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前妻高高在上免费全文阅读 > 103 你是不是吃醋?(1更)
    许意章躺在床上,定好闹钟,睡得迷迷糊糊的,就听到有人开了门。

    接着客厅的灯亮了,漏了些许光亮进许意章卧室里。

    由于怕晚上出意外,她房间门都是没有关紧的,以免出意外通知不及时。

    韩深走过来,靠在门口,身体摇摇晃晃的。

    他貌似喝了酒,但没走进房间里,就在门口把她的房门给关上了。

    透过闭合的房门,许意章听到厕所里传来一阵呕吐声,然后是冲水声……

    她抱着被子在黑暗中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他喝多了?

    心里不想管他,可是听到他在外面翻箱倒柜的声音,又觉得心脏拧得紧紧的。

    前晚周阿姨刚把家里所有必备药整合在一个新买的药箱里,他大概还不知道,要不,去告诉他一声?

    毕竟今天他也赶来医院陪她做四维彩超了。

    终于,她掀开被子出去。

    韩深躺在沙发上,大抵是找不到药,闭着眼睛捂着肚子,脸色苍白。

    他之前肺炎,吃了那么多抗生素,没好透就总是去出差跟应酬,身体没问题才怪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许意章站在房间门口,没立刻走过去,“你胃不舒服?”

    韩深听见她的声音,抬起眼睛,疲惫地看了她一眼,摇摇头,“休息一下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吃药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药?”

    “调整肠胃的啊。”她走过柜子前面,拿出了里面的药箱,“前天周阿姨把家里的药都整合到了这个箱子里,就放在这个柜子,下次你要找药时,就记得药都放在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她拿着药扭回头,就看到他的眼睛粘在她身上,一直注视着她。

    许意章的动作下意识停了停,把药拿过去,找出其中一盒胃药,拆开掰了四颗下来,“吃吧。”

    韩深看了她掌心上的胶囊一眼,目光深了一些,“关心我?”

    “刚在房间里听你吐得难受,吃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是关心?”他没接那些药,只是固执的想要一个答案。

    许意章垂下眸子,“只是想告诉你,这些药都放在新的药箱里,以后胃不舒服了,就自己去拿。”

    她决定不要他了。

    就不会对他说那些令人误会的话。

    韩深听完,目光垂下,唇角几不可见地笑了一下,是自嘲,也是失望,“你放在那吧,等下我自己会吃的。”

    许意章抿了抿唇,最终,把几颗药放下。

    她起身进房里,韩深没有拦她。

    许意章走了几步,于心不忍回头,韩深已经拿出了手机,在那里看着,好像已经不难受了。

    许意章觉得自己是多管闲事了,脚步不在停留,走进房间里。

    然后半夜,又听到了厕所里的冲水声。

    她翻了个身,神志忽然格外清明,因为她意识到,韩深可能是又吐了。

    刚才药已经拿给他了,难道没有效吗?她想出去看看,又怕韩深的冷脸相待。

    最终她还是披上衣服出去,厕所关灯了,客厅也没人了,韩深已经回了自己房间,并且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许意章在黑暗中叹口气,回房间。

    *

    第二天,许意章出门上班前,鬼使神差看了茶几一眼。

    茶几上放着四颗胶囊。

    那是她昨晚拿给他的胃药。

    竟然没吃么?

    莫名的惆怅袭上心头。

    有时都不懂他了,一会多急都要赶到医院来陪她产检,一会又漠视她的关心,真心不懂他这个人。

    她走出门去上班,在电梯里想了想,还是给周阿姨打电话,让她晚上做点清淡养胃的。

    不过当晚,他还是没有回来,许意章自己坐在饭桌上,看着满桌美味佳肴,却有点食之无味。

    深夜,浴室里又传来了呕吐声。

    许意章侧着身子,用了十二分精神去听,心拧的紧紧的。

    她望了眼门缝,客厅的灯依然亮着。

    大概几分钟后,浴室的灯又亮起,那股冲水声,就像一把银针,绵绵不断地刺着她的心头,折磨又漫长,她终于没忍住,负气的掀掉了被子。

    这小子,看着挺稳重成熟,其实一点都不靠谱,一点都不会照顾自己,只是思维成熟而已,实际上作风作死得很!

    她怒冲冲打开房门,额建青筋浮现,走出去,一把将柜子里的药箱扯下来。

    韩深躺在沙发上,一米八八的个子让沙发显得很拥挤。

    他看到许意章出来,抬了下眼皮,没说话。

    许意章把胃药找出来后,又去倒温水,一把堆到他跟前,眉间溢满怒气,“吃药!”

    韩深望她一眼,没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许意章真是看不下去了,怒气冲天地说:“我叫你吃药,你听见没有?”

    韩深终于开口,“那药,过期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许意章一腔怒火顿时卡在喉咙里,她愣了愣,喊了一句“操!”就去拿手机。

    他甚少看到她这么生气,这么暴躁。

    许意章拿了手机,没好气地说:“我出去买点药。”

    韩深没说话,手臂压在额头上,闭眼休息。

    “药过期了也不记得去买!”随着一句暴躁落地,许意章摔上了家里的大门。

    许意章去楼下买药,最近的一家药店已经关门了,她看了眼手机时间,已经00:42分了。

    她左右张望着,马路对面不远处还有一家药店,但看不出关门了没。

    她看了眼自己的肚子,最终还是决定去碰碰运气,她一边走,一边张望,到了红绿灯的位置,还拿手机除了看看有没有网上送药服务。

    一路找下去,又是一家关门的,许意章满头大汗,心里有些泄气。

    她有点想回去了。

    可是想到韩深那个病恹恹的样子,还是坚持着找下去,终于,在路尾找到了一家24小时营业的药店。

    她冲进去买了胃药,然后拎着回了彩河大厦,将药扔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韩深疲惫地睁开眼睛,见她满头大汗,瞪着他,却觉得此刻的她生动得不得了,有过去那种熟悉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“跑了很久才买到的?”他虽人病着,却目光如炬地望着她。

    这一身大汗,大抵是跑了很远的地方。

    明明就很关心他,为什么要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?

    许意章没出声。

    下一瞬,他把她扯过去,进了怀里,眼神压抑地看着她,“你明明就很关心我,是不是?”

    许意章不想认,看着他的目光里闪烁着快要绷不住的委屈暗芒,“你他妈放开我!”

    “不放。”

    于是两人较起劲来,她用力地推他,而他紧紧抱着她,桎梏着,不让她动弹。

    “你放开我!”她气得没理智,使劲垂打他,发泄着心中的怒火。

    “章……”韩深忽然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许意章一愣。

    过去的旧称呼,让她的神情恍惚了一下。

    兴许是刚才买药走累了,她浑身的力气一下子泄去,放弃了挣扎,垂着眼睛坐在他怀里,眼底都是红的。

    “你放开我吧。”她轻轻开口,语气里都是难过和委屈。

    韩深微怔,他知道她在难过。

    可是他不想松开她。

    手指落在她的脸颊上,轻轻帮她拭去眼泪,“我不放,我喜欢你……”

    许意章一怔,所以喃喃地说:“喜欢,就是看着碗里的,吃着锅里的?”

    他眉头微皱,“什么看着碗里的吃着锅里的?”

    许意章抬眸,看着他的眼睛,忽地就笑了,“我有没有跟你说过,如果你要跟我在一起,就别在跟其他女人来往?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跟其他女人来往了?”明明是她跟傅祁然不清不楚的。

    许意章苦涩一笑,事到如今,还要撒谎么?

    男人啊,果然就是不抓奸在床就死不承认的物种。

    她懒得再说什么,双手一撑,想从他身上起来。

    韩深不许,扣住了她的腰,把她扯了回来,眼神定定地看着她,“你是不是吃醋了?”