亲亲抱抱,才说:“我去运动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就跟磕了兴奋剂似的,怎么都不累,爬起来就去运动了,晨跑五十分钟回来,还是不累,趴到床前叫她起床。

    许意章烦都烦死了,爬起来看他,发现他已经穿戴整齐,一身笔挺的西装显得他又帅又高冷。

    手里还拿着她送的那条领带,讨人嫌地把领带塞进她怀里,凑过来说:“你帮我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许意章一脑门官司,“你他妈手断了?”

    折腾了她一晚,到早上还这样烦人,她觉得受够了,但那丫的完全不觉得自己缺德,这么折腾一个孕妇还不够,还要奴役!

    韩深深深笑着,那张高冷的脸露出了一种名为幸福的笑意,拉了拉她的手,“你送的领带我很喜欢,以后,我每天都系。”

    许意章的怒火顿时被他满腔柔情熄灭了,她叹了一口气,一开始还怕他不喜欢这条领带呢,没想到喜欢成这样。

    许意章一下子就像被蛊惑了,鬼使神差就拿起那条领带,帮他系了上去。

    看着她娴熟的动作,韩深有些狐疑,憋到她把领带系好,才闷闷不乐地问出来,“你怎么会系领带?”

    这些娴熟,为谁系过?

    又是为谁而学。

    许意章愣了一下,上一辈子,为他学的,于是她笑了笑,唇角浮出笑意,“为你学的,就希望有一天,能这样帮你系领带。”

    韩深的毛瞬间被她这句话抚平了。

    他很满意她的回答,在她眉间落下一吻,甜蜜地说:“那往后每一天,你都帮我系领带。”

    许意章顿时后悔了,我靠,要是这样,她以后在怎么睡懒觉?

    *

    她九点半才到公司,这是她任职这么久以来,第一次迟到,从前只有早到,没有迟到。

    秦甄拿着文件,跟着她的身影去了她办公室,把资料放在她桌上,随后坐在边上的沙发玩手机。

    许意章翻了翻她拿过来的资料,没什么问题,就签上了名字,见秦甄玩手机玩飞去,就过去看看她在干嘛。

    谁知道秦甄立刻把手机盖住了,不让她看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这么神秘?”许意章问。

    秦甄看了她一眼,瞬间就瞄到她脖子上的痕迹,笑了笑,“我说许总监,你今天早上上班有没有照下镜子啊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许意章摸自己脖子。

    秦甄把自己包里的化妆镜给她,“看看。”

    许意章拿镜子照了一下,脸憋不住笑了,“操!叫他别种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感情生活很甜蜜啊?”秦甄眼神暧昧。

    许意章说:“别光笑我,你呢?最近老是看手机,碰什么好事了?还有,那孟程……现在还有找你没?”

    秦甄想了想,说:“之前报警后,他消停了一段时间,好阵子没找我了,但后来,有次在饭店吃饭碰到了他。”

    许意章愣了愣,“你怎么没告诉我?”

    “你大着肚子,事情也多,我不想老麻烦你啊,不过当时也不危险,有个人帮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谁啊?”许意章想了想,拉长尾音,“哦——我知道了,手机里跟你说话这个人,是不是?”

    秦甄微微有点窘迫,“是的,当时为了表达感激,跟他加了微信。”

    “英雄救美,你心动了?”

    “没,就偶尔聊几句,八字还没一撇呢,别乱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慢慢了解,不要急着在一起,日久才能见人心,不过,孟程要是在找你,你可一定要报警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秦甄点点头,对这个前男友,她现在只有厌恶和恶心,完全没有任何留恋,最近听说孟程最近有了个新目标,是那女孩自己追他的,所以他暂时没骚扰秦甄了,就是上次在外面碰见,还是那个死性不改的样子,想占她便宜,幸好有位男士替她解围,秦甄心里还是很感谢那个人的。

    *

    下午,忽然有人来送奶茶和花,又是许意章的。

    一大捧花从外面一路送到了许意章的办公室,惹得外面议论连连。

    但都是好的议论,毕竟吃人嘴软嘛,最近天天被许总监的男朋友投喂下午茶,大家对她男朋友就算没见过面也很欣赏喜欢此人了。

    许意章取下花上的卡片,打开。

    里面写着【见花如晤。】

    许意章心想真酸,但心里动荡难安,当下就给他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干嘛呢?天天往我们办公室送下午茶,嫌钱烫手啊?”她含着笑意问。

    韩深坦然道:“宣誓主权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宣誓主权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许意章忍不住打趣,“哎呀,韩公子也需要做这种讨好女孩的事情?可真是奇闻啊。”

    韩深淡淡道:“对待女孩的女孩,当然要郑重其事。”

    许意章微微一愣,“我跟你开玩笑呢,你说那么严肃干嘛。”

    韩深:“严肃代表认真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哎哟,这家伙最近可会说骚话了,许意章怀疑他学习过,挑着眉说:“你是学习了吧?突然变得这么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告诉我也猜得到,行为太怪异了,不想你的风格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喜欢吗?”

    许意章屏息,半响,才说:“还行。”

    虽然挺浮夸的,可但凡女孩子,要是被自己心仪的男生这么对待,想不心动都难。

    “喜欢就好。”

    许意章点点头,说:“我得去忙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韩深叮嘱一句,“你现在肚子大了,记得累了就休息休息,不要过度劳累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。”她莞尔一笑,心里很甜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晚间下班,许意章事情还没忙完,就坐在办公室里加了会班。

    她离开公司的时候已经将近八点半,拎着包,从房间里慢悠悠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肚子很饿了。

    所以她摸了摸,对小星星说:“饿了吗?马上带你回家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在跟我说话?”旁边有人问。

    许意章回头,是傅祁然,戴着一副薄片眼睛,高大儒雅。

    许意章说:“跟我肚子里的宝宝说话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跟我说话。”

    许意章有点想笑,“老板,你最近好像天天戴着眼镜啊。”

    “忙,懒得摘了。”傅祁然扶一下眼镜,刚才电梯到了,他说:“电梯到了,女士优先。”

    傅祁然做了个请的动作,很有绅士风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